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村官的心路历程: 早点儿回城找男朋友?

2009-11-09 10:17:1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洪克非 点击:
    开会时有人抽烟,有人嗑瓜子,有人抠脚丫,自己还得与他们热情握手……刚到农村时,来自吉首大学的吴文娇没有想到现实的村官生活要先过自己不适应农村生活的这一关。而在湖南省蓝山县高阳村任村支书助理的蒋艳纯则难以理解村民的时间观念太差,“常常是开个会就要等半天,稀稀拉拉像赶集”。

  2008年,在中共湖南省委组织部的安排下,湖南省第一批大学生村官分赴湖南乡村任职。其中,有500余名女大学生村官。一年过去了,女大学生村官们在新的岗位上经受风雨,历练成长,对人生、对农村有了新的感受。

  亦喜亦愁的初来乍到——

  “早点儿回城里去,否则将来找男朋友都麻烦”?

  申岩是主动要求做村官的。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父母时,听到的却是一片反对声:“一个女孩子,城里待得好好的,到农村去多受罪啊?”

  出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申岩,在做村官前曾是一名月薪不菲的导游,还曾在张家界驻京办事处工作。千里之外的家人无法理解申岩选择当村官的热情。申岩说,当时,学院有2000多名毕业生,仅有一个当选大学生村官的名额。即便有张家界市优秀团干、湖南省优秀毕业生、中共党员的身份,她仍然赢得很辛苦。好在她赢得了这个当村官的机会,也用自己在农村工作的实际赢得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但对西安理工大学法学系的蒋艳纯来说,毕业时“第一志愿”当村官却是一个有几许无奈的选择,她的大部分同学都报考了公务员或者进了机关单位。学业不差的蒋艳纯甚至担心自己的人生价值可能要“打折”。幸好在乡镇任职的父亲并不认为女儿当村官没有出息,非常支持女儿到农村。他叮嘱女儿,“当村官会有前途,这是个人生的基础锻炼课程”。尤其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一个消除“娇骄”二气的难得机会。

  蒋艳纯所在的蓝山县高阳村是湖南省的小康示范村,有3000多人,虽然基础建设非常好,但生活条件仍然简陋。偌大一个学校里晚上就蒋艳纯一人居住,还经常停电。饮用的水都是从山里引来的,只经过简单的过滤。而且当地小水库、水塘众多,蚊虫肆虐,一旦下雨就成了泥汤。这些对一个爱干净、爱热闹、胆子有点小的女孩子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但最让蒋艳纯不能适应的是初期感觉平淡的工作。“早上6点半左右把村公所门打开,看有没有百姓留言等。晚上就帮助村干部调解村民矛盾。”蒋艳纯说,村里重要点的事情就是水田整改、陪同国土局和测量单位搞搞测量,勘定村界、组界。上了这么多年学,工作起来却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她感觉自己离专业越来越远。

  蒋艳纯说,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自己逐渐适应了农村工作和生活。然而,真正让她踏下心来的是农村淳朴的民风和村干部的工作能力,让她觉得自己可以做点事情出来。

  在宁乡县桃林桥村,女大学生村官刘静杉与蒋艳纯走过同样的心理历程。

  有法学和土地管理专业双学士学位的刘静彬,曾就职于长沙市芙蓉区国土局。刚到农村时,让一心想干点事的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所受的 “优待”竟让自己很难受——因为自己是大学生,又是一个女孩子,村里给安排的工作很清闲,就是写写文字材料,兼任电脑网管。有时候帮村干部劝说一下阻工的村民,或者旁听村支书做闹离婚的两口子的工作。

  村里的经济条件和干部能力都很强,村支书待她如同亲女儿一般。但很多人的目光里有善意的“疏远”——“他们认为我们是下来镀金的,待不了多久,也做不成什么事情”。刘静彬说,和村民聊天时,常有好心人劝她“早点儿回城里去,否则将来找男朋友都麻烦”。

  亦张亦弛的麻辣功夫——

  和女人们谈谈“男人经”

  不愿服输的刘静彬沉下心来,很快找到了工作的突破口。

  村里原来有套无线广播系统,原本可以广播到每个组,却被长期闲置。刘静彬试图恢复使用这套无线广播系统,播发各级政府的农村政策方针、重要新闻信息等。她的声音甜美,加上制作的节目结合农村生活实际,适合农民特点,因此广受欢迎,甚至路上都有人拦着她谈广播内容、提建议。

