安徽省首届600名大学生村官期满卸任
2011-09-22 08:25:28   来源:新安传媒网   作者:内详   点击:

★编者按

这个9月,安徽省首届600多名大学生村官将陆续“卸任”,大多数人将离开工作和生活了三年的岗位和乡村。

三年里,这些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奉献了青春,他们将一腔热情洒在了最基层。有的成为了村民的“跑腿员”,有的带领村民开展现代化农业,有的则在村里建起了企业……当然,他们当中有些人也有迷茫的和困惑。

大学生村官给村民和农村究竟留下了什么?他们又将去往何处?在这样的转折点,我们走近这个特殊的群体,试图触摸他们所承载的梦想。

村官样本:

骆飞:村官创业卖蔬菜

骆飞在蔬菜大棚里忙活。本报记者 刘玉才/摄

人物:骆飞,男,1986年出生,2008年7月毕业于安徽交通职业技术学院,8月有幸成为全省首批大学生村官中的一员,到肥西县木兰村,担任村支书助理。

现状:在今年木兰村的民主换届选举中,骆飞当选村委会副主任,并成为党总支委,并兼任肥西县大学生村官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感言: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城市里工作和在农村有什么区别,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都是一样的。当初报考村官,我只想在三年的时间里为村里的老百姓做点事情,能够在走的时候让他们说:这个小孩还是帮助过我们的。

9月15日下午,天气异常炎热,肥西县三河镇木兰村村委会边上的83个大棚里,豆角已经翠绿一片,赶来帮忙的村民,不时跟一个戴着眼镜晒得黝黑的年轻人打招呼。这个年轻人就是骆飞。

农忙季节有点孤单

和大部分大学生村官一样,骆飞刚到木兰村的时候,除了把手头的文职工作做好,大多只能协助村里的干部完成一些简单任务,时间一长他开始觉得无聊。

骆飞告诉记者,农村的行政工作和城市里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到了农忙的季节,家里有地的村干部都会回家干活,抢收庄稼,常常两三天都不来上班。于是两层的村委会办公楼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孤独感便油然而生。因为村里有电脑,骆飞为自己和其他九位散落在肥西各个村里的村官们创建了一个QQ群,那个时候,这个群里常常弥漫着一股没有方向感、没有前途的沉郁气息。“除了工作,就只能通过上网、看书来打发时间。”骆飞说,他至今记得那段长达一年多的平凡岁月,只是这份平凡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消磨年轻人的干劲和斗志。

14名村官一起创业

2009年的时候,QQ群里不时有人发出想创业的呼声。2010年6月份,骆飞打听到一个消息,肥西县铭传乡有一批大棚要对外出租,一番考察之后,他决定和有意向创业的村官一起集资把大棚给承包下来。遗憾的是,正当大家踌躇满志时,铭传乡那些大棚的主人最终决定自己经营。

直到2010年10月份,骆飞和他的伙伴们才等到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将木兰村105亩土地83个大棚承包了下来。长时间的等待换来了各方面条件的成熟,在肥西县组织部门的协调下,另外两名村官也被分派到木兰村,协助骆飞工作。两个月之后,肥西大学生村官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注册成功,共有8名第一批村官和6名第二批村官入股,注册资本达到22万余元。

老总亲自上阵卖菜

从西瓜到豆角,骆飞说一些单项的蔬果品种他们已经开始盈利,目前还在试种了经济价值更高的西兰花。

骆飞带记者走进大棚,对里面的设施如数家珍。“你看那个地上安个黑色的管子,就是地灌,我们从别人大棚里看,偷师而来的。”骆飞说,因为帮助自己的两位村官最近都有事,所以只有他一个在大棚这边照顾,辛苦不言而喻。

骆飞告诉记者,也许现在把这些大棚经营好,所产生的观念示范效应可能比经济效应更有价值,雇用村民来大棚里干活,一方面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另一方面也让他们意识到提高土地利用率的价值。骆飞透露,目前已经有居民跟他商量,要转租他的大棚经营,这让他非常开心。

侯文蕾:差点成了村里女婿

侯文蕾在田间察看庄稼长势。本报记者 刘玉才/摄

人物:侯文蕾,男,1986年出生,2008年7月毕业于铜陵学院,8月有幸成为全省首批大学生村官中的一员,到肥西县永久村,担任村委会主任助理。

现状:去年11月,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取肥西县花岗镇政府农组办的科员,任职至今。

