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海归大学生村官朱振:到农村锻炼自己
2011-11-23 08:19:0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袁京 贾同军   点击:

 

    ▲ 蒲洼村是个山村,村舍依山而建。村长隗永忠带着朱震登上山间石阶,去探访居住在山里的村民。

    ▲ 蒲洼村有座百年历史的老戏楼,刚刚加固粉刷完,朱震向老村民晋永润了解戏楼的历史,准备利用起老戏楼为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做点事。

村里开村民代表会,村长助理朱震当起书记员,记录村民的发言。

    “以前最远去过十渡,这儿比十渡还要远上几十公里。”今年7月,朱震,这个城里长大的男孩,第一次知道在北京房山区有一个叫蒲洼的村子。

    而一年前,朱震的身份是俄罗斯国立大学新闻学硕士毕业生。他是本市今年首次选出的4名海归大学生村官之一。

    7年前,正当同窗埋头苦读备战高考时,朱震却无比悠闲,因为父母已为他安排好莫斯科留学之路。去年,26岁的他毕业后本想留在莫斯科发展,但长辈希望他承欢膝下,于是他放弃创业回到北京。

    在旅游公司实习、到新闻媒体应聘,这一年时间他换过不少工作,都是干不了多久便以辞职告终。问及原因,这个80后大男孩透着谦逊,“我承认是我在为人处世上太幼稚、太招摇了。父亲也一直认为我不够成熟,心态浮躁,在为人处世上也需要磨砺。”

    今年6月,看到新闻里说2011年北京大学生村官首次招聘海归,经历过上山下乡的父亲认为这是锻炼儿子的好机会,便给他报了名。由于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朱震顺利通过面试,当上了蒲洼村村长助理。

    ▲ 朱震和蒲洼乡其他村的“村官”十几个人一起挤住在乡政府一间集体宿舍里,他依然保持着在海外留学时养成的睡觉穿睡衣的习惯。

    蒲洼村缺水,家家都修建了储水窖。村民隗合旺无儿无女,无钱建水窖,是村里惟一的五保户。朱震时常帮他到村口公用水井打水、挑水。

    朱震眼下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老村民手写的蒲洼村村志一字一句输进电脑,尽快交付印刷出版。村志里的当地土语、俚语他要“翻译”成人人都懂的书面语言,这让他十分挠头。

    三个多月来,朱震每周回家、进村都要长途跋涉一回。他家在东四环外,周一早上五点半出发开始赶公交车。先不说从城里到良乡的路程,单是从良乡到蒲洼村,就有80多公里蜿蜒的山路,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得开上两个小时。

    蒲洼乡政府的4层大楼是这里最高的房子,四周大多是依山而建的农家院。平时,朱震在乡政府信息科工作,下午再到几百米外的村里看看。小伙子挺机灵,口才也不错,一进村,就受到村长的欢迎。填个报表、排版打字、传个文件都交给朱震代劳。现在,村里正在整理首部村志,他和另外一名大学生村官共同负责把几十万字的村志输入电脑,遇到有问题的地方,还得找到村里健在的老人去核实。

    蒲洼虽然远,但高山环绕、小河流经,算得上是个美丽宁静的小村。“这儿的空气特别新鲜,城里可比不了。”朱震深深地吸口气,虽说进村时间不长,但对这里很有感情,“这里还有很多老故事呢”。他指向村子上方一座陡峭的山峰,“那里当年可是八路军的兵工厂,蒲洼是八路军的根据地,萧克将军在此坐镇战斗……”

    镇上为了保证大学生村官们的安全,特意将十几个村的村官集中在一起住宿。到了晚上,这些年龄相仿的男孩住在一间大宿舍里,玩玩游戏、看看书,熄灯以后躺在上下铺上开始夜聊。聊村里的趣事、聊女友、聊将来的打算,朱震特别享受这个过程,“有点儿像大学住校的感觉,很新鲜,补上了我没在国内上大学的遗憾。”

    不过,对于朱震的选择,朋友们难以理解。“也难怪,以前我在莫斯科课余时间做中国旅游团地接导游,一天收入就能抵现在一个月的。”说到这儿,他笑了,“我就想在这儿待一段时间,为这儿做点什么,磨练性格……”

    刚刚驻村三个多月的朱震还想不到三年期满后的打算,“不过可以确定,应该会从事跟蒲洼有关的工作。”(记者 袁京 图/记者 贾同军)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市大学生村官 海归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北京市怀柔区大学生村官李学文建起游客书屋
下一篇:北京市延庆县大学生村官义务当残疾儿童家教

