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3年间怎么干 3年后怎么办?
2010-01-02 17:33:02   来源:半月谈   作者:朱旭东 南婷   点击: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真想作为,得下大决心。2005年以来,为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中央和地方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许多大学毕业生担任村干部以后如鱼得水干得很欢,但也有相当数量的大学生村官“水土不服”:工作推不开,干群关系处不好,挨日子混资历,有强烈的被抛弃感和失落感。当前,大学生村官群体到底在想什么盼什么?请看半月谈记者采自农村一线的调查报告——

    寂寞地活,新鲜地活

    “女孩子将来做公务员也不错,就暂且先到基层锻炼锻炼吧。”“金融危机发生后,很多小型设计公司不招人了,就考虑先找到一份工作再说,别什么都没有。”或多或少的被逼无奈,成了很多大学毕业生选择村官一职的共同理由。

    然而,农村并非诗人、画家笔下的世外桃源。准备不足、语言不通、生活不习惯、没有群众基础,懵懵懂懂撞入农村,会吃很大的苦头。首先是语言关难过。在江苏高淳县,当地农民说一种让外地人很难听懂的古方言,这让2009年刚刚到岗的80多名外地大学生村官备受煎熬。“村民说的话我几乎听不懂,而我说的普通话他们竟然也听不太懂。”来自江苏盐城的大学生村官朱玲说,“我到这里5个多月了,很多话还是只能靠猜。村民刚开始还尽量迁就我,但时间一长他们就不乐意了。”

    “语言不通是我这个外来人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其次就是生活不习惯。”在北方某省农村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小龙告诉记者,“有些村没有村委会办公场所,我们去了就住在会计家或村干部家里,但也不能一直在人家里吃住,所以只能今天在这家讨一顿,明天去那家讨一顿。”

    高淳团县委书记许强告诉记者:“来到农村后,大学生村干部的学生角色一时还难以转变。农民习惯早起干活,基层干部的作息时间也很早,但大学生刚来时,到了上午8点半还穿着大裤衩戴着耳机优哉游哉,好像还在校园里一样。”

    离开了熟悉的校园热闹的城市,远离了昔日的朋友圈,很多大学生村官刚开始都会感到孤独、寂寞、无所适从。高淳县淳溪镇薛城村主任助理、南京市大学生村官联谊会2009级分会会长朱敏坦陈,很多大学生都有这些心态,有的在农村呆了不到一个月就消失了,“可能找到了新工作,更主要的是不适应农村环境,于是选择离开”。

    当然,互联网的发达也为大学生村官们提供了新的“取暖”方式。高淳县桠溪镇新塘村主任助理孙霞牵头建立了一个网络群,把全县大学生村官网罗进来,没事的时候大家通过网络谈谈心,谁有工作生活上的烦恼,大家都帮着出主意想办法。

    在农大读硕士,在农村读博士

    朱敏刚到薛城村不久,碰上农田缺水,村民找上门来,朱敏不厌其烦地问了半天情况后却不知道采取行动,这下把村民惹火了。村支书赶到现场“救火”,联系水泵打水抗旱,事后告诉朱敏,种田是农民的大事,决不能拖延。朱敏于是把自己的网络签名改成“在农大读硕士,在农村读博士”。他说:“要当一名称职的村官,我才刚刚起步。”

    记者调查发现,大学生村官们想要尽快找到工作感觉,还需要穿越不少“雷区”。“农村情况很复杂,很多村子有宗族和派系,一去就想做事有很大困难,而要了解至少得半年。”大学生村官小龙说,他刚去农村时,就是做做辅助性工作,“我们对村里未来规划都不了解,提出的建议很多时候不切合村里实际”。

    “有些村民反映我们长期住镇上不到村里。得承认,的确有些大学生村官不做实事,但多数人并非如此。”大学生村官小晶反映,“一些比较富裕的村不愿让你多知道事情,每次去他们都是说‘回去吧,有事儿我们再叫你来’,上面来检查就临时叫我们赶过去应付应付。”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有些地方的村干部不但无视大学生村官的存在,甚至还会制造难题为难他们驱赶他们。“有些村里领导怕你做得好影响他的选举,你表现太好了就有篡权夺位之嫌。”一位地方“十佳大学生村官”说。

