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一女大学生村官压力大自杀

2010-03-24 09:22:50 来源:华商报 作者:张波 点击:

延安一27岁女大学生村官抑郁轻生(图)

3月22日,在乡政府办公楼,何某办公室房门紧锁,但电灯却亮着本报记者 张波 摄

参加工作刚满一年的女大学生村官,突然在自己办公室内服毒身亡。27岁的女子究竟因何如此决然地放弃生命,至今无人能够猜透。

字条旁放着“敌敌畏”药瓶

3月16日晚10时许,在延安市宝塔区川口乡政府值夜班的何某在其办公室被同事发现时生命垂危。当120急救车赶到现场时,已无法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记者3月22日从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桥沟派出所获悉,民警到达现场时,何某斜躺在其办公室西侧窗户下的地面上,此时她已被赶来的120急救医生证实死亡。在何某的办公桌上,警方发现了一张写有“父亲:我是罪人,我对不起你!女儿:何×”的字条,字条旁放有一个“敌敌畏”药瓶。根据现场勘查,结合现场遗留的物品,警方初步认定何某系喝药服毒自杀。

事发当天心情不太好

3月22日下午4时许,在川口乡政府办公楼三楼,记者看到,何某生前的办公室房门紧锁,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办公室内的日光灯还开着,窗台上堆放着一摞她生前经手的材料。

据川口乡纪委一负责人回忆,事发当天中午,他还向何某说过晚上可以不用在单位值班,但谁也没想到何某当天并没有回家。直到晚上家人发现何某并未回家与单位联系时,一起值班的同事才在其办公室发现了何某,但这时何某人已经不行了,“250毫升的农药,喝得只剩下少半瓶了”。

同为村官的李某回忆,出事当天何某的心情就不太好,至于是什么原因引起,她也不太清楚。

工作认真但性格内向

据了解,何某为延安市宝塔区人,2007年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09年考入宝塔区川口乡政府担任村官,先后在该乡冯坪村和安寺村担任村主任助理。2010年1月30日结婚。

冯坪村村主任张宏昨日开口便说:“娃娃好得很,工作认真、细心。唉,可惜了!”何某非常朴实,衣着也很朴素,平时在村民家吃饭也从不挑食。村上平时也没什么大事,还经常积极与他沟通,并全力协助他完成工作。

采访中,安寺村村主任及川口乡政府何某生前的同事也都对何某的为人及工作能力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但他们也提到,何某性格非常内向,平时很少说话,也很少与人沟通。

轻生前无反常征兆

据安寺村村主任景高飞介绍,何某服毒的前一天下午还参加了乡政府在他们村召开的苹果地膜现场工作会,当时并没发现何某情绪有什么反常。其间,何某还主动向技术员请教果树修剪的知识,并在技术员的指导下,持剪刀修剪果树。对于何某自杀的原因,曾经和她有过接触的冯坪村的一些村民认为,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川口乡政府办公室一工作人员表示,何某平时很少与人交流,其轻生很有可能是自身压力太大所致。这些年轻的村官们刚走出大学校园来到农村,去应付那些琐碎繁杂的事情,肯定会有一定的心理落差。大学生村官为聘任制,每三年为一个聘用期,三年工作期满后要重新竞聘,如果竞聘不上将被辞退。

昨日上午,记者与何某的家人取得联系,对于何某以前的工作生活状况,其家人则不愿多说,仅表示,何某轻生前并没有任何反常征兆,因何轻生他们也很想知道。

昨晚9时许,川口乡政府纪委一负责人打来电话表示,他们乡政府就何某自杀一事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向媒体通报何某患有抑郁症。 本报记者 张波

■专家解读

大学生村官应加强心理培训

针对大学生村官轻生现象,陕西阳光心理研究所所长孙权科认为,大学生村官初入社会时,心理上总会有一个变化或者适应期。选择轻生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出于自身的原因,但也足以让更多的大学生村官警惕自己的内心,不要让过度自我走向封闭,更不能在忧郁中寻求用戕害生命的方式来解脱。

孙权科说,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年轻村官们,都有着自身的理想和抱负,但由于对农村工作准备的不充分,深入农村基层工作一段时间后,面对繁杂琐碎的邻里小事。理想与现实所产生的巨大差距会使一些心理脆弱的大学生村官们一时迷失了实现自身价值的方向,由此有意无意地封闭自己。加之,来自三年后可能再次出现的就业压力,很有可能击垮这些对自身现实状况估计不足的年轻村官们。建议政府部门在招聘大学生村官时,应该对这些村官们加强心理培训,使他们有一个适应现实工作环境的缓冲期,做好在农村基层工作的准备。

   你如何看待此事件,或你认为大学生村官应该如何分解工作压力、排除心理落差。欢迎大家在本文下方评论处发表你的观点和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