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的“乡村爱情”故事
2012-06-14 08:32:17   来源:湖南工人报   作者:曾颖   点击:

  曾颖

  编者按:2008年,为推进新形势下农村改革发展,中共中央决定,用5年时间选聘10万名大学生到农村任职。我省也于2008年开始选聘大学生去往全省的各个村落任职,到2011年共选聘大学生村官8006名。

  正值青春年华的他们,走进了田间地头、农家小院,和农民打起了交道。然而在事业向前推进的同时,对他们来说,爱情和婚姻,也是在做村官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几年过去了,他们中有的已经扎根农村,找到了心爱的另一半;有的还很困惑,在等待、寻找……

  【故事】

  田埂上的爱情

  有人还在寻觅,有人已经收获爱情。

  村官路上,他俩相识相知相爱。他追求她,她看上了他,两人在田间地头干事创业,也在田埂上谈论爱情。因为爱,他们成为彼此村官事业发展道路上最有力的支持者。

  他叫周正,2008年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打拼一年,因家乡情结回到常德,2009年8月在武陵区东江乡天坪村做了一名村官。

  她叫陈南男,2008年大学毕业后在武陵区东江乡白龙村做了一名村官。

  他俩的爱情,结缘于乡村,也是常德市第一对步入婚姻殿堂的大学生村官。

  2012年8月,这对有情人将在众人的祝福下举行婚礼。

  近日,男主人公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

  2009年8月,我来到了东江乡关天坪村,成为一名村官。很快我就进入了角色,一头扎进农田里,想把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全部献给农村。我所在的东江乡是常德市有名的蔬菜基地养殖基地。工作后不久,领导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一份生态农业的考察报告。为了调查得更深入,数据更详实和准确,我在自己所在的天坪村调查完之后又选择了紧邻的白龙村展开调研

  在一片农田里,我见到了陈南男。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一个瘦小的女生卷着裤腿,蹲在田埂边和村民们聊得火热,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

  第一次的遇见,我们并没有一见钟情擦出爱情的火花。

  那天,在村支书介绍完之后,我们只是相互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认识了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知道了彼此都是大学生村官。

  因为两个村子隔得近,此后我们俩便有了很多交流的机会。有很多时候在乡政府开会因为身份的相似我们也会坐在一起互相交流村官心得。因为两个村子都以养殖为主,村委常常交流,我们作为村官也参与了养殖技术的研讨。虽然陈南男来自城市,在家是父母宠大的独生女,但我们却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对很多问题的看法相似,在多次的活动中,我们从最初的点头之交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只是,那时候的我们,把全部的精力和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无暇考虑终身大事。感情之门依旧没有敞开。

  不久,我借调到区委组织部,陈南男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要到区里上交文字材料,在工作上,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那时,我们俩的工资都是在乡政府领取,借调到组织部后,我没时间去乡里领工资,陈南男每次都会顺便帮我把工资领了,到区里交材料时再给我。

  交流越多,我越来越被陈南男的谦和、热情、工作能力所打动。爱情的火花开始萌芽,但我把这份爱恋藏在心底,没有捅破那张纸。

  直到有一次,一件小事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是一个下雪的周日,天很冷,村里有一位老人要办老年证,但是老年证必须要到市里才能办。当时她给老人解释完后,看着老人失望的眼神,想了想说,“我帮你去办吧!”我们骑车到市里,整个鞋子都湿透了,但是没找到办证的地方。我说,“要不明天再来?”但是她坚持必须给办了,因为她已经承诺了。那一刻,我真的被她打动了,对她产生了无限好感……

