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记"十佳大学生村官"杨俊森
2008-10-30 00:00:00   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叶焱焱   点击:

    10月28日是首届中国“十佳大学生村官”评选揭晓的日子,在黄山市歙县深渡镇绵潭村任村主任助理的大学生村官杨俊森一大早就打开了村委会惟一的电脑,这台电脑是2005年文化共享工程配套给村里的,但在2007年杨俊森到村里任职之前,由于无人会使用,一直没有拆箱。

    网上公布的最终评选结果振奋了杨俊森的心,首届中国“十佳大学生村官”的消息里不仅有他的名字,还配有他的照片。“这个结果多少让我有点意外”,因为在最终入围的前30名大学生村官的网上投票中,他只名列第20名左右。尽管组委会在他的获奖评语中写道:“农民的喜、乐、哀、愁牵动他的心,走进大山走进乡村使他找到了人生的真正价值,他用心点亮了农村致富的明灯”,但杨俊森仍谨慎地认为,“是安徽作为农村改革开放领头羊的地位给他的入选增加了重要的砝码”。

    大学生两任村官

    在2007年9月到黄山市歙县深渡镇绵潭村任村主任助理之前,杨俊森就有过一段村官经历。2005年至2006年期间,当时还在安徽科技学院读大四的他就曾经在凤阳县大庙镇三杨村当了一年的科技副主任。2006年毕业后,杨俊森在省农委《安徽农学通报》编辑部谋得一份编务工作,但这份看似体面而清闲的工作并没有让他的心静下来,“我是农村来的,学的也是园林专业,一年的农村挂职经历让我觉得农村更需要我,而我也更需要在农村发挥我的所长”。

    在做了一年文字工作后,杨俊森毅然离开了省城的机关大院,到皖南的偏远山村干起了老本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这个选择的,我要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父亲”。杨俊森告诉记者,身为农民的父亲非常开明,当他向父亲提出离开城市到农村工作时,父亲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我和姐姐都念了大学,父亲始终认为是农村的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他经常看电视上的新闻,知道农村现在最需要的是人才和技术,国家也在号召大学生下乡干事业,父亲觉得我的想法不仅是回报社会,还是我人生和事业的正确选择”。

    从“大学生”到“小杨”

    杨俊森的老家在六安市霍邱县,刚到村里时,歙县的徽州方言成了他和村里人交流的很大障碍,“一般都需要年轻人做翻译,不然我们根本无法交流”。为了尽快能实现无障碍交流,杨俊森一有空就跑到村民家里和他们拉家常,3个月之后,他就能用徽州话和老乡打招呼了。而这3个月的拉家常,也打消了村民对他的一个误解,“后来有村民告诉我,我刚来时他们都以为我一个戴眼镜的大学生到村里工作,肯定是在学校犯了什么错误,被‘发配’到村里劳动。我刚到村里,有些人甚至略带玩笑地称我‘大学生’,而现在他们都亲切地称我‘小杨’”。

    “小杨”的到来,不仅给绵潭村人的茶余饭后多了一个谈资,也给这个山村带来了不少实惠。绵潭村是安徽省最大的枇杷种植基地,现有枇杷园面积近5000亩,枇杷年产量1500多万斤,枇杷种植是村里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但长期的农户分散种植,给枇杷的生产、销售都带来极大不便。杨俊森在经过一番调研后,决定联合周边另外两个枇杷专业村发起成立“歙县三潭枇杷专业合作社”,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持,“歙县三潭枇杷专业合作社”很快在县工商局注册成立。

    “歙县三潭枇杷专业合作社”成立后,更好地推动了枇杷种植的产业升级,凝聚、培养了一大批科技致富带头人,对广大果农学科技、用科技起着传、帮、带的作用。通过合作社,使广大果农掌握了大量生产实际经验技术,并以合作社名义积极向上争取技术、项目资金,向下开展技术培训,对外宣传、拓宽枇杷销售市场,为果农办了一件实实在在的好事。不仅如此,懂电脑的“小杨”的到来,让村里的信息录入方式也步入正轨化,村里的公文也基本上由他来操刀,让文化程度不很高的村干部省了很多心,村书记对杨俊森开玩笑说:“你来了,我们都可以下岗了”。

    要当“涉农”公务员

    按照黄山市给大学生村官的工资标准,杨俊森每月的工资只有1400元,但他告诉记者,他每月可以省下1000元。这让记者感到很不可思议,但记者在杨俊森的厨房看了一圈后,疑惑顿时消除。

    在这个由村委会废弃办公室改造的厨房里,只有两张桌子,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煤气灶,另一张桌子上杂乱地摆放着几个瓶瓶罐罐,里面装着油盐酱醋等调味品,已经把抽屉抽掉的桌肚里只有几包挂面、一塑料袋的油炸蚕豆米和几把已经蔫掉的青菜。杨俊森告诉记者,他最常吃的食物就是蚕豆米下面条,青菜是老乡送的,为了回报老乡的青菜,他会在工作不忙时到老乡家里帮他们干点农活,“我一般一个星期才去附近的镇子买点肉改善一下生活”。

    杨俊森的桌案上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公务员复习资料,另一本是艾青的诗选,诗选的第一首诗就是《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首诗他早已烂熟于心,“我喜欢读诗,闲时也想尝试着写写,农村的生活很单调,诗歌能在我迷惘时给我力量”。

    杨俊森对记者说,他村官任满后,会考公务员,但必须是“涉农”的,“有基层工作经验考公务员会有一定优势,我对农村工作很喜欢,也有一些经验,不想放下”。

相关热词搜索:安徽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安徽临泉大学生村官深入田间地头服务秋收秋种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王新帅:用自己,滋润祖国的大地

