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珠海: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2017-06-05 09:17:53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作者:袁平峰   点击: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俩年轻村官收获了工作,也收获了爱情。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村官侣行记”自媒体发布后,迅速被网友转载点赞,总阅读率超过10万。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筹办的客家美食,一炮打响,吸引大批城里游客品尝。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4个90后村官走访农户。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大学生村官们通宵做活动礼品。

FACE

大学生村官

他们曾被誉为“特种部队”,一年里接受多个单位专家的高强度特训,20天驻村实习,每人的表现都有专人评分;他们还要闯过像干部招聘一样严格的4次笔试面试,最终在300多人竞争中脱颖而出,他们就是珠海首批“订单式培养”的大学生村官。

3年时间快过去了,这些扎根珠海农村的高素质农村后备干部队伍,给当地村民交出了怎样一份答卷?他们从城里来到农村,经过了怎样一番迷茫困顿,最终融入农村?而在3年合同到期后,这些大学生村官又将选择何去何从?记者近日探访斗门4个大学生村官众创团队,听他们讲述任职后的酸甜苦辣。

报名选拔

“香饽饽”引发大学生激烈竞争

一群涉世未深的大三学生,一张张对农村充满好奇而又迷茫的脸,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上大三的廖兰珍,突然发现同学们都在议论“大学生村官”这个词,村官究竟是干什么的?怀揣着对村官的好奇以及对未来人生的迷茫,廖兰珍最终还是选择去试试,于是参加了大学生村官培训选拔。

那一年,正是珠海在全市头一回大范围选拔大学生,而按照市委组织部的计划,与珠海本地高校合作,在大学三年级学生中选拔培养对象,进行“订单式”培养,毕业后择优录用到农村任职,培养一批熟悉珠海、热爱珠海、扎根珠海的高素质农村后备干部队伍。

曾经让人远离的农村,一下子成为大学生眼中的“香饽饽”。和廖兰珍的情况类似,同为校友的温武练、黄靖也参加了报名,但面临的是301名来自不同专业的学生竞争。经过首轮笔试和面试,69人进入培养计划。

但并非这些人都能留下,他们要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一边在学校上课,一边在35条村驻村实习。经过第二轮笔试和面试,并结合学生所驻村村干部评分,30名得分最高的大四学生被顺利录取。按计划,30人毕业后,将以主任助理或者支部书记助理的身份到村居任职。

2014年7月,廖兰珍、温武练、黄靖,这3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校友,顺利被首批录取,开始了一段陌生的村官之旅。而另有一个学妹王倩莹,则是第二批大学生村官。

走马上任

初到农村迷茫 情绪一度低落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村官是干什么的,就是觉得新鲜。”温武练头脑比较活跃,总是有很多新点子,但最初他来到农村也很迷茫。

时间回溯到2014年的夏天,刚毕业就去深圳创业的他,突然得知自己被录取村官,立马将小店关门来到斗门莲洲镇新洲村报到,此前他从未来过这条村。

“第一天去莲洲报到,5个人挤在镇委员的车上,从侧窗看去,一片农田,道路条件太差,车子是一路摇摇晃晃过去的。”头天走马上任就给温武练带来极大落差,这个已经习惯在深圳霓虹灯下的年轻人,不得不面对黑灯瞎火的村道。

“村委会的人很热情,帮我安排了一个房间,但是下班后,黑灯瞎火一片静悄悄,后面是池塘,只能听到蛙声一片。”头一天,温武练显得很沉默,情绪一度低落,他告诉记者,当时冒出想立即逃离的想法。

彼时的廖兰珍,也前往斗门区新马墩村报到。和温武练不同的是,新马墩村是个新移民村,位于珠海大桥附近,交通条件以及村居环境较为优越,这给廖兰珍内心带来一丝安慰。但相同的是,没有同龄人,没有共同话题,眼巴巴看着朋友圈同学们都在晒高大上的东西,而自己却在为几块钱鸡毛蒜皮的事,做村民调解工作,一度倍显失落。