  后来,许多同事看到我们俩在工作中的默契,于是有有心人热情撮合,大家都希望我们能结成百年之好。

  2010年的一个周末,在我们认识半年后,我终于鼓起勇气牵起了她的手,那天我们畅谈了对工作的热爱,对村官的理解和困惑,对家庭对未来的憧憬。

  我们也成为了常德市大学生村官队伍中第一对恋人。

  此后,在东江乡的田埂上、菜地里、鱼池旁,都留下了我们俩忙碌的身影和朗朗的笑声。我们的感情在田间地头得到了升华。

  我们的恋爱是那样顺其自然,没有波澜壮阔,一切都很平淡,但是我们知道彼此都是生命中寻找的人。白天我们独自奋斗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晚上我们通过电话和短信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我们没有其他情侣间的甜言蜜语和浪漫温馨的约会,有的只是彼此对工作的理解和对人生价值的追求。这种互相帮助,让我们的村官工作慢慢步入正轨,得心应手。

  对家乡,我们有着很多的一致:我俩都成长于常德市,我们的父母都非常支持我们回家乡工作,我们都有一股为家乡服务,希望家乡越来越美丽的强烈愿望。

  对人生,我们有着相同认识:做一个踏踏实实的人,做一个上进的人,做一个孝顺父母的人。

  2011年11月,在两个村村民的见证下,我们走进了武陵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成为合法夫妻。

  现在的我不仅多了一份对工作的责任,也多了一份对家庭的责任。大学生村官这个舞台不仅给了我一个展现自己的平台,也让我收获了最珍贵的爱情。

  【调查】

  爱情何时会来?

  大学生村官的爱情像周正这样的走到“圆满”的并不多。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一出校门就面临着适应社会,适应工作的双重压力。而由于生活工作在农村基层,任务重、时间少、社交面窄,直接影响了他们的个人感情问题。

  唐剑清是我省第一批大学生村官,他任职的是湘西龙山县天城乡。“在那里挺孤独的!”唐剑清说,“住的地方有点像电视剧里那种避难的荒山野庙,满屋蛛网满地尘土,黑黑的墙角上一个空空的木床,形状各异的木块钉在窗户上,上厕所要走一里地。” 晚上睡觉时,他总是听着山风呼呼作响,直到凌晨才能睡着。无聊的时候,他就上山,看到好看的野花就挖回来,看到形状奇怪的树根、石头,他都捡回来,在屋子里摆弄摆弄,就这么打发时间。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孤独,唐剑清曾想找个女朋友。“在村子里所有女性中比来比去,没有一个上过大学的,甚至高中毕业的都很少。没有共同语言,怎么可能交流感情。”

  由于远离亲人,缺乏朋友,生活、心理、交往上的孤独感都会让大学生“村官”无所适从,特别是女大学生“村官”,她们感情细腻,自理能力不强,独立性差,这种孤独感会表现得更加突出、更加强烈。“白天工作忙还好说,一到晚上就特别想家……”张家界永定区龚家垴村村支书助理林玲告诉记者,和她同一批分到张家界的另一名女村官龚清波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林玲毫不掩饰地说:“找对象是我现在最头疼的问题,选聘"村官"后,就算遇到倾心的人,往往考虑到前途未定、待遇不高、家庭事业难兼顾等问题,不敢冒然接受对方抛出的玫瑰,更不敢轻易谈婚论嫁。”

  由于农村工作繁忙,交际面狭窄,许多女大学生村官在本该收获爱情的季节里,却加入了“剩女”大军。“在村里,平时接触的除了同事,就是来办事的村民,哪有时间谈恋爱,再说,跟谁谈?!”林玲苦笑着说。

  “本来找个合适的对象就很难,当了"村官"后,在农村基层工作,交友面窄,感觉找对象更困难了。”大学生村官李承浩看似开玩笑的话,说出了很多大学生村官的心声。

  对于“村官”这个职业,李承浩说,他是“痛并快乐着”。一方面,工作虽然压力大、节奏快,但所带来的成就感和充实感可以让他暂时忘却“个人问题”上的烦恼。而平时和那些同样当村官的同学或是师弟师妹们聊天时,常常会听到:某某又和男友或女友分手了,又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我的爱情,你什么时候会来呢?来源湖南工人报)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爱情 湖南省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益阳市大学生村官开展留守儿童安全教育活动
下一篇:湖南省益阳市大学生村官乐当少儿的安全使者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的“乡村爱情”故事