感言: 很多人会认为年轻人来村里能干什么事呢,然而他们慢慢地感觉到,我们的到来,让他们见到以前没见过的东西。虽然我现在离开了,但是在永久村的人情关系还在,有时候他们会叫我过去玩玩。

9月15日上午,记者在肥西县花岗镇政府农组办见到了侯文蕾,这位1986年出生的男生笑称自己的名字太具有迷惑性。在肥西县首届大学生村官中,侯文蕾的去处无疑值得不少人羡慕。在村官任期的第二年,他就考上了肥西县花岗镇政府农组办的科员,提早结束了自己的村官生涯。

差点娶了村里姑娘

侯文蕾是肥西县上派镇前进村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作为家中的长子,他从小帮父母做过田,插过秧,比起很多生长在城里的同学,农村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由于离城较近,永久村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所以村里都是一些老人和小孩,碰到寒暑假,小侯就会把留守的孩子集中起来,放电影或者给他们辅导作业,而侯文蕾的老实和踏实也被村里的老人们看在眼里。2009年时,永久村的妇女主任找到侯文蕾,要给他做媒,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小侯说关键是投缘。

很快,妇女主任找来了一个和他年纪相仿、长相俊美的永久村姑娘,两人一见倾心。由于姑娘常年在合肥打工,便希望侯文蕾能把家安在合肥,于是买房便成了个难事。“我家里条件有限,还有个弟弟,仅凭现在的工资,在合肥买房太困难了。”

因为在这件事上有了分歧,两人最终选择了分手。小侯说,他会祝福那个姑娘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放弃创业考公务员

闲暇时间,侯文蕾也会泡在村官们的QQ群里,他用“比同学还要近一点”来形容和大家的关系。

侯文蕾并非没有动过创业的念头,早在2009年,有人到永久村推销无土栽培技术,看中了村里的一块大塘,当时侯文蕾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先进,但是村里的干部却认为,这个技术不可靠,若是不能成功,就会毁了村里用于灌溉的大塘。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这个项目搁浅了。在之后的日子里,侯文蕾也尝试了一些其他的项目,都因为条件不成熟而放弃。在他看来,能够获得各方面的锻炼,对于村官创业来说,显得非常重要。

在任期第二年进行的聘期考核中,侯文蕾凭借自己的表现获得了优秀,这意味着他就有了报考公务员的资格。“当初就想报考肥西县的公务员,然后最好能留在我任职的村所在的镇,人也熟悉些。”小侯说,永久村也挺支持他的想法,还去镇上找了人,不过按照组织部的统一分派,侯文蕾最终来到了肥西县花岗镇,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有理想才会有快乐

在合肥首届大学生村官招考的时候,任期满后报考公务员可以加分的优惠政策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然而这项政策在2010年予以取消,但设置了只允许村官报考的岗位。

侯文蕾说,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主要顾忌的还是感情问题。“作为同一届村官,本来大家关系都非常好,现在为了特定的岗位,大家却要聚集在一起成为竞争对手,挺伤感情的;如果是加分,则会分散这些人的报考岗位。”为此,他就放弃了单列招考的机会。

侯文蕾坦言,想借村官作为平台,再回归城市其实并不占优势。“一方面单列的岗位都主要集中在乡镇,另一方面在村里学会的技能到城里的企业根本用不上。虽然以村官身份考研有十分的加分,但是毕竟工作过三年,再回归学校的人还是少之又少。”侯文蕾说,一旦选择了村官,更多的人还是要扎根在基层,真正有理想改造乡村的人,在那里才会收获快乐。

杨涛:经得诱惑耐得寂寞

 临泉县范兴集乡半截楼村大学生村官杨涛正在大棚内查看豆角长势。

人物:杨涛,男,1985年出生,2008年8月离开蚌埠市某医院,到临泉县范兴集乡半截楼村当村主任助理。

现状:2011年,任期届满后参加保险企业面向大学生村官的专项招聘,正式转职为保险人。

感言:我认为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人,从医生到村官,从村官到国寿,我的生活轨迹总是在不停的跳跃,这可能是我性格中的不安分因素使然。一日村官,一辈子难忘,更不会后悔。三年里,我只想在自己的青春岁月中留下坚实的印迹,在人生简历写下这样一行字:我是一名称职的大学生村官。