身处陌生的斗门区白蕉镇沙石村,同为首批“订单式培养”的村官黄靖,夜深人静时,孤独同样让他无法入睡。

村民相迎

斯文小生也能大碗喝酒

刚来农村工作如何开展?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村官一片迷茫。“莲洲村民以水上话为主,刚来没法听懂,难以沟通自己也很尴尬。”老家是潮汕的温武练感同身受,而尤其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本地村民民风彪悍,大口喝酒的习俗让这个滴酒不沾的斯文小生难以融入。“村民们都很热情,以为上面派了个官,对我们期望值很高,一上来就大碗向你敬酒,不喝酒实在难找到共同话题,但我以前一瓶啤酒就能喝醉,没办法,硬着头皮干了。”

“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我们是续签合同制。”喝倒几次后,温武练悄然发生了些变化,以往说话斯文,在喝完酒后,舌头也灵活了,也能够畅快跟村民聊天了。

在温武练看来,自己能够快速融入农村,新洲村村委会书记曾根耀对其帮助很大。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天下了暴雨后,村里有个小山坡,容易出现山体滑坡的隐患,村委会紧急通知村民转移到安全地方,但有些村民不理解,难以做通工作,而曾书记耐心的劝导方式,在自己内心留下深刻印象。“刚毕业出来没经验,有时说话不注意方式,书记总会善意提醒我。”

在新马墩村任职的廖兰珍,同样为与村民沟通问题苦恼。“明明是几块钱的事,吵起来没完没了,我真想替他们给了,但同事告诉我,这不是钱的事,农村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刚开始开展工作的廖兰珍,一度想到离开不干,但有时看到一件小事整个村委会都在努力,这种团结起来的干劲,坚定了廖兰珍干下去的决心。

乡建众创

4名大学生村官攥紧乡村中国梦

2015年夏天,学妹王倩莹也来到斗门区莲洲镇耕管村任职,已经有一年工作经验的温武练前去接待,“近水楼台先得月”,经过相互了解,有共同的话题爱好,这对年轻人成了情侣,并打算今年结婚。

适应了农村的生活后,这4个90后年轻人总想给农村做点事,但一开始却没想到好点子。“我们几个都认为农村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想为村民干点实事,也想利用农村这个平台,干出一番事业,但憋了一股劲却不知道往哪使。”温武练告诉记者,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福建参加了一个关于“领头雁”的农村青年创业培训,看到了福建农村众创已经搞得热火朝天,各种孵化园、农庄等农村创业形式兴起,回来后触动很大,久久不能入睡。

“斗门农村的自然条件比福建还好,一定也能搞成。”有了想法后,温武练和黄靖这两个小伙子立即行动,但首先面临的是人手不足。

“干脆成立一个众创团队,就在年轻村官里面找,发挥村官的作用。”温武练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恋人王倩莹,两人不但有共同爱好,而且王倩莹的强项就是策划以及活动成本控制。

同时,能说会道,又能做主持,活动执行能力又强的廖兰珍也进入温武练、黄靖的视野,经过一番试探后,4个年轻人一拍即合,成立了“乡建众创”,这也是珠海首个乡村众创空间,4名大学生村官将乡村中国梦攥紧在手里。

策划美食节

一炮打响为村民谋利数十万元

“乡建众创”成立了,接下来该怎么干?“尽管斗门有很多资源,但并非搞什么都行,任何活动都得落地,否则是空中楼阁。”团队中活动执行能力较强的廖兰珍告诉记者,也有人针对斗门农村乡村游提出过点子,但实际上是夸夸其谈,甚至都没来过农村调查。“记得市里有小伙伴提出在斗门区搞骑行,挑选30个村建自行车驿站,带动民宿、农庄以及乡村游产业项目发展。这个提法站不住脚,现在要从村民手上拿块地建驿站好难,更何况还涉及到30个村,恐怕连一条村执行起来都很困难。”

