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 期满后怎么办?
2008-03-20 13:37:29   来源:   作者:闻静超 裴…   点击:

今年7月份,北京的第一批大学生村助理任期将满 

大学生村官 期满后怎么办

大学生村官任期3年。自2005年始,中国农业大学先后有234名大学毕业生在平谷、密云、朝阳等地担任村支书助理和村委会助理。今年7月,第一届大学生村官就要期满,他们会如何选择今后的出路?我们进行了调查访问。

黄腾宇和畅泽萍已安家

想继续在平谷发展

2005年,平谷人事局首次面向北京市高校招聘村官,中国农业大学黄腾宇和畅泽萍双双入选。目前,两个人在平谷已经建立了家庭。

当笔者到达平谷区时,马坊镇塔寺村村主任助理黄腾宇正在向村里的几位大姐了解保洁服务的情况。

塔寺村的集体耕地转为工业用地后,40岁左右的妇女因为文化少、年龄偏大而无法获得就业机会。黄腾宇希望能够让这些妇女有工作,他试过网络销售柴鸡蛋、大桃、鱼,利用废弃的桃树枝加工枕头,引进石灰厂,建立西红柿种子研制基地等,效果都不好。后来,他自筹3万元,成立了畅通达保洁服务责任有限公司,还买来了保洁器材,办起公司网站,为村里的农民村外干活挣钱找到了一条路。现在只要电话响起来,他就会挨个通知:又有活儿了,赶快过来吧!

这天,黄腾宇接到了一个订单,立刻通知村里三位大姐。这个活儿是为刚刚装修过的房屋进行保洁,每位大姐能挣50元。

一位大姐对笔者说:“村助理真好,我们都觉得挺亏欠他的。开办公司的钱是他出的,工具也是他花钱买,我们赚了钱他一分不要。以前我们没工作,现在干保洁的收入越来越多,春节那几天,每个人都赚了七八百元……”

黄腾宇在村里有很多角色:写作员、管理员、记录员、指导员、讲解员、调解员、维修员、监督员、普查员、采购员……他的努力得到了村民的认可,2007年6月13日,黄腾宇以高票被推选为塔寺村第七届村民委员会委员,先后被评为马坊镇“十佳”村官、马坊镇带领村民致富奖得主、平谷区大学生优秀村助理。

2008年7月份,黄腾宇任期将满,他早已决意继续留在基层,“我在大学时的专业就是农村区域发展,一直就有这样的信念:做一名优秀的农村发展工作者。”

黄腾宇的妻子畅泽萍和他是同班同学,同一年当的村官。上任后不到一年,由于工作出色,经过推荐和考试,畅泽萍已经进入平谷区统计局工作。他俩结婚了,就把家安在了平谷。

李丰蓉首个被选为村支委

王雅静进了密云生态办

农大的大学生村官中,不乏像黄腾宇和畅泽萍一样,明确希望在京郊工作的,平谷区马坊镇东店村村支书助理李丰蓉就又是一例。2007年3月18日,在东店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中,刚刚任期9个月的李丰蓉以41票(全村有48名党员投票)的高票当选东店村党支部委员,开创了平谷区村官当选支委的先河。作为平谷区第一个进入支委编制的村官,她说:“村官的任期只有3年,但是支委的任期是5年,只要需要我,我一定会继续留下来。”

有着相同愿望的是另外一位村官——2006年毕业、在密云县工作的王雅静。大学时代,王雅静曾经是中国农大农研会的会长,对农村有很深的了解和情感。正因为她对农村工作的热情,当村官不久就被调到密云县生态办公室。到条件更好的县里工作,一度成为王雅静沮丧的原因。“我想在村里工作,村里才是最需要我的地方……”王雅静在给母校老师的电话中这样说。老师说:“如果学校有农村的课题,你在县里,不是更好起到了村官的‘桥梁’作用了?”从此,王雅静又热情高涨的投入工作。

陈康要留村但须有编制

否则只能自谋就业出路

对于大多数村官来说,今后的选择还处于不确定状态。

笔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是:“现在还不是十分确定,看看政府会不会出台关于村官出路的意见和政策吧。”平谷区马坊镇果各庄村书记助理刘宝平说,村官们在周末聚会的时候,经常会谈到今后出路的问题,大家都有些许的迷茫。

在硕士生面试中,中国农大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农业信息化的三位考官,对朝阳区来广营乡红军营村的“村官”陈康很好奇。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从经管学院毕业的,怎么考农业信息化来了?”

