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激活农村工作一池春水
2007-06-08 00:00:00   来源:大学生村官网   作者:曹国厂   点击:



 图为横河镇龙泉村的女大学生“村官”胡丹(左一),走村入户了解情况。赵科摄 


      临近毕业,大学生就业问题又牵动了无数家长和学子的心,大学生就业难的话题也再掀波澜。那么,就业难到底难在哪里?全国各地高调倡导大学生到基层任“村官”的呼吁,能否缓解大学生日益巨大的就业压力? 

    就业难,精英教育转向大众教育形势下的碰撞

    据教育部门的统计数字显示,2005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为340万人,2006年为410多万,而今年全国普通高校的毕业生有495万之众,比2006年的就业峰值多出80多万人。大学生就业难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大学生拥有量过剩了呢?

    统计数字显示,我国大学生毛入学率仅15%左右,而美国为82%,日本、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均在50%以上,韩国、印度、菲律宾也在30%左右。由此可见,我国大学生的比率是相当低的,也就是说我国大学生拥有量不是过剩了,而是低了。大学生拥有量低似乎又和大学生就业难成了一对矛盾。

    据劳动部门统计,我国每年城镇新增就业岗位约900万,而需要就业的人数达到2400万。大学生的就业压力实际上是全社会就业压力传导的结果。单就年轻人来讲,不上大学也要就业,而且如果没有经过高等教育阶段的文化、技能培养,可能就业能力总体上还要低些,那么他们面临的就业压力可能更加严峻。

    曾对毕业生就业进行了多年跟踪的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谢维和在调查中发现,65%以上的毕业生期望工资达到2000元以上,31%左右的毕业生期望在3000元以上,20%的毕业生期望在4000元以上;70%的毕业生希望留在北京等直辖市和沿海开放地区,近60%的毕业生希望到国家机关和三资企业工作。而毕业生中,自己认识到应该调整就业观念和期望的只有28%。

    事实上,我国7亿多庞大的从业人员中,高层次人才稀缺,高级技术工人也相对短缺,还有广袤的农村,这些都是大学毕业生可以充分发挥的天地。

    不可否认,大学毕业生期望找一个理想的工作是很正常的事,然而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由“精英型”向“大众型”迈进,以及社会对于大学生需求的调整、就业竞争的加剧,有些大学生依然受“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束缚,始终把就业目标锁定在“正式班、吃财政”,于是“高不成,低不就”成了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的心理感受。在此情况下,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就显得异常突出。因此,大学生应转变就业观念,同时家长也要调整对孩子的就业期望,不要看不起基础性的岗位,否则就可能不恰当地影响孩子的及时就业。

 

    “大学生村官”激活农村工作“一池春水”

    河北省广宗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典型的农业县,全县共有213个行政村,27万人,其中农村人口占80%以上。2003年,广宗县委组织了基层组织建设调查活动,调查结果中的两组数据令人深思。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02年底,广宗县农村“两委”干部平均年龄为46.5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超过57%。其中村党支部书记平均年龄为48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竟占56%;村委会主任平均年龄逾43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超过51%。另一组数据则显示,广宗县最近几年里大中专学历毕业生有近千人,其中未就业的多达400人。

    两组数据背后表明,长期以来形成的农村干部产生办法和渠道,使在任村干部年龄偏大、文化偏低、能力偏弱的弊病难以从根本上扭转,农村基层组织亟需补充新鲜血液。同时,大学生就业难,尤其是在城市就业更难的问题日渐突出,但对广袤的农村而言,这无疑又是人才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两组数据的反差,使广宗县委认识到选拔一批大中专毕业生充实到村级领导岗位上,对实现智力优势群体与农村干部队伍的有机对接,利用好大学生人才资源和解决好农村人才短缺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于是在2003年10月,广宗县首批30名平均年龄26岁的“大学生村官”上任,其中3名任党支部副书记,2名任村支部委员,25名任村委会主任助理,由此拉开了实施“大学生村官”工程的帷幕。

    如今广宗县的“大学生村官”工程已开展四年。广宗县委书记毕振水认为,“大学生村官”工程的实施,跳出了原有的农村干部选任方式,这些年纪轻、有知识、有文化、而且头脑灵活、思想解放的大学生,充实到村级班子后,使村级干部年龄结构、文化结构明显得到优化。

    毕振水说,“大学生村官”的到来,使原来不思进取的“太平官”产生了危机感和压力,增加了工作动力,为村级班子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从整体上激活了村级班子。

    另外,“大学生村官”本身素质比较高,政策观念、法制意识比较强,面对农村各种矛盾纠纷,甚至是“陈年老账”,“大学生村官”敢于触及,果断处理,群众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朝气和希望,干群关系密切了,磨擦误会减少了,从而为农村和谐社会建设提供了保证。

相关热词搜索:河北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石家庄藁城市:大学生村官的新农村生活(组图)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激活农村工作一池春水

时间:2007-06-08 00:00:00



 图为横河镇龙泉村的女大学生“村官”胡丹(左一),走村入户了解情况。赵科摄 


      临近毕业,大学生就业问题又牵动了无数家长和学子的心,大学生就业难的话题也再掀波澜。那么,就业难到底难在哪里?全国各地高调倡导大学生到基层任“村官”的呼吁,能否缓解大学生日益巨大的就业压力? 