白蕉镇虾山村是个名副其实的客家村,虾山村村委会的杨书记是个“70后”,一心想带村民发家致富。4个年轻人找到杨书记后,打算围绕客家美食做文章。“很多城市人都没进过农户家里,没见过农户的柴火灶,游客会好奇究竟村民的食物要怎么煮才好,然后会寻觅,这就成了一个寻找美食的深度体验过程。”黄靖称。

说干就干!整个活动从想法到实践历经五个多月,这四个年轻人利用业余时间东奔西跑,熬夜写策划开伙伴会议,走农户做思想、跑商家谈赞助,过程曲折艰辛。

2016年“五一”假期,一场“食乐虾山”客家文化美食节悄然启动。油糍、糍粑、叶仔糍、蒸角仔、赖粄汤、艾粄、鸡姜酒……这些独具客家特色的美食原汁原味呈现在游客面前,难能可贵的是,每家农户在自己家动手现成做好,而游客则是走街串村寻找美食,地道的口味以及有趣的玩法一下子吸引了众多游客,始料未及的是,一条村的小活动到最后演变成一场特别的农家美食盛宴,招来2万人前来品尝,给农村谋利达到20多万元。

活动结束后,所有费用都返还合作农户,收益部分捐给“虾山公益幼儿园”———给虾山村贫困儿童免费就读的幼儿园。而在尝到甜头后,今年“五一”假期,虾山村再次人山人海,游客停车排到3里开外,4个年轻人再出新点子,美食加量不加价,同时制作美食地图,游客拿着地图走街串巷寻找美食,更具趣味性。有了去年的成功经验后,今年再次收获成功,为村民谋利45万元左右。

“我觉得活动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大家已经吃腻了全是烤串的美食节,而我们才是真正地为游客呈现原汁原味的本土美食。”总结经验,廖兰珍称,这是斗门唯一一个,从真正意义上,让农户参与的乡村旅游。“唯一遗憾的是,为了让农户不亏本,又能保证游客积极参与,我们四个自掏腰包买游客试吃卷,算下来我们几个亏了几千块。”

村官情侣

火爆网络成本地“网红”

除了搞客家美食外,团队又策划了多个活动,如村官喊你过端午、村官喊你过农忙等,吸引不少城里人来乡村体验。

在工作之余收获爱情的温武练和学妹王倩莹,却想到了一个新点子。这对情侣利用在村里生活的闲暇时光,喜欢游走于斗门不同的村落,领略不同风景,大到旅游景点,小到旧房土墙,而爱好摄影的温武练将点滴记录,并拍照制作成“村官侣行”,没想到一经自媒体发布后,迅速被网友转载点赞,总阅读率超过10万。

民国小澳门横山旧街、东湾村“世外桃源”,即使是一个粮仓、一条林荫大道,也能收获一份好心情,点赞的网友纷纷惊叹“原来斗门这么美!”

“没想到能那么火,我在菜市场买菜都被村民认出来。”谈到晒幸福是否会有做秀的嫌疑,温武练告诉记者,日常两人的出行其实很简单,带着一部手机、一个手机支架、一个摄影遥控器和一份好心情漫步乡间,两人单纯地只是想把斗门的美好展现给大家,让大家发现斗门农村细节之美。“我们本身是情侣,不存在做秀,何况也是利用闲暇时间。”

“走出去”

一次失败的尝试

并非所有的活动都一帆风顺,有时也会“好心办坏事”。在前期将游客“引进来”的活动收获成功后,赢得了村民的认可,4个年轻人又开始策划一次“走出去”项目,没想到却遭遇了迎头痛击。

“我感觉这次活动是坑了村民。”谈起这次失败的经历,廖兰珍仍痛心,称辜负了村民信任。

廖兰珍称,去年虾山美食节一炮而红后,珠海有企业找上门来,跟团队谈合作,初步确认是在香洲区找一块场地,把农户地道的美食搬到城里,让更多城里人品尝真正地道的美食,以此擦亮品牌。

