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婚姻状况的调查:我的青春谁做主
2011-06-05 21:10:37   来源:大学生村官网   作者:方辉 陈威   点击:

我的青春谁做主?
——柘城县大学生“村官”婚姻状况调查报告

  为贯彻落实中组部《关于建立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长效机制的意见》,进一步促进大学生村干部扎根基层、服务基层、在基层创业,按照“下得去,留得住”的方针,体现上级党委政府对我县大学生村干部生活工作的关心,切实解决一部分大学生村干部的个人生活问题,县大学生村官管理办公室决定于2009年9月9日举行柘城县首届大学生“村官”相亲大会。为确保这次想相亲大会的成功举行,笔者2009年9月1日——9月6日对柘城县县2008年选聘的401名大学生“村官”进行了婚姻现状问卷调查。

  大学生“村官”遭遇婚姻尴尬

  在对各乡(镇)关于婚姻状况的抽样调查中显示:去年选聘的的401名大学村干部,300名大学生村干部刚刚走出校门,且年龄集中在23——25岁。90%的大学生村干部没有解决个人问题,85%的大学生村干部近期没有结婚计划。其中89.5%的女大学生干部赞同应该近期恋爱结婚,68.5%的男大学生村干部认为大学生“村官”身份不确定,工作不稳定,不敢不想直面婚姻。76.5%的大学生村干部参加过两次以上的相亲,但60.3%的大学生村干部接触的都是高中以下的未婚青年,共同语言较少,遭遇文化层次的隔阂。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学生村干部占20.5%,但对未来的关系有信心的仅占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学生村干部的9%。整体情况来看,大学生村干部的婚姻现状不容乐观。从我们分析研究来看,大学生村干部的婚姻问题最核心的问题是经济问题。

  “先立业后成家”,已是无奈之选

  大学生“村官”小于,男,专科学历,27岁毕业于河南医学院。来自农村,家里孩子多,到村任职后,一直忙于工作,和村民相处的很融洽。几个热心的大妈给小张说起了对象。连续四次相亲后,终于跟隔壁村的大学生“村官”小张谈起了恋爱。两个人商量先在村里搞波尔山羊养殖,有了些经济基础的时候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我现在不敢跟她提结婚的事儿,自己每一点经济基础,咋好意思跟人家承诺幸福?就是结了婚,有了孩子,也没法养活他啊。现在我们俩个就好好地搞养殖,先存点积蓄,先把业立起来,再说成家的事。不过,我还是挺有信心的,现在我的波尔山羊养得不错。”小于满怀信心地告诉笔者。

  文化层次隔阂,知音难觅

  大学生村干部小杨,女,24岁,毕业于商丘师范学院教育系,本科学历。去年9月份到柘城县较偏远的乡任村支书助理。由于小杨一直在外上学,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再加上家教比较严,在学校里忙于学习,没有恋爱。眼看着周围的姐妹都相夫教子了,小杨的家人也开始着急起来。从今年2月份开始,小杨的家人就发动一切可以发动力量,调用一切可以调用的关系,为小杨寻觅起了对象。
  “相亲,我都去见了六七次。见得差不多都是高中文化水平的,有一个感觉比较合适,刚开始还能说得来,后来我一说到新农村、科学发展观,一说大学生里的生活、研究生,他就不说话了,感觉还是有点隔阂吧,说不到一块了。”小杨无奈地告诉笔者。
  小杨遇到情况很多大学生村干部也遇到过,去年被我县选聘的大学生村干部本科生占58.5%,专科生占41.5%,他们都拥有较高的学历。

  两地分离,距离真能产生美吗?

  与小杨相比,大学生村干部小陈算是比较幸运的,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的他在学校就交了女朋友,只不过女朋友在郑州读研究生。两人不能像其他情侣那样每天黏在一起,只能隔段时间利用周末聚聚“她很通情达理,理解我的工作。到现在为止,她很少埋怨什么。”小陈说,对于这份两地相隔的爱情,其实,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毕竟聘期长达3年,这三年都不可能很好地照顾女朋友,让女朋友来转龙工作也不现实。因此,万一女友哪天想离开他,也是能理解的。小陈说,就这么坚持吧,希望坚守三年以后,他们的感情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跟小陈相比,小孙的处境就有点不妙了。同样是坚守两地,但女朋友为了他们的将来考虑,坚持让小孙回到市里工作。在外地工作的女朋友下了最后通牒,让小孙参加公务员考试或者是研究生考试。现在,小孙忙完村里的工作,就扎到屋里看参考公务员的复习资料,争取今年能考个好成绩,早日与女友相聚。

  用一名大学生村官在调查问卷上的留言结束这篇调查报告: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柔情蜜意,乱挥刀剑无结果。刀锋冷,情未凉,心底更未难过。为农村,舍小我,奉献青春铸炼真自我!(中共柘城县委组织部研究室:方辉陈威供稿)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婚姻状况 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天津市首批大学生村官卸任后八成取得事业编
下一篇:天津大学生村官调查:能力有所提高出路堪忧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婚姻状况的调查:我的青春谁做主