时间:2012-06-14 08:32:17

  曾颖

  编者按:2008年,为推进新形势下农村改革发展,中共中央决定,用5年时间选聘10万名大学生到农村任职。我省也于2008年开始选聘大学生去往全省的各个村落任职,到2011年共选聘大学生村官8006名。

  正值青春年华的他们,走进了田间地头、农家小院,和农民打起了交道。然而在事业向前推进的同时,对他们来说,爱情和婚姻,也是在做村官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几年过去了,他们中有的已经扎根农村,找到了心爱的另一半;有的还很困惑,在等待、寻找……

  【故事】

  田埂上的爱情

  有人还在寻觅,有人已经收获爱情。

  村官路上,他俩相识相知相爱。他追求她,她看上了他,两人在田间地头干事创业,也在田埂上谈论爱情。因为爱,他们成为彼此村官事业发展道路上最有力的支持者。

  他叫周正,2008年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打拼一年,因家乡情结回到常德,2009年8月在武陵区东江乡天坪村做了一名村官。

  她叫陈南男,2008年大学毕业后在武陵区东江乡白龙村做了一名村官。

  他俩的爱情,结缘于乡村,也是常德市第一对步入婚姻殿堂的大学生村官。

  2012年8月,这对有情人将在众人的祝福下举行婚礼。

  近日,男主人公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

  2009年8月,我来到了东江乡关天坪村,成为一名村官。很快我就进入了角色,一头扎进农田里,想把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全部献给农村。我所在的东江乡是常德市有名的蔬菜基地养殖基地。工作后不久,领导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一份生态农业的考察报告。为了调查得更深入,数据更详实和准确,我在自己所在的天坪村调查完之后又选择了紧邻的白龙村展开调研

  在一片农田里,我见到了陈南男。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一个瘦小的女生卷着裤腿,蹲在田埂边和村民们聊得火热,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

  第一次的遇见,我们并没有一见钟情擦出爱情的火花。

  那天,在村支书介绍完之后,我们只是相互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认识了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知道了彼此都是大学生村官。

  因为两个村子隔得近,此后我们俩便有了很多交流的机会。有很多时候在乡政府开会因为身份的相似我们也会坐在一起互相交流村官心得。因为两个村子都以养殖为主,村委常常交流,我们作为村官也参与了养殖技术的研讨。虽然陈南男来自城市,在家是父母宠大的独生女,但我们却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对很多问题的看法相似,在多次的活动中,我们从最初的点头之交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只是,那时候的我们,把全部的精力和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无暇考虑终身大事。感情之门依旧没有敞开。

  不久,我借调到区委组织部,陈南男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要到区里上交文字材料,在工作上,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那时,我们俩的工资都是在乡政府领取,借调到组织部后,我没时间去乡里领工资,陈南男每次都会顺便帮我把工资领了,到区里交材料时再给我。

  交流越多,我越来越被陈南男的谦和、热情、工作能力所打动。爱情的火花开始萌芽,但我把这份爱恋藏在心底,没有捅破那张纸。

  直到有一次,一件小事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是一个下雪的周日,天很冷,村里有一位老人要办老年证,但是老年证必须要到市里才能办。当时她给老人解释完后,看着老人失望的眼神,想了想说,“我帮你去办吧!”我们骑车到市里,整个鞋子都湿透了,但是没找到办证的地方。我说,“要不明天再来?”但是她坚持必须给办了,因为她已经承诺了。那一刻,我真的被她打动了,对她产生了无限好感……

