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如皋市有本事的大学生村官不愁“嫁”
2014-11-18 09:05:40   来源:大学生村官网   作者:王烨捷   点击:

  中组部最新释放的大学生村官政策“微调”信号,令不少现任的大学村官们颇感焦虑。2014年5月30日,中组部召开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提出“规模适度”的要求,要合理规划总量,科学控制流量,注重分布的合理性,用2年到3年时间,逐步将大学生村官总量保持在15万人左右,覆盖四分之一的行政村。
 
  按照此前官方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41万名大学生村官,在岗22万人,覆盖了超过1/3的行政村。也就是说,在未来2年至3年内,大学生村官队伍可能会减少约7万人。
 
  对此,记者在江苏省如皋市东陈镇采访发现,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村官”对组织部门释放的政策微调信号,虽有忧虑,却并未出现多大“反弹”。
 
  “有本事的人,不愁’嫁’。”这些大学生村官对政策变化所表现出的“淡定”源自自身过硬的本领。一名接受采访的大学生村官告诉记者,哪怕任期结束组织部门不再续聘,以他服务农村的经历,他也能在本地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村官岗上一路“升迁”,愁什么?
 
  潘海燕当村官,走一路留一串“闪闪的”足迹。最早的时候,她是尚书村党支部副书记,后来又到徐湾村当村委会主任,2012年时,她又当上了双群社区党总支书记并挂职当起了东陈镇的副镇长。
 
  一路“升迁”的背后,是这个“女汉子”比男生更“勇猛”的身影。据了解,中组部方面此番对大学生村官政策进行微调,要求“严把入口,好中选优”的原因之一,即目前村官队伍人员结构不合理,女多男少。“如果人人都像小潘一样会闷着脑袋想事、干事,这或许就不是问题。”如皋市委组织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女汉子”潘海燕在尚书村时,创办了黄粉虫养殖场,这种虫子是养鸡场急需的“绿色高蛋白饲料”,销量极好;在徐湾村工作,她办起了村工业小区和山羊养殖场,给村民留下一个“聚宝盆”;到了双群社区,她又成了村民们口中津津乐道的“金鱼村官”。
 
  金鱼,原本就是双群社区的特色养殖项目,这里的蝶尾金鱼曾获得过全国金奖,还上过中央电视台第7套的农业科技节目。但潘海燕到任之时,双群社区的金鱼产业却正遭遇发展瓶颈——家家户户都养金鱼,但大多数村民并未加入金鱼养殖合作社,有些人想把金鱼养殖做成大事业,但还有些人心里想着“小富即安”就好,何必做大。
 
  村民们参差不齐的想法,导致双群社区的金鱼产业始终“做不大”,资金投入不足,生产规模受限。一个浅显的道理,村民们不懂——形成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后,生意更好做。就在与如皋同属南通市的海门三星镇叠石桥社区,那里家纺产业因为规模极大,成为全国家纺产品的批发地,但凡要做家纺,人们都会跑去那里,那里的村民把房子租给外来商户,每月都能挣上数千元。
 
  潘海燕头脑灵活,上任伊始她就想好,要让双群的小金鱼“游”出大动静来。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她在一次同学聚会中认识了客商王振中,得知对方有意搞农业投资,她“贴”了上去。“不如投资我们的双群金鱼吧。”饭桌上,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双群的优势,并拿出甜头来吸引对方,“我可以帮你流转200亩土地,你要是乐意,马上就干!”
 
  第二天,王振中就进村考察,当晚他就拍了板——投资500万,建设振中观赏鱼养殖场。此后,又有两个老板在金鱼池旁办起了花木生产基地和苗木研究所。
 
  2013年,双群金鱼规模扩大了一倍,金鱼养殖合作社的会员也发展到了362户,村民人均纯收入也由2012年的1.58万元跃升到1.85万元。如今,双群的金鱼已经“游”向东南亚和欧美国家。
 
  潘海燕说,无论大学生村官政策如何调整,都不会“伤”到那些有本事的村官。
 
  “磅秤村官”心思都花在精打细算上
 
  南东陈社区的会计、大学生村官蒋黎黎甚至对中组部近来对大学生村官政策所作出的“微调”并不太清楚,她的心思,都花在了为村里的经费精打细算上。
 
  一名与她共事的村干部告诉记者,细心的小蒋根本不用担心“未来做什么”的问题,“脑子灵活,办事仔细,上哪儿都能吃得开”。
 
  今年春天,刚刚到任不久的小蒋成了村里的“名人”。整个社区开拖拉机和农用车的村民都认得她,他们叫她做“磅秤村官”。
 
  这个名字,来自小蒋干的一件新奇事儿。村里修水泥路,她天天坐在运河边的磅秤旁边,给进场的黄沙石子一车车地过磅,按实际重量“记账”。
 
  这活计,过去不要说是在南东陈社区,就是在整个如皋市的农村,都没见人干过。以往村里或者村民买沙石,采用的都是“点车数、估重量”的粗略做法,从不过磅较真。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一些卖砂石的老板,就有意无意地短斤缺两起来,他们运来的沙石总是满一车、浅一车的。
 