“算是体验了一把基层的‘官场’,在农村做事,有时候就得抽烟喝酒,不然你融入不进去。”说起三年的大学村官生涯,让杨涛记忆深刻。目前“毕业”的杨涛从农村出来后,并没考公务员,而是应聘到企业任职。

刚报到就喝醉了

杨涛清楚地记得,三年前刚到临泉县半截楼村报到就被灌醉了,这被他认定为村官生活的正式开始。

当时一个于姓村民为感谢村里给他调整好了宅基地,便执意要请村干部吃饭。村里人都觉得杨涛是新来的,更重要的是“上面”派下来的,便轮番敬酒。几圈下来,他扛不住了,这时领导在他耳边说:“小杨啊,这是你踏入村里的第一课,今天的酒你放开喝,能喝多少是多少。你不喝,大家会认为你不实在,摆架子。村里的事儿说白了是爷们之间的事,爷们之间的事自然要靠喝酒,慢慢你就会明白了。”

转过头回忆,杨涛发现这些话很在理,“如果能喝酒,那么请不要拒绝村民伸到面前的酒杯;如果能抽烟,请不要推掉村民手中递过来的廉价的香烟,只有这些细节才能拉近群众与我们之间的距离。”杨涛说,喝酒只是为了工作,不应被酒精迷惑了双眼,以至于沦为应酬的奴隶。

要找到人生目标

根据省里的规定,村官享受的是乡镇科员级别的待遇,杨涛的工资从最开始1300元逐渐增加到2100元。在杨涛看来,并不是缺钱,而是缺少对未来的希望。

2008年从安徽中医学院毕业后,杨涛就在蚌埠某医院当起了医生,放弃这个体面的工作到农村,他也承受了比较大的家庭与心理压力。那时候女朋友家人很反对,以至于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结婚。

杨涛在2010年底省组织部大学生村官示范班里参与起草大学生村官宣言时曾这样说: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工作三年后,他觉得,在村里工作应尽早找到人生目标,耐得住寂寞,这样大学生村官的工作才会更加广阔。

村民的事要上心

奉献了三年,现如今离开,他最舍不得的还是村民的善良。

2008年10月底,他与村干部给一位王姓贫困户送补助,正好赶上中午,王大爷执意不让他们走,其实饭也没啥特别的,就是面条。不过有一点,他们的筷子都是新的,当时他还奇怪——这家人看着也不是很干净,怎么筷子洗得这么干净?事后在小卖部他才了解到,“为了招待我这个上面来的‘大学生’,王大爷特意买了把新筷子。”

“这些村民最为朴素善良,他们的事情一定要上心办,不然对不起良心。” 杨涛说。

叶青:大学生村官真不是官

 叶青在茶园了解茶苗培育情况。

人物:叶青,男,1985年生,2007年毕业于安庆师范学院,后赴黄山市黄山区新明乡葛湖村任村支书助理。

现状:2011年8月考取黄山市乡镇公务员,正等待分配职位。

感言:在农村工作,有快乐也有困惑,不变的是坚持;有收获也有遗憾,不变的是真诚;有支持也有不理解,不变的是责任。

甘为老百姓跑腿

2007年9月份,通过层层选拔,叶青回到家乡葛湖村当起了村支书助理。回忆村官生涯,他感触最深的是:大学生村官真的不是官。在实际工作中,叶青也没把自己当成官。“在村里,两委班子成员都是40多岁的人,我是最年轻的,必须把姿态放低。”

“有时候很羡慕城市里有假期的人,在农村就很不现实。”叶青说,只要群众有事就得帮着忙,不管是平时还是逢年过节。在农村工作,目的是为老百姓多办事、办好事,必须放低姿态,不能摆官架子,要心甘情愿为老百姓跑腿,否则很难融入到群众中去。

带领一方人致富

新明乡葛湖村村民靠种茶为生,他们种的正是有名的太平猴魁。按说守着这样一个“聚宝盆”,村民生活应该很好,实际上并非如此。“全村400多户人家守着名茶,收入却上不去,我分析后觉得可能是人工炒茶的老传统造成质量参差不齐,而且量也上不去。”叶青说。