动态详情

北京市海归大学生村官朱振:到农村锻炼自己

时间:2011-11-23 08:19:00

 

    ▲ 蒲洼村是个山村,村舍依山而建。村长隗永忠带着朱震登上山间石阶,去探访居住在山里的村民。

    ▲ 蒲洼村有座百年历史的老戏楼,刚刚加固粉刷完,朱震向老村民晋永润了解戏楼的历史,准备利用起老戏楼为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做点事。

村里开村民代表会,村长助理朱震当起书记员,记录村民的发言。

    “以前最远去过十渡,这儿比十渡还要远上几十公里。”今年7月,朱震,这个城里长大的男孩,第一次知道在北京房山区有一个叫蒲洼的村子。

    而一年前,朱震的身份是俄罗斯国立大学新闻学硕士毕业生。他是本市今年首次选出的4名海归大学生村官之一。

    7年前,正当同窗埋头苦读备战高考时,朱震却无比悠闲,因为父母已为他安排好莫斯科留学之路。去年,26岁的他毕业后本想留在莫斯科发展,但长辈希望他承欢膝下,于是他放弃创业回到北京。

    在旅游公司实习、到新闻媒体应聘,这一年时间他换过不少工作,都是干不了多久便以辞职告终。问及原因,这个80后大男孩透着谦逊,“我承认是我在为人处世上太幼稚、太招摇了。父亲也一直认为我不够成熟,心态浮躁,在为人处世上也需要磨砺。”

    今年6月,看到新闻里说2011年北京大学生村官首次招聘海归,经历过上山下乡的父亲认为这是锻炼儿子的好机会,便给他报了名。由于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朱震顺利通过面试,当上了蒲洼村村长助理。

    ▲ 朱震和蒲洼乡其他村的“村官”十几个人一起挤住在乡政府一间集体宿舍里,他依然保持着在海外留学时养成的睡觉穿睡衣的习惯。

    蒲洼村缺水,家家都修建了储水窖。村民隗合旺无儿无女,无钱建水窖,是村里惟一的五保户。朱震时常帮他到村口公用水井打水、挑水。

    朱震眼下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老村民手写的蒲洼村村志一字一句输进电脑,尽快交付印刷出版。村志里的当地土语、俚语他要“翻译”成人人都懂的书面语言,这让他十分挠头。

    三个多月来,朱震每周回家、进村都要长途跋涉一回。他家在东四环外,周一早上五点半出发开始赶公交车。先不说从城里到良乡的路程,单是从良乡到蒲洼村,就有80多公里蜿蜒的山路,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得开上两个小时。

    蒲洼乡政府的4层大楼是这里最高的房子,四周大多是依山而建的农家院。平时,朱震在乡政府信息科工作,下午再到几百米外的村里看看。小伙子挺机灵,口才也不错,一进村,就受到村长的欢迎。填个报表、排版打字、传个文件都交给朱震代劳。现在,村里正在整理首部村志,他和另外一名大学生村官共同负责把几十万字的村志输入电脑,遇到有问题的地方,还得找到村里健在的老人去核实。

    蒲洼虽然远,但高山环绕、小河流经,算得上是个美丽宁静的小村。“这儿的空气特别新鲜,城里可比不了。”朱震深深地吸口气,虽说进村时间不长,但对这里很有感情,“这里还有很多老故事呢”。他指向村子上方一座陡峭的山峰,“那里当年可是八路军的兵工厂,蒲洼是八路军的根据地,萧克将军在此坐镇战斗……”

    镇上为了保证大学生村官们的安全,特意将十几个村的村官集中在一起住宿。到了晚上,这些年龄相仿的男孩住在一间大宿舍里,玩玩游戏、看看书,熄灯以后躺在上下铺上开始夜聊。聊村里的趣事、聊女友、聊将来的打算,朱震特别享受这个过程,“有点儿像大学住校的感觉,很新鲜,补上了我没在国内上大学的遗憾。”

    不过,对于朱震的选择,朋友们难以理解。“也难怪,以前我在莫斯科课余时间做中国旅游团地接导游,一天收入就能抵现在一个月的。”说到这儿,他笑了,“我就想在这儿待一段时间,为这儿做点什么,磨练性格……”

    刚刚驻村三个多月的朱震还想不到三年期满后的打算,“不过可以确定,应该会从事跟蒲洼有关的工作。”(记者 袁京 图/记者 贾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