  在这个问题上,小会计蒋黎黎认真起来。她算了一笔账——3条水泥路长1900米,宽3.5米,厚15厘米,预计要用黄沙980吨,石子1200吨,得用12吨的农用车装182车。如果每车少装一吨半吨,表面上看没什么,但182车下来,村里可就要因此损失1万多元钱。
 
  “沙石不过磅可不行。”这个小姑娘带上纸和笔,坐到了磅秤旁,认认真真记起账来。看着这个年轻姑娘如此认真,很多沙石老板只能苦笑一下。
 
  南东陈社区的村干部告诉记者,除沙石外,蒋黎黎在材料费、机械费、人工费上也都是项项抽筋剔骨细细算,特别较真。水泥路原本预算造价每平方米80元,在小蒋的“压榨”下,每平方米造价降至了65元,村里为此省下了近10万元。
 
  不光是在管钱用钱上精打细算,村民眼中的小蒋,还会在“生财聚财”上动脑筋。
 
  南东陈社区地处通扬运河南岸,当年为了打通运河,村民们将陆地挑空,沿着河道堆起了高高的沙堤。这道沙堤,占地面积达48亩。每到大风天气,这里就黄沙满天飞,成为东陈镇一大污染源。与此同时,在社区的另外几处地方,又有10多亩的废沟呆塘。
 
  小蒋又开始算账——如果把沙堤上的沙子运到沟沟里去填塘,不但可使48亩沙堤成为良田,还可新增10亩耕地,掐指一算,村里实际能多出58亩耕地。她向党总支提出建议并递交报告,获得通过。
 
  如今,南东陈社区的运沙填沟工作已经开始了,全社区的拖拉机和农用车都来参加运沙泥,蒋黎黎又是天天到场,查看每车斗装泥多少。一个开拖拉机的小伙子一见到她,就高声呼喊道:“‘磅秤村官’来了,你们谁也不要耍滑少装啊!”
 
  新任村官不急“出头”,先踏实干活再说
 
  雪洪村的大学生村官陈飞是个“新人”,刚来做村官没几天。对于村官政策的微调,他虽有耳闻,却并不太在意,“与其花时间去钻研政策有哪些利弊,倒不如自己踏实干活,练好本领再说”。
 
  陈飞的到来,为雪洪村增加了一个创收项目——草绳加工。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草绳,是由过去被农民们焚烧弃用的秸秆做的。村主任张友山告诉记者,村干部们过去在秋收时节的任务是催收催种,如今的首要任务却是秸秆管控,“不能让村民违规焚烧秸秆,污染环境。这个事,上头是有硬指标的。”
 
  张友山介绍,每到收获季节,村干部们都要没日没夜地在田头巡查看守,以防止老百姓焚烧秸秆。但半夜过后,村里往往又会这里升火、那里冒烟,防不胜防。
 
  彼时,中组部方面已公布了大学生村官培养计划的最新微调方向,有关大学生村官出路的讨论也进入白热化阶段,这一话题,长期占据着大学生村官主流网站和媒体的头条置顶位置。但这时的陈飞,却在埋头研究如何解决秸秆的问题。
 
  他的关注点在于“如何给秸秆找个好出路”。这天,陈飞在走访农户时,看到一个苗木老板到农户家买桂花树。这个小老板挖出一棵树,用一捆粗草绳把树根的泥坨捆扎起来。“把秸秆加工成草绳出售,不就是个出路吗?”陈飞觉得,如果能把稻草变成钞票,农民们绝不会把稻草白白烧掉。
 
 
  他当场就向苗木老板打听起草绳生产和销售的事儿,并决定找几户人家先试试。当天下午,陈飞就找到了村民冒广生和刘福林——这两个人,是他进村后最先认识的好朋友。这两个人,带头买了草绳机。
 
  此后,陆续有15户农户购进了草绳机,每户消化了5亩田的稻草,能获得2500元收入。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村大爷、大妈看到了这种坐在家里就能赚钱的生意,全村已经有了106部草绳机,并建立了草绳生产合作社,产销都有了章程,年产草绳250多吨,每年为农户增收2.5万元。
 
  这时的陈飞,被村民们称作“草绳村官”。已经有个企业老板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对方说,“不是看中他有当村官的经历,而是觉得这个人有本事、踏实肯干”。

