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不上公务员 大学生村官续聘还是离开
2011-10-17 08:26:37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闫昆仑 张迪   点击:

  2

  穷与富并不是村官“两极分化”的主因

  穷村官与富村官

  高州大学生村官张梁说:“比我们晚一年的村官,是茂名市组织的,他们的待遇就比我们好很多,为什么大家做同样的事,却同工不同酬”

  张梁记得很清楚,上一次的村官补助,是在今年4月发放的。如今已过去半年还未发放,在此期间,张梁不得不靠家里接济度日。会计告诉张梁,要等到10月底才有财政拨款,让他这半个月再“克服一下”。

  高州市2009年选聘的大学生村官共有30名,他们大多和张梁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处境。“我们的收入主要分三块组成:中央财政拨款,茂名市财政补贴,还有县镇补贴。”但是由于县镇财政紧张,这笔补助金“多半是打了水漂”。

  “我们收入平均下来,一个月只有1000块钱,而且政府没有给我们买三险。”张梁谈到村官待遇的问题时,眼中掠过一丝沮丧。

  “比我们晚一年的村官,是茂名市组织选聘的,他们的待遇就比我们好很多,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做同样的事,却同工不同酬?”

  张梁也曾向相关部门反映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复是“会向上级争取”,之后就没有下文。囊中羞涩的张梁,已经拖欠了镇政府食堂3个月的伙食费,如今都“不好意思再去食堂吃饭了”。

  在张梁的大学同学中,有的自己开公司当老板,有的在国企过着稳定安逸的生活,还有的在外企工作,虽然忙碌,但是拿着高薪。只有他当初大学毕业时,选择做一名大学生村官。

  如今,张梁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值得,“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与理想相差太远了。”每次说起这个话题,张梁只有无奈的感慨。

  有学者认为,区域经济的发展不均衡,直接影响当地大学生村官工作。越贫穷的地区,村官待遇越差,政府相对不够重视,上升通道缺失,导致人才流失,由此形成恶性循环。而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大学生村官成为大家“趋之若鹜”的工作。

  与粤东西北欠发达地区相比,代表珠三角发达地区的东莞,大学生村官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今年7月,叶伟健在东莞大朗镇大井头社区的两年村官任期届满,对他来说,作出续聘的选择并不难。

  叶伟健家就在隔壁村,每天从家到镇政府上班,只要大约10分钟车程。由于经济条件不错,父母给他买了一辆车,他本人每个月的社区补助有2800元,这在省内大多数的大学生村官中,算是待遇比较优厚的。

  没有经济上的压力,叶伟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开展基层工作上。他不仅被选为社区居民代表、股东代表直接参与社区事务,还当选非公有制企业党支部副书记,目前已经发展了8名党员和10多名入党积极分子。

  对于未来,叶伟健除了准备公务员考试,在镇政府做雇员也是他选择续聘的动力来源之一。

  穷与富,并非是简单让大学生村官出现“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

  与其他地区大学生“互不相识”、“没有归属感”相比,东莞的大学生村官网络党支部,起到了沟通的桥梁作用。网络党支部将东莞近两年选聘的300名大学生村官纳入管理,同时依托“党讯通”系统和QQ群,选举产生第一届支部委员会。

  该网络党支部书记刘效荣也是一名村官,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他和其余4名支部委员肩负起管理网络党支部的责任。“通过手机短信群发、QQ和微博等网络工具,我们可以关注到每一名村官的思想动态。”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 村官出路 期满安置

上一篇:2012年国考 108个职位预定向留给大学生村官
下一篇:甘肃省宕昌县大学生村官开网店帮农民卖药材

动态详情

考不上公务员 大学生村官续聘还是离开

时间:2011-10-17 08:26:37

  2

  穷与富并不是村官“两极分化”的主因

  穷村官与富村官

  高州大学生村官张梁说:“比我们晚一年的村官,是茂名市组织的,他们的待遇就比我们好很多,为什么大家做同样的事,却同工不同酬”

  张梁记得很清楚,上一次的村官补助,是在今年4月发放的。如今已过去半年还未发放,在此期间,张梁不得不靠家里接济度日。会计告诉张梁,要等到10月底才有财政拨款,让他这半个月再“克服一下”。

  高州市2009年选聘的大学生村官共有30名,他们大多和张梁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处境。“我们的收入主要分三块组成:中央财政拨款,茂名市财政补贴,还有县镇补贴。”但是由于县镇财政紧张,这笔补助金“多半是打了水漂”。

  “我们收入平均下来,一个月只有1000块钱,而且政府没有给我们买三险。”张梁谈到村官待遇的问题时,眼中掠过一丝沮丧。

  “比我们晚一年的村官,是茂名市组织选聘的,他们的待遇就比我们好很多,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做同样的事,却同工不同酬?”

  张梁也曾向相关部门反映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复是“会向上级争取”,之后就没有下文。囊中羞涩的张梁,已经拖欠了镇政府食堂3个月的伙食费,如今都“不好意思再去食堂吃饭了”。

  在张梁的大学同学中,有的自己开公司当老板,有的在国企过着稳定安逸的生活,还有的在外企工作,虽然忙碌,但是拿着高薪。只有他当初大学毕业时,选择做一名大学生村官。

  如今,张梁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值得,“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与理想相差太远了。”每次说起这个话题,张梁只有无奈的感慨。

  有学者认为,区域经济的发展不均衡,直接影响当地大学生村官工作。越贫穷的地区,村官待遇越差,政府相对不够重视,上升通道缺失,导致人才流失,由此形成恶性循环。而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大学生村官成为大家“趋之若鹜”的工作。

  与粤东西北欠发达地区相比,代表珠三角发达地区的东莞,大学生村官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今年7月,叶伟健在东莞大朗镇大井头社区的两年村官任期届满,对他来说,作出续聘的选择并不难。

  叶伟健家就在隔壁村,每天从家到镇政府上班,只要大约10分钟车程。由于经济条件不错,父母给他买了一辆车,他本人每个月的社区补助有2800元,这在省内大多数的大学生村官中,算是待遇比较优厚的。

  没有经济上的压力,叶伟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开展基层工作上。他不仅被选为社区居民代表、股东代表直接参与社区事务,还当选非公有制企业党支部副书记,目前已经发展了8名党员和10多名入党积极分子。

  对于未来,叶伟健除了准备公务员考试,在镇政府做雇员也是他选择续聘的动力来源之一。

  穷与富,并非是简单让大学生村官出现“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

  与其他地区大学生“互不相识”、“没有归属感”相比,东莞的大学生村官网络党支部,起到了沟通的桥梁作用。网络党支部将东莞近两年选聘的300名大学生村官纳入管理,同时依托“党讯通”系统和QQ群,选举产生第一届支部委员会。

  该网络党支部书记刘效荣也是一名村官,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他和其余4名支部委员肩负起管理网络党支部的责任。“通过手机短信群发、QQ和微博等网络工具,我们可以关注到每一名村官的思想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