  后来,许多同事看到我们俩在工作中的默契,于是有有心人热情撮合,大家都希望我们能结成百年之好。

  2010年的一个周末,在我们认识半年后,我终于鼓起勇气牵起了她的手,那天我们畅谈了对工作的热爱,对村官的理解和困惑,对家庭对未来的憧憬。

  我们也成为了常德市大学生村官队伍中第一对恋人。

  此后,在东江乡的田埂上、菜地里、鱼池旁,都留下了我们俩忙碌的身影和朗朗的笑声。我们的感情在田间地头得到了升华。

  我们的恋爱是那样顺其自然,没有波澜壮阔,一切都很平淡,但是我们知道彼此都是生命中寻找的人。白天我们独自奋斗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晚上我们通过电话和短信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我们没有其他情侣间的甜言蜜语和浪漫温馨的约会,有的只是彼此对工作的理解和对人生价值的追求。这种互相帮助,让我们的村官工作慢慢步入正轨,得心应手。

  对家乡,我们有着很多的一致:我俩都成长于常德市,我们的父母都非常支持我们回家乡工作,我们都有一股为家乡服务,希望家乡越来越美丽的强烈愿望。

  对人生,我们有着相同认识:做一个踏踏实实的人,做一个上进的人,做一个孝顺父母的人。

  2011年11月,在两个村村民的见证下,我们走进了武陵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成为合法夫妻。

  现在的我不仅多了一份对工作的责任,也多了一份对家庭的责任。大学生村官这个舞台不仅给了我一个展现自己的平台,也让我收获了最珍贵的爱情。

  【调查】

  爱情何时会来?

  大学生村官的爱情像周正这样的走到“圆满”的并不多。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一出校门就面临着适应社会,适应工作的双重压力。而由于生活工作在农村基层,任务重、时间少、社交面窄,直接影响了他们的个人感情问题。

  唐剑清是我省第一批大学生村官,他任职的是湘西龙山县天城乡。“在那里挺孤独的!”唐剑清说,“住的地方有点像电视剧里那种避难的荒山野庙,满屋蛛网满地尘土,黑黑的墙角上一个空空的木床,形状各异的木块钉在窗户上,上厕所要走一里地。” 晚上睡觉时,他总是听着山风呼呼作响,直到凌晨才能睡着。无聊的时候,他就上山,看到好看的野花就挖回来,看到形状奇怪的树根、石头,他都捡回来,在屋子里摆弄摆弄,就这么打发时间。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孤独,唐剑清曾想找个女朋友。“在村子里所有女性中比来比去,没有一个上过大学的,甚至高中毕业的都很少。没有共同语言,怎么可能交流感情。”

  由于远离亲人,缺乏朋友,生活、心理、交往上的孤独感都会让大学生“村官”无所适从,特别是女大学生“村官”,她们感情细腻,自理能力不强,独立性差,这种孤独感会表现得更加突出、更加强烈。“白天工作忙还好说,一到晚上就特别想家……”张家界永定区龚家垴村村支书助理林玲告诉记者,和她同一批分到张家界的另一名女村官龚清波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林玲毫不掩饰地说:“找对象是我现在最头疼的问题,选聘"村官"后,就算遇到倾心的人,往往考虑到前途未定、待遇不高、家庭事业难兼顾等问题,不敢冒然接受对方抛出的玫瑰,更不敢轻易谈婚论嫁。”

  由于农村工作繁忙,交际面狭窄,许多女大学生村官在本该收获爱情的季节里,却加入了“剩女”大军。“在村里,平时接触的除了同事,就是来办事的村民,哪有时间谈恋爱,再说,跟谁谈?!”林玲苦笑着说。

  “本来找个合适的对象就很难,当了"村官"后,在农村基层工作,交友面窄,感觉找对象更困难了。”大学生村官李承浩看似开玩笑的话,说出了很多大学生村官的心声。

  对于“村官”这个职业,李承浩说,他是“痛并快乐着”。一方面,工作虽然压力大、节奏快,但所带来的成就感和充实感可以让他暂时忘却“个人问题”上的烦恼。而平时和那些同样当村官的同学或是师弟师妹们聊天时,常常会听到:某某又和男友或女友分手了,又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我的爱情,你什么时候会来呢?来源湖南工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