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学子五年调研揭开大学生村官“力与痛”
2012-08-30 08:29:25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王静 丁姗   点击:

    新学期将至,对于即将读大四的苏州大学社会学专业学生谈伟来说,并没有太多的休息。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他们团队暑期社会实践调研了260多名江苏省的大学生“村官”,从大量的问卷、访谈记录和影音资料中,学生们要梳理调研成果,整合汇报材料。

  作为在全国率先启动大学生“村官”计划的江苏省,每年的大学生“村官”选聘报名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那么这些“村官”在上位之后表现如何?农村和农民对他们的认可度怎样?他们的未来又将怎么发展?苏州大学社会学院的师生们这项已经坚持了五年的调研项目,或可提供部分答案。

  调研五年 获得一手数据

  江苏省2007年首次选聘1011名大学毕业生到苏北经济薄弱村任职,2008年又实施了“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工程。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认识到大学生村官这一职业,不管是作为就业渠道,还是作为发展路径,都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发展方向。然而当许多同学真正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却往往因为对这个职业的不了解而陷入迷茫,也有部分同学在当上“村官”之后,产生了种种思想上的变化。大学作为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机构,如何做好大学生村官培养的“孵化器”,选聘的“助推器”和大学生村官群体的“服务器”,是五年来“村官调研团队”老师和同学们坚持的理念。

  谈伟已经是第二年参加调研了,今年团队跑的是苏南的无锡市锡山区,以及苏北的连云港市灌南县、宿迁市泗阳县。他说,五年来团队的老师和学生换了几茬,几乎整个苏北地区的县级市都跑遍了,虽然调研人员有变化,但是整个数据资料却完整地记录了江苏省大学生村官的发展历程,给出了一份江苏省大学生村官扎根基层的新“创业史”,也记录了他们的委屈、辛酸和泪水。

  不同于记者采访,也不同于组织部门内部的调研,苏大社会学院的这个调研团队采用的是“滚雪球法”和“固定样本回访”两种方法。他们联系本校当上村官的毕业生,既在当地政府会议室里座谈,也跟着他们去工作,在第一线参与观察村官的日常活动。然后再请村官联系其他的村官,从而把调研对象越滚越多。连云港的灌南县是调研团队的“固定样本”,五年来,几乎每年团队的师生都要到这里来,调研发现,整个灌南县大学生村官的稳定性比较高,五年来的数据表明,2007年担任村官至今仍在任的约有10%,2008年至今仍在任的约有21%,2009年担任村官的大学毕业生到今年正好三年届满,依然有超过42%的人选择留任。

  面对面的交流,心贴心的沟通,为调研团队拿到第一手数据和案例打下了重要的基础。谈伟说,团队师生的目的就是要发现问题,而同龄人的身份,恰好给了村官一个倾诉的理由。在调研中,有村官坦言,自己的主要工作是“管档案,写材料,真正涉及到村里核心利益的,根本你别想碰”。长期指导调研团队实践的苏大社会学副教授马德峰说,如何把自己的身份和工作真正放到基层中去,依然是村官最大的挑战。

  苏南苏北 村官定位不同

  今年的村官调研,团队把苏南、苏北大学生村官的比较作为了一项重点。苏南与苏北的地区发展差异也直接导致了“村官”们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有着相当大的差别。苏南的大学生村官的角色更像是“行政助理”,一位苏南的村官说,“现在苏南农村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社会管理事务越来越繁重,我们的工作也越来越多地以文书、文秘类辅助性工作为主”。而苏北农村地区由于经济发展较落后,创业仍是大学生村官的“主业”,此外还要扮演“技术多面手”的角色。对此,调研团队的解释是,苏南的农村村级经济基础较好,他们的工作重点不在自主创业和促进经济发展,而更多的是协助处理各种社会事务,而在苏北农村,“大学生”属于优势资源,农村各项建设相对落后,因而像创业致富、计算机操作、账目处理公开等“技术性”较强的工作,就自然落到了视野更开阔、科学文化素质更高的大学生村官身上。

