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村官贪污80万征迁款被判5年
2012-03-25 23:10:18   来源:方圆   作者:孙曙生 陈平   点击:

\

  关于拆迁,网络上有层出不穷的段子,传播广泛的有这么一句话:“拆出来的机会,迁进去的财富。” 拆迁改造就像一块人人想吃的唐僧肉,充满了利益的诱惑。 

  《方圆》对近年来发生在拆迁领域的几十起案件统计后发现,拆迁承包、调查评估、验房、拆迁资金管理等若干环节基本上都有职务犯罪案发,尤其是在决定被拆迁人利益的重要环节,案发更为突出。

  他们借房屋拆迁之机,骗取巨额补偿款;他们上下勾结、环环造假,团伙作案、集体分赃;他们职务虽小、学历不高,却贪污受贿上千万元。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矗立于垃圾和废墟中拒绝搬迁的村庄,因补偿过低而四处吁求奔走的村民百姓,和中间横亘着的开发商、评估员等利益分食者……形形色色,光怪陆离,写成了一部当代中国拆迁贪腐录。

  一名年仅25岁的大学生村官通过在征地拆迁补偿中虚报补偿面积,伙同拆迁户共同贪污国家征地拆迁补偿款80多万元

  坐在面前26岁的辜小明,穿着囚衣,蓄着短发,满脸写着稚气,但恐惧、焦灼。从她的神态中,可以看出,她内心经历了一阵痛苦的煎熬。

  去年11月28日,四川省简阳市法院刑事审判庭内挤满了旁听的观众,辜小明伙同拆迁户共同贪污82万余元征地拆迁补偿款的案件在这里公开审理,公诉人与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地辩论着。

  二个小时之后,审判长当庭宣判,被告人辜小明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正值事业蒸蒸日上之际,为何一夜间沦为阶下囚?2月初,冬意料峭,我们走进了戒备森严的监狱,专程采访了辜小明。

  通过近一个小时的交谈,辜小明慢慢向我们打开了她的内心世界……

  “农村是个广阔天地”

  2005年高中毕业后,辜小明考上了成都某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因为考上的是专科,所以好学的辜小明特别用功,一边学好专科阶段的功课,一边自考了西南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本科。2008年,在获得专科毕业证的同时,她又获了大学本科文凭。

  在同学们眼里,她是一个勤奋好学、特别用功的优秀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同学们都留在大城市搞环境艺术设计,而辜小明却想回到基层,同学们都不理解,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怎么会一门心思往基层走。辜小明有自己的想法。

  2008年9月,辜小明参加了简阳市村官考试,在众多考生中她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村支部副书记。她任职的村位于全国闻名的西部明珠—三岔湖边,景色优美,经济发达,且正值省市倾力打造“两湖一山”旅游基地的大开发之际,辜小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突然被传唤了

  2009年12月9日,因为三岔湖长岛国际项目建设的需要,要征用新民乡的部分土地,简阳市市政府发布公告,决定对简阳新民乡几个村的土地进行征收。2009年4月13日,新民乡政府成立了拆迁工作领导小组,下设的四个分小组,辜小明因为工作得力,被安排到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小组,该小组的职责是负责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工作的具体实施,包括登记苗木和房屋设施、丈量土地、拆迁房屋、兑现补偿、安置房屋、组织就业、组织参保等工作。

  因为辜小明是大学生,且能熟练地操作电脑和绘制电子表格,该小组组长徐某(另案处理)特指定她负责填写丈量数据、清点记录房屋附着特、绘制房屋平面图、制作拆迁补偿协议等工作。

  2011年4月上旬,辜小明突然被简阳市公安机关传唤问话。此时的她虽然已经当了两年多村干部,但毕竟涉世未深,“觉得问问话就没事了”。然而,当公安人员告诉她已经涉嫌犯罪时,她一脸的如梦方醒。

  原来,当地公安机关接到辜小明所在村的村民举报,称自己家的房屋面积与同村村民面积差不多,但补偿款却要比李某家少得多。他们怀疑,负责拆迁补偿的辜小明与此有关。

  4月21日,简阳市公安局依法对辜小明以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将其刑事拘留。因该案牵涉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犯罪, 4月28日,简阳市公安局将此案移送检察机关办理。同日,简阳市检察院依法对辜小明以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