动态详情

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记"十佳大学生村官"杨俊森

时间:2008-10-30 00:00:00

    10月28日是首届中国“十佳大学生村官”评选揭晓的日子,在黄山市歙县深渡镇绵潭村任村主任助理的大学生村官杨俊森一大早就打开了村委会惟一的电脑,这台电脑是2005年文化共享工程配套给村里的,但在2007年杨俊森到村里任职之前,由于无人会使用,一直没有拆箱。

    网上公布的最终评选结果振奋了杨俊森的心,首届中国“十佳大学生村官”的消息里不仅有他的名字,还配有他的照片。“这个结果多少让我有点意外”,因为在最终入围的前30名大学生村官的网上投票中,他只名列第20名左右。尽管组委会在他的获奖评语中写道:“农民的喜、乐、哀、愁牵动他的心,走进大山走进乡村使他找到了人生的真正价值,他用心点亮了农村致富的明灯”,但杨俊森仍谨慎地认为,“是安徽作为农村改革开放领头羊的地位给他的入选增加了重要的砝码”。

    大学生两任村官

    在2007年9月到黄山市歙县深渡镇绵潭村任村主任助理之前,杨俊森就有过一段村官经历。2005年至2006年期间,当时还在安徽科技学院读大四的他就曾经在凤阳县大庙镇三杨村当了一年的科技副主任。2006年毕业后,杨俊森在省农委《安徽农学通报》编辑部谋得一份编务工作,但这份看似体面而清闲的工作并没有让他的心静下来,“我是农村来的,学的也是园林专业,一年的农村挂职经历让我觉得农村更需要我,而我也更需要在农村发挥我的所长”。

    在做了一年文字工作后,杨俊森毅然离开了省城的机关大院,到皖南的偏远山村干起了老本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这个选择的,我要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父亲”。杨俊森告诉记者,身为农民的父亲非常开明,当他向父亲提出离开城市到农村工作时,父亲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我和姐姐都念了大学,父亲始终认为是农村的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他经常看电视上的新闻,知道农村现在最需要的是人才和技术,国家也在号召大学生下乡干事业,父亲觉得我的想法不仅是回报社会,还是我人生和事业的正确选择”。

    从“大学生”到“小杨”

    杨俊森的老家在六安市霍邱县,刚到村里时,歙县的徽州方言成了他和村里人交流的很大障碍,“一般都需要年轻人做翻译,不然我们根本无法交流”。为了尽快能实现无障碍交流,杨俊森一有空就跑到村民家里和他们拉家常,3个月之后,他就能用徽州话和老乡打招呼了。而这3个月的拉家常,也打消了村民对他的一个误解,“后来有村民告诉我,我刚来时他们都以为我一个戴眼镜的大学生到村里工作,肯定是在学校犯了什么错误,被‘发配’到村里劳动。我刚到村里,有些人甚至略带玩笑地称我‘大学生’,而现在他们都亲切地称我‘小杨’”。

    “小杨”的到来,不仅给绵潭村人的茶余饭后多了一个谈资,也给这个山村带来了不少实惠。绵潭村是安徽省最大的枇杷种植基地,现有枇杷园面积近5000亩,枇杷年产量1500多万斤,枇杷种植是村里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但长期的农户分散种植,给枇杷的生产、销售都带来极大不便。杨俊森在经过一番调研后,决定联合周边另外两个枇杷专业村发起成立“歙县三潭枇杷专业合作社”,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持,“歙县三潭枇杷专业合作社”很快在县工商局注册成立。

    “歙县三潭枇杷专业合作社”成立后,更好地推动了枇杷种植的产业升级,凝聚、培养了一大批科技致富带头人,对广大果农学科技、用科技起着传、帮、带的作用。通过合作社,使广大果农掌握了大量生产实际经验技术,并以合作社名义积极向上争取技术、项目资金,向下开展技术培训,对外宣传、拓宽枇杷销售市场,为果农办了一件实实在在的好事。不仅如此,懂电脑的“小杨”的到来,让村里的信息录入方式也步入正轨化,村里的公文也基本上由他来操刀,让文化程度不很高的村干部省了很多心,村书记对杨俊森开玩笑说:“你来了,我们都可以下岗了”。

    要当“涉农”公务员

    按照黄山市给大学生村官的工资标准,杨俊森每月的工资只有1400元,但他告诉记者,他每月可以省下1000元。这让记者感到很不可思议,但记者在杨俊森的厨房看了一圈后,疑惑顿时消除。

    在这个由村委会废弃办公室改造的厨房里,只有两张桌子,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煤气灶,另一张桌子上杂乱地摆放着几个瓶瓶罐罐,里面装着油盐酱醋等调味品,已经把抽屉抽掉的桌肚里只有几包挂面、一塑料袋的油炸蚕豆米和几把已经蔫掉的青菜。杨俊森告诉记者,他最常吃的食物就是蚕豆米下面条,青菜是老乡送的,为了回报老乡的青菜,他会在工作不忙时到老乡家里帮他们干点农活,“我一般一个星期才去附近的镇子买点肉改善一下生活”。

    杨俊森的桌案上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公务员复习资料,另一本是艾青的诗选,诗选的第一首诗就是《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首诗他早已烂熟于心,“我喜欢读诗,闲时也想尝试着写写,农村的生活很单调,诗歌能在我迷惘时给我力量”。

    杨俊森对记者说,他村官任满后,会考公务员,但必须是“涉农”的,“有基层工作经验考公务员会有一定优势,我对农村工作很喜欢,也有一些经验,不想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