叶青想到了集资办茶厂,最后在乡里的帮助下贷了一些款,茶厂终于开张。接着,叶青又通过网络购买了制茶设备,改进了制茶工艺,因为品相和口感都更好了,每斤茶叶从几十元卖到了三四百元,甚者好几千元一斤。仅此一项,村民们的收入有了大幅增加。

在叶青看来,带领村民致富既复杂也简单,其实只要把两件事做好即可:一个是利用好国家政策,二是利用好本地资源。

坚持走群众路线

叶青认为,要想与群众打成一片,大学生村官还是要靠工作赢得认同:一些小事可能暂时不会给村民带来实惠,但时间长了就会显现出来。虽然每年都获得好评,但他也有遗憾。“最大的问题是,村里的集体经济比较薄弱,以至于对困难群众的补助都成了捉襟见肘的事情。”

三年村官生涯结束,叶青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是基层工作经验。“哪怕是将来到了乡里或者更高的岗位工作,都要知道老百姓心里想什么,自己能给群众带来什么,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

汪梅元:从汪书记回归小汪

汪梅元向开展暑期社会实践的大学生介绍村官日常工作。

人物:汪梅元,男,1984年生,2008年7月毕业于安徽科技学院,后来到肥东县牌坊乡新丰村,任村支部书记助理兼团支部书记。

现状:2011年7月底,全票当选为新丰村第一书记。

感言:三年来,从刚到村里的陌生,到现在走在乡间小路群众跟我热情打招呼;从刚到村里的茫然,工作节奏感觉跟老年人一样慢,到现在骑着摩托车似乎也跟不上——变化见证着我的成长。在大学生村官岗位上,我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收获了农民朋友纯真的笑容。

他乡人变成家里人

2008年夏,汪梅元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刚到村里那会,两眼一抹黑,大家可能认为我就是来镀金的,老百姓有事到村里也不找我,感觉有点茫然和委屈。”汪梅元说,差不多两个月的考察期后,大伙看出他是想为老百姓做点事的,感情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另外一件小事也让汪梅元有点烦恼。那时,他和村两委干部一起下村民组,大家都喊他“汪书记”。“有点让我不好意思,我想应该是村民对我还不熟悉,把我当成什么领导或者外乡人了。后来我暗暗发誓,三年后我要让大家都叫我小汪,我更愿意成为他们的一员。”

勿以事小而不为,是汪梅元的工作心得。为村民搜集就业信息,帮陪读村民在县城租房子……虽然都是小事,但群众会记在心里。“从去年底开始,我到村民组去,大家一看到我就说‘小汪’来了啊 ,我渐渐从一个‘他乡人’,变成了群众眼中的‘家里人’。”

摩托车跑成“破烂”

被村民接受后,汪梅元变得忙碌起来,村民们也爱找这个从城里来的大学生。新丰村有29个村民组,4000多人口,随着事务越来越多,汪梅元越来越觉得光靠一双脚为村民们服务不够用。“2009年下半年,我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有了摩托车,小汪跑得更勤快了。

村民咨询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他知道的就现场答复,不懂的就记下来,通过咨询上级部门再进行反馈。七旬老人程世前种的棉花出现了病害,汪梅元就采集样本到县农技中心去咨询解决方案,最终帮老程消灭了病害。“农忙时一些村民就把存折交给我,让我帮他们取钱、买菜等,这说明他们信任我!”

汪梅元说,二手摩托车两年跑了将近三万公里。“买来时还是半新的,两年下来,到现在基本成破烂了,估计很快就不能骑了。”

为村民弃回城工作

“听说我报考县直一家事业单位被录取又放弃了,一些同学和朋友都说我傻,但我不后悔。”汪梅元说。

2009年7月,肥东县事业单位招考,在县城工作的父母执意要他报考,结果汪梅元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被县直一家事业单位录取。但在考核中,他主动提出将机会让给别人。“父母起初很不理解,说机会难得,而且在县城离家近,工作环境又比农村好。我就劝他们说:我还年轻,以后机会多得是。”

最终,父母同意了儿子的选择。汪梅元说,当时到农村整整一年,他与村民们也有感情了,舍不得离开他们。今年年初,很多村民就问汪梅元是不是要走了。“我当时想继续留在农村,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没想到这次我全票当选村第一书记。”汪梅元说,这份信任激励他继续好好干。

