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确实是锻炼大学生村官成长的“大熔炉”
2018-04-27 11:54:48   来源:大学生村官报   作者:聂伟   点击:

  22岁入党,同年考上大学生村官;23岁成为江苏省镇江市最年轻的村书记;24岁被江苏省委组织部等部门评为全省“优秀大学生村官”……这就是吴欢欢,一位1993年出生的基层干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的成长轨迹。
 

\

图为吴欢欢(右)在向村干部传授电脑相关知识。
 

  “熟悉的陌生人”给予他力量
 
  翻看吴欢欢的履历,当村官前,这位小伙子和同龄人一样,普普通通,读书、上大学……2015年8月,当他以大学生村官身份,来到地处茅山革命老区的丹阳市延陵镇后,他的“动力芯片”似乎被基层养分激活了。
 
  吴欢欢工作的第一站是联兴村,职务是村主任助理。
 
  大学刚毕业的小伙子,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然而,当他走进联兴村时,眼前的一切让他吃惊不小:村委会是一栋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二层小楼,只要邻近的国道上有卡车经过,小楼就会摇摆晃动。
 
  他和村委会副主任、村会计挤在一间办公室。办公桌上,一台老旧电脑占据了大半桌面,一把破旧的折椅一屁股坐上去嘎吱嘎吱响,电脑是公用的,谁要用,吴欢欢就得让座。
 
  办公条件简陋,住宿、吃饭也尴尬。联兴村在延陵镇的最北头,村里没有食堂,吴欢欢吃饭得跑到15公里开外的镇政府。为方便工作,吴欢欢买了一辆电动车,一早下村,中午回镇上吃饭,饭后再去村里,晚上回到镇上住,每天要走60公里,耗时 1个多小时。遇上中途要到镇上办事,一天跑百把公里是常有的事。
 
  2015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尽管带上头盔,套上护具,吴欢欢到村里,手还是冻麻了,眉毛上挂起一层浅浅的霜。从小到大,啥时候吃过这种苦?吴欢欢很想哭鼻子。但是,村干部们的嘘寒问暖,让他不好意思哭出来。而让他坚持下来的,还有一位“熟悉的陌生人”。他每天路过的丹延公路上,早晚总能见到一位50岁开外的农民,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风雨无阻。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从没停下来打过招呼,但吴欢欢默默感受到一种力量:“他这么大年纪都能坚持,我也是可以的!”通过骑行,吴欢欢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了。

 

\

吴欢欢(中)到华西村参加全国大学生村官示范培训。
 

  解开了一个困惑已久的谜团
 
  在农村这个熟人社会里,一个外来年轻人,要想赢得大家的信任没那么容易,但吴欢欢做到了。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吴欢欢发现多数村干部对电脑不精通,电子档案也做得磕磕绊绊的。于是,他办起了“村信息培训学院”。先教村干部,再教村民,一对一、手把手演示。他还把“操作指南”写在纸上,贴在电脑桌前的墙上。遇到新问题,就将解决办法再往墙上贴。时间长了,墙上贴满了纸条,成为村委会办公室的一道“风景”。
 
  就这样,吴欢欢用一年多时间,为村里培养出一批电脑实用人才,为党建“远教平台”夯实了智力基础。2016年,联兴村党支部被评为丹阳市“四星级党支部”。
 
  在村里,吴欢欢还解开了一个困惑已久的谜团:到村前,他就听镇领导说过,联兴村是延陵镇富裕的村子之一。有钱不建办公楼,这是为啥?“不会是集体作秀吧?”
 
  是村书记的一席话,解开了吴欢欢的疑惑,“村里的钱得用在村民身上,村干部苦一点无所谓。” 2016年村情调查表出炉的那一刻,吴欢欢彻底被折服了:全村大小企业568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25家,村民人均年收入达27703元。
 
  从村干部勤俭为群众当家的做法上,吴欢欢悟出了道道:只有把老百姓的事放在心上,扛在肩上,才能疑聚人心,收获信任,为发展积攒强大能量。
 

\

图为吴欢欢(右)在进行“惠民暖企大走访”,了解群众诉求。

 

  从指着鼻子骂到赢得称赞
 
  2016年9月28日,在村级班子换届选举中,吴欢欢当选为与联兴村接壤的松卜村书记。
 
  松卜村是个农业村,全村2967人拥有耕地3500多亩,村情较为复杂,班子凝聚力不强。上任第一天,吴欢欢召集党员干部开会,少数党员当场就和村干部吵起来了,拍桌子、扯嗓门,最终会议不欢而散。随后他到村民小组走访,同样吃了闭门羹,还被村民指着鼻子骂。
 
