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张雪打开村民致富路梦想飞扬“在村头”
2018-03-29 10:59:01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李伶俐   点击:

  张雪自己学习给鸡打疫苗,学着打扫鸡舍。满地的鸡毛和鸡粪,扫得她饭都吃不下去,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知道村里的蒲绍全、陈宗燕夫妻俩想尝试养鸡,她又请了他们做现场管理,隔段时间就将鸡的情况公示在门口给村民们看。养大了的鸡顺利卖出,两个棚一年出栏1.4万只鸡。看着张雪这个城里姑娘都能养鸡赚钱,来参观和学习养殖技术的村民越来越多,部分村民也开始投钱养鸡。两年后张雪回了本,鹿子村也建起了20多个以张雪养鸡棚为样板的林下养鸡棚。

  2012年,为增强创业大学生村官抵御风险的能力,由张雪牵头,荣昌区创业村官们抱团成立了“大学生村官专业合作社”。2013年8月,张雪从鹿子村调到安富街道通安村,走之前她将养鸡场送给了后来到村的村官们,目前那里已成了大学生村官们的创业基地。

  电商平台吸引627个村参与,“在村头”打开村民致富路

  通安村离重庆荣昌城区较近,工业品下乡花样繁多,但张雪发现,这些工业品里山寨产品较多,而同时农户们的土鸡蛋、花生等土特产又卖不上好价钱。“买不到好货,自己的好货还要贱卖,不划算。”

  张雪与合作社里的大学生村官们谈及这些现象,一时间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做三色宝塔花菜的杨梅尤其苦恼,她种出的宝塔花菜批发只能卖2元一斤,后来合作社帮助她对接了超市,价格涨到了4元一斤,原本以为这已经算胜利的张雪逛超市一看,超市卖10元一斤。“丰产不丰收,就是咱村里农民的痛。”2014年,由张雪牵头,建立起了“在村头”电商平台,大学生村官们积极响应,周一至周五在村上,周六周日跑小区做宣传,“在村头”站点迅速遍布荣昌。

  记者了解到,这些站点的负责人一般由本土人才或大学生村官担任,站点与村民签订合作协议,以高于市场价向农户收土特产,贴上二维码身份识别后再卖出去,卖出去的优良产品农户还能享受分红。“比如我们与张大娘签约,以每枚1.8元收土鸡蛋,如果到年底都没有差评,张大娘每枚鸡蛋还能享受0.2元的分红。”张雪说。

  目前,“在村头”电商平台已有627个村入驻,3000多农户与平台签约,2017年,平台销售额超1900万元。

  2018年2月,张雪被提拔为安富街道组织委员兼通安村书记,这是张雪在农村的第10个年头。近期,张雪还成为由重庆市委宣传部牵头,会同市委组织部、市教委、市农委共同主办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报告会成员,她将自己的故事分享给高校学子、基层干部。张雪说,在农村这些年,她认为农村目前最缺的仍是人才,她希望自己能搭建好人才平台,吸引更多人才来到农村、留在农村。而在各村,她要努力把村“两委”的凝聚力提起来,由村“两委”带动村民们发展致富。

  简单地扎了头发,踩着白色运动鞋,张雪愉快地出现在了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面前。这个眼里总充满希望的姑娘,9年前,也是以同样愉快的心情参加了重庆市第二批村官招考,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张雪是重庆永川区人,从小生长在城市,9年前,有两份工作摆在刚大学毕业的她面前,一份是农商行的正式编制工作,一份是她报考的重庆荣昌区大学生村官。

  城里姑娘执意当村官,先要干件修路的大事

  去报考大学生村官,是因为张雪看了一篇荣昌区大学生村官入村改变乡村的报道。她觉得那样的人生太有意义了。“首批村官都还没转公务员,万一你两年后无法转正怎么办?”当张雪把想法告诉父母时遭到了反对,家人希望张雪能去银行,那里稳定、高薪,但张雪执意选择去做村官。妈妈无可奈何,最终看着张雪下了村。

