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寿县“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调查
2014-07-10 06:51:38   来源:54村官网   作者:常国水 韩震震   点击:

  7月7日,26岁大学生村官马亚辉意外死亡已有十余天,两鬓花白的父亲王士康在整理儿子的各种证书时,仍会不自觉地出神。

  时至今日,一家人仍坚持“马亚辉陪领导喝酒致死”的说法,并期待得到真相。但真相到底是什么?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出。

\

  马亚辉的村官证

  马亚辉工作所在的寿县隐贤镇,因深陷舆论漩涡,与马家人一样,都期待第三方能得出公正结论。

  7月4日,尸检一周后,司法鉴定最终出炉,可是血液酒精浓度为“0.8788mg/ml”(注:等同于87.88mg/100ml,超醉酒驾驶的标准)的结果却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到底是陪酒致死还是另有原因?7日,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赶赴寿县,多方调查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

  26岁大学生村官镇政府猝死

  2014年,对于马亚辉来说,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下个月28日,他将迎娶自己的新娘;年底,他可以按程序解决事业编制;明年开春,他可能还会拥抱自己的孩子。

  然而,6月26日这天,一切戛然而止。

  6月26日,星期四,下午6点多,马亚辉给女友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吃饭,并说自己第二天下班就回家。因为女友刚刚通过公务员笔试,周末要到六安市参加面试,他答应一同前往,并早早在网上订好了宾馆。

  然而,马亚辉没有能够再回家。6月27日上午,他被发现死在隐贤镇政府二楼的宿舍内。

  寿县隐贤镇卫生院副院长张贤龙是最早认定马亚辉死亡的人。7月7日,他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回忆说,27日上午接到急救的通知后,立即赶到现场,“我一摸人已经凉了,脸色青紫,侧躺着的身子上布满了尸斑。”张贤龙用仪器测试了一下马亚辉的心跳与血压,全是0,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得不向在场的人宣布:“人没了!”他推断死亡时间是在4个小时前,甚至更早。

  26岁,体育专业毕业,一米八二的身高,体格健壮,此前没有任何征兆,所以当马亚辉死亡的消息传出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

  6月27日中午,远在浙江余姚打工的王士康接到了这个霹雳般的消息时,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都蒙了。

  爱人身体不好,王士康怕她撑不回去,一直瞒着这个噩耗,直到晚上8点多快到六安时,他才说出回家的原因。

  但噩耗还是击垮了爱人,她哭喊着儿子的名字,晕倒在地,至今仍躺在床上,精神恍惚。

  陪领导喝酒致死?

  伤心之余,一个疑问让马家人无法释怀,那就是好端端的,马亚辉为什么会意外死亡?在王士康眼里,儿子从小到大唯一一次伤病,还是高中时打球扭伤了韧带,休养了两个月,除此之外,儿子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他是体育专业的,身体一直棒着呢!”

 

  在隐贤镇政府,马家人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而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信息,让他们有了“马亚辉是陪领导喝酒致死”的猜测。

\

  尸检报告显示其酒精含量超醉驾标准

  猜测没有得到有效回应,7月4日9点09分,马亚辉妹妹写就的网帖《寿县隐贤镇政府大学生村官疑陪酒致死》,出现在六安当地网络论坛,并迅速发酵引起全国舆论的关注。

  网帖不但称马亚辉6月26日晚被镇领导叫去陪酒,还提到当晚吃饭的地方是隐贤镇太平街道的友谊饭店。

  7月7日中午,在接受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采访时,马亚辉家人说,之所以有这个猜测,是很多群众私下告诉他们当晚镇政府在“友谊饭店”有一场饭局,马亚辉被邀陪酒。而更让他们生疑的,是6月28日尸检时,有法医说,在马亚辉的胃里面发现了酒精。

  在“意外死亡”的疑问和“陪酒致死”的猜测面前,隐贤镇政府的回应却显得避重就轻。

  7月4日11点07分,隐贤镇政府在网络论坛做出回应,提到6月27日发现马亚辉死亡的过程,但6月26日晚上发生了什么,却只字不提。

  如此回应,让隐贤镇政府深陷舆论漩涡,各路媒体纷至沓来。

  “我都是实话实说!”

