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京市大学生村官石磊:西花村的一把手
2011-09-20 08:39:17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刘守华 李军   点击:

 \

  田头遇到石书记,村民经常有话要跟他说,因为这位23岁的小书记有问必答。 本报记者 宋峤 摄

 \

  95岁的老奶奶闫光兰见到本报总编辑刘守华,一开始以为是石书记的“领导”,连声夸奖石书记能干。 本报记者 宋峤 摄

  大学生村官

  名词解释

  大学生村官是指到农村(含社区)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助理或其他村“两委”职务的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应届或往届大学毕业生。1995年,江苏省率先开始招聘大学生担任农村基层干部。2010年全国选聘3.6万名大学生村官。

  2008年5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给大学生村官回信,信中说,选聘高校毕业生到农村任职,是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要决策,胡锦涛总书记指出“此事具有长远战略意义”。希望更多的大学生把理想付诸于行动,到农村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磨炼意志、增长才干,更好地成长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引子

  上午8:20,55岁的南京栖霞区西花村社区村委会委员王本发准时来到位于栖霞大道边上的村委会上班。进了大门,他习惯性地回头望了望宣传栏。看到“村支书:石磊,分工:负责村里全盘工作”一行字,王本发微笑:照片上这位“领导”,连自己年龄的一半都不到。再看看对面的“书记办公室”,门跟往常一样开着:7年前的清华大学精密仪器高材生,现在的西花村“一把手”,江苏省的优秀大学生村官石磊,跟往常一样在他之前到岗了。

  “清华大学”和“村支书”这两个名词一结合,让23岁的石磊立即成为新闻人物。媒体曾不厌其烦地和他对话,谈他的成绩、他的抱负、探寻他内心的“秘密”,甚至尖锐地质疑过他的目的,到最后,连他和村官女友的“都市乡村爱情”都被挖个底朝天。

  对于“大学生村官”这个最近两年渐渐热起来的词汇,人们的兴趣一直徘徊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是否作为当公务员“跳板”等等内容上,可是,很少人去关心过他们的工作本身——村官,要断村里事。村里事,那可真不是好办的事。

  昨天,本报记者来到石磊身边,和他一起经历了一天大学生村官的“断事”生活。

  9:00

  村民出门就是栖霞大道

  他想申请个测速仪

  栖霞区,从行政区域上看,属于南京“江南八区”的范畴,也就是说,属于南京的“主城区”。不过这里很难让你找到“省会城市主城”的影子——绵延的群山,被一条栖霞大道从中穿过,两边山脚下,隔成大大小小的村落。西花村就是这里的一个。

  因为部分地成了开发区,西花村现在的规模从原来的3000人减少到只有1200人左右,留下的地多是丘陵地带,连种地都不太方便。村民多在附近的开发区企业里打工。

  9点,办公室的“文事”基本安排妥当,本报记者跟着石磊和王本发一起,步行走出居委会大门。石磊早上要去的这个生产队要穿过栖霞大道。道上的车速很快,“村民们过马路都觉得很危险,这里应该有个测速仪。这事我已经跟交警队申请了。”站在道旁让车时,石磊向本报记者说。“村民还希望在这里加个公交站台,200多户呢!”王本发在旁边插了一句。石磊点点头:“这事也得考虑了,需要沟通一下。”

  9:10

  村口的一个“木头仓库”

  让扑过山火的他很头疼

  走过马路,村口出现一间瓦房,木头钉成的架子,屋里屋外堆得老高。石磊告诉记者,这里的屋子,是一户村民租给一个私人老板的。本来开了一个印刷厂,后来亏了本,老板改行做起了叉车托板的生意,“附近都是山,防火最重要了,这里一锯木头,木屑是最容易着火的,怎么办?”难处在于,想说服租房子的老板,对方不理睬,出租房子的村民也不乐意赶走租户,而村里又不能强行赶人走。“只好向消防部门举报。”

  “靠山护绿,书记非常重视火!”王本发还记得,有一年清明,村民烧纸钱把树给点燃了,石磊二话不说和他一起操起家伙扑火,幸亏扑火及时没酿下祸端。“所以这个小仓库,够书记头疼的。”

  9:30

  在村路上修好一条脏水沟

  就是全村最大的事

  继续向前走,地势沿半山坡变高,我们走过一条巷子,脚下出现了一股脏水,“小书记你来了,什么时候这里修沟?” 说话的是60多岁的村民闫信福。“快了!”石磊掏出一张草图纸,“这里准备每隔8米做一个窨井,再挖开条沟,路上铺水泥,就不会滑了!您来看看。”老闫笑了:“书记是大学生学问大,能办就是大好事!”