时间:2011-06-05 21:10:37

我的青春谁做主?
——柘城县大学生“村官”婚姻状况调查报告

  为贯彻落实中组部《关于建立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长效机制的意见》,进一步促进大学生村干部扎根基层、服务基层、在基层创业,按照“下得去,留得住”的方针,体现上级党委政府对我县大学生村干部生活工作的关心,切实解决一部分大学生村干部的个人生活问题,县大学生村官管理办公室决定于2009年9月9日举行柘城县首届大学生“村官”相亲大会。为确保这次想相亲大会的成功举行,笔者2009年9月1日——9月6日对柘城县县2008年选聘的401名大学生“村官”进行了婚姻现状问卷调查。

  大学生“村官”遭遇婚姻尴尬

  在对各乡(镇)关于婚姻状况的抽样调查中显示:去年选聘的的401名大学村干部,300名大学生村干部刚刚走出校门,且年龄集中在23——25岁。90%的大学生村干部没有解决个人问题,85%的大学生村干部近期没有结婚计划。其中89.5%的女大学生干部赞同应该近期恋爱结婚,68.5%的男大学生村干部认为大学生“村官”身份不确定,工作不稳定,不敢不想直面婚姻。76.5%的大学生村干部参加过两次以上的相亲,但60.3%的大学生村干部接触的都是高中以下的未婚青年,共同语言较少,遭遇文化层次的隔阂。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学生村干部占20.5%,但对未来的关系有信心的仅占已有男女朋友的大学生村干部的9%。整体情况来看,大学生村干部的婚姻现状不容乐观。从我们分析研究来看,大学生村干部的婚姻问题最核心的问题是经济问题。

  “先立业后成家”,已是无奈之选

  大学生“村官”小于,男,专科学历,27岁毕业于河南医学院。来自农村,家里孩子多,到村任职后,一直忙于工作,和村民相处的很融洽。几个热心的大妈给小张说起了对象。连续四次相亲后,终于跟隔壁村的大学生“村官”小张谈起了恋爱。两个人商量先在村里搞波尔山羊养殖,有了些经济基础的时候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我现在不敢跟她提结婚的事儿,自己每一点经济基础,咋好意思跟人家承诺幸福?就是结了婚,有了孩子,也没法养活他啊。现在我们俩个就好好地搞养殖,先存点积蓄,先把业立起来,再说成家的事。不过,我还是挺有信心的,现在我的波尔山羊养得不错。”小于满怀信心地告诉笔者。

  文化层次隔阂,知音难觅

  大学生村干部小杨,女,24岁,毕业于商丘师范学院教育系,本科学历。去年9月份到柘城县较偏远的乡任村支书助理。由于小杨一直在外上学,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再加上家教比较严,在学校里忙于学习,没有恋爱。眼看着周围的姐妹都相夫教子了,小杨的家人也开始着急起来。从今年2月份开始,小杨的家人就发动一切可以发动力量,调用一切可以调用的关系,为小杨寻觅起了对象。
  “相亲,我都去见了六七次。见得差不多都是高中文化水平的,有一个感觉比较合适,刚开始还能说得来,后来我一说到新农村、科学发展观,一说大学生里的生活、研究生,他就不说话了,感觉还是有点隔阂吧,说不到一块了。”小杨无奈地告诉笔者。
  小杨遇到情况很多大学生村干部也遇到过,去年被我县选聘的大学生村干部本科生占58.5%,专科生占41.5%,他们都拥有较高的学历。

  两地分离,距离真能产生美吗?

  与小杨相比,大学生村干部小陈算是比较幸运的,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的他在学校就交了女朋友,只不过女朋友在郑州读研究生。两人不能像其他情侣那样每天黏在一起,只能隔段时间利用周末聚聚“她很通情达理,理解我的工作。到现在为止,她很少埋怨什么。”小陈说,对于这份两地相隔的爱情,其实,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毕竟聘期长达3年,这三年都不可能很好地照顾女朋友,让女朋友来转龙工作也不现实。因此,万一女友哪天想离开他,也是能理解的。小陈说,就这么坚持吧,希望坚守三年以后,他们的感情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跟小陈相比,小孙的处境就有点不妙了。同样是坚守两地,但女朋友为了他们的将来考虑,坚持让小孙回到市里工作。在外地工作的女朋友下了最后通牒,让小孙参加公务员考试或者是研究生考试。现在,小孙忙完村里的工作,就扎到屋里看参考公务员的复习资料,争取今年能考个好成绩,早日与女友相聚。

  用一名大学生村官在调查问卷上的留言结束这篇调查报告: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柔情蜜意,乱挥刀剑无结果。刀锋冷,情未凉,心底更未难过。为农村,舍小我,奉献青春铸炼真自我!(中共柘城县委组织部研究室:方辉陈威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