    与村两委融不到一起,是大学生村官们需要解决的又一个问题。记者采访发现,没有到农村之前,很多大学生认为村干部就是传说中的土霸王,因为经常在媒体上看到村官的种种劣迹。但与当地村干部接触一段时间后,一些人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村干部虽然学历不高,但是他们处理实际工作的能力确实是我们比不上的。有时候我都感觉很自卑,大学毕业踏入社会,我一下子又变成了‘小学生’。”朱玲说,“我很佩服我们村支书。村里在拆迁过程中,有部分村民的工作很难做。跟村支书上门做工作时,我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看着拆迁户的表情由激动变为缓和,我就知道村支书的话管用了。”

    既来之则安之,3年后怎么办

    高淳县淳溪镇驼头村村主任助理吴易告诉记者,虽然当村干部并不是他的就业初衷,但在村干部的帮助下,他渐渐进入了角色。“村里要建一个污水处理厂,征求我的意见。因为我学的正是这个专业,我的修改意见最终被采纳了,当时蛮有成就感的。”吴易开心地说,“在农村,我们能接触到学校所接触不到的东西。既然来了,就要努力把工作做好。只要对社会有益,就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我研究生毕业后做过教师,但我不想一辈子做教师,还希望自己的未来有变数。现在做村官,就给我带来了希望。将来我可能还是村官,也可能考了公务员,还可能通过创业为自己打开了另一扇门。”高淳县淳溪镇南塘村村主任助理管文仙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但也有很多人不那么乐观。“第一次签合同签3年,到期后可以续签一年,再以后呢?我们将来的路到底在何方?”大学生村官小光说,“虽然我们县有400多名大学生村官,占全市大学生村官的半数以上,但在招考公务员或事业单位人员时,名额跟其他县区一样,很多人可能就搭不上这趟车了。”

    在北方某省农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大学生村官小李说,“双肩挑”肯定要忙得多,但享受的考试加分待遇却大家都一样,“村务和接待工作忙不完,有时考前一天都还有事,哪有时间复习?”小李有些伤感,“我们愿意在农村干,也愿意好好干,把青春都奉献了,但社会就这么现实,我们总得为今后留条后路吧?”

    “3年后往哪里去?”高淳团县委书记许强认为,“3年后会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3年的农村工作经历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丰厚的财富。如果不好好干,得不到组织上的认可,起码是对青春无情的浪费。新一代大学生要想更好地适应社会,形成更为健全的人格,农村就是一座很好的熔炉。”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平邑大学生村官当好农村致富“领航员”
下一篇:山东诸城50名大学生村官当上民兵干部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3年间怎么干 3年后怎么办?

时间:2010-01-02 17:33:02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真想作为,得下大决心。2005年以来,为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中央和地方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许多大学毕业生担任村干部以后如鱼得水干得很欢,但也有相当数量的大学生村官“水土不服”:工作推不开,干群关系处不好,挨日子混资历,有强烈的被抛弃感和失落感。当前,大学生村官群体到底在想什么盼什么?请看半月谈记者采自农村一线的调查报告——

    寂寞地活,新鲜地活

    “女孩子将来做公务员也不错,就暂且先到基层锻炼锻炼吧。”“金融危机发生后,很多小型设计公司不招人了,就考虑先找到一份工作再说,别什么都没有。”或多或少的被逼无奈,成了很多大学毕业生选择村官一职的共同理由。

    然而,农村并非诗人、画家笔下的世外桃源。准备不足、语言不通、生活不习惯、没有群众基础,懵懵懂懂撞入农村,会吃很大的苦头。首先是语言关难过。在江苏高淳县,当地农民说一种让外地人很难听懂的古方言,这让2009年刚刚到岗的80多名外地大学生村官备受煎熬。“村民说的话我几乎听不懂,而我说的普通话他们竟然也听不太懂。”来自江苏盐城的大学生村官朱玲说,“我到这里5个多月了,很多话还是只能靠猜。村民刚开始还尽量迁就我,但时间一长他们就不乐意了。”

    “语言不通是我这个外来人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其次就是生活不习惯。”在北方某省农村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小龙告诉记者,“有些村没有村委会办公场所,我们去了就住在会计家或村干部家里,但也不能一直在人家里吃住,所以只能今天在这家讨一顿,明天去那家讨一顿。”

    高淳团县委书记许强告诉记者:“来到农村后,大学生村干部的学生角色一时还难以转变。农民习惯早起干活,基层干部的作息时间也很早,但大学生刚来时,到了上午8点半还穿着大裤衩戴着耳机优哉游哉,好像还在校园里一样。”

