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生村官做公益“教残疾人搏击表演”
2016-12-14 10:12:13   来源:新京报   作者:赵蕾   点击:

 姓名:任高旗

  年龄:28岁

  社区:良乡镇南刘庄村

  事迹:为房山区良乡镇南刘庄村的智力残疾人志愿服务4年,用举办体育活动的方式打开了这群人的封闭状态,改变了他们的精神面貌,让“温馨家园”焕发生机。

  榜样说:我把公益当事业。既然和它有缘分,就把青春都付出在这个事业上,想为更多残障朋友提供更温馨的服务。

  因为任高旗的出现,房山区良乡镇南刘庄村温馨家园这个残疾人康复中心,越发热闹起来。

  在2011年入村前,大学生村官任高旗没想过,人生的新篇章会和智力残疾人士紧紧联系在一起。几年时光里,他陪伴在南刘庄村45名智力残疾人身边,带领他们参加体育活动,学搏击,举办健步行活动,还租下附近梨园,让残疾人参与劳作,自给自足。

  “总觉得有他在就不怕,不知不觉依赖上了。”温馨家园一位大姐说。

  以前,温馨家园大门紧锁,里面的人冷漠地“审视”着门外的世界。如今,大门敞开,一走近便有人朝你笑,摆手。只要任高旗在,总会有人凑上前来,和他聊几句。

  温馨家园右侧的小屋内,便是任高旗的住所:一张床,一副桌椅,几本书和办公用的电脑。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良乡镇16个村的智力残疾人,他直接从村委会搬了过来,“吃住都在这里,就是自个儿家了。”

  村官

  融入智力残疾群体中

  2011年7月,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专项出身的任高旗,被分配到良乡镇南刘庄村,开始大学生村官生活。

  进村后,任高旗发现,大学生村官不是高大上的名词,而是接地气的农务劳作。

  “村里的事都要操心,帮忙修水修电,收麦耕地,打印文件,写报告,入户登记,等等。”回忆最初的工作状态,任高旗坦言,每天都能接到村民各种求助电话,常常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尽管如此,自己还是感觉到,村民把他当外人。

  到了深夜,住在村委会的他常躺在床上想,如何融入这个环境?专业优势有没有发挥的余地?

  距村委会不到50米的温馨家园残疾人康复中心每天都提供免费午饭,任高旗有时也来这里“蹭饭”。

  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大门紧闭,在里面活动的残疾人总是用不友善的眼光瞪着外来人员。“他们不说话,感觉活在自己的封闭世界里。”

  出于好奇,更是为了尽快融入到村民中,任高旗决定从这里突破。

  志愿帮助残疾人的申请得到批准后,他制定了一套基于自己所学专业的康复方案,并于2012年夏季开始,全身心投入进来。

  在温馨家园的前广场上,每隔一米左右摆上几个板凳,任高旗带头做绕着板凳运球的动作。他坚信,即使最简单的体育运动,也可以给人带来快乐。

  但长期封闭的康复中心,并不欢迎这个忽然出现的陌生面孔,没人愿意跟随他的指导,有人嘴里嘟囔着听不清的话,瞪着眼表达不满,还有人干脆在地上打滚。

  “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有点吓傻了。”任高旗耐心地向在场人员解释运动对身心的帮助,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不气馁,每天8点准时出现在院内,陪二十多位残疾人一起玩乐。“开始我说话都没人搭理,但我看到他们做什么,都跟着一起做,打滚也一起。”

  温馨家园的智力残疾人王帅等人没想到,一个多月后,这个外来者还在坚持,“每天都在,一起吃饭,陪我们玩游戏。慢慢理解他大概是真心想帮助大家,偶尔有人会和他开玩笑,后来就当做是自己人了。”

  教练

  “搏击表演”成为专长

  在任高旗的指导教学下,这里的残疾人能熟练地运球、投篮,完成一场篮球赛,虽然有难度的动作做起来仍比较吃力,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体越发灵活了。