相关热词搜索:安徽省大学生村官 首届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安徽省绩溪县事业单位招聘 大学生村官加2分
下一篇:安徽望江县“三个一律”规范大学生村官管理

动态详情

安徽省首届600名大学生村官期满卸任

时间:2011-09-22 08:25:28

★编者按

这个9月,安徽省首届600多名大学生村官将陆续“卸任”,大多数人将离开工作和生活了三年的岗位和乡村。

三年里,这些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奉献了青春,他们将一腔热情洒在了最基层。有的成为了村民的“跑腿员”,有的带领村民开展现代化农业,有的则在村里建起了企业……当然,他们当中有些人也有迷茫的和困惑。

大学生村官给村民和农村究竟留下了什么?他们又将去往何处?在这样的转折点,我们走近这个特殊的群体,试图触摸他们所承载的梦想。

村官样本:

骆飞:村官创业卖蔬菜

骆飞在蔬菜大棚里忙活。本报记者 刘玉才/摄

人物:骆飞,男,1986年出生,2008年7月毕业于安徽交通职业技术学院,8月有幸成为全省首批大学生村官中的一员,到肥西县木兰村,担任村支书助理。

现状:在今年木兰村的民主换届选举中,骆飞当选村委会副主任,并成为党总支委,并兼任肥西县大学生村官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感言: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城市里工作和在农村有什么区别,只要能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都是一样的。当初报考村官,我只想在三年的时间里为村里的老百姓做点事情,能够在走的时候让他们说:这个小孩还是帮助过我们的。

9月15日下午,天气异常炎热,肥西县三河镇木兰村村委会边上的83个大棚里,豆角已经翠绿一片,赶来帮忙的村民,不时跟一个戴着眼镜晒得黝黑的年轻人打招呼。这个年轻人就是骆飞。

农忙季节有点孤单

和大部分大学生村官一样,骆飞刚到木兰村的时候,除了把手头的文职工作做好,大多只能协助村里的干部完成一些简单任务,时间一长他开始觉得无聊。

骆飞告诉记者,农村的行政工作和城市里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到了农忙的季节,家里有地的村干部都会回家干活,抢收庄稼,常常两三天都不来上班。于是两层的村委会办公楼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孤独感便油然而生。因为村里有电脑,骆飞为自己和其他九位散落在肥西各个村里的村官们创建了一个QQ群,那个时候,这个群里常常弥漫着一股没有方向感、没有前途的沉郁气息。“除了工作,就只能通过上网、看书来打发时间。”骆飞说,他至今记得那段长达一年多的平凡岁月,只是这份平凡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消磨年轻人的干劲和斗志。

14名村官一起创业

2009年的时候,QQ群里不时有人发出想创业的呼声。2010年6月份,骆飞打听到一个消息,肥西县铭传乡有一批大棚要对外出租,一番考察之后,他决定和有意向创业的村官一起集资把大棚给承包下来。遗憾的是,正当大家踌躇满志时,铭传乡那些大棚的主人最终决定自己经营。

直到2010年10月份,骆飞和他的伙伴们才等到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将木兰村105亩土地83个大棚承包了下来。长时间的等待换来了各方面条件的成熟,在肥西县组织部门的协调下,另外两名村官也被分派到木兰村,协助骆飞工作。两个月之后,肥西大学生村官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注册成功,共有8名第一批村官和6名第二批村官入股,注册资本达到22万余元。

老总亲自上阵卖菜

从西瓜到豆角,骆飞说一些单项的蔬果品种他们已经开始盈利,目前还在试种了经济价值更高的西兰花。

骆飞带记者走进大棚,对里面的设施如数家珍。“你看那个地上安个黑色的管子,就是地灌,我们从别人大棚里看,偷师而来的。”骆飞说,因为帮助自己的两位村官最近都有事,所以只有他一个在大棚这边照顾,辛苦不言而喻。

骆飞告诉记者,也许现在把这些大棚经营好,所产生的观念示范效应可能比经济效应更有价值,雇用村民来大棚里干活,一方面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另一方面也让他们意识到提高土地利用率的价值。骆飞透露,目前已经有居民跟他商量,要转租他的大棚经营,这让他非常开心。

侯文蕾:差点成了村里女婿

侯文蕾在田间察看庄稼长势。本报记者 刘玉才/摄

人物:侯文蕾,男,1986年出生,2008年7月毕业于铜陵学院,8月有幸成为全省首批大学生村官中的一员,到肥西县永久村,担任村委会主任助理。

现状:去年11月,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取肥西县花岗镇政府农组办的科员,任职至今。