    就业难,精英教育转向大众教育形势下的碰撞

    据教育部门的统计数字显示,2005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为340万人,2006年为410多万,而今年全国普通高校的毕业生有495万之众,比2006年的就业峰值多出80多万人。大学生就业难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大学生拥有量过剩了呢?

    统计数字显示,我国大学生毛入学率仅15%左右,而美国为82%,日本、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均在50%以上,韩国、印度、菲律宾也在30%左右。由此可见,我国大学生的比率是相当低的,也就是说我国大学生拥有量不是过剩了,而是低了。大学生拥有量低似乎又和大学生就业难成了一对矛盾。

    据劳动部门统计,我国每年城镇新增就业岗位约900万,而需要就业的人数达到2400万。大学生的就业压力实际上是全社会就业压力传导的结果。单就年轻人来讲,不上大学也要就业,而且如果没有经过高等教育阶段的文化、技能培养,可能就业能力总体上还要低些,那么他们面临的就业压力可能更加严峻。

    曾对毕业生就业进行了多年跟踪的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谢维和在调查中发现,65%以上的毕业生期望工资达到2000元以上,31%左右的毕业生期望在3000元以上,20%的毕业生期望在4000元以上;70%的毕业生希望留在北京等直辖市和沿海开放地区,近60%的毕业生希望到国家机关和三资企业工作。而毕业生中,自己认识到应该调整就业观念和期望的只有28%。

    事实上,我国7亿多庞大的从业人员中,高层次人才稀缺,高级技术工人也相对短缺,还有广袤的农村,这些都是大学毕业生可以充分发挥的天地。

    不可否认,大学毕业生期望找一个理想的工作是很正常的事,然而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由“精英型”向“大众型”迈进,以及社会对于大学生需求的调整、就业竞争的加剧,有些大学生依然受“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束缚,始终把就业目标锁定在“正式班、吃财政”,于是“高不成,低不就”成了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的心理感受。在此情况下,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就显得异常突出。因此,大学生应转变就业观念,同时家长也要调整对孩子的就业期望,不要看不起基础性的岗位,否则就可能不恰当地影响孩子的及时就业。

 

    “大学生村官”激活农村工作“一池春水”

    河北省广宗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典型的农业县,全县共有213个行政村,27万人,其中农村人口占80%以上。2003年,广宗县委组织了基层组织建设调查活动,调查结果中的两组数据令人深思。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02年底,广宗县农村“两委”干部平均年龄为46.5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超过57%。其中村党支部书记平均年龄为48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竟占56%;村委会主任平均年龄逾43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超过51%。另一组数据则显示,广宗县最近几年里大中专学历毕业生有近千人,其中未就业的多达400人。

    两组数据背后表明,长期以来形成的农村干部产生办法和渠道,使在任村干部年龄偏大、文化偏低、能力偏弱的弊病难以从根本上扭转,农村基层组织亟需补充新鲜血液。同时,大学生就业难,尤其是在城市就业更难的问题日渐突出,但对广袤的农村而言,这无疑又是人才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两组数据的反差,使广宗县委认识到选拔一批大中专毕业生充实到村级领导岗位上,对实现智力优势群体与农村干部队伍的有机对接,利用好大学生人才资源和解决好农村人才短缺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于是在2003年10月,广宗县首批30名平均年龄26岁的“大学生村官”上任,其中3名任党支部副书记,2名任村支部委员,25名任村委会主任助理,由此拉开了实施“大学生村官”工程的帷幕。

    如今广宗县的“大学生村官”工程已开展四年。广宗县委书记毕振水认为,“大学生村官”工程的实施,跳出了原有的农村干部选任方式,这些年纪轻、有知识、有文化、而且头脑灵活、思想解放的大学生,充实到村级班子后,使村级干部年龄结构、文化结构明显得到优化。

    毕振水说,“大学生村官”的到来,使原来不思进取的“太平官”产生了危机感和压力,增加了工作动力,为村级班子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从整体上激活了村级班子。

    另外,“大学生村官”本身素质比较高,政策观念、法制意识比较强,面对农村各种矛盾纠纷,甚至是“陈年老账”,“大学生村官”敢于触及,果断处理,群众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朝气和希望,干群关系密切了,磨擦误会减少了,从而为农村和谐社会建设提供了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