  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后,办案人员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甚至有点像中学生的女大学生村官竟然有胆量贪污82万元。趁辜小明的反侦查心理防线还未完全建立的时机,办案人员向其讲明了法律政策,希望她争取宽大处理。辜小明很快讲出了一切。

  与远房亲戚的合谋

  2010年年初的一天,当地拆迁村民李建明得知其远房亲戚辜小明系征地拆迁小组的工作人员后,与其四兄弟商议后决定:由李建明代表全家去找辜小明帮忙为五兄弟的房屋虚增面积,事成之后,五兄弟将多领的征地拆迁补偿款分一部分给辜小明,剩下的补偿款由五兄弟平分。

  此后,李建明按照兄弟五人的商量决定,找到了辜小明,并说明了“心意”。起初,辜小明不敢答应李建明的要求,但因与其系亲戚关系,又不好拒绝。在巨大的金钱诱惑下,辜小明经不起李建明的软泡硬磨,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

  在测量李建明五兄弟房屋前,辜小明分别给拆迁小组组长徐某、工作员杨某(均另案处理)讲明,李建明五兄弟系其亲戚,希望他们“关照”,徐、杨二人表示“理解”,并爽快答应了。在测量时,徐杨二人故意拉松皮尺,虚增了部分附着。

  李建明五兄弟的房屋被丈量以后,辜小明又在测量数据的基础上,为提高赔偿金额以达到自己多分拆迁款的目的,利用其绘制房屋草图和制作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职务之便,分别为李建明五兄弟虚增了房屋面积,制作了五份虚假的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拆迁补偿款很快就下放下来了,由于有11万余元尚未领取到,李建明五兄弟实际套取了拆迁补偿款49万余元。根据辜小明与李建明等人的约定,李建明从上述拆迁补偿款中拿出12万元送与辜小明,余下的37万余元由五兄弟平分。案发后,根据相关部门的重新测绘,确认辜小明伙同李建明五兄弟共套取征地拆迁补偿款60余万元。

  2011年 5月28日,检察机关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陈淑霞、李根、李兴华以涉嫌贪污犯罪补充立案,并展开了进一步侦查。办案组很快查清了辜小明、李建明分别伙同陈淑霞、李根和李兴华等拆迁户共同作案的事实。这几名拆迁户得知李建明与拆迁小组成员辜小明系亲戚关系后,托李建明与辜小明暗中沟通,采用虚增房屋补偿面积的方式,共同套取征地拆迁房屋补偿款,然后给李建明和辜小明一大笔“回扣”。在具体测量时,辜小明又利用其绘制房屋草图和制作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职务之便,分别为三户拆迁虚增了房屋面积,制作了相应的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根据辜晓明制作的补偿协议,陈淑霞伙同李建明、辜晓明共同套取征地拆迁房屋补偿款共15万余元,按照约定辜小明应分得6万元,但答应先给辜小明4万元,尚欠辜小明2万元。李建明代辜小明从陈淑霞那里领走4万元后,称手头经济拮据,向辜小明借用了此款,剩下的11万余元归陈淑霞所有。李根、李兴华伙同李建明、辜晓明共同套取征地拆迁房屋补偿款共18万余元,辜晓明分得4万元,李根、李兴华各分得5万余元。

  最对不起奶奶

  事实上,精明能干的辜小明并不满足当一名小小的村官,她只是想通过村官这个平台,多学习和积累一些管理经验和生活阅历,通过考上公务员,到更广阔的天地和平台去展示自己的才华。所以她的提包里随时都装有公务员考试的书籍,在繁忙琐碎的基层工作之余,她会随时把些书拿出来学习。

  每被提及此事,她都认真地说:“那是我的梦想,我正准备参加全市公务员公开招考呢……哎!哪知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大学毕业时,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儿,可是现在,我也许是同学们中最不幸的人……”

  对于自己种下的苦果,辜小明只好独自承受。她当了村支部副书记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在镇上做生意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身陷囵圄后,辜小明也曾为此懊悔不已,最初她害怕男友会弃她而去,但经过这场人生变故的“浩劫”,她想通了:“是我的,必定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给我希望;不是我的,我只有祝福他了,毕竟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辜小明能够坦然面对,但对于亲情,她却割舍不下。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她只有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进了“班房”后,她只觉得对不起奶奶,怕街坊邻里嘲笑奶奶,看不起奶奶。谈到此处,辜小明泣不成声。 (《方圆》记者 孙曙生 陈平) 

