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村官张雪: 不当小公主 下乡当村官
2011-06-28 00:11:01   来源:华龙网   作者:康延芳   点击:

现在再没人说张雪是养家外行了 记者 康延芳 摄

今年六一儿童节,张雪跟村里留守儿童们一一玩游戏 图片由鹿子村村委会提供

    “张主任,听说你要调县城,我们好舍不得……但如果对你前途更好,我们还是支持……”这是荣昌县仁义镇鹿子村40多岁的村民段志勇在QQ上给大学生“村官”张雪的一段留言。

  最近,鹿子村跟段志勇同样纠结的村民还不少。大家舍不得张雪走,却又怕她留下耽误了前程。是什么原因让村民对这个城里来的小姑娘有着这样复杂纠结的情感?

  她的选择

  不当小公主 下乡当村官

  T恤,短裤,运动鞋,马尾,皮肤白皙,若不是有人介绍,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姑娘竟是上千村民选出来的荣昌县仁义镇鹿子村村主任。

  张雪是标准的“85后”,1986年出生,2009年7月从重庆师范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

  张雪的家在永川区城里,爸爸做生意,妈妈是小学老师,算得上小康之家。独生子女的张雪从小被视作家里的“小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毕业找工作时,因男朋友考了荣昌县的公务员,张雪也追随到荣昌,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荣昌的农村商业银行。

  在银行上班一个多月后,恰逢重庆村官考试,张雪跃跃欲试——此前,她曾看到过一些村官的报道,尤其记得在荣昌仁义镇瑶山村,有位叫蔡礼建的大学生村官,带领村民养兔致富,很有成效。在张雪看来,这比她在银行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有意思,也更能锻炼人。

  这位素不相识的“村官”成了她的偶像,后来两人在镇上认识后,张雪总跟对方打趣:“你可是我当村官的引路人。”

  她的困惑

  最初没人把她放眼里 每天只能打杂

  张雪考上荣昌县的大学生村官准备辞去银行工作时,家人极力反对,尤其是妈妈:“一个女孩子当啥村官?你四体不分五谷不勤,去了农村啥都不会!在银行多好,收入高,稳定,还不用风吹日晒。”

  尽管妈妈极力反对,张雪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2009年7月13日,张雪到鹿子村报到,担任起村主任助理一职。

  妈妈的劝告并非没道理,“村官”生活之初,的确让张雪很受挫。

  最初,村干部都认为张雪是来走走过场,两年一满就会离开,所以每天安排她打扫办公室、复印资料。这让张雪很困惑:“我来到农村,就是干这些?那我何必来农村呢?”

  对村里的事完全陌生的张雪找不到头绪,觉得无从下手:“他们不让我做什么事情,也基本不给我发表意见的机会。”没人把这个小姑娘放在眼里。

  这时,恰逢荣昌县林权改革全面启动,张雪发现,之前很多资料、档案都是纸质的,而村里的一台电脑却闲置在那没人用。原来,村里人会电脑的很少,村干部也几乎都不会。那段时间,村里规范林地,张雪每天跟着去现场测绘,晚上回到住处就把资料录入电脑汇总整理。那一年,鹿子村的林权档案是全镇最规范的,张雪也成为镇上唯一一个“全县林权改革工作先进个人”。张雪终于觉得自己在村里有点作用了。

  之后,张雪还给村里人进行电脑培训。现在,鹿子村七个干部,基本上都会简单的电脑操作,村里所有的党建、村建等纸质材料也有了电子版。

  她的倔劲

  透支嫁妆 城里姑娘当起“鸡倌”

  电脑的事情之后,村干部开始重视起这个小姑娘,而真正让全村人刮目相看,则是从养鸡开始。

  在鹿子村,拥有大片的桑树林,如何利用这些资源?张雪专门请畜牧专家实地考察。专家们告诉张雪,鹿子村的环境最适合发展规模化的林下循环经济,林下养鸡就是个不错的路子。

  张雪开始挨家挨户走访动员,然而,不管她怎样苦口婆心,村民们只是摇头。

  “你一个城里小姑娘,没养过鸡鸭,我们老百姓随便哪个都比你懂,哪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一个叫刘昌友的老村民“洗涮”她。这让张雪很受打击,也让她下定决心:与其说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

  于是,张雪横下一条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跑回家找父母、亲戚、同事借钱,妈妈反对无果后,只好让张雪打借条:“你的嫁妆钱都在里面了,要是亏了的话,就没钱给你陪嫁了。”