相关热词搜索:如皋市大学生村官 江苏省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江苏宿迁市妇联畅通女大学生村官成长之路
下一篇:江苏泗阳构建立体化大学生村官创业扶持体系

动态详情

江苏省如皋市有本事的大学生村官不愁“嫁”

时间:2014-11-18 09:05:40

  中组部最新释放的大学生村官政策“微调”信号,令不少现任的大学村官们颇感焦虑。2014年5月30日,中组部召开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提出“规模适度”的要求,要合理规划总量,科学控制流量,注重分布的合理性,用2年到3年时间,逐步将大学生村官总量保持在15万人左右,覆盖四分之一的行政村。

 
  按照此前官方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41万名大学生村官,在岗22万人,覆盖了超过1/3的行政村。也就是说,在未来2年至3年内,大学生村官队伍可能会减少约7万人。
 
  对此,记者在江苏省如皋市东陈镇采访发现,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村官”对组织部门释放的政策微调信号,虽有忧虑,却并未出现多大“反弹”。
 
  “有本事的人,不愁’嫁’。”这些大学生村官对政策变化所表现出的“淡定”源自自身过硬的本领。一名接受采访的大学生村官告诉记者,哪怕任期结束组织部门不再续聘,以他服务农村的经历,他也能在本地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村官岗上一路“升迁”,愁什么?
 
  潘海燕当村官,走一路留一串“闪闪的”足迹。最早的时候,她是尚书村党支部副书记,后来又到徐湾村当村委会主任,2012年时,她又当上了双群社区党总支书记并挂职当起了东陈镇的副镇长。
 
  一路“升迁”的背后,是这个“女汉子”比男生更“勇猛”的身影。据了解,中组部方面此番对大学生村官政策进行微调,要求“严把入口,好中选优”的原因之一,即目前村官队伍人员结构不合理,女多男少。“如果人人都像小潘一样会闷着脑袋想事、干事,这或许就不是问题。”如皋市委组织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女汉子”潘海燕在尚书村时,创办了黄粉虫养殖场,这种虫子是养鸡场急需的“绿色高蛋白饲料”,销量极好;在徐湾村工作,她办起了村工业小区和山羊养殖场,给村民留下一个“聚宝盆”;到了双群社区,她又成了村民们口中津津乐道的“金鱼村官”。
 
  金鱼,原本就是双群社区的特色养殖项目,这里的蝶尾金鱼曾获得过全国金奖,还上过中央电视台第7套的农业科技节目。但潘海燕到任之时,双群社区的金鱼产业却正遭遇发展瓶颈——家家户户都养金鱼,但大多数村民并未加入金鱼养殖合作社,有些人想把金鱼养殖做成大事业,但还有些人心里想着“小富即安”就好,何必做大。
 
  村民们参差不齐的想法,导致双群社区的金鱼产业始终“做不大”,资金投入不足,生产规模受限。一个浅显的道理,村民们不懂——形成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后,生意更好做。就在与如皋同属南通市的海门三星镇叠石桥社区,那里家纺产业因为规模极大,成为全国家纺产品的批发地,但凡要做家纺,人们都会跑去那里,那里的村民把房子租给外来商户,每月都能挣上数千元。
 
  潘海燕头脑灵活,上任伊始她就想好,要让双群的小金鱼“游”出大动静来。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她在一次同学聚会中认识了客商王振中,得知对方有意搞农业投资,她“贴”了上去。“不如投资我们的双群金鱼吧。”饭桌上,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双群的优势,并拿出甜头来吸引对方,“我可以帮你流转200亩土地,你要是乐意,马上就干!”
 
  第二天,王振中就进村考察,当晚他就拍了板——投资500万,建设振中观赏鱼养殖场。此后,又有两个老板在金鱼池旁办起了花木生产基地和苗木研究所。
 
  2013年,双群金鱼规模扩大了一倍,金鱼养殖合作社的会员也发展到了362户,村民人均纯收入也由2012年的1.58万元跃升到1.85万元。如今,双群的金鱼已经“游”向东南亚和欧美国家。
 
  潘海燕说,无论大学生村官政策如何调整,都不会“伤”到那些有本事的村官。
 
  “磅秤村官”心思都花在精打细算上
 
  南东陈社区的会计、大学生村官蒋黎黎甚至对中组部近来对大学生村官政策所作出的“微调”并不太清楚,她的心思,都花在了为村里的经费精打细算上。
 
  一名与她共事的村干部告诉记者,细心的小蒋根本不用担心“未来做什么”的问题,“脑子灵活,办事仔细,上哪儿都能吃得开”。
 
  今年春天,刚刚到任不久的小蒋成了村里的“名人”。整个社区开拖拉机和农用车的村民都认得她,他们叫她做“磅秤村官”。
 
  这个名字,来自小蒋干的一件新奇事儿。村里修水泥路,她天天坐在运河边的磅秤旁边,给进场的黄沙石子一车车地过磅,按实际重量“记账”。
 
  这活计,过去不要说是在南东陈社区,就是在整个如皋市的农村,都没见人干过。以往村里或者村民买沙石,采用的都是“点车数、估重量”的粗略做法,从不过磅较真。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一些卖砂石的老板,就有意无意地短斤缺两起来,他们运来的沙石总是满一车、浅一车的。
 
