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马俊飞:用爱提升村民的幸福指数
2011-09-15 07:52:37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晓红   点击:

\

     8月26日,记者从北京延庆县城向东行驶60公里,来到了山路18弯的最尽头村庄——珍珠泉乡小川村。珍珠泉乡是延庆县较贫困的乡镇,而小川村又是该县375个村中最偏僻的山村。然而就在这个山村里,大学生村官马俊飞一干就是3年,并成为了该村社保平台的顶梁柱。

  在小川村的一个山坡上,记者见到了今年69岁的郭仕祥老人。当马俊飞上前为老人点烟的一刹那,记者觉得他们俨然像一对默契的父子。可谁能想到,郭仕祥曾是村里人见了就躲着走的“怪老头”,曾经是衣衫褴褛、病魔缠身。

  老人看马俊飞的目光里透着感激。他对记者说,2008年也是在这个季节里,马俊飞从村会计手里接过了他的户口本、身份证,并郑重地对村长承诺说:“老人的生活今后就交给我啦。我会让老人从此有亲人般的呵护。”

  从此,郭仕祥老人有了可依赖的人。当时老人的头发有半尺长、胡子有半拃长,马俊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人理发、剃胡子。马俊飞说: “第一次给老人理发时,我着实吓了一跳。由于长期无人照顾,老人的头发和胡子都粘在了一块。我从没给别人理过发,生怕理不好,只好把推子顺着老人的头皮一点一点地推。随着一缕一缕头发落地,只见大块大块的头皮屑也落了下来。因为老人长期不洗澡,身上一股股难闻的气味袭来,我推两推子就不得不扭过头去吸两口新鲜空气……就这样,我完成了有生以来第一个理发作品——和尚头。”郭仕祥老人在一旁笑着对记者说: “那天,我的 ‘草帽头’没有了。”

  3年来,在马俊飞的悉心呵护下,郭仕祥老人逐步摆脱了自闭、暴躁、易怒、疑心等病态心理,逐渐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相处这几年里,很多时候我会觉得69岁高龄的他就像我的父亲。每当我照顾他时,我就觉得像是向我远方的父母尽了一点孝心。”

  “2009年,北京市实施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开始时由于没认识到社保的好处,我竟成了村里不参保的 ‘钉子户’。”小川村今年60岁的居民韩得忠一见面就向记者讲起了他参加社保的故事。

  韩得忠说: “那时的小马是小川村社保平台的负责人。见我思想转不过弯来,小马就把我闺女找去做工作,谈参保的好处。年轻人脑子活,我闺女明白了参保的理,回家来了个总动员,我也在全家人的劝说下参了保。多亏了小马的总动员。不然,我今年到了退休的年龄,还拿不到这每月300多元的养老金。告诉你,7月份我的养老金又涨了30块钱。”

  珍珠泉乡社保所所长于富海说: “小马做工作耐心、细致、善于动脑筋,所以在小川村的威信高。目前他所在的小川村适龄参保人员全都参加了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另外,在小马的努力下,小川村也是我们乡15个行政村中最早实现充分就业的村,村子里130位居民响应县里的号召,走上了看山护林的就业岗位。”

  小川村有位外号叫 “老芳头”的养蜂大王蔡长芳。这位当地农民眼中的养蜂土专家向记者提到马俊飞时,也是不断地称赞。

  蔡长芳说: “2008年,一辈子养蜂都顺顺当当的我突然遇到了难题。原来整天嗡嗡叫、到处飞的蜂群一下子全都蔫了,拿起一只只蜂细看,个个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打哆嗦,身上绒毛也都脱落了……十多箱成年蜂眼看着就要死。没法的我立马找到了小马,因为他是大学毕业生。小马安慰我说别着急,拉着我就走进了 ‘益民书屋’。”

  马俊飞告诉记者: “为了改变山村的面貌,我办了一个 ‘益民书屋’。因为村里没有电脑网络,对 ‘老芳头’的问题我只能从书里查答案。我们整个上午翻遍了书屋里的几橱柜书,终于寻找到了蜜蜂的病因和对策。此时‘老芳头’的脸色也好看了。”回到养蜂地,蔡长芳按照书上的介绍给蜂治病,终于使一只只蜜蜂又都飞了起来。几天后,蔡长芳兴高采烈地跑进村委会对小马说: “书还真管用,我的蜜蜂都好了!走,跟大爷回家喝酒去!”马俊飞说那天晚上,他真的醉了。

  从那以后,蔡长芳成了村里“益民书屋”的常客。因为他的宣传,使自古封闭的山村多了许多读书人。村民们喜欢到 “益民书屋”读书,小马这位书屋管理员也更忙活了。但是,马俊飞说,他忙得高兴,因为更多的村民在读书时告别了迷信、赌局。他们捧起报刊、书本时,语言也文明了, “神婆”也消失了,社会保障、农村合作医疗成为百姓的时髦话。这才能真正提升小川村村民的幸福指数。

  8月26日,太阳西下的时候,当告别满目翠绿的小川村时,记者在想,2010年扎根山村的大学生村官马俊飞被延庆县政府推选为 “感动延庆十大人物”,确实是名副其实。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市大学生村官 延庆县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村民按手印写请愿书挽留三年期满大学生村官
下一篇:北京市怀柔区大学生村官李学文建起游客书屋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马俊飞:用爱提升村民的幸福指数