“企业要求摊位3000元一个,外加20%的提成,由于我们对摊位费用换算没有经验,在不了解情况的基础下进行招商,尽管做通了村民思想工作,但50个摊位只招到一半。”廖兰珍告诉记者,招商不满的情况下,企业硬是要一些“跑场”的美食进来。“印度飞饼、烤串这些进来后,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要的美食节。”

“关键是企业履行也不到位,我们还是太嫩了,村民回去后跟我们说没赚钱,听了后好心疼。”温武练告诉记者,选择将美食“走出去”的项目方向是对的,但就这个合作方式而言,是失败的。这次失败的经历也并非完全没收获,温武练称,珠海市委农办有关负责人知道后,称今后有类似活动,会再想办法政府介入,找一个地方,让农户免费入驻,降低风险。

未来旅程

即使人走了,但成功模式会留给村民

3年任期合同转瞬即逝,这4个年轻人面临人生又一个选择,是续签合同继续留在农村,还是出去干一番事业?谈到对未来的规划,这4个年轻人既有对村官生活的留恋,又有对未知旅程的憧憬。

“农村发展前景很大,这个平台是可以干一番事业的,我可能会留下来续签合同,但是想探索更多方向,比如乡村游、自媒体运营等。”温武练告诉记者,自己的女朋友王倩莹也会留下来,同时也在复习考研,而另一个能力很强的黄靖也很有可能续签合同。
 

“真不愿意这伙年轻人走,他们对村民帮助很大。”虾山村村民莲婶告诉南都记者,这伙年轻人来到村里后,是真正为村民办实事。

“我刚考上了事业编,要去市文化馆上班了。”说起分别,廖兰珍五味杂陈,称即使自己离开了农村,但“乡建众创”这个团队还会在,自己不会离开这个团队。尤其是小伙伴们努力探索的虾山美食节模式还在,即使大家都走了,但这种模式仍然可以帮助村民谋实利。

相关热词搜索:广东大学生村官 珠海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江苏大学生村官顾昕:志在乡野“致富一方”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广东珠海: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时间:2017-06-05 09:17:53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俩年轻村官收获了工作,也收获了爱情。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村官侣行记”自媒体发布后,迅速被网友转载点赞,总阅读率超过10万。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筹办的客家美食,一炮打响,吸引大批城里游客品尝。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4个90后村官走访农户。

90后大学生村官众创的酸甜苦辣

   大学生村官们通宵做活动礼品。

FACE

大学生村官

他们曾被誉为“特种部队”,一年里接受多个单位专家的高强度特训,20天驻村实习,每人的表现都有专人评分;他们还要闯过像干部招聘一样严格的4次笔试面试,最终在300多人竞争中脱颖而出,他们就是珠海首批“订单式培养”的大学生村官。

3年时间快过去了,这些扎根珠海农村的高素质农村后备干部队伍,给当地村民交出了怎样一份答卷?他们从城里来到农村,经过了怎样一番迷茫困顿,最终融入农村?而在3年合同到期后,这些大学生村官又将选择何去何从?记者近日探访斗门4个大学生村官众创团队,听他们讲述任职后的酸甜苦辣。

报名选拔

“香饽饽”引发大学生激烈竞争

一群涉世未深的大三学生,一张张对农村充满好奇而又迷茫的脸,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上大三的廖兰珍,突然发现同学们都在议论“大学生村官”这个词,村官究竟是干什么的?怀揣着对村官的好奇以及对未来人生的迷茫,廖兰珍最终还是选择去试试,于是参加了大学生村官培训选拔。

那一年,正是珠海在全市头一回大范围选拔大学生,而按照市委组织部的计划,与珠海本地高校合作,在大学三年级学生中选拔培养对象,进行“订单式”培养,毕业后择优录用到农村任职,培养一批熟悉珠海、热爱珠海、扎根珠海的高素质农村后备干部队伍。