  在这个问题上,小会计蒋黎黎认真起来。她算了一笔账——3条水泥路长1900米,宽3.5米,厚15厘米,预计要用黄沙980吨,石子1200吨,得用12吨的农用车装182车。如果每车少装一吨半吨,表面上看没什么,但182车下来,村里可就要因此损失1万多元钱。
 
  “沙石不过磅可不行。”这个小姑娘带上纸和笔,坐到了磅秤旁,认认真真记起账来。看着这个年轻姑娘如此认真,很多沙石老板只能苦笑一下。
 
  南东陈社区的村干部告诉记者,除沙石外,蒋黎黎在材料费、机械费、人工费上也都是项项抽筋剔骨细细算,特别较真。水泥路原本预算造价每平方米80元,在小蒋的“压榨”下,每平方米造价降至了65元,村里为此省下了近10万元。
 
  不光是在管钱用钱上精打细算,村民眼中的小蒋,还会在“生财聚财”上动脑筋。
 
  南东陈社区地处通扬运河南岸,当年为了打通运河,村民们将陆地挑空,沿着河道堆起了高高的沙堤。这道沙堤,占地面积达48亩。每到大风天气,这里就黄沙满天飞,成为东陈镇一大污染源。与此同时,在社区的另外几处地方,又有10多亩的废沟呆塘。
 
  小蒋又开始算账——如果把沙堤上的沙子运到沟沟里去填塘,不但可使48亩沙堤成为良田,还可新增10亩耕地,掐指一算,村里实际能多出58亩耕地。她向党总支提出建议并递交报告,获得通过。
 
  如今,南东陈社区的运沙填沟工作已经开始了,全社区的拖拉机和农用车都来参加运沙泥,蒋黎黎又是天天到场,查看每车斗装泥多少。一个开拖拉机的小伙子一见到她,就高声呼喊道:“‘磅秤村官’来了,你们谁也不要耍滑少装啊!”
 
  新任村官不急“出头”,先踏实干活再说
 
  雪洪村的大学生村官陈飞是个“新人”,刚来做村官没几天。对于村官政策的微调,他虽有耳闻,却并不太在意,“与其花时间去钻研政策有哪些利弊,倒不如自己踏实干活,练好本领再说”。
 
  陈飞的到来,为雪洪村增加了一个创收项目——草绳加工。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草绳,是由过去被农民们焚烧弃用的秸秆做的。村主任张友山告诉记者,村干部们过去在秋收时节的任务是催收催种,如今的首要任务却是秸秆管控,“不能让村民违规焚烧秸秆,污染环境。这个事,上头是有硬指标的。”
 
  张友山介绍,每到收获季节,村干部们都要没日没夜地在田头巡查看守,以防止老百姓焚烧秸秆。但半夜过后,村里往往又会这里升火、那里冒烟,防不胜防。
 
  彼时,中组部方面已公布了大学生村官培养计划的最新微调方向,有关大学生村官出路的讨论也进入白热化阶段,这一话题,长期占据着大学生村官主流网站和媒体的头条置顶位置。但这时的陈飞,却在埋头研究如何解决秸秆的问题。
 
  他的关注点在于“如何给秸秆找个好出路”。这天,陈飞在走访农户时,看到一个苗木老板到农户家买桂花树。这个小老板挖出一棵树,用一捆粗草绳把树根的泥坨捆扎起来。“把秸秆加工成草绳出售,不就是个出路吗?”陈飞觉得,如果能把稻草变成钞票,农民们绝不会把稻草白白烧掉。
 
 
  他当场就向苗木老板打听起草绳生产和销售的事儿,并决定找几户人家先试试。当天下午,陈飞就找到了村民冒广生和刘福林——这两个人,是他进村后最先认识的好朋友。这两个人,带头买了草绳机。
 
  此后,陆续有15户农户购进了草绳机,每户消化了5亩田的稻草,能获得2500元收入。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村大爷、大妈看到了这种坐在家里就能赚钱的生意,全村已经有了106部草绳机,并建立了草绳生产合作社,产销都有了章程,年产草绳250多吨,每年为农户增收2.5万元。
 
  这时的陈飞,被村民们称作“草绳村官”。已经有个企业老板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对方说,“不是看中他有当村官的经历,而是觉得这个人有本事、踏实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