  江龙也是26岁,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媒体关注。7月7日在接受采访时,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几次告诉记者自己很委屈,而且不停保证,自己是“实话实说。”

  去年年底,考上公务员的江龙来到隐贤镇工作。因为与马亚辉是寿县安丰镇的老乡,而且又是同龄,有很多共同爱好,两人很快成为好友,并住在一个宿舍。

  “26日中午我们在食堂吃的,晚饭也是在食堂,没有出去吃饭,也没有喝酒。”江龙回忆着当晚的每一个细节。在他的口中,26日是普通的一天,但27日则令他脊背发凉。

  隐贤镇政府二楼楼梯口的一间房子,是马亚辉和江龙此前的宿舍,但此时,两人的行李都已经搬走了,里面只剩下零散摆放的几张椅子。

  江龙一边比划一边介绍着27日上午的经历,“当天早上我起床时,他还侧躺在那里,我以为他还在睡觉,就先走了。10点40分左右,我回屋拿材料,看他还躺在那,就喊了一声,但他没有反应。”

  感觉不太对劲,江龙就去拍了马亚辉一下,但手上传来的感觉是冷冰冰的,而他仔细一看,发现马亚辉朝下的面部发紫,“我当时感觉不对了,赶紧跑出去喊人。”

  朋友的突然离去,让江龙很伤感,他说自己不会有任何理由去撒谎。

  隐贤镇政府对面的隐贤派出所,有一处监控对着镇政府大院,一位陈姓警官介绍,当天在监控里,他们只看到马亚辉进院子,没有看他走出去过,“我们在一起关系也很好,肯定实话实说。”

 

  陈警官也是20多岁,他说自己见过很多死亡现场,但是马亚辉的去世,让他无法忘怀,最初的一段时间,都不敢一个人睡觉。

\

  父亲整理他的获奖证书

  因为陪酒致死的传言,位于隐贤镇太平街道偏僻的“友谊饭店”,一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7月7日,寿县的调查组已经到过这里调查,饭店的曹老板面对记者第一句话同样也是“实话实说”,“我从没见过马亚辉,他也从没到我的饭店吃过饭。”曹老板说,饭店生意一直冷清,26日晚,一单生意都没有!

  直到事后,朋友们源源不断的询问电话,才让曹老板意识到,在“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中,他的饭店“火了”!

  司法鉴定自摆“乌龙”

  从各方的说法来看,“大学生村官陪酒致死”的猜测似乎站不住脚。

  可是,这都没能消除马家人的疑问,因为7月4日下午,马亚辉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这份法医鉴定意见书,由“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历时7天做出,其中酒精测试一项赫然写着“血液酒精浓度为0.8788mg/ml”,而结论称“马亚辉的死亡是脂肪心在某种诱因下,导致心功能急骤下降而发生心源性猝死。”

  “这个浓度都构成醉驾标准了。”马亚辉的妹妹说,这可能意味着,结论中的“某种诱因”就是喝酒导致的,“如果喝酒了,那我哥哥当晚是跟谁喝的?又是为什么要喝酒?”

  司法鉴定成了马家人坚持猜测的证据,但面对这种情况,隐贤镇政府仍为自己喊冤。7月7日下午,在采访中,隐贤镇党委副书记张明强说,这份司法鉴定出错了,当时的血液酒精浓度标准是以每100ml计算,但鉴定却错写成了每ml。

  随后,在采访中,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向记者承认,他们确实是出错了,马亚辉的血液酒精浓度应该是“0.8788mg/100ml”。

  隐贤镇党委副书记张明强一再强调,他们已要求司法鉴定所为此向社会做出解释,否则一切后果由他们承担。 (记者 常国水 韩震震)

 