感言: 很多人会认为年轻人来村里能干什么事呢,然而他们慢慢地感觉到,我们的到来,让他们见到以前没见过的东西。虽然我现在离开了,但是在永久村的人情关系还在,有时候他们会叫我过去玩玩。

9月15日上午,记者在肥西县花岗镇政府农组办见到了侯文蕾,这位1986年出生的男生笑称自己的名字太具有迷惑性。在肥西县首届大学生村官中,侯文蕾的去处无疑值得不少人羡慕。在村官任期的第二年,他就考上了肥西县花岗镇政府农组办的科员,提早结束了自己的村官生涯。

差点娶了村里姑娘

侯文蕾是肥西县上派镇前进村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作为家中的长子,他从小帮父母做过田,插过秧,比起很多生长在城里的同学,农村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由于离城较近,永久村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所以村里都是一些老人和小孩,碰到寒暑假,小侯就会把留守的孩子集中起来,放电影或者给他们辅导作业,而侯文蕾的老实和踏实也被村里的老人们看在眼里。2009年时,永久村的妇女主任找到侯文蕾,要给他做媒,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小侯说关键是投缘。

很快,妇女主任找来了一个和他年纪相仿、长相俊美的永久村姑娘,两人一见倾心。由于姑娘常年在合肥打工,便希望侯文蕾能把家安在合肥,于是买房便成了个难事。“我家里条件有限,还有个弟弟,仅凭现在的工资,在合肥买房太困难了。”

因为在这件事上有了分歧,两人最终选择了分手。小侯说,他会祝福那个姑娘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放弃创业考公务员

闲暇时间,侯文蕾也会泡在村官们的QQ群里,他用“比同学还要近一点”来形容和大家的关系。

侯文蕾并非没有动过创业的念头,早在2009年,有人到永久村推销无土栽培技术,看中了村里的一块大塘,当时侯文蕾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先进,但是村里的干部却认为,这个技术不可靠,若是不能成功,就会毁了村里用于灌溉的大塘。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这个项目搁浅了。在之后的日子里,侯文蕾也尝试了一些其他的项目,都因为条件不成熟而放弃。在他看来,能够获得各方面的锻炼,对于村官创业来说,显得非常重要。

在任期第二年进行的聘期考核中,侯文蕾凭借自己的表现获得了优秀,这意味着他就有了报考公务员的资格。“当初就想报考肥西县的公务员,然后最好能留在我任职的村所在的镇,人也熟悉些。”小侯说,永久村也挺支持他的想法,还去镇上找了人,不过按照组织部的统一分派,侯文蕾最终来到了肥西县花岗镇,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有理想才会有快乐

在合肥首届大学生村官招考的时候,任期满后报考公务员可以加分的优惠政策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然而这项政策在2010年予以取消,但设置了只允许村官报考的岗位。

侯文蕾说,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主要顾忌的还是感情问题。“作为同一届村官,本来大家关系都非常好,现在为了特定的岗位,大家却要聚集在一起成为竞争对手,挺伤感情的;如果是加分,则会分散这些人的报考岗位。”为此,他就放弃了单列招考的机会。

侯文蕾坦言,想借村官作为平台,再回归城市其实并不占优势。“一方面单列的岗位都主要集中在乡镇,另一方面在村里学会的技能到城里的企业根本用不上。虽然以村官身份考研有十分的加分,但是毕竟工作过三年,再回归学校的人还是少之又少。”侯文蕾说,一旦选择了村官,更多的人还是要扎根在基层,真正有理想改造乡村的人,在那里才会收获快乐。

杨涛:经得诱惑耐得寂寞

 临泉县范兴集乡半截楼村大学生村官杨涛正在大棚内查看豆角长势。

人物:杨涛,男,1985年出生,2008年8月离开蚌埠市某医院,到临泉县范兴集乡半截楼村当村主任助理。

现状:2011年,任期届满后参加保险企业面向大学生村官的专项招聘,正式转职为保险人。

感言:我认为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人,从医生到村官,从村官到国寿,我的生活轨迹总是在不停的跳跃,这可能是我性格中的不安分因素使然。一日村官,一辈子难忘,更不会后悔。三年里,我只想在自己的青春岁月中留下坚实的印迹,在人生简历写下这样一行字:我是一名称职的大学生村官。

