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念锐意进取 甘肃大学生村官从迷惘走向充实

2009-08-10 10:08:38 来源:兰州日报 作者:赵卿 点击:

女村官与村民谈心

女村官与村民谈心

村官带着实践团队员参观花卉基地。

村官带着实践团队员参观花卉基地。

    到西部农村当“村官”,大学生们存在心理落差是必然的。而榆中县城关镇大学生村官心里有着坚定的信念,走进农村,首先,摆正位置很重要,不要以为自己是来当官的,“村官”不是“官”,要以一颗真诚的心,设身处地地为村民们着想,才能得到村民的认可,更好地服务于农村。面对外省媒体记者和大学生的采访,榆中县城关镇大学生村官杨彩霞、李重英、赵家慧道出如此的心声。近日,《中国青年报》与中国石油大学《荟萃青年报》组团,以榆中县大学生村官为代表,采访了解了在西部农村工作、生活的大学生村官现状。

    外地媒体关注榆中大学生村官

    7月底,《中国青年报》与中国石油大学《荟萃青年报》的记者和大学生们组团,发起“走进西部、见证青春”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大家将目光焦点集中在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大学生村官身上。近年来甘肃投入大量资金扶持部分高校本科毕业生就业,选拔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去,围绕面向群众的基层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生产服务、生活服务、救助服务等领域,开发适合毕业生就业的岗位,引导毕业生到基层就业。

    2008年,兰州市第一批49名大学生村官分赴一区(红古区)三县走马上任。他们主要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村委会主任助理,村级团支部书记、副书记等职务。榆中县位于甘肃中部干旱地区,是“靠天吃饭、十年九旱”的农业大县、被列为国扶贫困县。

    近年来,该县党政工作成绩显著,新农村建设蒸蒸日上,逐渐形成自己的产业特色和一定规模,在兰州市三县五区中也是大学生村官分布最广泛的地方,村官锐意进取,积极努力,为当地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村民们抢着让村官去自家吃饭

    7月21日下午,榆中县委组织部专项负责大学生村官的杨主任接受了实践团记者、大学生们的采访,杨主任充分肯定了大学生村官在过去一年中的优秀的工作成绩,如连搭乡的村官赵国儒,积极参与第四代温室大棚的建设监理,为当地花卉种植基地引进了康乃馨、“卡罗拉玫瑰”等多个新品种,极大地提高了村民们的经济效益,更得到了村民的好评。每逢周末,家家户户都抢着让他去自己家吃饭,“老百姓给你碗饭吃就是对你最大的认可”,杨主任说。

    实践团组长孙婧同学告诉记者,在实践采访中,实践团成员们了解到,大学生村官刚来到农村时,面临的主要困难就是不适应环境,尤其是饮食。这和村民的意识不无关系,虽然农村种植很多的蔬菜,但是村民主要用来卖,吃的是馒头、洋芋、番瓜等,这种饮食习惯让这些从城里来的孩子们很不适应。而乡村最缺的就是软件——文化知识,当地村民的文化水平一般都比较低,平均也就初中文凭,大学生村官眼界高,视野宽,有长远眼光,他们的创意带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三朵金花”迷惘中开始村官生活

    一年前,榆中县城关镇来了四名大学生村官,杨彩霞、魏惠娟、李重英、赵家慧,被誉为城关镇的“四朵金花”。由于魏惠娟借调到其他单位工作,实践团成员们只见到其中的“三朵金花”。杨彩霞是城关镇大营村支部副书记,李重英是北关村支部副书记,赵家慧担任北关村主任助理。一年的努力,一年的锻炼,三位大学生村官神情干练。回忆最初报考村官的初衷,三人都说是考虑到严峻的就业压力,她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尝试大学生村官选拔。

    初来农村,一直生活在城区的三位女大学生有点儿发懵。感觉农村很陌生,也很迷茫,不知道该干什么。认识了村干部之后,三位村官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挨家挨户地走访村民,熟悉村里的基本情况,她们几个就这样懵懵懂懂地开始了村官生活。“党建工作、材料整理、会议记录、计划生育宣传,村民矛盾调解,组织远程教育…… 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有活哪里干,经常是村里镇里两头跑,加班是家常便饭。”杨彩霞向实践团的队员说。