  东拼西借凑了十五万块后,张雪开始租地、修棚、买鸡苗。2010年6月,两个占地共20余亩的养鸡场终于修建起来了。

  投放鸡苗那天,村民自发组织了秧歌队到养鸡场庆祝。老书记唐孝彬紧紧拉着她的手说:“这是我们村最大的一个养殖场,没想到竟让你这个小女娃给建起来了。今后,我们村的发展有望了啊。”

  张雪在养鸡场的启动仪式上郑重许诺:“如果养鸡场亏损了,算我自己的;如果赚钱了就把所有的收益作为我们村的养殖发展基金,希望可以带动更多的农户来发展养殖。”

  她的眼泪

  小鸡一夜死了200多 哭完之后又开干

  张雪性格颇有几分男孩子气,乐观大度,做起村官后,经常都是笑呵呵,以至于有人开她玩笑:“不要笑了,鱼尾纹都出来了。”然而,这样一个乐观的女生,也曾因深深的挫败感大哭。

  2010冬天特别冷, 12月25日晚,来了一场十年不遇的暴雨雪。张雪鸡棚的鸡苗入场只有一个多月,天气一冷就很容易挤压发生死亡。当晚,张雪亲自进鸡棚,爬上梯子用胶布将风口一一堵上。从晚上9点多一直忙到了凌晨1点过才回去。但第二天一清理,还是有两百多只小鸡因踩踏死亡。回到镇上的住处后,张雪忍不住大哭了一场“一方面是很累,另一方面心疼自己的鸡,最主要的,还是有种挫败感,自己明明学了很多专业的养殖知识,怎么小鸡还是死了呢?”

  不过,最后实践证明,张雪选择的项目是可行的。2011年,第一批6000只鸡苗存活率达96%,到现在为止,养鸡场里第一批鸡已全部售出,每只鸡的纯利润达2块钱以上,一共收入12000多块钱。现在,张雪的鸡也不愁销路了,重庆陶然居集团看到这种健康喂养的桑园鸡后,已跟张雪签下协议,以后定向收购她鸡场的鸡。

  如今村里老百姓再也不会说张雪是养鸡的外行了,反而成了养殖户们的主心骨。目前,村里已有两户在张雪的指导下修建起了养殖大棚,有32户在张雪那里登记,愿意在今年修建大棚。

  她的成绩

  全县最高得票率当选村主任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努力,张雪从当初没人看在眼的小姑娘,变成如今村民最信任的“主心骨”。

  去年12月,鹿子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在海选出的30几个候选人中,24岁的张雪以696票得第一高票,比得票第二的候选人票数多出一倍。在得票前两名的候选人差选中,村里一共发出1324张票,张雪以1169张票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荣昌县组织部透露,这是全县的村主任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一个。

  张妈妈看到女儿竟然干出这番事业,激动得落泪,称要对女儿刮目相看。两年的村官经历,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张雪变了。张雪以前特爱美,出门逛街都要擦几层防晒霜,再打遮阳伞,现在,最多戴个草帽防晒。

  她的骄傲

  被信任的感觉很好

  按相关规定,村官在村里呆满两年后,经考核合格,可自动转为公务员到镇政府上班。

  张雪是2009年7月来到鹿子村的,两年时间马上就到了。最近,几乎每个人看到她都会问:“张主任,你要走了呀。”张雪都回答他们说:“没有,我不走。”

  文章开头出现的那段QQ留言,让张雪尤其感动。因为村民们其实比她纠结,想让她留下来又怕耽误她前途。

  张雪说,自己真没打算离开,她觉得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全村6000多人,但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公路,张雪要利用自己大学生“村官”的身份,为村民争取资金修路,目前已经争取到两条共计6公里的修路工程。另外,全村4500亩的国土整治工程、2500米人行便道修建工程,在张雪努力下,都将陆续启动。

  为改善老百姓住房问题,张雪还动员了30户村民集资启动“农民新村”康居点建设。村民唯一的要求是:“集资资金要由张主任保管。”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很好!”张雪说这话时,脸上绽放一片灿烂的笑容。

张雪现在插起秧来,一点不比村民慢 照片由鹿子村村委会提供

村民到村委办公室了解“农民新村”的政策情况,张雪耐心解答 记者 康延芳  

相关热词搜索:重庆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办花木合作社农户平均增收10万元
下一篇:重庆荣昌大学生村官走进直播间讲述村官故事