    离开了熟悉的校园热闹的城市,远离了昔日的朋友圈,很多大学生村官刚开始都会感到孤独、寂寞、无所适从。高淳县淳溪镇薛城村主任助理、南京市大学生村官联谊会2009级分会会长朱敏坦陈,很多大学生都有这些心态,有的在农村呆了不到一个月就消失了,“可能找到了新工作,更主要的是不适应农村环境,于是选择离开”。

    当然,互联网的发达也为大学生村官们提供了新的“取暖”方式。高淳县桠溪镇新塘村主任助理孙霞牵头建立了一个网络群,把全县大学生村官网罗进来,没事的时候大家通过网络谈谈心,谁有工作生活上的烦恼,大家都帮着出主意想办法。

    在农大读硕士,在农村读博士

    朱敏刚到薛城村不久,碰上农田缺水,村民找上门来,朱敏不厌其烦地问了半天情况后却不知道采取行动,这下把村民惹火了。村支书赶到现场“救火”,联系水泵打水抗旱,事后告诉朱敏,种田是农民的大事,决不能拖延。朱敏于是把自己的网络签名改成“在农大读硕士,在农村读博士”。他说:“要当一名称职的村官,我才刚刚起步。”

    记者调查发现,大学生村官们想要尽快找到工作感觉,还需要穿越不少“雷区”。“农村情况很复杂,很多村子有宗族和派系,一去就想做事有很大困难,而要了解至少得半年。”大学生村官小龙说,他刚去农村时,就是做做辅助性工作,“我们对村里未来规划都不了解,提出的建议很多时候不切合村里实际”。

    “有些村民反映我们长期住镇上不到村里。得承认,的确有些大学生村官不做实事,但多数人并非如此。”大学生村官小晶反映,“一些比较富裕的村不愿让你多知道事情,每次去他们都是说‘回去吧,有事儿我们再叫你来’,上面来检查就临时叫我们赶过去应付应付。”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有些地方的村干部不但无视大学生村官的存在,甚至还会制造难题为难他们驱赶他们。“有些村里领导怕你做得好影响他的选举,你表现太好了就有篡权夺位之嫌。”一位地方“十佳大学生村官”说。

    与村两委融不到一起,是大学生村官们需要解决的又一个问题。记者采访发现,没有到农村之前,很多大学生认为村干部就是传说中的土霸王,因为经常在媒体上看到村官的种种劣迹。但与当地村干部接触一段时间后,一些人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村干部虽然学历不高,但是他们处理实际工作的能力确实是我们比不上的。有时候我都感觉很自卑,大学毕业踏入社会,我一下子又变成了‘小学生’。”朱玲说,“我很佩服我们村支书。村里在拆迁过程中,有部分村民的工作很难做。跟村支书上门做工作时,我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看着拆迁户的表情由激动变为缓和,我就知道村支书的话管用了。”

    既来之则安之,3年后怎么办

    高淳县淳溪镇驼头村村主任助理吴易告诉记者,虽然当村干部并不是他的就业初衷,但在村干部的帮助下,他渐渐进入了角色。“村里要建一个污水处理厂,征求我的意见。因为我学的正是这个专业,我的修改意见最终被采纳了,当时蛮有成就感的。”吴易开心地说,“在农村,我们能接触到学校所接触不到的东西。既然来了,就要努力把工作做好。只要对社会有益,就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我研究生毕业后做过教师,但我不想一辈子做教师,还希望自己的未来有变数。现在做村官,就给我带来了希望。将来我可能还是村官,也可能考了公务员,还可能通过创业为自己打开了另一扇门。”高淳县淳溪镇南塘村村主任助理管文仙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但也有很多人不那么乐观。“第一次签合同签3年,到期后可以续签一年,再以后呢?我们将来的路到底在何方?”大学生村官小光说,“虽然我们县有400多名大学生村官,占全市大学生村官的半数以上,但在招考公务员或事业单位人员时,名额跟其他县区一样,很多人可能就搭不上这趟车了。”

    在北方某省农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大学生村官小李说,“双肩挑”肯定要忙得多,但享受的考试加分待遇却大家都一样,“村务和接待工作忙不完,有时考前一天都还有事,哪有时间复习?”小李有些伤感,“我们愿意在农村干,也愿意好好干,把青春都奉献了,但社会就这么现实,我们总得为今后留条后路吧?”

    “3年后往哪里去?”高淳团县委书记许强认为,“3年后会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3年的农村工作经历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丰厚的财富。如果不好好干,得不到组织上的认可,起码是对青春无情的浪费。新一代大学生要想更好地适应社会,形成更为健全的人格,农村就是一座很好的熔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