  村民路过康复中心,常听到大院里传来阵阵笑声。“也不记得啥时候,这里的门开了,有时往里张望下,他们还会朝你笑笑,没想到会这么开朗。”一位骑车路过的村民说。

  作为学校曾经的跆拳道比赛冠军,任高旗觉得,许多体育项目可以教给大家,能提高身体素质,对残疾人的康复也有益。比如,搏击能在短时间内帮助人发泄情绪,减轻压力。

  “听我口令,出拳,左、右、左。”2014年3月初开始,任高旗每天抽出两三个小时,专门教温馨家园里的残疾人士做搏击训练。

  5月15日,任高旗为他们报名参加了良乡镇助残日表演。参与训练的王帅等人听说要在村里表演,来了精神,跟着任高旗的动作,有节奏地弓着身子,迅速出拳,再迅速缩回。

  为了提高训练的专业性,任高旗自费购买了拳击手套、垫子等配套用具。“当时大家一哄而上,眼里闪着光,来回摆弄、试用”。他不曾想到,自己擅长和喜欢的体育项目,也让这些残疾人收获着快乐。

  助残日当天,任高旗带着12位残障人为全村人展示了搏击运动中的左右击拳、组合拳、拳击破板等项目。“上台前很兴奋,我们相互鼓励,难以抑制那种激动。”参与表演的王帅说。

  任高旗打心眼里高兴,虽然他知道,大家表演的动作不规范,腿踢不直,也不懂如何完全伸直手臂。但观众的掌声和赞许让他们舍不得下台,“人也有了自信,这是最重要的。”

  这次活动后,搏击表演就成了村里智力残疾人的保留节目。慕名来参加活动的人不断增多,如今训练队伍已有60人。

  村民也改变了对特殊人群的看法:他们也有积极乐观的精神面貌,是可以近距离相处的。

  志愿者

  建团队帮残疾人自立

  在任高旗眼中,竞技比赛的拼搏和不服输的精神,同样适用于生活。

  除了体育专项,他开始学习扩展更多的服务项目。“从前没想过做公益,但现在做了,就要越做越好,总觉得不能输给其他做公益的人。”任高旗说,自己就是有一股冲劲儿。

  2013年初,每天下午四五点,任高旗骑着自行车前往良乡大学城,向学生们介绍自己的组织和服务项目,邀请他们参与残疾人帮扶活动。

  那一阵,北京工商大学、理工大学等校的篮球场、食堂,总能看到他一刻不停向同学们介绍自己计划的身影。

  两个多月后,他拉到第一个合作方——北工商红十字会社团,确定了七八名参与的同学。

  同学们和温馨家园的残疾人一起进行手工制作,如剪纸、拉花,然后装扮在窗户上。之后又举行了多场趣味运动会,参与的学生也扩展到二三十人。

  随着参与人数的不断增加,2013年5月,任高旗组建了自己的志愿者队伍——“大爱行者爱心服务队”,为温馨家园的智力残疾人提供更多方面的服务。

  “健步行”、“爱心果园”、“趣味运动会”等活动接连举办。志愿者陪同残疾人在刺猬河跑步、烧烤;残疾人在梨园里除草耕地,享受自己种植的果实;任高旗还找来帮医院折纸的活儿,让残疾人有生活保障……

  三年的村官期限早已结束,他本可以离开。家人等着他搬到市区,多挣钱找个女朋友。任高旗也挣扎了很久。

  “不可能不动摇,以前的同学,大部分都做了教练、体育老师,升职的也不少。”但他还是放不下这里的残疾人和志愿者队伍。

  他最终选择了留任。

  按照他的预算,建立一个成熟的、辐射良乡镇16个村的志愿团队和体系,还需要至少三五年的时间,“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大家问】

  问:多年助残活动,哪个瞬间给你的感触最深?

  答:触动最大的就是他们渴望的眼神。他们有困难,有需求会去找你,他们的眼神告诉你,自己渴望并期待你能帮忙。每次他们看着我的时候,我就会被触动。

  问:有休闲娱乐的时间吗?

