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三年任职期满为何选择留任
2011-01-14 09:18:58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郁芬 顾敏 翟慎良   点击:

记者联系到东海县山左口乡团林村党支部书记朱斌时,他正忙着制作项目书,向扶贫办申报扶贫资金,用来改造旱地、修整道路和建造蔬菜大棚。

朱斌是我省首批三年期满的大学生村官之一。不过,对他来说,3年期满,是另一个3年的开始2010年8月,在东海县村党组织换届中,他以90%的高票当选村党支部书记。

根据省委组织部的统计,我省首批3年期满的大学生村官中,有544名选择续聘。这意味着,超过半数继续坚守在农村一线。面对多条出路,他们为何继续留在乡村?他们又将如何走好下一个3年?

留任,因为有放不下的事业


在到团林村任职之前,朱斌在山左口乡的另一个村南古寨村干了3年的副书记。任期满时,尽管家人在苏南老家为他准备了大企业的职位,他还是决定继续做村官。

“这3年给村民办了不少事,村民感激,自己也很有成就感。”朱斌说,“南古寨村年人均收入才两千多,即便是现在的团林村,人均收入也才5000多,跟苏南相比差距还是太大。”朱斌希望在接下来的3年里,能帮助团林村把人均收入提高到一万元,多为村民办点实事,同时再多多锻炼自己。

对于沭阳县扎下镇朱家庄村党支部书记沙江宁来说,留任是因为放不下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2008年,下村一年后,沙江宁东挪西凑加上贷款,筹集10万元创办了一个小玩具厂,为本地企业代加工玩具。如今,小厂一年净利润有20多万元,附近的留守妇女来厂务工,一个月也有一两千元的收入。“放下身架磨贷款、寻销路,想法设法解决招工难、提高工人技术……这个厂子,可以说是一点一点实干出来的。从内心讲,我舍不得放弃这份事业。”沙江宁说。

把事业放在村里的,还有射阳县四明镇副镇长、新南村党总支书记郭碧玉。尽管已经是“副镇长”,郭碧玉仍然把自己定位为“大学生村官”,工作重心100%在村里。“我的工作和创业项目都在村里,我跟村民许诺过,村子不脱贫,我绝不离开!”过去的3年里,郭碧玉联合村民创办养鸡合作社,带动85名贫困户脱贫。“以前忙着脱贫,现在经济建设有了起色,我还想把村里精神文明这一块给补上。”

留任,因为有全新的挑战

同样是留任,陈荣的工作岗位却从农村转移到了城区2010年8月,原在灌南县腰庄村任职的她,在市委组织部安排下担任了海州区砚池社区副书记。

“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我可能会辞职。”陈荣告诉记者,她本人是海州区人,工作后不久跟灌云县的一个大学生村官结婚。去年年初,她当了妈妈,苦恼也相继而来:夫妻两地分居,孩子放在父母家里自己牵肠挂肚,想打退堂鼓。关键时刻,市里的安排让她消除了这个念头。

据了解,像陈荣这样,3年后在县、区之间交流使用的大学生村官,连云港市共有9人。连云港市委组织部综干处处长胡滨表示,在调研摸底中,他们发现不少大学生村官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的怀孕,有的两地分居,而“在县区间异地交流,有利于解决大学生村官的后顾之忧。”

刚刚在公推直选中当选灌云县 东徐村党总支书记的陈兵,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陡沟乡副乡长。2009年9月,灌云县通过公开选拔方式,从全县168个大学生村官中公选5人担任副乡长。受命为副乡长时,陈兵感觉“跟做梦一样,没想到自己的付出会有这么高的回报!我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做好工作”。

留任,因为有激励的政策

拥有本科以上学历并且又有3年基层实践经验的大学生村官们,对于苏北地区尤其是苏北农村来说,是一笔宝贵的人才资源,而3年历练后村官们刚刚成为熟手,这个时候离开,不仅是他们个人的损失,更是基层和国家的损失。因此,各地组织部门都在想方设法留下其中的优秀分子。

在去年的村党组织换届中,连云港市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大学生村官积极参与公推直选,继续留村任职。比如保留大学生村官身份和各项补贴,享受村干部考核报酬或补贴;考取公务员的保留公务员各项待遇,并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

打通上升通道,也增添了村官岗位的吸引力。去年11月初,宿迁市拿出团市委副书记和市妇联副主席两个市管干部职位,从在村任职满两年的大学生村官中定向选拔。此前,宿迁还从大学生村官中公选了10名乡镇副科级干部。尽管提拔后,这些村官们身份不变、待遇不变乃至工作地点也依然在村,大学生村官们却还是从中捕捉到了强烈的信号。

在灌云县任职的村官任浩东说,开辟这样一条出路,说明“组织上还是很重视我们的”。他仔细研究了本县当选副乡长的9个人,发现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能吃苦、办实事、注重民主决策。“接下来3年,我打算向他们学习,向这个目标努力。”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留任的不少大学生村官已经参加过多次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他们希望在续聘期间等待“机会”。毋庸置疑的是,随着一届届大学生村官的进入和期满,定向招考公务员的竞争也将更为激烈。

有关人士指出,改变苏北落后的现状,需要有一批优秀的基层干部充实到新农村建设一线,而大学生村官群体中,也确有这样一批优秀分子,配置好这部分同志,对新农村建设有着积极的意义。“大浪淘沙,3年下来,对于表现确实优秀的大学生村官,能否通过组织推荐等方式,有计划地选聘到更适合的岗位上去?”有关人士指出,只有让“干得好”的比“考得好”的发展得好,才能真正让大学生村官安心立足农村,一门心思干事创业。

本报记者 郁芬 顾敏 翟慎良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期满留任 江苏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社工待遇提高了大学生村官工资何时能涨
下一篇:江苏扬州为所有大学生村官建立业绩档案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三年任职期满为何选择留任

时间:2011-01-14 09:18:58

记者联系到东海县山左口乡团林村党支部书记朱斌时,他正忙着制作项目书,向扶贫办申报扶贫资金,用来改造旱地、修整道路和建造蔬菜大棚。

朱斌是我省首批三年期满的大学生村官之一。不过,对他来说,3年期满,是另一个3年的开始2010年8月,在东海县村党组织换届中,他以90%的高票当选村党支部书记。

根据省委组织部的统计,我省首批3年期满的大学生村官中,有544名选择续聘。这意味着,超过半数继续坚守在农村一线。面对多条出路,他们为何继续留在乡村?他们又将如何走好下一个3年?