动态详情

女大学生村官张雪: 不当小公主 下乡当村官

时间:2011-06-28 00:11:01

现在再没人说张雪是养家外行了 记者 康延芳 摄

今年六一儿童节,张雪跟村里留守儿童们一一玩游戏 图片由鹿子村村委会提供

    “张主任,听说你要调县城,我们好舍不得……但如果对你前途更好,我们还是支持……”这是荣昌县仁义镇鹿子村40多岁的村民段志勇在QQ上给大学生“村官”张雪的一段留言。

  最近,鹿子村跟段志勇同样纠结的村民还不少。大家舍不得张雪走,却又怕她留下耽误了前程。是什么原因让村民对这个城里来的小姑娘有着这样复杂纠结的情感?

  她的选择

  不当小公主 下乡当村官

  T恤,短裤,运动鞋,马尾,皮肤白皙,若不是有人介绍,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姑娘竟是上千村民选出来的荣昌县仁义镇鹿子村村主任。

  张雪是标准的“85后”,1986年出生,2009年7月从重庆师范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

  张雪的家在永川区城里,爸爸做生意,妈妈是小学老师,算得上小康之家。独生子女的张雪从小被视作家里的“小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毕业找工作时,因男朋友考了荣昌县的公务员,张雪也追随到荣昌,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荣昌的农村商业银行。

  在银行上班一个多月后,恰逢重庆村官考试,张雪跃跃欲试——此前,她曾看到过一些村官的报道,尤其记得在荣昌仁义镇瑶山村,有位叫蔡礼建的大学生村官,带领村民养兔致富,很有成效。在张雪看来,这比她在银行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有意思,也更能锻炼人。

  这位素不相识的“村官”成了她的偶像,后来两人在镇上认识后,张雪总跟对方打趣:“你可是我当村官的引路人。”

  她的困惑

  最初没人把她放眼里 每天只能打杂

  张雪考上荣昌县的大学生村官准备辞去银行工作时,家人极力反对,尤其是妈妈:“一个女孩子当啥村官?你四体不分五谷不勤,去了农村啥都不会!在银行多好,收入高,稳定,还不用风吹日晒。”

  尽管妈妈极力反对,张雪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2009年7月13日,张雪到鹿子村报到,担任起村主任助理一职。

  妈妈的劝告并非没道理,“村官”生活之初,的确让张雪很受挫。

  最初,村干部都认为张雪是来走走过场,两年一满就会离开,所以每天安排她打扫办公室、复印资料。这让张雪很困惑:“我来到农村,就是干这些?那我何必来农村呢?”

  对村里的事完全陌生的张雪找不到头绪,觉得无从下手:“他们不让我做什么事情,也基本不给我发表意见的机会。”没人把这个小姑娘放在眼里。

  这时,恰逢荣昌县林权改革全面启动,张雪发现,之前很多资料、档案都是纸质的,而村里的一台电脑却闲置在那没人用。原来,村里人会电脑的很少,村干部也几乎都不会。那段时间,村里规范林地,张雪每天跟着去现场测绘,晚上回到住处就把资料录入电脑汇总整理。那一年,鹿子村的林权档案是全镇最规范的,张雪也成为镇上唯一一个“全县林权改革工作先进个人”。张雪终于觉得自己在村里有点作用了。

  之后,张雪还给村里人进行电脑培训。现在,鹿子村七个干部,基本上都会简单的电脑操作,村里所有的党建、村建等纸质材料也有了电子版。

  她的倔劲

  透支嫁妆 城里姑娘当起“鸡倌”

  电脑的事情之后,村干部开始重视起这个小姑娘,而真正让全村人刮目相看,则是从养鸡开始。

  在鹿子村,拥有大片的桑树林,如何利用这些资源?张雪专门请畜牧专家实地考察。专家们告诉张雪,鹿子村的环境最适合发展规模化的林下循环经济,林下养鸡就是个不错的路子。

  张雪开始挨家挨户走访动员,然而,不管她怎样苦口婆心,村民们只是摇头。

  “你一个城里小姑娘,没养过鸡鸭,我们老百姓随便哪个都比你懂,哪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一个叫刘昌友的老村民“洗涮”她。这让张雪很受打击,也让她下定决心:与其说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