  吴欢欢把从联兴村学到的工作技巧,都用在了松卜村,对村里的各项事务进行“小步快跑”式创新。
 
  村子要振兴,领头羊至关重要。过去,村干部们纪律观念淡薄,想干就干,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了就把办公室门一关,“把办事的村民挡在门外,大家的心岂不凉了?”吴欢欢烧了第一把火,从规范村干部管理制度开始,提振村干部的责任意识。他首创了“例会制度”,每周定期召集村干部开会,不搞一言堂,鼓励村干部们畅所欲言,交流工作得失、汇报认领事项办结情况,确保人人有压力。2017年6月10日,大雨滂沱,村里的耕地都被淹了。在南京开会的吴欢欢,闻讯后第一时间请假赶回村里。在村口,他看到村干部们都自觉上河堤巡查灾情,与群众一起抗灾,他感到抓队伍建设抓对了。
 
  接着,吴欢欢在村里实施了一系列便民服务活动,关爱留守儿童活动、救助困难党员、解决五保户的住房…… “我们提供的小援助,对于困难家庭就是大鼓舞。”群众对新班子的信任在一件件实事中逐渐建立起来了。
 
  一个村子要有希望,必须有产业支撑。吴欢欢领着一班人积极思考集体经济发展路径,他和村里的老书记多方跑动,募集资金90余万元,对村里的老旧厂房进行改造,出租,盘活了闲置资源;他力主到丹阳东郊的界牌镇买了一块“飞地”,建起1500平米厂房,增加了村里的固定资产。2017年底,松卜村的成绩单分外喜人:实现社会总产值5100万元,集体收入72.6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达21830元。
 
  吴欢欢在基层两年多来,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稳很坚实。延陵镇党委组织委员贡东方说,吴欢欢身上体现出来的这种不急不躁、实实在在为百姓做事的作风,正是基层干部群众最想看到的。
 
  本报通讯员 董洪良
 
  本报记者 聂伟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 基层锻炼

上一篇:江苏郑圩村副书记陈琳:老行当玩出了新道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基层确实是锻炼大学生村官成长的“大熔炉”

时间:2018-04-27 11:54:48

  22岁入党,同年考上大学生村官;23岁成为江苏省镇江市最年轻的村书记;24岁被江苏省委组织部等部门评为全省“优秀大学生村官”……这就是吴欢欢,一位1993年出生的基层干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的成长轨迹。
 

\

图为吴欢欢(右)在向村干部传授电脑相关知识。
 

  “熟悉的陌生人”给予他力量
 
  翻看吴欢欢的履历,当村官前,这位小伙子和同龄人一样,普普通通,读书、上大学……2015年8月,当他以大学生村官身份,来到地处茅山革命老区的丹阳市延陵镇后,他的“动力芯片”似乎被基层养分激活了。
 
  吴欢欢工作的第一站是联兴村,职务是村主任助理。
 
  大学刚毕业的小伙子,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然而,当他走进联兴村时,眼前的一切让他吃惊不小:村委会是一栋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二层小楼,只要邻近的国道上有卡车经过,小楼就会摇摆晃动。
 
  他和村委会副主任、村会计挤在一间办公室。办公桌上,一台老旧电脑占据了大半桌面,一把破旧的折椅一屁股坐上去嘎吱嘎吱响,电脑是公用的,谁要用,吴欢欢就得让座。
 
  办公条件简陋,住宿、吃饭也尴尬。联兴村在延陵镇的最北头,村里没有食堂,吴欢欢吃饭得跑到15公里开外的镇政府。为方便工作,吴欢欢买了一辆电动车,一早下村,中午回镇上吃饭,饭后再去村里,晚上回到镇上住,每天要走60公里,耗时 1个多小时。遇上中途要到镇上办事,一天跑百把公里是常有的事。
 
  2015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尽管带上头盔,套上护具,吴欢欢到村里,手还是冻麻了,眉毛上挂起一层浅浅的霜。从小到大,啥时候吃过这种苦?吴欢欢很想哭鼻子。但是,村干部们的嘘寒问暖,让他不好意思哭出来。而让他坚持下来的,还有一位“熟悉的陌生人”。他每天路过的丹延公路上,早晚总能见到一位50岁开外的农民,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风雨无阻。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从没停下来打过招呼,但吴欢欢默默感受到一种力量:“他这么大年纪都能坚持,我也是可以的!”通过骑行,吴欢欢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了。