  答:刚开始,我每晚在大院里锻炼,让自己很累,以便很快入睡;有时看电影看到眼睛都睁不开才睡,就是为了压制内心的空虚。后来,我找到了方向,全身心投入到助残工作中,一下子充实了。做自己喜欢的事对我来讲就是休闲。公益路上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现在我几乎所有的精力都在补充知识上面。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刘高扬: 大学生村官工作让我不再好高骛远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北京大学生村官做公益“教残疾人搏击表演”

时间:2016-12-14 10:12:13

 姓名:任高旗

  年龄:28岁

  社区:良乡镇南刘庄村

  事迹:为房山区良乡镇南刘庄村的智力残疾人志愿服务4年,用举办体育活动的方式打开了这群人的封闭状态,改变了他们的精神面貌,让“温馨家园”焕发生机。

  榜样说:我把公益当事业。既然和它有缘分,就把青春都付出在这个事业上,想为更多残障朋友提供更温馨的服务。

  因为任高旗的出现,房山区良乡镇南刘庄村温馨家园这个残疾人康复中心,越发热闹起来。

  在2011年入村前,大学生村官任高旗没想过,人生的新篇章会和智力残疾人士紧紧联系在一起。几年时光里,他陪伴在南刘庄村45名智力残疾人身边,带领他们参加体育活动,学搏击,举办健步行活动,还租下附近梨园,让残疾人参与劳作,自给自足。

  “总觉得有他在就不怕,不知不觉依赖上了。”温馨家园一位大姐说。

  以前,温馨家园大门紧锁,里面的人冷漠地“审视”着门外的世界。如今,大门敞开,一走近便有人朝你笑,摆手。只要任高旗在,总会有人凑上前来,和他聊几句。

  温馨家园右侧的小屋内,便是任高旗的住所:一张床,一副桌椅,几本书和办公用的电脑。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良乡镇16个村的智力残疾人,他直接从村委会搬了过来,“吃住都在这里,就是自个儿家了。”

  村官

  融入智力残疾群体中

  2011年7月,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专项出身的任高旗,被分配到良乡镇南刘庄村,开始大学生村官生活。

  进村后,任高旗发现,大学生村官不是高大上的名词,而是接地气的农务劳作。

  “村里的事都要操心,帮忙修水修电,收麦耕地,打印文件,写报告,入户登记,等等。”回忆最初的工作状态,任高旗坦言,每天都能接到村民各种求助电话,常常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尽管如此,自己还是感觉到,村民把他当外人。

  到了深夜,住在村委会的他常躺在床上想,如何融入这个环境?专业优势有没有发挥的余地?

  距村委会不到50米的温馨家园残疾人康复中心每天都提供免费午饭,任高旗有时也来这里“蹭饭”。

  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大门紧闭,在里面活动的残疾人总是用不友善的眼光瞪着外来人员。“他们不说话,感觉活在自己的封闭世界里。”

  出于好奇,更是为了尽快融入到村民中,任高旗决定从这里突破。

  志愿帮助残疾人的申请得到批准后,他制定了一套基于自己所学专业的康复方案,并于2012年夏季开始,全身心投入进来。

  在温馨家园的前广场上,每隔一米左右摆上几个板凳,任高旗带头做绕着板凳运球的动作。他坚信,即使最简单的体育运动,也可以给人带来快乐。

  但长期封闭的康复中心,并不欢迎这个忽然出现的陌生面孔,没人愿意跟随他的指导,有人嘴里嘟囔着听不清的话,瞪着眼表达不满,还有人干脆在地上打滚。

  “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有点吓傻了。”任高旗耐心地向在场人员解释运动对身心的帮助,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不气馁,每天8点准时出现在院内,陪二十多位残疾人一起玩乐。“开始我说话都没人搭理,但我看到他们做什么,都跟着一起做,打滚也一起。”

  温馨家园的智力残疾人王帅等人没想到,一个多月后,这个外来者还在坚持,“每天都在,一起吃饭,陪我们玩游戏。慢慢理解他大概是真心想帮助大家,偶尔有人会和他开玩笑,后来就当做是自己人了。”

  教练

  “搏击表演”成为专长

  在任高旗的指导教学下,这里的残疾人能熟练地运球、投篮,完成一场篮球赛,虽然有难度的动作做起来仍比较吃力,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体越发灵活了。