  “晴天还好,雨天就是一个大水塘,老人小孩根本没法走。”路边开着一家“磊研烟酒”的陈阿姨告诉记者,别小看这条三四米宽的小巷子,这是村里的“主干道”,大家下田进城全得从这里过,一下雨就得趟水,冬天就是一层厚厚的冰,太不安全了。石磊告诉记者,这个大队几乎家家都为这条路烦恼。“预算大概是7000多块吧,村里经费也挺紧张。”石磊说。他到南京当村官,第一个工作的村子是石埠桥村,那是个亿元村。而西花村则还没有脱贫,这些项目都得精打细算。石磊最骄傲的“政绩”就是来之后通过和附近开发区企业沟通,把西花村仅有的一个物业公司业务扩大了近4倍,现在每年能有300多万的合同,除了财政经费,村里的开支主要靠这个。“这个沟我们就预算了人工费,材料什么的都自己想办法。”

  10:00

  没路灯,房子租不出去

  村民急他更急

  围拢的村民渐渐多了起来,村里的邵玉芳大姐挤了进来:“石书记,能不能给我们那条巷子装两盏路灯?”“这事上周六就说过了,今天晚上,我们村干部就来看看。”石磊回答。

  邵玉芳告诉记者,他们这个大队靠近路口,开发区打工的多,房子很好出租。“村口到我们巷子口都有路灯,那边的房子早早租出去了,我家房子也想租出去,换点钱补贴家用,但没路灯,这周围又是山又是坟的,还有狗啊猫的,一到天黑人家打工的就不敢进来,房子空着租不出去,我着急啊!”

  石磊告诉记者,出租房子,是这个大队的一个很重要的收入来源。他们已经决定当天晚上天黑以后就过来实地察看一下,谋划下灯该装在哪里,装几盏。

  大队里的人几乎都认识石磊,石磊也对这里的情况如数家珍。这让记者有些感叹:23岁的肩膀尚显稚嫩,荣耀和辛酸的背后,没有能力和热情,如何能日日在这样的“琐事”中,坚持上整整3年?

  10:30

  参加工厂开工典礼

  他觉得给村民找工更要紧

  下一个公务显得“正式”了很多:去街道新开工的工厂参加开工典礼。“有点领导意思了。”他略带调侃。

  开工现场很快有人看到了石磊:“来来来,西花村支书,石磊,清华高材生!”石磊面带礼节性的微笑,走上一步和“老板”握手。对方自然是一番称赞:“年轻,有为,有为!”石磊笑着回应:“多给我们村解决几个就业啊!”

  鞭炮响起,街道领导们致辞、剪彩,石磊一直默默地站着。很快他跟一个打工者聊上了:“这个厂建起来后大概招什么工?工资是多少?有没有五险?几班倒?休息几天?……”

  “如果有3000每月,就很好了。”石磊对记者一笑:“这也算赶个场子!”他指着不远处一个冒着白烟的大烟囱对记者说,“那是个电厂,我做了很多工作,不少村民在里面做工,收入还不错。”

  下午和晚上,也排得满满

  “有个大队的猪圈被人租下来,养了好多猪,用收来的泔水喂的,还影响环境。要去劝他们离开。” “装路灯要省一点。集体到常州买,平均下来每盏要便宜个20块钱。要开会讨论下。” “晚上吃过饭等天黑,去看看那边要装路灯的巷子。” ……这就是大学生村官石磊极其普通的一天工作。
  