相关热词搜索:永康 天津市 商会

上一篇:安徽安庆市建立“3+1”机制 帮带大学生村官
下一篇:安徽大学生村官猝死追踪:鉴定机构录错数据

动态详情

安徽寿县“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调查

时间:2014-07-10 06:51:38

  7月7日,26岁大学生村官马亚辉意外死亡已有十余天,两鬓花白的父亲王士康在整理儿子的各种证书时,仍会不自觉地出神。

  时至今日,一家人仍坚持“马亚辉陪领导喝酒致死”的说法,并期待得到真相。但真相到底是什么?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出。

\

  马亚辉的村官证

  马亚辉工作所在的寿县隐贤镇,因深陷舆论漩涡,与马家人一样,都期待第三方能得出公正结论。

  7月4日,尸检一周后,司法鉴定最终出炉,可是血液酒精浓度为“0.8788mg/ml”(注:等同于87.88mg/100ml,超醉酒驾驶的标准)的结果却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到底是陪酒致死还是另有原因?7日,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赶赴寿县,多方调查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

  26岁大学生村官镇政府猝死

  2014年,对于马亚辉来说,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下个月28日,他将迎娶自己的新娘;年底,他可以按程序解决事业编制;明年开春,他可能还会拥抱自己的孩子。

  然而,6月26日这天,一切戛然而止。

  6月26日,星期四,下午6点多,马亚辉给女友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吃饭,并说自己第二天下班就回家。因为女友刚刚通过公务员笔试,周末要到六安市参加面试,他答应一同前往,并早早在网上订好了宾馆。

  然而,马亚辉没有能够再回家。6月27日上午,他被发现死在隐贤镇政府二楼的宿舍内。

  寿县隐贤镇卫生院副院长张贤龙是最早认定马亚辉死亡的人。7月7日,他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回忆说,27日上午接到急救的通知后,立即赶到现场,“我一摸人已经凉了,脸色青紫,侧躺着的身子上布满了尸斑。”张贤龙用仪器测试了一下马亚辉的心跳与血压,全是0,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得不向在场的人宣布:“人没了!”他推断死亡时间是在4个小时前,甚至更早。

  26岁,体育专业毕业,一米八二的身高,体格健壮,此前没有任何征兆,所以当马亚辉死亡的消息传出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

  6月27日中午,远在浙江余姚打工的王士康接到了这个霹雳般的消息时,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都蒙了。

  爱人身体不好,王士康怕她撑不回去,一直瞒着这个噩耗,直到晚上8点多快到六安时,他才说出回家的原因。

  但噩耗还是击垮了爱人,她哭喊着儿子的名字,晕倒在地,至今仍躺在床上,精神恍惚。

  陪领导喝酒致死?

  伤心之余,一个疑问让马家人无法释怀,那就是好端端的,马亚辉为什么会意外死亡?在王士康眼里,儿子从小到大唯一一次伤病,还是高中时打球扭伤了韧带,休养了两个月,除此之外,儿子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他是体育专业的,身体一直棒着呢!”

 

  在隐贤镇政府,马家人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而从其他渠道获得的信息,让他们有了“马亚辉是陪领导喝酒致死”的猜测。

\

  尸检报告显示其酒精含量超醉驾标准

  猜测没有得到有效回应,7月4日9点09分,马亚辉妹妹写就的网帖《寿县隐贤镇政府大学生村官疑陪酒致死》,出现在六安当地网络论坛,并迅速发酵引起全国舆论的关注。

  网帖不但称马亚辉6月26日晚被镇领导叫去陪酒,还提到当晚吃饭的地方是隐贤镇太平街道的友谊饭店。

  7月7日中午,在接受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采访时,马亚辉家人说,之所以有这个猜测,是很多群众私下告诉他们当晚镇政府在“友谊饭店”有一场饭局,马亚辉被邀陪酒。而更让他们生疑的,是6月28日尸检时,有法医说,在马亚辉的胃里面发现了酒精。

  在“意外死亡”的疑问和“陪酒致死”的猜测面前,隐贤镇政府的回应却显得避重就轻。

  7月4日11点07分,隐贤镇政府在网络论坛做出回应,提到6月27日发现马亚辉死亡的过程,但6月26日晚上发生了什么,却只字不提。

  如此回应,让隐贤镇政府深陷舆论漩涡,各路媒体纷至沓来。

  “我都是实话实说!”