曾经让人远离的农村,一下子成为大学生眼中的“香饽饽”。和廖兰珍的情况类似,同为校友的温武练、黄靖也参加了报名,但面临的是301名来自不同专业的学生竞争。经过首轮笔试和面试,69人进入培养计划。

但并非这些人都能留下,他们要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一边在学校上课,一边在35条村驻村实习。经过第二轮笔试和面试,并结合学生所驻村村干部评分,30名得分最高的大四学生被顺利录取。按计划,30人毕业后,将以主任助理或者支部书记助理的身份到村居任职。

2014年7月,廖兰珍、温武练、黄靖,这3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校友,顺利被首批录取,开始了一段陌生的村官之旅。而另有一个学妹王倩莹,则是第二批大学生村官。

走马上任

初到农村迷茫 情绪一度低落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村官是干什么的,就是觉得新鲜。”温武练头脑比较活跃,总是有很多新点子,但最初他来到农村也很迷茫。

时间回溯到2014年的夏天,刚毕业就去深圳创业的他,突然得知自己被录取村官,立马将小店关门来到斗门莲洲镇新洲村报到,此前他从未来过这条村。

“第一天去莲洲报到,5个人挤在镇委员的车上,从侧窗看去,一片农田,道路条件太差,车子是一路摇摇晃晃过去的。”头天走马上任就给温武练带来极大落差,这个已经习惯在深圳霓虹灯下的年轻人,不得不面对黑灯瞎火的村道。

“村委会的人很热情,帮我安排了一个房间,但是下班后,黑灯瞎火一片静悄悄,后面是池塘,只能听到蛙声一片。”头一天,温武练显得很沉默,情绪一度低落,他告诉记者,当时冒出想立即逃离的想法。

彼时的廖兰珍,也前往斗门区新马墩村报到。和温武练不同的是,新马墩村是个新移民村,位于珠海大桥附近,交通条件以及村居环境较为优越,这给廖兰珍内心带来一丝安慰。但相同的是,没有同龄人,没有共同话题,眼巴巴看着朋友圈同学们都在晒高大上的东西,而自己却在为几块钱鸡毛蒜皮的事,做村民调解工作,一度倍显失落。

身处陌生的斗门区白蕉镇沙石村,同为首批“订单式培养”的村官黄靖,夜深人静时,孤独同样让他无法入睡。

村民相迎

斯文小生也能大碗喝酒

刚来农村工作如何开展?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村官一片迷茫。“莲洲村民以水上话为主,刚来没法听懂,难以沟通自己也很尴尬。”老家是潮汕的温武练感同身受,而尤其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本地村民民风彪悍,大口喝酒的习俗让这个滴酒不沾的斯文小生难以融入。“村民们都很热情,以为上面派了个官,对我们期望值很高,一上来就大碗向你敬酒,不喝酒实在难找到共同话题,但我以前一瓶啤酒就能喝醉,没办法,硬着头皮干了。”

“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我们是续签合同制。”喝倒几次后,温武练悄然发生了些变化,以往说话斯文,在喝完酒后,舌头也灵活了,也能够畅快跟村民聊天了。

在温武练看来,自己能够快速融入农村,新洲村村委会书记曾根耀对其帮助很大。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天下了暴雨后,村里有个小山坡,容易出现山体滑坡的隐患,村委会紧急通知村民转移到安全地方,但有些村民不理解,难以做通工作,而曾书记耐心的劝导方式,在自己内心留下深刻印象。“刚毕业出来没经验,有时说话不注意方式,书记总会善意提醒我。”

在新马墩村任职的廖兰珍,同样为与村民沟通问题苦恼。“明明是几块钱的事,吵起来没完没了,我真想替他们给了,但同事告诉我,这不是钱的事,农村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刚开始开展工作的廖兰珍,一度想到离开不干,但有时看到一件小事整个村委会都在努力,这种团结起来的干劲,坚定了廖兰珍干下去的决心。