  2009年7月4日,到仁义镇鹿子村报到的第一天,没有张雪想象的村民热情夹道欢迎,反倒是她自己冒失了。看到村委办公室的楼梯倾斜得厉害,她脱口而出:“啊,这个村就这样啊?”刚说完张雪就意识到自己失礼了。

  “这个村确实差了点儿,但在两年任期内我要做点事,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呀!”在任村主任助理的同时,张雪开始走访调研,她发现村民们向她表达的最强烈诉求是“修路”。鹿子村只有一条石子公路横穿而过,没有支路,村民们出行极不方便。张雪心想,若是能把路修通,村民们得多方便啊,而且要选最急需的那条,修一条通往3社村民相对集中居住的道路成了张雪的目标。

  “你知不知道修这条路要150多万元,并且3社已经修过一次路了,最后没有修起来,村民们的集资又原路退了回去。”村“两委”认为,这条路修起来阻力太大。张雪知道,要修这条路没有项目支持是无法完成的,她开始到区交委、区水务局、镇政府寻问如何申请项目支持。在一个月的奔走后,镇里决定给眼前这个女村官一个机会,但要求张雪做到三点:一是在一周内村民自筹资金达到10万元;二是村里村民不能有纠纷;三是村民要参与投工投劳。

  这可把张雪高兴坏了,回到村里第一天,她拜访了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党员,希望他们能带头支持。第二天,她在下班后给外出发展的村里人挨个打电话寻求支持。第三天,她拉起3社几十家人召开了院坝会,向大家传达好消息。“这是镇里给我们的第二次机会,我先捐1000元。”张雪兴奋地讲完了修路的事并带头捐款后,院坝里却安静了。村民们不说出钱,也不说不出钱,张雪觉得自己尴尬极了。正当台下冷场时,80多岁的党员彭德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张雪面前:“妹娃子,我捐500元,我感谢你给我们争取到这个项目。”张雪的眼泪唰地掉了下来,因为按照筹钱原则,18岁以下和60岁以上的老人是不用参与筹钱的。之后,其他党员也纷纷带头筹钱,一天的时间里,便筹到了1万多元,到镇里给的一周时限时,共筹集到了12.6万多元。

  2010年5月,3社道路动工修建,每天中午,村民们自发做好午饭为施工队送饭。8月,一条3.2公里的沥青路正式建成,取名为幸福路。

  2010年底的换届选举中,张雪被村民们推举为村主任。“主任,我们也愿意出钱,您帮我们也组织修路吧!”幸福路成功修建后,张雪常常接到村民们这样的请求。从2010年到2013年间,张雪又积极奔走争取项目,为村里修了鹿江公路、檀木湾公路,三条公路全程约12公里,贯通鹿子村。

  妈妈给的买房款她用来养鸡,建成基地成全村样板

  在村里工作了一年多,张雪发现,鹿子村没有可持续发展的致富产业,村民们缺乏规模养殖意识,家家种养都只为够吃。那时正值荣昌区大力推动桑林养鸡产业,张雪希望村民中间能有人带头发展,但寻遍了全村,有人有想法,就是怕担风险。“要是我有钱,我就搞个样板给村民们看看。”张雪这样想着。

  想着想着,钱还真的来了。2010年,张雪妈妈将10万元首付款交到她手中,叮嘱她要去荣昌城区买套房。10万元拿在手里,张雪没去买房,她盘算着这10万元能办多大个养鸡场,养多少只鸡。张雪又向同事借了些钱,凑齐了15万元开始在路边搭棚。“其实在路边不是很适合养鸡,但这样才能让更多村民看到。”张雪说。她还跟提供鸡苗的公司达成协议,以“公司+农户”的形式,低价购鸡苗,公司包回收。

 