相关热词搜索:女大学生村官 简阳市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致信本网:滞销水果已经全部售出
下一篇:河南渑池县促进大学生村官健康成长发挥作用

动态详情

女大学生村官贪污80万征迁款被判5年

时间:2012-03-25 23:10:18

\

  关于拆迁,网络上有层出不穷的段子,传播广泛的有这么一句话:“拆出来的机会,迁进去的财富。” 拆迁改造就像一块人人想吃的唐僧肉,充满了利益的诱惑。 

  《方圆》对近年来发生在拆迁领域的几十起案件统计后发现,拆迁承包、调查评估、验房、拆迁资金管理等若干环节基本上都有职务犯罪案发,尤其是在决定被拆迁人利益的重要环节,案发更为突出。

  他们借房屋拆迁之机,骗取巨额补偿款;他们上下勾结、环环造假,团伙作案、集体分赃;他们职务虽小、学历不高,却贪污受贿上千万元。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矗立于垃圾和废墟中拒绝搬迁的村庄,因补偿过低而四处吁求奔走的村民百姓,和中间横亘着的开发商、评估员等利益分食者……形形色色,光怪陆离,写成了一部当代中国拆迁贪腐录。

  一名年仅25岁的大学生村官通过在征地拆迁补偿中虚报补偿面积,伙同拆迁户共同贪污国家征地拆迁补偿款80多万元

  坐在面前26岁的辜小明,穿着囚衣,蓄着短发,满脸写着稚气,但恐惧、焦灼。从她的神态中,可以看出,她内心经历了一阵痛苦的煎熬。

  去年11月28日,四川省简阳市法院刑事审判庭内挤满了旁听的观众,辜小明伙同拆迁户共同贪污82万余元征地拆迁补偿款的案件在这里公开审理,公诉人与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地辩论着。

  二个小时之后,审判长当庭宣判,被告人辜小明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正值事业蒸蒸日上之际,为何一夜间沦为阶下囚?2月初,冬意料峭,我们走进了戒备森严的监狱,专程采访了辜小明。

  通过近一个小时的交谈,辜小明慢慢向我们打开了她的内心世界……

  “农村是个广阔天地”

  2005年高中毕业后,辜小明考上了成都某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因为考上的是专科,所以好学的辜小明特别用功,一边学好专科阶段的功课,一边自考了西南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本科。2008年,在获得专科毕业证的同时,她又获了大学本科文凭。

  在同学们眼里,她是一个勤奋好学、特别用功的优秀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同学们都留在大城市搞环境艺术设计,而辜小明却想回到基层,同学们都不理解,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怎么会一门心思往基层走。辜小明有自己的想法。

  2008年9月,辜小明参加了简阳市村官考试,在众多考生中她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村支部副书记。她任职的村位于全国闻名的西部明珠—三岔湖边,景色优美,经济发达,且正值省市倾力打造“两湖一山”旅游基地的大开发之际,辜小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突然被传唤了

  2009年12月9日,因为三岔湖长岛国际项目建设的需要,要征用新民乡的部分土地,简阳市市政府发布公告,决定对简阳新民乡几个村的土地进行征收。2009年4月13日,新民乡政府成立了拆迁工作领导小组,下设的四个分小组,辜小明因为工作得力,被安排到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小组,该小组的职责是负责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工作的具体实施,包括登记苗木和房屋设施、丈量土地、拆迁房屋、兑现补偿、安置房屋、组织就业、组织参保等工作。

  因为辜小明是大学生,且能熟练地操作电脑和绘制电子表格,该小组组长徐某(另案处理)特指定她负责填写丈量数据、清点记录房屋附着特、绘制房屋平面图、制作拆迁补偿协议等工作。

  2011年4月上旬,辜小明突然被简阳市公安机关传唤问话。此时的她虽然已经当了两年多村干部,但毕竟涉世未深,“觉得问问话就没事了”。然而,当公安人员告诉她已经涉嫌犯罪时,她一脸的如梦方醒。

  原来,当地公安机关接到辜小明所在村的村民举报,称自己家的房屋面积与同村村民面积差不多,但补偿款却要比李某家少得多。他们怀疑,负责拆迁补偿的辜小明与此有关。

  4月21日,简阳市公安局依法对辜小明以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将其刑事拘留。因该案牵涉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犯罪, 4月28日,简阳市公安局将此案移送检察机关办理。同日,简阳市检察院依法对辜小明以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