乡建众创

4名大学生村官攥紧乡村中国梦

2015年夏天,学妹王倩莹也来到斗门区莲洲镇耕管村任职,已经有一年工作经验的温武练前去接待,“近水楼台先得月”,经过相互了解,有共同的话题爱好,这对年轻人成了情侣,并打算今年结婚。

适应了农村的生活后,这4个90后年轻人总想给农村做点事,但一开始却没想到好点子。“我们几个都认为农村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想为村民干点实事,也想利用农村这个平台,干出一番事业,但憋了一股劲却不知道往哪使。”温武练告诉记者,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福建参加了一个关于“领头雁”的农村青年创业培训,看到了福建农村众创已经搞得热火朝天,各种孵化园、农庄等农村创业形式兴起,回来后触动很大,久久不能入睡。

“斗门农村的自然条件比福建还好,一定也能搞成。”有了想法后,温武练和黄靖这两个小伙子立即行动,但首先面临的是人手不足。

“干脆成立一个众创团队,就在年轻村官里面找,发挥村官的作用。”温武练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恋人王倩莹,两人不但有共同爱好,而且王倩莹的强项就是策划以及活动成本控制。

同时,能说会道,又能做主持,活动执行能力又强的廖兰珍也进入温武练、黄靖的视野,经过一番试探后,4个年轻人一拍即合,成立了“乡建众创”,这也是珠海首个乡村众创空间,4名大学生村官将乡村中国梦攥紧在手里。

策划美食节

一炮打响为村民谋利数十万元

“乡建众创”成立了,接下来该怎么干?“尽管斗门有很多资源,但并非搞什么都行,任何活动都得落地,否则是空中楼阁。”团队中活动执行能力较强的廖兰珍告诉记者,也有人针对斗门农村乡村游提出过点子,但实际上是夸夸其谈,甚至都没来过农村调查。“记得市里有小伙伴提出在斗门区搞骑行,挑选30个村建自行车驿站,带动民宿、农庄以及乡村游产业项目发展。这个提法站不住脚,现在要从村民手上拿块地建驿站好难,更何况还涉及到30个村,恐怕连一条村执行起来都很困难。”

白蕉镇虾山村是个名副其实的客家村,虾山村村委会的杨书记是个“70后”,一心想带村民发家致富。4个年轻人找到杨书记后,打算围绕客家美食做文章。“很多城市人都没进过农户家里,没见过农户的柴火灶,游客会好奇究竟村民的食物要怎么煮才好,然后会寻觅,这就成了一个寻找美食的深度体验过程。”黄靖称。

说干就干!整个活动从想法到实践历经五个多月,这四个年轻人利用业余时间东奔西跑,熬夜写策划开伙伴会议,走农户做思想、跑商家谈赞助,过程曲折艰辛。

2016年“五一”假期,一场“食乐虾山”客家文化美食节悄然启动。油糍、糍粑、叶仔糍、蒸角仔、赖粄汤、艾粄、鸡姜酒……这些独具客家特色的美食原汁原味呈现在游客面前,难能可贵的是,每家农户在自己家动手现成做好,而游客则是走街串村寻找美食,地道的口味以及有趣的玩法一下子吸引了众多游客,始料未及的是,一条村的小活动到最后演变成一场特别的农家美食盛宴,招来2万人前来品尝,给农村谋利达到20多万元。

活动结束后,所有费用都返还合作农户,收益部分捐给“虾山公益幼儿园”———给虾山村贫困儿童免费就读的幼儿园。而在尝到甜头后,今年“五一”假期,虾山村再次人山人海,游客停车排到3里开外,4个年轻人再出新点子,美食加量不加价,同时制作美食地图,游客拿着地图走街串巷寻找美食,更具趣味性。有了去年的成功经验后,今年再次收获成功,为村民谋利45万元左右。

“我觉得活动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大家已经吃腻了全是烤串的美食节,而我们才是真正地为游客呈现原汁原味的本土美食。”总结经验,廖兰珍称,这是斗门唯一一个,从真正意义上,让农户参与的乡村旅游。“唯一遗憾的是,为了让农户不亏本,又能保证游客积极参与,我们四个自掏腰包买游客试吃卷,算下来我们几个亏了几千块。”