  一个令人欣喜的发现是,虽然苏南大学生村官的待遇明显优于苏北的同行,但是苏北大学生村官的“成就感”却不低。调研发现,58.5%苏北大学生村官对于自己当前的工作定位表示满意,而这个数据在苏南是47%。在苏北,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现象十分普遍,有的县市村官创业参与率甚至达到了100%。泗阳县李口镇大学生村官马勇的月工资在3000元左右,但他联合其他大学生村官创办了泗阳县宗泽文具有限公司,由于公司业绩不错,不仅带动了村级经济,他个人年底还能拿到几万块的分红。苏州大学社会学院高峰教授表示,一个人的满足感或成就感并不完全和收入等物质利益联系在一起,当村官感到真正为村里和乡镇做了贡献的时候,那种愉悦的心情是别人无法完全体会的。

  无锡市锡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徐建东表示,无论南北,大学生村官作为基层组织的一员,就是办百家事,解百家困的,需要直接面对群众处理“家长里短、鸡毛蒜皮”,要比一般机关专业管理工作繁琐,这是由于大学生村官作为政策宣传员、矛盾调解员、科技推广员、文化指导员等多种复合角色性质所决定的,需要各级组织加入培训和引导。

  留人留心 期待政策跟进

  谈伟在访谈中听一位大学生村官提到,工作上自己最满意的是自己和别的大学生村官一起创立了“专项会议”的议事机制,就村民们比较关注的问题举行多方会谈,组织村书记、村主任、大学生村官、村民代表一起,公开透明地协商问题,仔细聆听村民们的意见,当场记下承诺内容,监督实施过程,确保按时兑现承诺,解决村民们的困难问题。一开始村民们比较抵制,认为又是在走形式,但当他们看到大学生村官一条条记下他们的意见,并且真的按照村民意见兑现承诺时,他们就热烈拥护了。“目前这种议事形式已经在当地镇里推广开来,当你看到困扰农民很久的老大难问题,被解决的时候,他们握住你的手,热泪盈眶,我们真的很有成功感和充实感”,这位村官的原话被记在了谈伟的笔记本上。“大学生村官确实在基层发挥了显著的作用,给基层带来了很大的活力”,在采访中,无锡市鹅湖镇鹅湖村姚书记告诉调研团,而这也是苏南苏北政府部门的共识。正是认识到大学生村官对于基层工作的重要作用,无锡市在一村一名省聘大学生村官的基础上,还特意增加了“村聘”大学生村官,即以村级财政全额支付工资、另行聘选的大学生村官。苏北对于大学生村官的渴求度丝毫不亚于苏南,如为了留住大学生村官,连云港市就提出“岗位留人、项目留人、感情留人”并配合众多优惠政策。然而在访谈中,面对自己的学弟学妹,大学生村官们也普遍流露出对“政策进一步落实”的期待。有村官提出,“我们表面看上去像是公务员,却没有公务员的行政编制,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在五年的调研中,当被问及“您认为政府最需要尽快落实的政策是什么”时,无论苏南苏北,选择“健全大学生村官各项保障制度,提高生活及工作待遇”的比例都远远高于其他选项。

  灌南县优秀大学生村官刘斌是2007年第一批到任的村官,今年考取了全国政协的公务员,在他看来,村官的未来需要国家和自己一起来努力。“每年中直机关大概招1000人左右,大概会拿出10%的岗位给予做过村官的人,现在企事业单位比如农行、邮政储蓄、电信等,也在定向招村官。”他坦言,自己能考取公务员,也得益于国家对大学生村官的政策倾斜,因此他鼓励自己的伙伴,“机会还是很多的,只要你好好做。”

  但是如果政府出台过多足够优惠的政策,疏导大学生村官的出路,是否会影响村官们安心扎根农村?马德峰副教授认为国家需要给予大学生村官一个明确的角色定位,而不是停留在一个村级组织特设岗位人员身份上。目前,国家提出的大学生村官后续五条出路,出台优惠政策、疏导大学生村官出路避免“堵塞”是对的,但要尤其加大对留守基层、扎根农村的大学生村官扶持力度,另外,五条出路有了,还需要出台通向这五条出路的分类培养路径及实施方案。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调研 江苏省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江苏东台19名前大学生村官两年发放贷款10亿
下一篇:调研发现:留住大学生村官苏南苏北各有各招