“算是体验了一把基层的‘官场’,在农村做事,有时候就得抽烟喝酒,不然你融入不进去。”说起三年的大学村官生涯,让杨涛记忆深刻。目前“毕业”的杨涛从农村出来后,并没考公务员,而是应聘到企业任职。

刚报到就喝醉了

杨涛清楚地记得,三年前刚到临泉县半截楼村报到就被灌醉了,这被他认定为村官生活的正式开始。

当时一个于姓村民为感谢村里给他调整好了宅基地,便执意要请村干部吃饭。村里人都觉得杨涛是新来的,更重要的是“上面”派下来的,便轮番敬酒。几圈下来,他扛不住了,这时领导在他耳边说:“小杨啊,这是你踏入村里的第一课,今天的酒你放开喝,能喝多少是多少。你不喝,大家会认为你不实在,摆架子。村里的事儿说白了是爷们之间的事,爷们之间的事自然要靠喝酒,慢慢你就会明白了。”

转过头回忆,杨涛发现这些话很在理,“如果能喝酒,那么请不要拒绝村民伸到面前的酒杯;如果能抽烟,请不要推掉村民手中递过来的廉价的香烟,只有这些细节才能拉近群众与我们之间的距离。”杨涛说,喝酒只是为了工作,不应被酒精迷惑了双眼,以至于沦为应酬的奴隶。

要找到人生目标

根据省里的规定,村官享受的是乡镇科员级别的待遇,杨涛的工资从最开始1300元逐渐增加到2100元。在杨涛看来,并不是缺钱,而是缺少对未来的希望。

2008年从安徽中医学院毕业后,杨涛就在蚌埠某医院当起了医生,放弃这个体面的工作到农村,他也承受了比较大的家庭与心理压力。那时候女朋友家人很反对,以至于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结婚。

杨涛在2010年底省组织部大学生村官示范班里参与起草大学生村官宣言时曾这样说: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工作三年后,他觉得,在村里工作应尽早找到人生目标,耐得住寂寞,这样大学生村官的工作才会更加广阔。

村民的事要上心

奉献了三年,现如今离开,他最舍不得的还是村民的善良。

2008年10月底,他与村干部给一位王姓贫困户送补助,正好赶上中午,王大爷执意不让他们走,其实饭也没啥特别的,就是面条。不过有一点,他们的筷子都是新的,当时他还奇怪——这家人看着也不是很干净,怎么筷子洗得这么干净?事后在小卖部他才了解到,“为了招待我这个上面来的‘大学生’,王大爷特意买了把新筷子。”

“这些村民最为朴素善良,他们的事情一定要上心办,不然对不起良心。” 杨涛说。

叶青:大学生村官真不是官

 叶青在茶园了解茶苗培育情况。

人物:叶青,男,1985年生,2007年毕业于安庆师范学院,后赴黄山市黄山区新明乡葛湖村任村支书助理。

现状:2011年8月考取黄山市乡镇公务员,正等待分配职位。

感言:在农村工作,有快乐也有困惑,不变的是坚持;有收获也有遗憾,不变的是真诚;有支持也有不理解,不变的是责任。

甘为老百姓跑腿

2007年9月份,通过层层选拔,叶青回到家乡葛湖村当起了村支书助理。回忆村官生涯,他感触最深的是:大学生村官真的不是官。在实际工作中,叶青也没把自己当成官。“在村里,两委班子成员都是40多岁的人,我是最年轻的,必须把姿态放低。”

“有时候很羡慕城市里有假期的人,在农村就很不现实。”叶青说,只要群众有事就得帮着忙,不管是平时还是逢年过节。在农村工作,目的是为老百姓多办事、办好事,必须放低姿态,不能摆官架子,要心甘情愿为老百姓跑腿,否则很难融入到群众中去。

带领一方人致富

新明乡葛湖村村民靠种茶为生,他们种的正是有名的太平猴魁。按说守着这样一个“聚宝盆”,村民生活应该很好,实际上并非如此。“全村400多户人家守着名茶,收入却上不去,我分析后觉得可能是人工炒茶的老传统造成质量参差不齐,而且量也上不去。”叶青说。