相关热词搜索:江苏大学生村官 南京市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张秋香:在农村基层闯出一片天地
下一篇:江苏省丰县大学生村官辣椒制种项目喜获丰收

动态详情

江苏南京市大学生村官石磊:西花村的一把手

时间:2011-09-20 08:39:17

 \

  田头遇到石书记,村民经常有话要跟他说,因为这位23岁的小书记有问必答。 本报记者 宋峤 摄

 \

  95岁的老奶奶闫光兰见到本报总编辑刘守华,一开始以为是石书记的“领导”,连声夸奖石书记能干。 本报记者 宋峤 摄

  大学生村官

  名词解释

  大学生村官是指到农村(含社区)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助理或其他村“两委”职务的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应届或往届大学毕业生。1995年,江苏省率先开始招聘大学生担任农村基层干部。2010年全国选聘3.6万名大学生村官。

  2008年5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给大学生村官回信,信中说,选聘高校毕业生到农村任职,是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要决策,胡锦涛总书记指出“此事具有长远战略意义”。希望更多的大学生把理想付诸于行动,到农村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磨炼意志、增长才干,更好地成长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引子

  上午8:20,55岁的南京栖霞区西花村社区村委会委员王本发准时来到位于栖霞大道边上的村委会上班。进了大门,他习惯性地回头望了望宣传栏。看到“村支书:石磊,分工:负责村里全盘工作”一行字,王本发微笑:照片上这位“领导”,连自己年龄的一半都不到。再看看对面的“书记办公室”,门跟往常一样开着:7年前的清华大学精密仪器高材生,现在的西花村“一把手”,江苏省的优秀大学生村官石磊,跟往常一样在他之前到岗了。

  “清华大学”和“村支书”这两个名词一结合,让23岁的石磊立即成为新闻人物。媒体曾不厌其烦地和他对话,谈他的成绩、他的抱负、探寻他内心的“秘密”,甚至尖锐地质疑过他的目的,到最后,连他和村官女友的“都市乡村爱情”都被挖个底朝天。

  对于“大学生村官”这个最近两年渐渐热起来的词汇,人们的兴趣一直徘徊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是否作为当公务员“跳板”等等内容上,可是,很少人去关心过他们的工作本身——村官,要断村里事。村里事,那可真不是好办的事。

  昨天,本报记者来到石磊身边,和他一起经历了一天大学生村官的“断事”生活。

  9:00

  村民出门就是栖霞大道

  他想申请个测速仪

  栖霞区,从行政区域上看,属于南京“江南八区”的范畴,也就是说,属于南京的“主城区”。不过这里很难让你找到“省会城市主城”的影子——绵延的群山,被一条栖霞大道从中穿过,两边山脚下,隔成大大小小的村落。西花村就是这里的一个。

  因为部分地成了开发区,西花村现在的规模从原来的3000人减少到只有1200人左右,留下的地多是丘陵地带,连种地都不太方便。村民多在附近的开发区企业里打工。

  9点,办公室的“文事”基本安排妥当,本报记者跟着石磊和王本发一起,步行走出居委会大门。石磊早上要去的这个生产队要穿过栖霞大道。道上的车速很快,“村民们过马路都觉得很危险,这里应该有个测速仪。这事我已经跟交警队申请了。”站在道旁让车时,石磊向本报记者说。“村民还希望在这里加个公交站台,200多户呢!”王本发在旁边插了一句。石磊点点头:“这事也得考虑了,需要沟通一下。”

  9:10

  村口的一个“木头仓库”

  让扑过山火的他很头疼

  走过马路,村口出现一间瓦房,木头钉成的架子,屋里屋外堆得老高。石磊告诉记者,这里的屋子,是一户村民租给一个私人老板的。本来开了一个印刷厂,后来亏了本,老板改行做起了叉车托板的生意,“附近都是山,防火最重要了,这里一锯木头,木屑是最容易着火的,怎么办?”难处在于,想说服租房子的老板,对方不理睬,出租房子的村民也不乐意赶走租户,而村里又不能强行赶人走。“只好向消防部门举报。”