动态详情

苏大学子五年调研揭开大学生村官“力与痛”

时间:2012-08-30 08:29:25

    新学期将至,对于即将读大四的苏州大学社会学专业学生谈伟来说,并没有太多的休息。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他们团队暑期社会实践调研了260多名江苏省的大学生“村官”,从大量的问卷、访谈记录和影音资料中,学生们要梳理调研成果,整合汇报材料。

  作为在全国率先启动大学生“村官”计划的江苏省,每年的大学生“村官”选聘报名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那么这些“村官”在上位之后表现如何?农村和农民对他们的认可度怎样?他们的未来又将怎么发展?苏州大学社会学院的师生们这项已经坚持了五年的调研项目,或可提供部分答案。

  调研五年 获得一手数据

  江苏省2007年首次选聘1011名大学毕业生到苏北经济薄弱村任职,2008年又实施了“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工程。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认识到大学生村官这一职业,不管是作为就业渠道,还是作为发展路径,都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发展方向。然而当许多同学真正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却往往因为对这个职业的不了解而陷入迷茫,也有部分同学在当上“村官”之后,产生了种种思想上的变化。大学作为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机构,如何做好大学生村官培养的“孵化器”,选聘的“助推器”和大学生村官群体的“服务器”,是五年来“村官调研团队”老师和同学们坚持的理念。

  谈伟已经是第二年参加调研了,今年团队跑的是苏南的无锡市锡山区,以及苏北的连云港市灌南县、宿迁市泗阳县。他说,五年来团队的老师和学生换了几茬,几乎整个苏北地区的县级市都跑遍了,虽然调研人员有变化,但是整个数据资料却完整地记录了江苏省大学生村官的发展历程,给出了一份江苏省大学生村官扎根基层的新“创业史”,也记录了他们的委屈、辛酸和泪水。

  不同于记者采访,也不同于组织部门内部的调研,苏大社会学院的这个调研团队采用的是“滚雪球法”和“固定样本回访”两种方法。他们联系本校当上村官的毕业生,既在当地政府会议室里座谈,也跟着他们去工作,在第一线参与观察村官的日常活动。然后再请村官联系其他的村官,从而把调研对象越滚越多。连云港的灌南县是调研团队的“固定样本”,五年来,几乎每年团队的师生都要到这里来,调研发现,整个灌南县大学生村官的稳定性比较高,五年来的数据表明,2007年担任村官至今仍在任的约有10%,2008年至今仍在任的约有21%,2009年担任村官的大学毕业生到今年正好三年届满,依然有超过42%的人选择留任。

  面对面的交流,心贴心的沟通,为调研团队拿到第一手数据和案例打下了重要的基础。谈伟说,团队师生的目的就是要发现问题,而同龄人的身份,恰好给了村官一个倾诉的理由。在调研中,有村官坦言,自己的主要工作是“管档案,写材料,真正涉及到村里核心利益的,根本你别想碰”。长期指导调研团队实践的苏大社会学副教授马德峰说,如何把自己的身份和工作真正放到基层中去,依然是村官最大的挑战。

  苏南苏北 村官定位不同

  今年的村官调研,团队把苏南、苏北大学生村官的比较作为了一项重点。苏南与苏北的地区发展差异也直接导致了“村官”们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有着相当大的差别。苏南的大学生村官的角色更像是“行政助理”,一位苏南的村官说,“现在苏南农村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社会管理事务越来越繁重,我们的工作也越来越多地以文书、文秘类辅助性工作为主”。而苏北农村地区由于经济发展较落后,创业仍是大学生村官的“主业”,此外还要扮演“技术多面手”的角色。对此,调研团队的解释是,苏南的农村村级经济基础较好,他们的工作重点不在自主创业和促进经济发展,而更多的是协助处理各种社会事务,而在苏北农村,“大学生”属于优势资源,农村各项建设相对落后,因而像创业致富、计算机操作、账目处理公开等“技术性”较强的工作,就自然落到了视野更开阔、科学文化素质更高的大学生村官身上。