叶青想到了集资办茶厂,最后在乡里的帮助下贷了一些款,茶厂终于开张。接着,叶青又通过网络购买了制茶设备,改进了制茶工艺,因为品相和口感都更好了,每斤茶叶从几十元卖到了三四百元,甚者好几千元一斤。仅此一项,村民们的收入有了大幅增加。

在叶青看来,带领村民致富既复杂也简单,其实只要把两件事做好即可:一个是利用好国家政策,二是利用好本地资源。

坚持走群众路线

叶青认为,要想与群众打成一片,大学生村官还是要靠工作赢得认同:一些小事可能暂时不会给村民带来实惠,但时间长了就会显现出来。虽然每年都获得好评,但他也有遗憾。“最大的问题是,村里的集体经济比较薄弱,以至于对困难群众的补助都成了捉襟见肘的事情。”

三年村官生涯结束,叶青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是基层工作经验。“哪怕是将来到了乡里或者更高的岗位工作,都要知道老百姓心里想什么,自己能给群众带来什么,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

汪梅元:从汪书记回归小汪

汪梅元向开展暑期社会实践的大学生介绍村官日常工作。

人物:汪梅元,男,1984年生,2008年7月毕业于安徽科技学院,后来到肥东县牌坊乡新丰村,任村支部书记助理兼团支部书记。

现状:2011年7月底,全票当选为新丰村第一书记。

感言:三年来,从刚到村里的陌生,到现在走在乡间小路群众跟我热情打招呼;从刚到村里的茫然,工作节奏感觉跟老年人一样慢,到现在骑着摩托车似乎也跟不上——变化见证着我的成长。在大学生村官岗位上,我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收获了农民朋友纯真的笑容。

他乡人变成家里人

2008年夏,汪梅元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刚到村里那会,两眼一抹黑,大家可能认为我就是来镀金的,老百姓有事到村里也不找我,感觉有点茫然和委屈。”汪梅元说,差不多两个月的考察期后,大伙看出他是想为老百姓做点事的,感情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另外一件小事也让汪梅元有点烦恼。那时,他和村两委干部一起下村民组,大家都喊他“汪书记”。“有点让我不好意思,我想应该是村民对我还不熟悉,把我当成什么领导或者外乡人了。后来我暗暗发誓,三年后我要让大家都叫我小汪,我更愿意成为他们的一员。”

勿以事小而不为,是汪梅元的工作心得。为村民搜集就业信息,帮陪读村民在县城租房子……虽然都是小事,但群众会记在心里。“从去年底开始,我到村民组去,大家一看到我就说‘小汪’来了啊 ,我渐渐从一个‘他乡人’,变成了群众眼中的‘家里人’。”

摩托车跑成“破烂”

被村民接受后,汪梅元变得忙碌起来,村民们也爱找这个从城里来的大学生。新丰村有29个村民组,4000多人口,随着事务越来越多,汪梅元越来越觉得光靠一双脚为村民们服务不够用。“2009年下半年,我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有了摩托车,小汪跑得更勤快了。

村民咨询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他知道的就现场答复,不懂的就记下来,通过咨询上级部门再进行反馈。七旬老人程世前种的棉花出现了病害,汪梅元就采集样本到县农技中心去咨询解决方案,最终帮老程消灭了病害。“农忙时一些村民就把存折交给我,让我帮他们取钱、买菜等,这说明他们信任我!”

汪梅元说,二手摩托车两年跑了将近三万公里。“买来时还是半新的,两年下来,到现在基本成破烂了,估计很快就不能骑了。”

为村民弃回城工作

“听说我报考县直一家事业单位被录取又放弃了,一些同学和朋友都说我傻,但我不后悔。”汪梅元说。

2009年7月,肥东县事业单位招考,在县城工作的父母执意要他报考,结果汪梅元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被县直一家事业单位录取。但在考核中,他主动提出将机会让给别人。“父母起初很不理解,说机会难得,而且在县城离家近,工作环境又比农村好。我就劝他们说:我还年轻,以后机会多得是。”

最终,父母同意了儿子的选择。汪梅元说,当时到农村整整一年,他与村民们也有感情了,舍不得离开他们。今年年初,很多村民就问汪梅元是不是要走了。“我当时想继续留在农村,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没想到这次我全票当选村第一书记。”汪梅元说,这份信任激励他继续好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