相关热词搜索:重庆荣昌 张雪 致富路

上一篇:重庆涪陵从村官中招考乡镇事业单位人员九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重庆张雪打开村民致富路梦想飞扬“在村头”

时间:2018-03-29 10:59:01

  张雪自己学习给鸡打疫苗,学着打扫鸡舍。满地的鸡毛和鸡粪,扫得她饭都吃不下去,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知道村里的蒲绍全、陈宗燕夫妻俩想尝试养鸡,她又请了他们做现场管理,隔段时间就将鸡的情况公示在门口给村民们看。养大了的鸡顺利卖出,两个棚一年出栏1.4万只鸡。看着张雪这个城里姑娘都能养鸡赚钱,来参观和学习养殖技术的村民越来越多,部分村民也开始投钱养鸡。两年后张雪回了本,鹿子村也建起了20多个以张雪养鸡棚为样板的林下养鸡棚。

  2012年,为增强创业大学生村官抵御风险的能力,由张雪牵头,荣昌区创业村官们抱团成立了“大学生村官专业合作社”。2013年8月,张雪从鹿子村调到安富街道通安村,走之前她将养鸡场送给了后来到村的村官们,目前那里已成了大学生村官们的创业基地。

  电商平台吸引627个村参与,“在村头”打开村民致富路

  通安村离重庆荣昌城区较近,工业品下乡花样繁多,但张雪发现,这些工业品里山寨产品较多,而同时农户们的土鸡蛋、花生等土特产又卖不上好价钱。“买不到好货,自己的好货还要贱卖,不划算。”

  张雪与合作社里的大学生村官们谈及这些现象,一时间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做三色宝塔花菜的杨梅尤其苦恼,她种出的宝塔花菜批发只能卖2元一斤,后来合作社帮助她对接了超市,价格涨到了4元一斤,原本以为这已经算胜利的张雪逛超市一看,超市卖10元一斤。“丰产不丰收,就是咱村里农民的痛。”2014年,由张雪牵头,建立起了“在村头”电商平台,大学生村官们积极响应,周一至周五在村上,周六周日跑小区做宣传,“在村头”站点迅速遍布荣昌。

  记者了解到,这些站点的负责人一般由本土人才或大学生村官担任,站点与村民签订合作协议,以高于市场价向农户收土特产,贴上二维码身份识别后再卖出去,卖出去的优良产品农户还能享受分红。“比如我们与张大娘签约,以每枚1.8元收土鸡蛋,如果到年底都没有差评,张大娘每枚鸡蛋还能享受0.2元的分红。”张雪说。

  目前,“在村头”电商平台已有627个村入驻,3000多农户与平台签约,2017年,平台销售额超1900万元。

  2018年2月,张雪被提拔为安富街道组织委员兼通安村书记,这是张雪在农村的第10个年头。近期,张雪还成为由重庆市委宣传部牵头,会同市委组织部、市教委、市农委共同主办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报告会成员,她将自己的故事分享给高校学子、基层干部。张雪说,在农村这些年,她认为农村目前最缺的仍是人才,她希望自己能搭建好人才平台,吸引更多人才来到农村、留在农村。而在各村,她要努力把村“两委”的凝聚力提起来,由村“两委”带动村民们发展致富。

  简单地扎了头发,踩着白色运动鞋,张雪愉快地出现在了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面前。这个眼里总充满希望的姑娘,9年前,也是以同样愉快的心情参加了重庆市第二批村官招考,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张雪是重庆永川区人,从小生长在城市,9年前,有两份工作摆在刚大学毕业的她面前,一份是农商行的正式编制工作,一份是她报考的重庆荣昌区大学生村官。

  城里姑娘执意当村官,先要干件修路的大事

  去报考大学生村官,是因为张雪看了一篇荣昌区大学生村官入村改变乡村的报道。她觉得那样的人生太有意义了。“首批村官都还没转公务员,万一你两年后无法转正怎么办?”当张雪把想法告诉父母时遭到了反对,家人希望张雪能去银行,那里稳定、高薪,但张雪执意选择去做村官。妈妈无可奈何,最终看着张雪下了村。