 

\

吴欢欢(中)到华西村参加全国大学生村官示范培训。
 

  解开了一个困惑已久的谜团
 
  在农村这个熟人社会里,一个外来年轻人,要想赢得大家的信任没那么容易,但吴欢欢做到了。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吴欢欢发现多数村干部对电脑不精通,电子档案也做得磕磕绊绊的。于是,他办起了“村信息培训学院”。先教村干部,再教村民,一对一、手把手演示。他还把“操作指南”写在纸上,贴在电脑桌前的墙上。遇到新问题,就将解决办法再往墙上贴。时间长了,墙上贴满了纸条,成为村委会办公室的一道“风景”。
 
  就这样,吴欢欢用一年多时间,为村里培养出一批电脑实用人才,为党建“远教平台”夯实了智力基础。2016年,联兴村党支部被评为丹阳市“四星级党支部”。
 
  在村里,吴欢欢还解开了一个困惑已久的谜团:到村前,他就听镇领导说过,联兴村是延陵镇富裕的村子之一。有钱不建办公楼,这是为啥?“不会是集体作秀吧?”
 
  是村书记的一席话,解开了吴欢欢的疑惑,“村里的钱得用在村民身上,村干部苦一点无所谓。” 2016年村情调查表出炉的那一刻,吴欢欢彻底被折服了:全村大小企业568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25家,村民人均年收入达27703元。
 
  从村干部勤俭为群众当家的做法上,吴欢欢悟出了道道:只有把老百姓的事放在心上,扛在肩上,才能疑聚人心,收获信任,为发展积攒强大能量。
 

\

图为吴欢欢(右)在进行“惠民暖企大走访”,了解群众诉求。

 

  从指着鼻子骂到赢得称赞
 
  2016年9月28日,在村级班子换届选举中,吴欢欢当选为与联兴村接壤的松卜村书记。
 
  松卜村是个农业村,全村2967人拥有耕地3500多亩,村情较为复杂,班子凝聚力不强。上任第一天,吴欢欢召集党员干部开会,少数党员当场就和村干部吵起来了,拍桌子、扯嗓门,最终会议不欢而散。随后他到村民小组走访,同样吃了闭门羹,还被村民指着鼻子骂。
 
  吴欢欢把从联兴村学到的工作技巧,都用在了松卜村,对村里的各项事务进行“小步快跑”式创新。
 
  村子要振兴,领头羊至关重要。过去,村干部们纪律观念淡薄,想干就干,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了就把办公室门一关,“把办事的村民挡在门外,大家的心岂不凉了?”吴欢欢烧了第一把火,从规范村干部管理制度开始,提振村干部的责任意识。他首创了“例会制度”,每周定期召集村干部开会,不搞一言堂,鼓励村干部们畅所欲言,交流工作得失、汇报认领事项办结情况,确保人人有压力。2017年6月10日,大雨滂沱,村里的耕地都被淹了。在南京开会的吴欢欢,闻讯后第一时间请假赶回村里。在村口,他看到村干部们都自觉上河堤巡查灾情,与群众一起抗灾,他感到抓队伍建设抓对了。
 
  接着,吴欢欢在村里实施了一系列便民服务活动,关爱留守儿童活动、救助困难党员、解决五保户的住房…… “我们提供的小援助,对于困难家庭就是大鼓舞。”群众对新班子的信任在一件件实事中逐渐建立起来了。
 
  一个村子要有希望,必须有产业支撑。吴欢欢领着一班人积极思考集体经济发展路径,他和村里的老书记多方跑动,募集资金90余万元,对村里的老旧厂房进行改造,出租,盘活了闲置资源;他力主到丹阳东郊的界牌镇买了一块“飞地”,建起1500平米厂房,增加了村里的固定资产。2017年底,松卜村的成绩单分外喜人:实现社会总产值5100万元,集体收入72.6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达21830元。
 
  吴欢欢在基层两年多来,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稳很坚实。延陵镇党委组织委员贡东方说,吴欢欢身上体现出来的这种不急不躁、实实在在为百姓做事的作风,正是基层干部群众最想看到的。
 
  本报通讯员 董洪良
 
  本报记者 聂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