“我给我们村做网站呢,觉得这方面的技术不够用,所以来学习一下专业知识,况且以后农村也信息化了,就更有用了……”陈康有点腼腆,憨憨一笑。

作为“北京市大学生村官事迹报告团”的成员,陈康的工作很出色:在农民运动会中既当陪练又当运水工,使得红军营村第一次拿了奖;将《“148公顷”拆迁补偿协议的说明》“翻译”成白话版《拆迁指南》,化解了村民的不解和怒气;筹办村级网站,让农村与外界的交流多了“第三只眼”;处理大量群众信访信件,办结率100%,使得村民们看到陈康时怒气先消三分。陈康说,他对农村很有感情,希望2009年7月期满时能留下来。

陈康担心的是,留下来需要乡里有编制。目前,乡里划拨编制有些困难。如果不能留下,他只能选择“就业市场自主择业”。

61.3%村官报考公务员

为了能在乡镇岗位工作

在大学生村官的队伍中,陈康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期满后出路的担忧,是村官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尤其是今年7月份,将有一批村官期满,他们如何为自己打算?

朝阳区的大学生村官委员会进行了调查。区内62名大学生村官中,准备报考公务员的有38人(占61.3%);打算继续学习深造的有13人(占21.0%);预备继续服务基层的有9人(占14.5%);暂未确定的2人(仅占3.2%)。乡镇政府工作人员是公务员,而一部分村官报考公务员,就是为了能留在乡镇一级岗位工作。

被选为2007年北京市优秀大学生村官的陈阳,是密云县溪翁庄镇走马庄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她认为村官是一种常态的职业选择,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要有对待和普通工作一样的平常心。

部分村官还表示,对于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大学生村官,应根据实际情况实行与之相符的工资、福利等优惠政策,“一个几千户大村的村官和只有几百户小村的村官,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村官工作强度肯定不同,采用同样的工资政策不符合按劳分配的原则,也缺乏激励性”。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北京海淀百名大学生村官 担任农村首席信息官
下一篇:延庆大学生村官农学院“学农”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 期满后怎么办?

时间:2008-03-20 13:37:29

今年7月份,北京的第一批大学生村助理任期将满 

大学生村官 期满后怎么办

大学生村官任期3年。自2005年始,中国农业大学先后有234名大学毕业生在平谷、密云、朝阳等地担任村支书助理和村委会助理。今年7月,第一届大学生村官就要期满,他们会如何选择今后的出路?我们进行了调查访问。

黄腾宇和畅泽萍已安家

想继续在平谷发展

2005年,平谷人事局首次面向北京市高校招聘村官,中国农业大学黄腾宇和畅泽萍双双入选。目前,两个人在平谷已经建立了家庭。

当笔者到达平谷区时,马坊镇塔寺村村主任助理黄腾宇正在向村里的几位大姐了解保洁服务的情况。

塔寺村的集体耕地转为工业用地后,40岁左右的妇女因为文化少、年龄偏大而无法获得就业机会。黄腾宇希望能够让这些妇女有工作,他试过网络销售柴鸡蛋、大桃、鱼,利用废弃的桃树枝加工枕头,引进石灰厂,建立西红柿种子研制基地等,效果都不好。后来,他自筹3万元,成立了畅通达保洁服务责任有限公司,还买来了保洁器材,办起公司网站,为村里的农民村外干活挣钱找到了一条路。现在只要电话响起来,他就会挨个通知:又有活儿了,赶快过来吧!

这天,黄腾宇接到了一个订单,立刻通知村里三位大姐。这个活儿是为刚刚装修过的房屋进行保洁,每位大姐能挣50元。

一位大姐对笔者说:“村助理真好,我们都觉得挺亏欠他的。开办公司的钱是他出的,工具也是他花钱买,我们赚了钱他一分不要。以前我们没工作,现在干保洁的收入越来越多,春节那几天,每个人都赚了七八百元……”

黄腾宇在村里有很多角色:写作员、管理员、记录员、指导员、讲解员、调解员、维修员、监督员、普查员、采购员……他的努力得到了村民的认可,2007年6月13日,黄腾宇以高票被推选为塔寺村第七届村民委员会委员,先后被评为马坊镇“十佳”村官、马坊镇带领村民致富奖得主、平谷区大学生优秀村助理。