留任,因为有放不下的事业


在到团林村任职之前,朱斌在山左口乡的另一个村南古寨村干了3年的副书记。任期满时,尽管家人在苏南老家为他准备了大企业的职位,他还是决定继续做村官。

“这3年给村民办了不少事,村民感激,自己也很有成就感。”朱斌说,“南古寨村年人均收入才两千多,即便是现在的团林村,人均收入也才5000多,跟苏南相比差距还是太大。”朱斌希望在接下来的3年里,能帮助团林村把人均收入提高到一万元,多为村民办点实事,同时再多多锻炼自己。

对于沭阳县扎下镇朱家庄村党支部书记沙江宁来说,留任是因为放不下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2008年,下村一年后,沙江宁东挪西凑加上贷款,筹集10万元创办了一个小玩具厂,为本地企业代加工玩具。如今,小厂一年净利润有20多万元,附近的留守妇女来厂务工,一个月也有一两千元的收入。“放下身架磨贷款、寻销路,想法设法解决招工难、提高工人技术……这个厂子,可以说是一点一点实干出来的。从内心讲,我舍不得放弃这份事业。”沙江宁说。

把事业放在村里的,还有射阳县四明镇副镇长、新南村党总支书记郭碧玉。尽管已经是“副镇长”,郭碧玉仍然把自己定位为“大学生村官”,工作重心100%在村里。“我的工作和创业项目都在村里,我跟村民许诺过,村子不脱贫,我绝不离开!”过去的3年里,郭碧玉联合村民创办养鸡合作社,带动85名贫困户脱贫。“以前忙着脱贫,现在经济建设有了起色,我还想把村里精神文明这一块给补上。”

留任,因为有全新的挑战

同样是留任,陈荣的工作岗位却从农村转移到了城区2010年8月,原在灌南县腰庄村任职的她,在市委组织部安排下担任了海州区砚池社区副书记。

“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我可能会辞职。”陈荣告诉记者,她本人是海州区人,工作后不久跟灌云县的一个大学生村官结婚。去年年初,她当了妈妈,苦恼也相继而来:夫妻两地分居,孩子放在父母家里自己牵肠挂肚,想打退堂鼓。关键时刻,市里的安排让她消除了这个念头。

据了解,像陈荣这样,3年后在县、区之间交流使用的大学生村官,连云港市共有9人。连云港市委组织部综干处处长胡滨表示,在调研摸底中,他们发现不少大学生村官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的怀孕,有的两地分居,而“在县区间异地交流,有利于解决大学生村官的后顾之忧。”

刚刚在公推直选中当选灌云县 东徐村党总支书记的陈兵,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陡沟乡副乡长。2009年9月,灌云县通过公开选拔方式,从全县168个大学生村官中公选5人担任副乡长。受命为副乡长时,陈兵感觉“跟做梦一样,没想到自己的付出会有这么高的回报!我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做好工作”。

留任,因为有激励的政策

拥有本科以上学历并且又有3年基层实践经验的大学生村官们,对于苏北地区尤其是苏北农村来说,是一笔宝贵的人才资源,而3年历练后村官们刚刚成为熟手,这个时候离开,不仅是他们个人的损失,更是基层和国家的损失。因此,各地组织部门都在想方设法留下其中的优秀分子。

在去年的村党组织换届中,连云港市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大学生村官积极参与公推直选,继续留村任职。比如保留大学生村官身份和各项补贴,享受村干部考核报酬或补贴;考取公务员的保留公务员各项待遇,并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

打通上升通道,也增添了村官岗位的吸引力。去年11月初,宿迁市拿出团市委副书记和市妇联副主席两个市管干部职位,从在村任职满两年的大学生村官中定向选拔。此前,宿迁还从大学生村官中公选了10名乡镇副科级干部。尽管提拔后,这些村官们身份不变、待遇不变乃至工作地点也依然在村,大学生村官们却还是从中捕捉到了强烈的信号。

在灌云县任职的村官任浩东说,开辟这样一条出路,说明“组织上还是很重视我们的”。他仔细研究了本县当选副乡长的9个人,发现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能吃苦、办实事、注重民主决策。“接下来3年,我打算向他们学习,向这个目标努力。”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留任的不少大学生村官已经参加过多次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他们希望在续聘期间等待“机会”。毋庸置疑的是,随着一届届大学生村官的进入和期满,定向招考公务员的竞争也将更为激烈。

有关人士指出,改变苏北落后的现状,需要有一批优秀的基层干部充实到新农村建设一线,而大学生村官群体中,也确有这样一批优秀分子,配置好这部分同志,对新农村建设有着积极的意义。“大浪淘沙,3年下来,对于表现确实优秀的大学生村官,能否通过组织推荐等方式,有计划地选聘到更适合的岗位上去?”有关人士指出,只有让“干得好”的比“考得好”的发展得好,才能真正让大学生村官安心立足农村,一门心思干事创业。

本报记者 郁芬 顾敏 翟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