  于是,张雪横下一条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跑回家找父母、亲戚、同事借钱,妈妈反对无果后,只好让张雪打借条:“你的嫁妆钱都在里面了,要是亏了的话,就没钱给你陪嫁了。”

  东拼西借凑了十五万块后,张雪开始租地、修棚、买鸡苗。2010年6月,两个占地共20余亩的养鸡场终于修建起来了。

  投放鸡苗那天,村民自发组织了秧歌队到养鸡场庆祝。老书记唐孝彬紧紧拉着她的手说:“这是我们村最大的一个养殖场,没想到竟让你这个小女娃给建起来了。今后,我们村的发展有望了啊。”

  张雪在养鸡场的启动仪式上郑重许诺:“如果养鸡场亏损了,算我自己的;如果赚钱了就把所有的收益作为我们村的养殖发展基金,希望可以带动更多的农户来发展养殖。”

  她的眼泪

  小鸡一夜死了200多 哭完之后又开干

  张雪性格颇有几分男孩子气,乐观大度,做起村官后,经常都是笑呵呵,以至于有人开她玩笑:“不要笑了,鱼尾纹都出来了。”然而,这样一个乐观的女生,也曾因深深的挫败感大哭。

  2010冬天特别冷, 12月25日晚,来了一场十年不遇的暴雨雪。张雪鸡棚的鸡苗入场只有一个多月,天气一冷就很容易挤压发生死亡。当晚,张雪亲自进鸡棚,爬上梯子用胶布将风口一一堵上。从晚上9点多一直忙到了凌晨1点过才回去。但第二天一清理,还是有两百多只小鸡因踩踏死亡。回到镇上的住处后,张雪忍不住大哭了一场“一方面是很累,另一方面心疼自己的鸡,最主要的,还是有种挫败感,自己明明学了很多专业的养殖知识,怎么小鸡还是死了呢?”

  不过,最后实践证明,张雪选择的项目是可行的。2011年,第一批6000只鸡苗存活率达96%,到现在为止,养鸡场里第一批鸡已全部售出,每只鸡的纯利润达2块钱以上,一共收入12000多块钱。现在,张雪的鸡也不愁销路了,重庆陶然居集团看到这种健康喂养的桑园鸡后,已跟张雪签下协议,以后定向收购她鸡场的鸡。

  如今村里老百姓再也不会说张雪是养鸡的外行了,反而成了养殖户们的主心骨。目前,村里已有两户在张雪的指导下修建起了养殖大棚,有32户在张雪那里登记,愿意在今年修建大棚。

  她的成绩

  全县最高得票率当选村主任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努力,张雪从当初没人看在眼的小姑娘,变成如今村民最信任的“主心骨”。

  去年12月,鹿子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在海选出的30几个候选人中,24岁的张雪以696票得第一高票,比得票第二的候选人票数多出一倍。在得票前两名的候选人差选中,村里一共发出1324张票,张雪以1169张票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荣昌县组织部透露,这是全县的村主任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一个。

  张妈妈看到女儿竟然干出这番事业,激动得落泪,称要对女儿刮目相看。两年的村官经历,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张雪变了。张雪以前特爱美,出门逛街都要擦几层防晒霜,再打遮阳伞,现在,最多戴个草帽防晒。

  她的骄傲

  被信任的感觉很好

  按相关规定,村官在村里呆满两年后,经考核合格,可自动转为公务员到镇政府上班。

  张雪是2009年7月来到鹿子村的,两年时间马上就到了。最近,几乎每个人看到她都会问:“张主任,你要走了呀。”张雪都回答他们说:“没有,我不走。”

  文章开头出现的那段QQ留言,让张雪尤其感动。因为村民们其实比她纠结,想让她留下来又怕耽误她前途。

  张雪说,自己真没打算离开,她觉得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全村6000多人,但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公路,张雪要利用自己大学生“村官”的身份,为村民争取资金修路,目前已经争取到两条共计6公里的修路工程。另外,全村4500亩的国土整治工程、2500米人行便道修建工程,在张雪努力下,都将陆续启动。

  为改善老百姓住房问题,张雪还动员了30户村民集资启动“农民新村”康居点建设。村民唯一的要求是:“集资资金要由张主任保管。”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很好!”张雪说这话时,脸上绽放一片灿烂的笑容。

张雪现在插起秧来,一点不比村民慢 照片由鹿子村村委会提供

村民到村委办公室了解“农民新村”的政策情况,张雪耐心解答 记者 康延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