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陈墨、胡建党:在这里我是“宝”
2012-09-09 12:59:09   来源:新华网   作者:姜春媛 韩元俊   点击:

    在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王场村村头的大棚边,立着一块显眼的标语墙,标语墙上绘有以蘑菇和五角星为图案的北京爱农星专业合作社标志,及“干给村民看,带着村民干,帮助村民富”的口号。

    “蘑菇图案代表初创业时是种蘑菇,五角星代表着依靠党成长。”合作社理事长、大学生村官陈墨告诉新华网记者,“干给村民看,带着村民干,帮助村民富”的口号是他和搭档胡建党这几年大学生村官经历的心得,更是他们对村民和社会的承诺。

    2012年8月22日,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王场村大学生村官陈墨向记者解释他和村官胡建党创办的北京爱农星专业合作社标志的含义。新华网记者 姜春媛 摄

    王场村,我来了

   王场村地处庞各庄镇最东南角,是一个有60户200口人的小村庄。这里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如今许多村民家里已盖起二层小楼。

    三年前第一次来到庞各庄镇王场村,尽管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路程让胡建党骑得两腿发抖,但他仍觉得浑身是劲儿,“感觉自己像是在朝圣,一定能在这里完成精彩地向上一跳。”

    一进村,胡建党傻了眼:村里的房屋低矮、破旧,全村上下没一条像样的道路,各家的垃圾散乱扔在路边,成群的苍蝇在上面嗡嗡乱叫。

    “这里怎么比老家农村还要差?”胡建党心里凉了半截,在他的想象中,在首都的农村应该富得流油才对。

    回镇的路变得格外漫长,有一种说不出的闷热,就连知了的鸣叫也让人心烦。

    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的胡建党还未毕业就被加拿大一家保镖公司选中,对方开出了每个月工资8000美元的价码,而胡建党的理想和兴趣不在那,可如今,他失落了。

    一个人在宿舍躺了很久,胡建党还是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爸,您知道这个村子有多穷吗?比咱们那最穷的村都穷。”

    “不会吧?”

    “……”

    是留下,还是重新找工作?他的内心在纠结,更怕父亲责怪他当初的决定。

    “留下吧,既然来了就好好干下去吧,年轻人别那么毛躁。”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父亲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从小到大,父亲留给胡建党最深的印象就是埋头做事,只要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来。也是受父亲的影响,从11岁开始,胡建党就开始了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习武生涯,期间许多同练的孩子中途放弃,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并最终被保送进大学。

    现实和理想存在落差的事情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大学生村官身上,为此,大兴区和庞各庄镇领导也分别多次组织村官座谈交流会,老支书也对胡建党说:“我老了,村里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大学生在我们这是个宝啊。”

    胡建党心底一颤:的确,在城市,我只是找工作千万大军中的一员,而在这里,我却是“宝”。经反复思量,胡建党决定留下来试试。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陈墨 大学生村官胡建党

上一篇:艾山江·买买提:从大学生村官 到北京十渡人
下一篇:“海归”大学生村官年炳辰放低身段积蓄力量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陈墨、胡建党:在这里我是“宝”

时间:2012-09-09 12:59:09

    在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王场村村头的大棚边,立着一块显眼的标语墙,标语墙上绘有以蘑菇和五角星为图案的北京爱农星专业合作社标志,及“干给村民看,带着村民干,帮助村民富”的口号。

    “蘑菇图案代表初创业时是种蘑菇,五角星代表着依靠党成长。”合作社理事长、大学生村官陈墨告诉新华网记者,“干给村民看,带着村民干,帮助村民富”的口号是他和搭档胡建党这几年大学生村官经历的心得,更是他们对村民和社会的承诺。

    2012年8月22日,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王场村大学生村官陈墨向记者解释他和村官胡建党创办的北京爱农星专业合作社标志的含义。新华网记者 姜春媛 摄

    王场村,我来了

   王场村地处庞各庄镇最东南角,是一个有60户200口人的小村庄。这里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如今许多村民家里已盖起二层小楼。

    三年前第一次来到庞各庄镇王场村,尽管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路程让胡建党骑得两腿发抖,但他仍觉得浑身是劲儿,“感觉自己像是在朝圣,一定能在这里完成精彩地向上一跳。”

    一进村,胡建党傻了眼:村里的房屋低矮、破旧,全村上下没一条像样的道路,各家的垃圾散乱扔在路边,成群的苍蝇在上面嗡嗡乱叫。

    “这里怎么比老家农村还要差?”胡建党心里凉了半截,在他的想象中,在首都的农村应该富得流油才对。

    回镇的路变得格外漫长,有一种说不出的闷热,就连知了的鸣叫也让人心烦。

    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的胡建党还未毕业就被加拿大一家保镖公司选中,对方开出了每个月工资8000美元的价码,而胡建党的理想和兴趣不在那,可如今,他失落了。

    一个人在宿舍躺了很久,胡建党还是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爸,您知道这个村子有多穷吗?比咱们那最穷的村都穷。”

    “不会吧?”

    “……”

    是留下,还是重新找工作?他的内心在纠结,更怕父亲责怪他当初的决定。

    “留下吧,既然来了就好好干下去吧,年轻人别那么毛躁。”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父亲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从小到大,父亲留给胡建党最深的印象就是埋头做事,只要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来。也是受父亲的影响,从11岁开始,胡建党就开始了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习武生涯,期间许多同练的孩子中途放弃,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并最终被保送进大学。

    现实和理想存在落差的事情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大学生村官身上,为此,大兴区和庞各庄镇领导也分别多次组织村官座谈交流会,老支书也对胡建党说:“我老了,村里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大学生在我们这是个宝啊。”

    胡建党心底一颤:的确,在城市,我只是找工作千万大军中的一员,而在这里,我却是“宝”。经反复思量,胡建党决定留下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