  村民路过康复中心,常听到大院里传来阵阵笑声。“也不记得啥时候,这里的门开了,有时往里张望下,他们还会朝你笑笑,没想到会这么开朗。”一位骑车路过的村民说。

  作为学校曾经的跆拳道比赛冠军,任高旗觉得,许多体育项目可以教给大家,能提高身体素质,对残疾人的康复也有益。比如,搏击能在短时间内帮助人发泄情绪,减轻压力。

  “听我口令,出拳,左、右、左。”2014年3月初开始,任高旗每天抽出两三个小时,专门教温馨家园里的残疾人士做搏击训练。

  5月15日,任高旗为他们报名参加了良乡镇助残日表演。参与训练的王帅等人听说要在村里表演,来了精神,跟着任高旗的动作,有节奏地弓着身子,迅速出拳,再迅速缩回。

  为了提高训练的专业性,任高旗自费购买了拳击手套、垫子等配套用具。“当时大家一哄而上,眼里闪着光,来回摆弄、试用”。他不曾想到,自己擅长和喜欢的体育项目,也让这些残疾人收获着快乐。

  助残日当天,任高旗带着12位残障人为全村人展示了搏击运动中的左右击拳、组合拳、拳击破板等项目。“上台前很兴奋,我们相互鼓励,难以抑制那种激动。”参与表演的王帅说。

  任高旗打心眼里高兴,虽然他知道,大家表演的动作不规范,腿踢不直,也不懂如何完全伸直手臂。但观众的掌声和赞许让他们舍不得下台,“人也有了自信,这是最重要的。”

  这次活动后,搏击表演就成了村里智力残疾人的保留节目。慕名来参加活动的人不断增多,如今训练队伍已有60人。

  村民也改变了对特殊人群的看法:他们也有积极乐观的精神面貌,是可以近距离相处的。

  志愿者

  建团队帮残疾人自立

  在任高旗眼中,竞技比赛的拼搏和不服输的精神,同样适用于生活。

  除了体育专项,他开始学习扩展更多的服务项目。“从前没想过做公益,但现在做了,就要越做越好,总觉得不能输给其他做公益的人。”任高旗说,自己就是有一股冲劲儿。

  2013年初,每天下午四五点,任高旗骑着自行车前往良乡大学城,向学生们介绍自己的组织和服务项目,邀请他们参与残疾人帮扶活动。

  那一阵,北京工商大学、理工大学等校的篮球场、食堂,总能看到他一刻不停向同学们介绍自己计划的身影。

  两个多月后,他拉到第一个合作方——北工商红十字会社团,确定了七八名参与的同学。

  同学们和温馨家园的残疾人一起进行手工制作,如剪纸、拉花,然后装扮在窗户上。之后又举行了多场趣味运动会,参与的学生也扩展到二三十人。

  随着参与人数的不断增加,2013年5月,任高旗组建了自己的志愿者队伍——“大爱行者爱心服务队”,为温馨家园的智力残疾人提供更多方面的服务。

  “健步行”、“爱心果园”、“趣味运动会”等活动接连举办。志愿者陪同残疾人在刺猬河跑步、烧烤;残疾人在梨园里除草耕地,享受自己种植的果实;任高旗还找来帮医院折纸的活儿,让残疾人有生活保障……

  三年的村官期限早已结束,他本可以离开。家人等着他搬到市区,多挣钱找个女朋友。任高旗也挣扎了很久。

  “不可能不动摇,以前的同学,大部分都做了教练、体育老师,升职的也不少。”但他还是放不下这里的残疾人和志愿者队伍。

  他最终选择了留任。

  按照他的预算,建立一个成熟的、辐射良乡镇16个村的志愿团队和体系,还需要至少三五年的时间,“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大家问】

  问:多年助残活动,哪个瞬间给你的感触最深?

  答:触动最大的就是他们渴望的眼神。他们有困难,有需求会去找你,他们的眼神告诉你,自己渴望并期待你能帮忙。每次他们看着我的时候,我就会被触动。

  问:有休闲娱乐的时间吗?

  答:刚开始,我每晚在大院里锻炼,让自己很累,以便很快入睡;有时看电影看到眼睛都睁不开才睡,就是为了压制内心的空虚。后来,我找到了方向,全身心投入到助残工作中,一下子充实了。做自己喜欢的事对我来讲就是休闲。公益路上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现在我几乎所有的精力都在补充知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