    初任村官

    大学生们有些措手不及

    杨彩霞毕业于甘肃农业学院,读农民经济管理专业;赵家慧是甘肃政法学院法学专业的毕业生;李重英在贵州中心学院读书时学中西医结合专业,由于农村工作的特殊性,三位村官的专业在实际工作中几乎没有了用武之地。赵家慧在实际工作中慢慢感受到,乡村里的很多矛盾基本上不能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一方面农村没有那么多精力和财力,另一方面农民的法律意识淡薄,他们思考问题总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

    除了农民的固有观念,农村延续的工作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村官们的工作效果,为她们的工作增添了困难。李重英提到自己负责的计划生育宣传工作时,显得有些无奈。“必须一家家地走访,不仅要把材料亲手发到每家每户,还要看着他们收好。”除了工作客观存在的困难,大学生村官也发现自身的不足。“因为我们年轻,又刚从学校走出来,基本没什么工作经验,我们的想法都太理想化,落实起来十分困难,甚至根本实施不了。”李重英说。

    跟农民们掏心窝子

    才能得到认可

    “干好村官,重要的是要掌握工作方法,应该站在农民的角度换位思考。”赵家慧告诉实践团采访成员,工作方法正确了就事半功倍,方法选得不好,村民就会反感,大家伙儿的积极性就降低了。做农民工作,拿条例、法规有时也不灵通,他们不会听。村民的想法都很单纯,只要对自己有利的就同意。所以做工作就是要耐心地说服,一遍一遍地教育,这就要求要从村民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跟农民们掏心窝子,讲实话,这样才能得到村民的认可。

    尽管工作中存在一些不足,但村官们还是积极地调整与学习。“我们比较勤快,善于与村干部和领导进行沟通”。她们也是慢慢地在实际工作中摸索,有什么问题就向村干部请教,“村干部在村民中的威信和工作能力,我们是根本没法比的。”杨彩霞深有感触地说。面对即将到任的第二批村官们,“三朵金花”道出自己的知心话:“要做好心理准备,到了西部农村,心理落差是必然的。首先,摆正位置很重要,不要以为自己是来当官的,‘村官’不是‘官’,要以一颗真诚的心,设身处地地为村民们着想,才能得到村民的认可。”

    农村工作要晓之以理

    更要动之以情

    从兰州城市学院毕业后,王延春在兰州一所私立中学教了一年书,而后参加了村官选拔考试。去年9月,在榆中土生土长的王延春来到榆中县连搭乡石头沟村,正式担任起村主任助理。对于王延春来说,农村许多工作要晓之以理,更要动之以情。两家有了矛盾,他要左家劝劝,右家劝劝,“大家伙儿一块儿吃个饭,喝点酒,那点小疙瘩就过去了。”当然,必要的时候也得“动点儿真格”。

    有一次,村里修路,路面正好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口,王延春跟这户人家协调,要求把挡住道路的大树及时砍掉。树的主人当即请来个“阴阳”(风水先生),“考察”了一下地形,“阴阳”断言大树一周后才能砍掉,否则就会“断了福气”。但是,修路的事不能耽搁。“我们随即找到‘阴阳’,跟他讲明了利害关系,警告他要对事情负全责。”王延春无奈地说,结果“阴阳”又去转了一圈儿,随后告诉树的主人:“这树明天就能砍”。回忆起村民的传统思想和风俗,王延春觉得有点无奈,又有点儿“滑稽”。

    经过这几天的实践,实践团学生、记者在榆中县采访了11名大学生村官,大家的感想特别多。来到了西部,她们看到了西部农村的发展状况,才明白,“扎根基层,扎根西部”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西部偏远地区的村民们,都千方百计地去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挣钱谋生,农村人才流失严重,而大学生村官则是一种很好保留人才的方式。从采访结果来看,村官们的工作现状整体作用是积极向上的,就像大学生村官赵国儒说的,“农村是最大的舞台”,要尽情施展自己的才能,在农村工作,是锻炼大学生的最佳方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