时间:2011-09-15 07:52:37

\

     8月26日,记者从北京延庆县城向东行驶60公里,来到了山路18弯的最尽头村庄——珍珠泉乡小川村。珍珠泉乡是延庆县较贫困的乡镇,而小川村又是该县375个村中最偏僻的山村。然而就在这个山村里,大学生村官马俊飞一干就是3年,并成为了该村社保平台的顶梁柱。

  在小川村的一个山坡上,记者见到了今年69岁的郭仕祥老人。当马俊飞上前为老人点烟的一刹那,记者觉得他们俨然像一对默契的父子。可谁能想到,郭仕祥曾是村里人见了就躲着走的“怪老头”,曾经是衣衫褴褛、病魔缠身。

  老人看马俊飞的目光里透着感激。他对记者说,2008年也是在这个季节里,马俊飞从村会计手里接过了他的户口本、身份证,并郑重地对村长承诺说:“老人的生活今后就交给我啦。我会让老人从此有亲人般的呵护。”

  从此,郭仕祥老人有了可依赖的人。当时老人的头发有半尺长、胡子有半拃长,马俊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人理发、剃胡子。马俊飞说: “第一次给老人理发时,我着实吓了一跳。由于长期无人照顾,老人的头发和胡子都粘在了一块。我从没给别人理过发,生怕理不好,只好把推子顺着老人的头皮一点一点地推。随着一缕一缕头发落地,只见大块大块的头皮屑也落了下来。因为老人长期不洗澡,身上一股股难闻的气味袭来,我推两推子就不得不扭过头去吸两口新鲜空气……就这样,我完成了有生以来第一个理发作品——和尚头。”郭仕祥老人在一旁笑着对记者说: “那天,我的 ‘草帽头’没有了。”

  3年来,在马俊飞的悉心呵护下,郭仕祥老人逐步摆脱了自闭、暴躁、易怒、疑心等病态心理,逐渐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相处这几年里,很多时候我会觉得69岁高龄的他就像我的父亲。每当我照顾他时,我就觉得像是向我远方的父母尽了一点孝心。”

  “2009年,北京市实施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开始时由于没认识到社保的好处,我竟成了村里不参保的 ‘钉子户’。”小川村今年60岁的居民韩得忠一见面就向记者讲起了他参加社保的故事。

  韩得忠说: “那时的小马是小川村社保平台的负责人。见我思想转不过弯来,小马就把我闺女找去做工作,谈参保的好处。年轻人脑子活,我闺女明白了参保的理,回家来了个总动员,我也在全家人的劝说下参了保。多亏了小马的总动员。不然,我今年到了退休的年龄,还拿不到这每月300多元的养老金。告诉你,7月份我的养老金又涨了30块钱。”

  珍珠泉乡社保所所长于富海说: “小马做工作耐心、细致、善于动脑筋,所以在小川村的威信高。目前他所在的小川村适龄参保人员全都参加了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另外,在小马的努力下,小川村也是我们乡15个行政村中最早实现充分就业的村,村子里130位居民响应县里的号召,走上了看山护林的就业岗位。”

  小川村有位外号叫 “老芳头”的养蜂大王蔡长芳。这位当地农民眼中的养蜂土专家向记者提到马俊飞时,也是不断地称赞。

  蔡长芳说: “2008年,一辈子养蜂都顺顺当当的我突然遇到了难题。原来整天嗡嗡叫、到处飞的蜂群一下子全都蔫了,拿起一只只蜂细看,个个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打哆嗦,身上绒毛也都脱落了……十多箱成年蜂眼看着就要死。没法的我立马找到了小马,因为他是大学毕业生。小马安慰我说别着急,拉着我就走进了 ‘益民书屋’。”

  马俊飞告诉记者: “为了改变山村的面貌,我办了一个 ‘益民书屋’。因为村里没有电脑网络,对 ‘老芳头’的问题我只能从书里查答案。我们整个上午翻遍了书屋里的几橱柜书,终于寻找到了蜜蜂的病因和对策。此时‘老芳头’的脸色也好看了。”回到养蜂地,蔡长芳按照书上的介绍给蜂治病,终于使一只只蜜蜂又都飞了起来。几天后,蔡长芳兴高采烈地跑进村委会对小马说: “书还真管用,我的蜜蜂都好了!走,跟大爷回家喝酒去!”马俊飞说那天晚上,他真的醉了。

  从那以后,蔡长芳成了村里“益民书屋”的常客。因为他的宣传,使自古封闭的山村多了许多读书人。村民们喜欢到 “益民书屋”读书,小马这位书屋管理员也更忙活了。但是,马俊飞说,他忙得高兴,因为更多的村民在读书时告别了迷信、赌局。他们捧起报刊、书本时,语言也文明了, “神婆”也消失了,社会保障、农村合作医疗成为百姓的时髦话。这才能真正提升小川村村民的幸福指数。

  8月26日,太阳西下的时候,当告别满目翠绿的小川村时,记者在想,2010年扎根山村的大学生村官马俊飞被延庆县政府推选为 “感动延庆十大人物”,确实是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