  2009年7月4日,到仁义镇鹿子村报到的第一天,没有张雪想象的村民热情夹道欢迎,反倒是她自己冒失了。看到村委办公室的楼梯倾斜得厉害,她脱口而出:“啊,这个村就这样啊?”刚说完张雪就意识到自己失礼了。

  “这个村确实差了点儿,但在两年任期内我要做点事,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呀!”在任村主任助理的同时,张雪开始走访调研,她发现村民们向她表达的最强烈诉求是“修路”。鹿子村只有一条石子公路横穿而过,没有支路,村民们出行极不方便。张雪心想,若是能把路修通,村民们得多方便啊,而且要选最急需的那条,修一条通往3社村民相对集中居住的道路成了张雪的目标。

  “你知不知道修这条路要150多万元,并且3社已经修过一次路了,最后没有修起来,村民们的集资又原路退了回去。”村“两委”认为,这条路修起来阻力太大。张雪知道,要修这条路没有项目支持是无法完成的,她开始到区交委、区水务局、镇政府寻问如何申请项目支持。在一个月的奔走后,镇里决定给眼前这个女村官一个机会,但要求张雪做到三点:一是在一周内村民自筹资金达到10万元;二是村里村民不能有纠纷;三是村民要参与投工投劳。

  这可把张雪高兴坏了,回到村里第一天,她拜访了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党员,希望他们能带头支持。第二天,她在下班后给外出发展的村里人挨个打电话寻求支持。第三天,她拉起3社几十家人召开了院坝会,向大家传达好消息。“这是镇里给我们的第二次机会,我先捐1000元。”张雪兴奋地讲完了修路的事并带头捐款后,院坝里却安静了。村民们不说出钱,也不说不出钱,张雪觉得自己尴尬极了。正当台下冷场时,80多岁的党员彭德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张雪面前:“妹娃子,我捐500元,我感谢你给我们争取到这个项目。”张雪的眼泪唰地掉了下来,因为按照筹钱原则,18岁以下和60岁以上的老人是不用参与筹钱的。之后,其他党员也纷纷带头筹钱,一天的时间里,便筹到了1万多元,到镇里给的一周时限时,共筹集到了12.6万多元。

  2010年5月,3社道路动工修建,每天中午,村民们自发做好午饭为施工队送饭。8月,一条3.2公里的沥青路正式建成,取名为幸福路。

  2010年底的换届选举中,张雪被村民们推举为村主任。“主任,我们也愿意出钱,您帮我们也组织修路吧!”幸福路成功修建后,张雪常常接到村民们这样的请求。从2010年到2013年间,张雪又积极奔走争取项目,为村里修了鹿江公路、檀木湾公路,三条公路全程约12公里,贯通鹿子村。

  妈妈给的买房款她用来养鸡,建成基地成全村样板

  在村里工作了一年多,张雪发现,鹿子村没有可持续发展的致富产业,村民们缺乏规模养殖意识,家家种养都只为够吃。那时正值荣昌区大力推动桑林养鸡产业,张雪希望村民中间能有人带头发展,但寻遍了全村,有人有想法,就是怕担风险。“要是我有钱,我就搞个样板给村民们看看。”张雪这样想着。

  想着想着,钱还真的来了。2010年,张雪妈妈将10万元首付款交到她手中,叮嘱她要去荣昌城区买套房。10万元拿在手里,张雪没去买房,她盘算着这10万元能办多大个养鸡场,养多少只鸡。张雪又向同事借了些钱,凑齐了15万元开始在路边搭棚。“其实在路边不是很适合养鸡,但这样才能让更多村民看到。”张雪说。她还跟提供鸡苗的公司达成协议,以“公司+农户”的形式,低价购鸡苗,公司包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