  渐渐地,开始有人向她打听能否询问到劳动局的无息贷款怎么申办之类的“大事”。刘静彬几次跑到县市劳动部门找人询问,不怕辛苦,让村民们很感动。[page]

一年下来,刘静彬已经跟着村干部走访了大部分村民家。“我觉得走访时要讲究方法,这样可以事半功倍。”刘静杉在走访时以特有的女性细腻观察对方家里的环境,按她的经验,一个家庭搞得是否好,从家里的布置和摆设、厨房就可以看出来——比如,是烧柴火还是用煤气、沼气。这些都反映了各家的家庭条件和人的素养。“这样你开口就不会太离谱,很容易套上近乎。”

  现在,村民对她“不一定都能叫上名字,但基本都面熟”。

  在高阳村,一件在村里看似稀松平常的小事引起蒋艳纯的注意——村里的很多妇女只热衷于打牌,有的一家甚至要摆上三四桌的自动麻将机。她去劝导,却被对方一句话堵回来:反正没有事情可做,这也是丰富生活啊!

  蒋艳纯发现,热衷打牌的妇女多半三四十岁年纪,男人多到外地务工,自己在家清闲无事。她开始向一个当地著名的牌友发起了攻势。这名陈姓妇女的丈夫在外地从事建筑以及铝合金等生意,经济条件很好,自家建有400多平方米的别墅。

  在陈姓妇女家“混”了两顿饭后,蒋艳纯和她聊起了“男人经”——“男人有了事业变化的可能性大啊,你要是原地踏步,那可真是‘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了。有空多锻炼,保持好身材,你看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家里有个贤惠美貌的妻子?”

  蒋艳纯的话抓住了陈姓妇女等很多女人的心。在蒋艳纯的引导下,陈女士离开了过去离不开的麻将桌,开始积极参加小蒋举办的身体保健等活动。后来,在蒋艳纯的积极筹划下,村里邀请农业局、畜牧水产局的技术员来村里办了两期农业科技培训班,向村里的妇女们传授科学养殖、香芋种植、茄子病虫害防治等农技知识。今年6月,又邀请保险公司业务员、医务人员等来村里给妇女们办保险和健康讲座。蒋艳纯不再是当初那个少不经事的小丫头,村里的妇女们亲热地叫她“蒋老师”。

  亦苦亦甜的快乐坚守——

  像男人一样跑“大事”

  在桑植县瑞塔铺镇杨家洛村,申岩则用另一种“男性化”的方式打开了“客气”的僵局。

  一直在城市生活的申岩承认,由于不熟悉农村,再加上初来乍到的不适应和十足的书生气,让很多村民难以接受和承认她。对比当年在公司工作时的春风得意和在大城市里大展宏图的同学,申岩也曾掉过眼泪,也曾想过退缩。

  左思右想后,申岩想先做通村里党员干部的思想工作。她利用开村党支部党员民主生活会的机会,向全体党员干部表明了决心:虽然目前还不太了解基层工作,但她有信心可以胜任,一定要扎实地干好三年!

  申岩饱含热情的发言消除了村干部们的心理隔阂。散会后,大家向她介绍了村里的一些情况以及基层工作应该注意的问题,还有人主动邀请她去家里做客。

  接下来,申岩频繁走访村民询问情况,并收集一切村民的想法和实际需要。回到住处后,她上网询问专业人员,然后把答案记录下来,在第二次走访时给予回答。

  如此一来二往,这种带着问题走、带着答案回的做法给村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些重要的工作也放心地交给她经办。

  在村里拟建小学和村级活动中心时,申岩撰写了所有的文字资料,并准备图片以及预算报告等。她跟着村干部跑移民局、农业局、国土局等部门,寻求支持。为了赶时间,他们经常坐的是摩托车,吃的是盒饭,在同事家搭铺。通过努力,最终引进资金200多万元。

  为保证工程质量,申岩不管风吹日晒,天天都到工地监督。去年12月的一个雨天,她不小心踩滑一根木棍摔倒在地,医院检查为左腿韧带严重拉伤,要求静养一个月,但申岩还是坚持每天到工地监督。

  就在申岩坚守工地建设之时,远在永州的蒋艳纯正为肖姑山水库的建设发愁。为了跑水库建设资金,驻村工作组的负责人带着村干部和蒋艳纯跑相关部门。“获得一个部门的项目资金的支持,至少得跑5次。上面能给的钱少,下面想要的钱多。要想得到一个部门的资金支持,得找好几个领导,而每个领导不可能在你去的时候就在啊!”

  她说,在从村到市的几十次跑动中,自己开始懂得基层工作的难处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