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生村官王景光:当村官资助11个孩子
2012-10-24 08:11:50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孙羽霖   点击:

  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人资助8个西部贫困孩子……两年前,还在南京晓庄学院上学的王景光节衣缩食帮助山区孩子读书,他的平凡善举经《现代快报》报道后传遍全国,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如今,他已经大学毕业,有很多爱心企业家愿意为他提供待遇优厚的工作岗位,可是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选择了去较为贫困的徐州沛县张寨镇李庙村当了一名村官。
  
   10月20日,记者在徐州沛县张寨镇见到了王景光。他还是一身大学生的打扮,不过相比以前还是有一些细微变化。几年前,他省吃俭用,供西部孩子读书,瘦瘦的腮帮子让许多读者心疼,如今当上村官后,镇里免费的伙食不错,他的下巴圆了,身体结实了,可有了明显的白头发。
  
  苦和甜相比,我喜欢选择苦,甜蜜的滋味只有一刹那,但是苦更能让人回味,让人变得刻骨铭心。——王景光
  
   上任
  
  常被农民的问题难倒

  
  大学毕业前夕,王景光考取了徐州的大学生村官。今年夏天,他背上书包,带着几件贴身衣服,就来到了徐州市沛县张寨镇李庙村上任了。村官的宿舍是个旧房子,席子、被子都是镇政府提供的,床单和窗帘是一块儿扯来的。自己买了两张风景画贴在墙上,这位获得过许多荣誉的大学生就在当地安家了。
  
  李庙村是当地一个较大的行政村,村里共有7个大队,土生土长的村干部有5人。“老支书叫丁涛,今年67岁,按年纪我得叫他爷爷。村主任和我爸爸的年纪差不多。我刚来到村里就担任支部副书记,可他们在当地的工作经验都比我丰富,我都很尊敬他们。”
  
  刚刚上任,王景光根据花名册挨家挨户地走访当地村民。老乡们的实际问题常常把他问倒。“听说种植中草药的收益比玉米高,咱村能不能种点中草药?”“村里有个水塘,种莲藕能赚钱吗?”“如果承包土地搞种植,农产品的销路能不能有着落?”
  
   “在学校里学的师范专业和实际工作内容完全是两回事。”在新的岗位上,王景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不仅请教村里的老支书、老农户,还特地来到镇上的新华书店,买了许多农业相关的书籍:《莲藕栽培与莲田套养技术》《虾和蚯蚓养殖新技术》《马铃薯养殖技术》等。面对村民的难题,王景光常常整夜睡不着,为了不影响上班,每天早晨都特地用凉水冲澡。两个月时间里,才25岁的王景光,后脑勺又添了不少白头发。
  
   “我得要想办法扩大当地老乡们就业,增加乡亲们的收入,带领大家致富。”王景光说。
  
   创业
  
  要把取土坑变聚宝盆

  
  眼下,最让王景光忐忑的是一个即将启动的80万元投资项目。
  
  村里有位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叫李涛,他毕业于江西一所高校,和王景光是同龄人。早就听说有个“知名”的大学生村官来李庙村就职,李涛盼望有人能和他一起做点事情。“我大学毕业回老家,就看中了村头那三块大坑。我想承包下来做个水塘,办个农家乐,可我一个人做不来。”李涛说的三个大坑是建设徐济高速公路时留下的取土坑,总面积约100亩、平均深三至四米,积水池荒废了很久,里面长满了野芦苇。“三个坑我都下去走过。两年前我还放了一点小鱼苗,在没有人工饲养的条件下,鱼都长到七八斤。现在这是个废坑,可要是能把资源利用好,我觉得这能变成一个聚宝盆。”
  
   “三个取土坑我分别想做出垂钓中心、太空藕种植区、鱼塘,预计一期投资80万元。”李涛创业的想法打动了王景光。在王景光的支持下,今年,沛县张寨镇李庙村委会把这100多亩的水坑以每年120元/亩的价格承包给了李涛,合约30年。
  
  如今,这个农家乐项目的考察阶段接近尾声,如果一切顺利,王景光将向当地相关部门申请30万元的大学生村官创业贷款,和李涛一起全力经营。“我们很想把这个项目做好,这不仅能带动一部分农民就业致富,也能真正为当地人做点事情,只要努力就有机会成功。”王景光说。
  
   对话
  
  想在农村做点事
  
  没打算考公务员

  
  其实,在考取徐州沛县村官之前,王景光有许多令人羡慕的就业机遇和人生转折,可是这个固执的年轻人一直在坚持自己的理想。
  
  现代快报:听说你毕业后,有许多待遇优厚的工作岗位可以选择?
  
