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不上公务员 大学生村官续聘还是离开
2011-10-17 08:26:37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闫昆仑 张迪   点击:

  记者手记

  村官的消极情绪如何消除

  南方日报记者用半个月时间对东莞、佛山、广州、江门、茂名、韶关6个城市十几名村官的采访发现,大学生村官的心态和想法不尽相同,但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大学生村官,对未来的出路都有所担心,考公务员几乎成为他们的首选。

  在许多聘任期满、工作没有着落,但又不愿意续聘的大学生村官中,弥漫着一种消极的情绪。长期以来的城乡二元结构,使粤北、粤西地区农村人才严重短缺,经济相对落后的乡镇,大学生村官抱怨声音相对比较多,并且集中在三个方面:工资待遇低,政府部门不够重视,缺乏就业“出口”。

  面临到任续期的现实,这些村官进退维谷,持观望态度:已经在基层工作了2—3年,是否还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的动力在哪里?再耗费几年的青春,他们能否“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珠三角地区,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有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城市,大学生村官制度也相对完善。以东莞为例,为鼓励大学生到基层就业,今年将拿出一半的指标从基层工作1年以上的高校毕业生中选聘村官。东莞将对由市统一选聘到村社任职的高校毕业生,在企业工作的优先调入村(社区)工作、优先列为村(社区)后备干部、优先录用公务员、优先选送到国内外高校脱产培训等激励措施。

  去年中组部提出,5年内选聘大学生村官的数量将增加到20万人。基层政府如何在响应中央号召的同时,用科学发展的态度来对待大学生村官目前呈现出的种种问题,或许对有效解决村官的“出口”具有现实意义。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认为,大学生去农村做“官”,实际上发展的空间相对有限,而从事农业经济活动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才是大学生的相对优势。

  如何留住大学生村官,不再让他们在奉献青春的同时留有太多的遗憾,能够真正地学以致用,真正将对农村基层的“输血”转变为“造血”机制,这应该与地方政府转变观念,以及村官政策的落实分不开。

  落后现状与市场冲击、小民思想与开放观念、物质提高与精神匮乏,在农村地区呈现出二元对立的复杂局面。大学生村官只有看清当代农村的现实,在工作中对村官工作有更深刻的理解,才能搭建起深层次的互信体系。

  只有建立相互间的认同和信任,一股自下而上推动农村发展和变革的潜力,才会最大程度得到释放。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闫昆仑 南方日报记者 张迪 实习生 许芷君 发自东莞、佛山、广州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 村官出路 期满安置

上一篇:2012年国考 108个职位预定向留给大学生村官
下一篇:甘肃省宕昌县大学生村官开网店帮农民卖药材

动态详情

考不上公务员 大学生村官续聘还是离开

时间:2011-10-17 08:26:37

  记者手记

  村官的消极情绪如何消除

  南方日报记者用半个月时间对东莞、佛山、广州、江门、茂名、韶关6个城市十几名村官的采访发现,大学生村官的心态和想法不尽相同,但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大学生村官,对未来的出路都有所担心,考公务员几乎成为他们的首选。

  在许多聘任期满、工作没有着落,但又不愿意续聘的大学生村官中,弥漫着一种消极的情绪。长期以来的城乡二元结构,使粤北、粤西地区农村人才严重短缺,经济相对落后的乡镇,大学生村官抱怨声音相对比较多,并且集中在三个方面:工资待遇低,政府部门不够重视,缺乏就业“出口”。

  面临到任续期的现实,这些村官进退维谷,持观望态度:已经在基层工作了2—3年,是否还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的动力在哪里?再耗费几年的青春,他们能否“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珠三角地区,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有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城市,大学生村官制度也相对完善。以东莞为例,为鼓励大学生到基层就业,今年将拿出一半的指标从基层工作1年以上的高校毕业生中选聘村官。东莞将对由市统一选聘到村社任职的高校毕业生,在企业工作的优先调入村(社区)工作、优先列为村(社区)后备干部、优先录用公务员、优先选送到国内外高校脱产培训等激励措施。

  去年中组部提出,5年内选聘大学生村官的数量将增加到20万人。基层政府如何在响应中央号召的同时,用科学发展的态度来对待大学生村官目前呈现出的种种问题,或许对有效解决村官的“出口”具有现实意义。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认为,大学生去农村做“官”,实际上发展的空间相对有限,而从事农业经济活动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才是大学生的相对优势。

  如何留住大学生村官,不再让他们在奉献青春的同时留有太多的遗憾,能够真正地学以致用,真正将对农村基层的“输血”转变为“造血”机制,这应该与地方政府转变观念,以及村官政策的落实分不开。

  落后现状与市场冲击、小民思想与开放观念、物质提高与精神匮乏,在农村地区呈现出二元对立的复杂局面。大学生村官只有看清当代农村的现实,在工作中对村官工作有更深刻的理解,才能搭建起深层次的互信体系。

  只有建立相互间的认同和信任,一股自下而上推动农村发展和变革的潜力,才会最大程度得到释放。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闫昆仑 南方日报记者 张迪 实习生 许芷君 发自东莞、佛山、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