  一个令人欣喜的发现是,虽然苏南大学生村官的待遇明显优于苏北的同行,但是苏北大学生村官的“成就感”却不低。调研发现,58.5%苏北大学生村官对于自己当前的工作定位表示满意,而这个数据在苏南是47%。在苏北,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现象十分普遍,有的县市村官创业参与率甚至达到了100%。泗阳县李口镇大学生村官马勇的月工资在3000元左右,但他联合其他大学生村官创办了泗阳县宗泽文具有限公司,由于公司业绩不错,不仅带动了村级经济,他个人年底还能拿到几万块的分红。苏州大学社会学院高峰教授表示,一个人的满足感或成就感并不完全和收入等物质利益联系在一起,当村官感到真正为村里和乡镇做了贡献的时候,那种愉悦的心情是别人无法完全体会的。

  无锡市锡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徐建东表示,无论南北,大学生村官作为基层组织的一员,就是办百家事,解百家困的,需要直接面对群众处理“家长里短、鸡毛蒜皮”,要比一般机关专业管理工作繁琐,这是由于大学生村官作为政策宣传员、矛盾调解员、科技推广员、文化指导员等多种复合角色性质所决定的,需要各级组织加入培训和引导。

  留人留心 期待政策跟进

  谈伟在访谈中听一位大学生村官提到,工作上自己最满意的是自己和别的大学生村官一起创立了“专项会议”的议事机制,就村民们比较关注的问题举行多方会谈,组织村书记、村主任、大学生村官、村民代表一起,公开透明地协商问题,仔细聆听村民们的意见,当场记下承诺内容,监督实施过程,确保按时兑现承诺,解决村民们的困难问题。一开始村民们比较抵制,认为又是在走形式,但当他们看到大学生村官一条条记下他们的意见,并且真的按照村民意见兑现承诺时,他们就热烈拥护了。“目前这种议事形式已经在当地镇里推广开来,当你看到困扰农民很久的老大难问题,被解决的时候,他们握住你的手,热泪盈眶,我们真的很有成功感和充实感”,这位村官的原话被记在了谈伟的笔记本上。“大学生村官确实在基层发挥了显著的作用,给基层带来了很大的活力”,在采访中,无锡市鹅湖镇鹅湖村姚书记告诉调研团,而这也是苏南苏北政府部门的共识。正是认识到大学生村官对于基层工作的重要作用,无锡市在一村一名省聘大学生村官的基础上,还特意增加了“村聘”大学生村官,即以村级财政全额支付工资、另行聘选的大学生村官。苏北对于大学生村官的渴求度丝毫不亚于苏南,如为了留住大学生村官,连云港市就提出“岗位留人、项目留人、感情留人”并配合众多优惠政策。然而在访谈中,面对自己的学弟学妹,大学生村官们也普遍流露出对“政策进一步落实”的期待。有村官提出,“我们表面看上去像是公务员,却没有公务员的行政编制,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在五年的调研中,当被问及“您认为政府最需要尽快落实的政策是什么”时,无论苏南苏北,选择“健全大学生村官各项保障制度,提高生活及工作待遇”的比例都远远高于其他选项。

  灌南县优秀大学生村官刘斌是2007年第一批到任的村官,今年考取了全国政协的公务员,在他看来,村官的未来需要国家和自己一起来努力。“每年中直机关大概招1000人左右,大概会拿出10%的岗位给予做过村官的人,现在企事业单位比如农行、邮政储蓄、电信等,也在定向招村官。”他坦言,自己能考取公务员,也得益于国家对大学生村官的政策倾斜,因此他鼓励自己的伙伴,“机会还是很多的,只要你好好做。”

  但是如果政府出台过多足够优惠的政策,疏导大学生村官的出路,是否会影响村官们安心扎根农村?马德峰副教授认为国家需要给予大学生村官一个明确的角色定位,而不是停留在一个村级组织特设岗位人员身份上。目前,国家提出的大学生村官后续五条出路,出台优惠政策、疏导大学生村官出路避免“堵塞”是对的,但要尤其加大对留守基层、扎根农村的大学生村官扶持力度,另外,五条出路有了,还需要出台通向这五条出路的分类培养路径及实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