  王景光:在我的老家宁夏固原,有老乡愿意提供一家大型企业的面试机会。甘肃、广西的热心企业家愿意提供市场推广、项目开发、部门经理等岗位。这些岗位只要我愿意都能去,可是那些工作地点有的距离太远,有的工作内容都不太适合我。
  
  现代快报:许多同学都选择大城市,你来到农村做村官后悔吗?
  
  王景光:我的父母肯定希望我去大城市工作,可大城市太喧嚣,生活节奏很快,那里会错过很多美丽的风景,因此我更喜欢乡村。每年寒暑假我去西北支教,我很喜欢和农村的老百姓打交道,他们亲切的微笑,还有初次见面的诚心,让我更愿意留在农村,这里让我觉得简单快乐。
  
  现代快报:为什么到沛县做村官?
  
  王景光:我是个西北人,而徐州沛县是江苏的西北大门。沛县一定是有事可做的地方,也值我去做事。
  
  现代快报:听说有个条件很不错的姑娘,挺喜欢你,甚至来到你的家,邀你去大城市一起工作,真的吗?
  
  王景光:(笑)你怎么知道的?(沉默)男人先得立业才能成家,我还没有做出点成绩,所以现在我不能答应别人。她是善良的女孩,我特别感动。
  
  现代快报:有没有打算报名公务员、研究生考试?
  
  王景光:我没有报名,也没有打算报名。有些年轻人来到农村做村官,一边工作一边准备公务员考试、研究生考试,他们把这里当成了一个过渡岗位,可是我不这么想。如果要过渡,我有很多企业单位可以选择。我选择了农村,就想实实在在为当地老百姓做点事情。
  
  现代快报:你觉得当村官苦吗?
  
  王景光:做村官一点都不苦,这里吃住都免费,比西北条件好多了。苦和甜相比,我喜欢选择苦,甜蜜的滋味只有一刹那,但是苦更能让人回味,让人变得刻骨铭心。如果农村和城市相比是艰苦的,那我更愿意选择来到农村。
  
  现代快报:未来还有什么打算?
  
  王景光:首先,自己好好把握当下,在沛县好好锻炼自己,为当地老百姓做一点事情。将来有机会,我还想去中国最艰苦的地方。
  
   爱心
  
  资助11个西部贫困孩子

  
  王景光在创业前期反复斟酌,在生活中也精打细算。徐州沛县的消费水平不高,可王景光在张寨镇落脚后,没舍得给自己添置一件衣服,最大一笔开销是买了一辆600多元的二手摩托车。住在张寨镇,工作在李庙村,王景光每天在宿舍和村头来回奔波,骑自行车单程需要40多分钟,出行很不方便。他思前想后才下狠心买了这辆二手摩托车。“虽然这辆车有点贵,但是特别省油,每次20元钱就能加满油,加了第二次油后,现在还没有跑完。”
  
  除了这辆车外,他把钱省下来,500元、750元、1000元……不间断地汇给西部的孩子。
  
  是不是大学生村官的收入不够用?“扣去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现在我们村官拿到手能有1900多元,而且住宿、吃饭都不要钱。这里的待遇比我西北的同学好多了。”王景光显得很满足。
  
  每个月1900元的工资怎么支配?王景光说:“因为我大学生村官的入职手续办得晚,下个月我才能拿到第一笔工资。现在我花的都是以前的结余。下个月拿到工资了,我还打算存一点钱,等过年时,我会给资助的孩子包个红包,不管汇多少都是我的一份心意。”
  
  在大学,王景光曾经一边打工,省吃俭用资助8个山区孩子,正式工作后,王景光的这份责任还是没有丢下。今年王景光资助的一个宁夏固原女生考上了湖南科技大学,还有一个初中生顺利考上了当地高中。说到这些王景光特别自豪:“我常常和他们联系,只要资助的孩子有需要,我会一直帮助他们。新学期开学,我给那个女生汇去了1000元,前不久,我还给宁夏一个孩子汇去了一学期的生活费750元。”
  
   “帮助了一个孩子,总想再帮助一个。”现在王景光资助的孩子从8个人又增加到了11个:宁夏固原贺套村小学1名、宁夏固原五中1名、宁夏盐池麻黄山小学3名、宁夏盐池麻黄山后洼小学1名、宁夏盐池大水坑中学1名,湖南科技大学1名……“我会定期给这些孩子汇款,小学生大约50元/月,中学生150元/月,心意不在多少,只在于有还是没有。”(孙羽霖)