  “靠山护绿,书记非常重视火!”王本发还记得,有一年清明,村民烧纸钱把树给点燃了,石磊二话不说和他一起操起家伙扑火,幸亏扑火及时没酿下祸端。“所以这个小仓库,够书记头疼的。”

  9:30

  在村路上修好一条脏水沟

  就是全村最大的事

  继续向前走,地势沿半山坡变高,我们走过一条巷子,脚下出现了一股脏水,“小书记你来了,什么时候这里修沟?” 说话的是60多岁的村民闫信福。“快了!”石磊掏出一张草图纸,“这里准备每隔8米做一个窨井,再挖开条沟,路上铺水泥,就不会滑了!您来看看。”老闫笑了:“书记是大学生学问大,能办就是大好事!”

  “晴天还好,雨天就是一个大水塘,老人小孩根本没法走。”路边开着一家“磊研烟酒”的陈阿姨告诉记者,别小看这条三四米宽的小巷子,这是村里的“主干道”,大家下田进城全得从这里过,一下雨就得趟水,冬天就是一层厚厚的冰,太不安全了。石磊告诉记者,这个大队几乎家家都为这条路烦恼。“预算大概是7000多块吧,村里经费也挺紧张。”石磊说。他到南京当村官,第一个工作的村子是石埠桥村,那是个亿元村。而西花村则还没有脱贫,这些项目都得精打细算。石磊最骄傲的“政绩”就是来之后通过和附近开发区企业沟通,把西花村仅有的一个物业公司业务扩大了近4倍,现在每年能有300多万的合同,除了财政经费,村里的开支主要靠这个。“这个沟我们就预算了人工费,材料什么的都自己想办法。”

  10:00

  没路灯,房子租不出去

  村民急他更急

  围拢的村民渐渐多了起来,村里的邵玉芳大姐挤了进来:“石书记,能不能给我们那条巷子装两盏路灯?”“这事上周六就说过了,今天晚上,我们村干部就来看看。”石磊回答。

  邵玉芳告诉记者,他们这个大队靠近路口,开发区打工的多,房子很好出租。“村口到我们巷子口都有路灯,那边的房子早早租出去了,我家房子也想租出去,换点钱补贴家用,但没路灯,这周围又是山又是坟的,还有狗啊猫的,一到天黑人家打工的就不敢进来,房子空着租不出去,我着急啊!”

  石磊告诉记者,出租房子,是这个大队的一个很重要的收入来源。他们已经决定当天晚上天黑以后就过来实地察看一下,谋划下灯该装在哪里,装几盏。

  大队里的人几乎都认识石磊,石磊也对这里的情况如数家珍。这让记者有些感叹:23岁的肩膀尚显稚嫩,荣耀和辛酸的背后,没有能力和热情,如何能日日在这样的“琐事”中,坚持上整整3年?

  10:30

  参加工厂开工典礼

  他觉得给村民找工更要紧

  下一个公务显得“正式”了很多:去街道新开工的工厂参加开工典礼。“有点领导意思了。”他略带调侃。

  开工现场很快有人看到了石磊:“来来来,西花村支书,石磊,清华高材生!”石磊面带礼节性的微笑,走上一步和“老板”握手。对方自然是一番称赞:“年轻,有为,有为!”石磊笑着回应:“多给我们村解决几个就业啊!”

  鞭炮响起,街道领导们致辞、剪彩,石磊一直默默地站着。很快他跟一个打工者聊上了:“这个厂建起来后大概招什么工?工资是多少?有没有五险?几班倒?休息几天?……”

  “如果有3000每月,就很好了。”石磊对记者一笑:“这也算赶个场子!”他指着不远处一个冒着白烟的大烟囱对记者说,“那是个电厂,我做了很多工作,不少村民在里面做工,收入还不错。”

  下午和晚上,也排得满满

  “有个大队的猪圈被人租下来,养了好多猪,用收来的泔水喂的,还影响环境。要去劝他们离开。” “装路灯要省一点。集体到常州买,平均下来每盏要便宜个20块钱。要开会讨论下。” “晚上吃过饭等天黑,去看看那边要装路灯的巷子。” ……这就是大学生村官石磊极其普通的一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