2008年7月份,黄腾宇任期将满,他早已决意继续留在基层,“我在大学时的专业就是农村区域发展,一直就有这样的信念:做一名优秀的农村发展工作者。”

黄腾宇的妻子畅泽萍和他是同班同学,同一年当的村官。上任后不到一年,由于工作出色,经过推荐和考试,畅泽萍已经进入平谷区统计局工作。他俩结婚了,就把家安在了平谷。

李丰蓉首个被选为村支委

王雅静进了密云生态办

农大的大学生村官中,不乏像黄腾宇和畅泽萍一样,明确希望在京郊工作的,平谷区马坊镇东店村村支书助理李丰蓉就又是一例。2007年3月18日,在东店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中,刚刚任期9个月的李丰蓉以41票(全村有48名党员投票)的高票当选东店村党支部委员,开创了平谷区村官当选支委的先河。作为平谷区第一个进入支委编制的村官,她说:“村官的任期只有3年,但是支委的任期是5年,只要需要我,我一定会继续留下来。”

有着相同愿望的是另外一位村官——2006年毕业、在密云县工作的王雅静。大学时代,王雅静曾经是中国农大农研会的会长,对农村有很深的了解和情感。正因为她对农村工作的热情,当村官不久就被调到密云县生态办公室。到条件更好的县里工作,一度成为王雅静沮丧的原因。“我想在村里工作,村里才是最需要我的地方……”王雅静在给母校老师的电话中这样说。老师说:“如果学校有农村的课题,你在县里,不是更好起到了村官的‘桥梁’作用了?”从此,王雅静又热情高涨的投入工作。

陈康要留村但须有编制

否则只能自谋就业出路

对于大多数村官来说,今后的选择还处于不确定状态。

笔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是:“现在还不是十分确定,看看政府会不会出台关于村官出路的意见和政策吧。”平谷区马坊镇果各庄村书记助理刘宝平说,村官们在周末聚会的时候,经常会谈到今后出路的问题,大家都有些许的迷茫。

在硕士生面试中,中国农大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农业信息化的三位考官,对朝阳区来广营乡红军营村的“村官”陈康很好奇。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从经管学院毕业的,怎么考农业信息化来了?”

“我给我们村做网站呢,觉得这方面的技术不够用,所以来学习一下专业知识,况且以后农村也信息化了,就更有用了……”陈康有点腼腆,憨憨一笑。

作为“北京市大学生村官事迹报告团”的成员,陈康的工作很出色:在农民运动会中既当陪练又当运水工,使得红军营村第一次拿了奖;将《“148公顷”拆迁补偿协议的说明》“翻译”成白话版《拆迁指南》,化解了村民的不解和怒气;筹办村级网站,让农村与外界的交流多了“第三只眼”;处理大量群众信访信件,办结率100%,使得村民们看到陈康时怒气先消三分。陈康说,他对农村很有感情,希望2009年7月期满时能留下来。

陈康担心的是,留下来需要乡里有编制。目前,乡里划拨编制有些困难。如果不能留下,他只能选择“就业市场自主择业”。

61.3%村官报考公务员

为了能在乡镇岗位工作

在大学生村官的队伍中,陈康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期满后出路的担忧,是村官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尤其是今年7月份,将有一批村官期满,他们如何为自己打算?

朝阳区的大学生村官委员会进行了调查。区内62名大学生村官中,准备报考公务员的有38人(占61.3%);打算继续学习深造的有13人(占21.0%);预备继续服务基层的有9人(占14.5%);暂未确定的2人(仅占3.2%)。乡镇政府工作人员是公务员,而一部分村官报考公务员,就是为了能留在乡镇一级岗位工作。

被选为2007年北京市优秀大学生村官的陈阳,是密云县溪翁庄镇走马庄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她认为村官是一种常态的职业选择,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要有对待和普通工作一样的平常心。

部分村官还表示,对于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大学生村官,应根据实际情况实行与之相符的工资、福利等优惠政策,“一个几千户大村的村官和只有几百户小村的村官,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村官工作强度肯定不同,采用同样的工资政策不符合按劳分配的原则,也缺乏激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