相关热词搜索:江苏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王景光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任杰:日程表排的满满长假不回家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刘明获全国科教新村杰出带头人奖

动态详情

江苏大学生村官王景光:当村官资助11个孩子

时间:2012-10-24 08:11:50

  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人资助8个西部贫困孩子……两年前,还在南京晓庄学院上学的王景光节衣缩食帮助山区孩子读书,他的平凡善举经《现代快报》报道后传遍全国,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如今,他已经大学毕业,有很多爱心企业家愿意为他提供待遇优厚的工作岗位,可是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选择了去较为贫困的徐州沛县张寨镇李庙村当了一名村官。
  
   10月20日,记者在徐州沛县张寨镇见到了王景光。他还是一身大学生的打扮,不过相比以前还是有一些细微变化。几年前,他省吃俭用,供西部孩子读书,瘦瘦的腮帮子让许多读者心疼,如今当上村官后,镇里免费的伙食不错,他的下巴圆了,身体结实了,可有了明显的白头发。
  
  苦和甜相比,我喜欢选择苦,甜蜜的滋味只有一刹那,但是苦更能让人回味,让人变得刻骨铭心。——王景光
  
   上任
  
  常被农民的问题难倒

  
  大学毕业前夕,王景光考取了徐州的大学生村官。今年夏天,他背上书包,带着几件贴身衣服,就来到了徐州市沛县张寨镇李庙村上任了。村官的宿舍是个旧房子,席子、被子都是镇政府提供的,床单和窗帘是一块儿扯来的。自己买了两张风景画贴在墙上,这位获得过许多荣誉的大学生就在当地安家了。
  
  李庙村是当地一个较大的行政村,村里共有7个大队,土生土长的村干部有5人。“老支书叫丁涛,今年67岁,按年纪我得叫他爷爷。村主任和我爸爸的年纪差不多。我刚来到村里就担任支部副书记,可他们在当地的工作经验都比我丰富,我都很尊敬他们。”
  
  刚刚上任,王景光根据花名册挨家挨户地走访当地村民。老乡们的实际问题常常把他问倒。“听说种植中草药的收益比玉米高,咱村能不能种点中草药?”“村里有个水塘,种莲藕能赚钱吗?”“如果承包土地搞种植,农产品的销路能不能有着落?”
  
   “在学校里学的师范专业和实际工作内容完全是两回事。”在新的岗位上,王景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不仅请教村里的老支书、老农户,还特地来到镇上的新华书店,买了许多农业相关的书籍:《莲藕栽培与莲田套养技术》《虾和蚯蚓养殖新技术》《马铃薯养殖技术》等。面对村民的难题,王景光常常整夜睡不着,为了不影响上班,每天早晨都特地用凉水冲澡。两个月时间里,才25岁的王景光,后脑勺又添了不少白头发。
  
   “我得要想办法扩大当地老乡们就业,增加乡亲们的收入,带领大家致富。”王景光说。
  
   创业
  
  要把取土坑变聚宝盆

  
  眼下,最让王景光忐忑的是一个即将启动的80万元投资项目。
  
  村里有位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叫李涛,他毕业于江西一所高校,和王景光是同龄人。早就听说有个“知名”的大学生村官来李庙村就职,李涛盼望有人能和他一起做点事情。“我大学毕业回老家,就看中了村头那三块大坑。我想承包下来做个水塘,办个农家乐,可我一个人做不来。”李涛说的三个大坑是建设徐济高速公路时留下的取土坑,总面积约100亩、平均深三至四米,积水池荒废了很久,里面长满了野芦苇。“三个坑我都下去走过。两年前我还放了一点小鱼苗,在没有人工饲养的条件下,鱼都长到七八斤。现在这是个废坑,可要是能把资源利用好,我觉得这能变成一个聚宝盆。”
  
   “三个取土坑我分别想做出垂钓中心、太空藕种植区、鱼塘,预计一期投资80万元。”李涛创业的想法打动了王景光。在王景光的支持下,今年,沛县张寨镇李庙村委会把这100多亩的水坑以每年120元/亩的价格承包给了李涛,合约30年。
  
  如今,这个农家乐项目的考察阶段接近尾声,如果一切顺利,王景光将向当地相关部门申请30万元的大学生村官创业贷款,和李涛一起全力经营。“我们很想把这个项目做好,这不仅能带动一部分农民就业致富,也能真正为当地人做点事情,只要努力就有机会成功。”王景光说。
  
   对话
  
  想在农村做点事
  
  没打算考公务员

  
  其实,在考取徐州沛县村官之前,王景光有许多令人羡慕的就业机遇和人生转折,可是这个固执的年轻人一直在坚持自己的理想。
  
  现代快报:听说你毕业后,有许多待遇优厚的工作岗位可以选择?
  