村官情侣

火爆网络成本地“网红”

除了搞客家美食外,团队又策划了多个活动,如村官喊你过端午、村官喊你过农忙等,吸引不少城里人来乡村体验。

在工作之余收获爱情的温武练和学妹王倩莹,却想到了一个新点子。这对情侣利用在村里生活的闲暇时光,喜欢游走于斗门不同的村落,领略不同风景,大到旅游景点,小到旧房土墙,而爱好摄影的温武练将点滴记录,并拍照制作成“村官侣行”,没想到一经自媒体发布后,迅速被网友转载点赞,总阅读率超过10万。

民国小澳门横山旧街、东湾村“世外桃源”,即使是一个粮仓、一条林荫大道,也能收获一份好心情,点赞的网友纷纷惊叹“原来斗门这么美!”

“没想到能那么火,我在菜市场买菜都被村民认出来。”谈到晒幸福是否会有做秀的嫌疑,温武练告诉记者,日常两人的出行其实很简单,带着一部手机、一个手机支架、一个摄影遥控器和一份好心情漫步乡间,两人单纯地只是想把斗门的美好展现给大家,让大家发现斗门农村细节之美。“我们本身是情侣,不存在做秀,何况也是利用闲暇时间。”

“走出去”

一次失败的尝试

并非所有的活动都一帆风顺,有时也会“好心办坏事”。在前期将游客“引进来”的活动收获成功后,赢得了村民的认可,4个年轻人又开始策划一次“走出去”项目,没想到却遭遇了迎头痛击。

“我感觉这次活动是坑了村民。”谈起这次失败的经历,廖兰珍仍痛心,称辜负了村民信任。

廖兰珍称,去年虾山美食节一炮而红后,珠海有企业找上门来,跟团队谈合作,初步确认是在香洲区找一块场地,把农户地道的美食搬到城里,让更多城里人品尝真正地道的美食,以此擦亮品牌。

“企业要求摊位3000元一个,外加20%的提成,由于我们对摊位费用换算没有经验,在不了解情况的基础下进行招商,尽管做通了村民思想工作,但50个摊位只招到一半。”廖兰珍告诉记者,招商不满的情况下,企业硬是要一些“跑场”的美食进来。“印度飞饼、烤串这些进来后,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要的美食节。”

“关键是企业履行也不到位,我们还是太嫩了,村民回去后跟我们说没赚钱,听了后好心疼。”温武练告诉记者,选择将美食“走出去”的项目方向是对的,但就这个合作方式而言,是失败的。这次失败的经历也并非完全没收获,温武练称,珠海市委农办有关负责人知道后,称今后有类似活动,会再想办法政府介入,找一个地方,让农户免费入驻,降低风险。

未来旅程

即使人走了,但成功模式会留给村民

3年任期合同转瞬即逝,这4个年轻人面临人生又一个选择,是续签合同继续留在农村,还是出去干一番事业?谈到对未来的规划,这4个年轻人既有对村官生活的留恋,又有对未知旅程的憧憬。

“农村发展前景很大,这个平台是可以干一番事业的,我可能会留下来续签合同,但是想探索更多方向,比如乡村游、自媒体运营等。”温武练告诉记者,自己的女朋友王倩莹也会留下来,同时也在复习考研,而另一个能力很强的黄靖也很有可能续签合同。
 

“真不愿意这伙年轻人走,他们对村民帮助很大。”虾山村村民莲婶告诉南都记者,这伙年轻人来到村里后,是真正为村民办实事。

“我刚考上了事业编,要去市文化馆上班了。”说起分别,廖兰珍五味杂陈,称即使自己离开了农村,但“乡建众创”这个团队还会在,自己不会离开这个团队。尤其是小伙伴们努力探索的虾山美食节模式还在,即使大家都走了,但这种模式仍然可以帮助村民谋实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