  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后,办案人员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甚至有点像中学生的女大学生村官竟然有胆量贪污82万元。趁辜小明的反侦查心理防线还未完全建立的时机,办案人员向其讲明了法律政策,希望她争取宽大处理。辜小明很快讲出了一切。

  与远房亲戚的合谋

  2010年年初的一天,当地拆迁村民李建明得知其远房亲戚辜小明系征地拆迁小组的工作人员后,与其四兄弟商议后决定:由李建明代表全家去找辜小明帮忙为五兄弟的房屋虚增面积,事成之后,五兄弟将多领的征地拆迁补偿款分一部分给辜小明,剩下的补偿款由五兄弟平分。

  此后,李建明按照兄弟五人的商量决定,找到了辜小明,并说明了“心意”。起初,辜小明不敢答应李建明的要求,但因与其系亲戚关系,又不好拒绝。在巨大的金钱诱惑下,辜小明经不起李建明的软泡硬磨,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

  在测量李建明五兄弟房屋前,辜小明分别给拆迁小组组长徐某、工作员杨某(均另案处理)讲明,李建明五兄弟系其亲戚,希望他们“关照”,徐、杨二人表示“理解”,并爽快答应了。在测量时,徐杨二人故意拉松皮尺,虚增了部分附着。

  李建明五兄弟的房屋被丈量以后,辜小明又在测量数据的基础上,为提高赔偿金额以达到自己多分拆迁款的目的,利用其绘制房屋草图和制作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职务之便,分别为李建明五兄弟虚增了房屋面积,制作了五份虚假的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拆迁补偿款很快就下放下来了,由于有11万余元尚未领取到,李建明五兄弟实际套取了拆迁补偿款49万余元。根据辜小明与李建明等人的约定,李建明从上述拆迁补偿款中拿出12万元送与辜小明,余下的37万余元由五兄弟平分。案发后,根据相关部门的重新测绘,确认辜小明伙同李建明五兄弟共套取征地拆迁补偿款60余万元。

  2011年 5月28日,检察机关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陈淑霞、李根、李兴华以涉嫌贪污犯罪补充立案,并展开了进一步侦查。办案组很快查清了辜小明、李建明分别伙同陈淑霞、李根和李兴华等拆迁户共同作案的事实。这几名拆迁户得知李建明与拆迁小组成员辜小明系亲戚关系后,托李建明与辜小明暗中沟通,采用虚增房屋补偿面积的方式,共同套取征地拆迁房屋补偿款,然后给李建明和辜小明一大笔“回扣”。在具体测量时,辜小明又利用其绘制房屋草图和制作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职务之便,分别为三户拆迁虚增了房屋面积,制作了相应的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根据辜晓明制作的补偿协议,陈淑霞伙同李建明、辜晓明共同套取征地拆迁房屋补偿款共15万余元,按照约定辜小明应分得6万元,但答应先给辜小明4万元,尚欠辜小明2万元。李建明代辜小明从陈淑霞那里领走4万元后,称手头经济拮据,向辜小明借用了此款,剩下的11万余元归陈淑霞所有。李根、李兴华伙同李建明、辜晓明共同套取征地拆迁房屋补偿款共18万余元,辜晓明分得4万元,李根、李兴华各分得5万余元。

  最对不起奶奶

  事实上,精明能干的辜小明并不满足当一名小小的村官,她只是想通过村官这个平台,多学习和积累一些管理经验和生活阅历,通过考上公务员,到更广阔的天地和平台去展示自己的才华。所以她的提包里随时都装有公务员考试的书籍,在繁忙琐碎的基层工作之余,她会随时把些书拿出来学习。

  每被提及此事,她都认真地说:“那是我的梦想,我正准备参加全市公务员公开招考呢……哎!哪知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大学毕业时,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儿,可是现在,我也许是同学们中最不幸的人……”

  对于自己种下的苦果,辜小明只好独自承受。她当了村支部副书记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在镇上做生意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身陷囵圄后,辜小明也曾为此懊悔不已,最初她害怕男友会弃她而去,但经过这场人生变故的“浩劫”,她想通了:“是我的,必定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给我希望;不是我的,我只有祝福他了,毕竟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辜小明能够坦然面对,但对于亲情,她却割舍不下。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她只有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进了“班房”后,她只觉得对不起奶奶,怕街坊邻里嘲笑奶奶,看不起奶奶。谈到此处,辜小明泣不成声。 (《方圆》记者 孙曙生 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