  王景光:在我的老家宁夏固原,有老乡愿意提供一家大型企业的面试机会。甘肃、广西的热心企业家愿意提供市场推广、项目开发、部门经理等岗位。这些岗位只要我愿意都能去,可是那些工作地点有的距离太远,有的工作内容都不太适合我。
  
  现代快报:许多同学都选择大城市,你来到农村做村官后悔吗?
  
  王景光:我的父母肯定希望我去大城市工作,可大城市太喧嚣,生活节奏很快,那里会错过很多美丽的风景,因此我更喜欢乡村。每年寒暑假我去西北支教,我很喜欢和农村的老百姓打交道,他们亲切的微笑,还有初次见面的诚心,让我更愿意留在农村,这里让我觉得简单快乐。
  
  现代快报:为什么到沛县做村官?
  
  王景光:我是个西北人,而徐州沛县是江苏的西北大门。沛县一定是有事可做的地方,也值我去做事。
  
  现代快报:听说有个条件很不错的姑娘,挺喜欢你,甚至来到你的家,邀你去大城市一起工作,真的吗?
  
  王景光:(笑)你怎么知道的?(沉默)男人先得立业才能成家,我还没有做出点成绩,所以现在我不能答应别人。她是善良的女孩,我特别感动。
  
  现代快报:有没有打算报名公务员、研究生考试?
  
  王景光:我没有报名,也没有打算报名。有些年轻人来到农村做村官,一边工作一边准备公务员考试、研究生考试,他们把这里当成了一个过渡岗位,可是我不这么想。如果要过渡,我有很多企业单位可以选择。我选择了农村,就想实实在在为当地老百姓做点事情。
  
  现代快报:你觉得当村官苦吗?
  
  王景光:做村官一点都不苦,这里吃住都免费,比西北条件好多了。苦和甜相比,我喜欢选择苦,甜蜜的滋味只有一刹那,但是苦更能让人回味,让人变得刻骨铭心。如果农村和城市相比是艰苦的,那我更愿意选择来到农村。
  
  现代快报:未来还有什么打算?
  
  王景光:首先,自己好好把握当下,在沛县好好锻炼自己,为当地老百姓做一点事情。将来有机会,我还想去中国最艰苦的地方。
  
   爱心
  
  资助11个西部贫困孩子

  
  王景光在创业前期反复斟酌,在生活中也精打细算。徐州沛县的消费水平不高,可王景光在张寨镇落脚后,没舍得给自己添置一件衣服,最大一笔开销是买了一辆600多元的二手摩托车。住在张寨镇,工作在李庙村,王景光每天在宿舍和村头来回奔波,骑自行车单程需要40多分钟,出行很不方便。他思前想后才下狠心买了这辆二手摩托车。“虽然这辆车有点贵,但是特别省油,每次20元钱就能加满油,加了第二次油后,现在还没有跑完。”
  
  除了这辆车外,他把钱省下来,500元、750元、1000元……不间断地汇给西部的孩子。
  
  是不是大学生村官的收入不够用?“扣去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现在我们村官拿到手能有1900多元,而且住宿、吃饭都不要钱。这里的待遇比我西北的同学好多了。”王景光显得很满足。
  
  每个月1900元的工资怎么支配?王景光说:“因为我大学生村官的入职手续办得晚,下个月我才能拿到第一笔工资。现在我花的都是以前的结余。下个月拿到工资了,我还打算存一点钱,等过年时,我会给资助的孩子包个红包,不管汇多少都是我的一份心意。”
  
  在大学,王景光曾经一边打工,省吃俭用资助8个山区孩子,正式工作后,王景光的这份责任还是没有丢下。今年王景光资助的一个宁夏固原女生考上了湖南科技大学,还有一个初中生顺利考上了当地高中。说到这些王景光特别自豪:“我常常和他们联系,只要资助的孩子有需要,我会一直帮助他们。新学期开学,我给那个女生汇去了1000元,前不久,我还给宁夏一个孩子汇去了一学期的生活费750元。”
  
   “帮助了一个孩子,总想再帮助一个。”现在王景光资助的孩子从8个人又增加到了11个:宁夏固原贺套村小学1名、宁夏固原五中1名、宁夏盐池麻黄山小学3名、宁夏盐池麻黄山后洼小学1名、宁夏盐池大水坑中学1名,湖南科技大学1名……“我会定期给这些孩子汇款,小学生大约50元/月,中学生150元/月,心意不在多少,只在于有还是没有。”(孙羽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