  江龙也是26岁,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媒体关注。7月7日在接受采访时,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几次告诉记者自己很委屈,而且不停保证,自己是“实话实说。”

  去年年底,考上公务员的江龙来到隐贤镇工作。因为与马亚辉是寿县安丰镇的老乡,而且又是同龄,有很多共同爱好,两人很快成为好友,并住在一个宿舍。

  “26日中午我们在食堂吃的,晚饭也是在食堂,没有出去吃饭,也没有喝酒。”江龙回忆着当晚的每一个细节。在他的口中,26日是普通的一天,但27日则令他脊背发凉。

  隐贤镇政府二楼楼梯口的一间房子,是马亚辉和江龙此前的宿舍,但此时,两人的行李都已经搬走了,里面只剩下零散摆放的几张椅子。

  江龙一边比划一边介绍着27日上午的经历,“当天早上我起床时,他还侧躺在那里,我以为他还在睡觉,就先走了。10点40分左右,我回屋拿材料,看他还躺在那,就喊了一声,但他没有反应。”

  感觉不太对劲,江龙就去拍了马亚辉一下,但手上传来的感觉是冷冰冰的,而他仔细一看,发现马亚辉朝下的面部发紫,“我当时感觉不对了,赶紧跑出去喊人。”

  朋友的突然离去,让江龙很伤感,他说自己不会有任何理由去撒谎。

  隐贤镇政府对面的隐贤派出所,有一处监控对着镇政府大院,一位陈姓警官介绍,当天在监控里,他们只看到马亚辉进院子,没有看他走出去过,“我们在一起关系也很好,肯定实话实说。”

 

  陈警官也是20多岁,他说自己见过很多死亡现场,但是马亚辉的去世,让他无法忘怀,最初的一段时间,都不敢一个人睡觉。

\

  父亲整理他的获奖证书

  因为陪酒致死的传言,位于隐贤镇太平街道偏僻的“友谊饭店”,一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7月7日,寿县的调查组已经到过这里调查,饭店的曹老板面对记者第一句话同样也是“实话实说”,“我从没见过马亚辉,他也从没到我的饭店吃过饭。”曹老板说,饭店生意一直冷清,26日晚,一单生意都没有!

  直到事后,朋友们源源不断的询问电话,才让曹老板意识到,在“大学生村官死亡”事件中,他的饭店“火了”!

  司法鉴定自摆“乌龙”

  从各方的说法来看,“大学生村官陪酒致死”的猜测似乎站不住脚。

  可是,这都没能消除马家人的疑问,因为7月4日下午,马亚辉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这份法医鉴定意见书,由“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历时7天做出,其中酒精测试一项赫然写着“血液酒精浓度为0.8788mg/ml”,而结论称“马亚辉的死亡是脂肪心在某种诱因下,导致心功能急骤下降而发生心源性猝死。”

  “这个浓度都构成醉驾标准了。”马亚辉的妹妹说,这可能意味着,结论中的“某种诱因”就是喝酒导致的,“如果喝酒了,那我哥哥当晚是跟谁喝的?又是为什么要喝酒?”

  司法鉴定成了马家人坚持猜测的证据,但面对这种情况,隐贤镇政府仍为自己喊冤。7月7日下午,在采访中,隐贤镇党委副书记张明强说,这份司法鉴定出错了,当时的血液酒精浓度标准是以每100ml计算,但鉴定却错写成了每ml。

  随后,在采访中,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向记者承认,他们确实是出错了,马亚辉的血液酒精浓度应该是“0.8788mg/100ml”。

  隐贤镇党委副书记张明强一再强调,他们已要求司法鉴定所为此向社会做出解释,否则一切后果由他们承担。 (记者 常国水 韩震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