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总数将减 门槛提高
2014-08-19 07:30:13   来源:新浪   作者:察时局   点击:

大学生村官 漫画资料图
大学生村官 漫画资料图
 
   研究发现,大学生村官政策正在进行微调,在岗大学生村官规模总量,2-3年内将由现在的22万降至15万左右,由原先“一村一名”目标改为覆盖1/4的行政村。

  这是中组部首提大学生村官要“适度规模”。是什么原因促使官方出手减员?

  大学生村官规模遭遇急刹车

  中央对大学生村官工作的部署始于6年前的2008年。当年,中组部等有关部门决定,用5年时间选聘10万名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此后,大学生村官的计划和实际规模都迅速扩大。

  2010年,中央对大学生村官的扶持力度翻了一倍,提出到2012年,要增加到20万名。

  在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这一政策也得到高校毕业生响应。据中组部的数据,到2011年,全国累计有200万名高校毕业生报名应聘大学生村官。

  2012年7月,大学生村官“五年计划”到期之际,中组部等部门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大学生村官工作的意见》,要求到2015年,全国有一半左右的行政村要配备大学生村官,也就是要达到30万左右。

  但最近,这一扩大大学生村官规模的计划遭遇急刹车。官方首次提出大学生村官规模要适度,被更新并定为“覆盖1/4的行政村”。

  2014年5月30日,中组部召开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提出:“规模适度”。要合理规划总量,科学控制流量,注重分布的合理性。用2到3年时间,逐步将大学生村官总量保持在15万人左右,覆盖四分之一的行政村。

  而按照官方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41万名大学生村官,在岗22万人,覆盖了超过1/3的行政村。

  也就是说,在未来2—3年内,大学生村官要减少7万人。

  大学生村官门槛将提高

  为何要将在岗大学生村官规模减少7万名?

  此次控制大学生村官总量,意在严把大学生村官的门口关,提升大学生村官的质量。

  赵乐际在全国大学生村官工作座谈会上提出,要“严把入口,好中选优”,要“进一步优化大学生村官的队伍结构,切实提高大学生村官整体素质”。

  据了解,目前,大学生村官的队伍,确实存在人员结构不太合理,表现在女多男少;非中共党员干部多,党员和学生干部少;普通院校多,重点院校少的问题。另外,大学生村官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一些大学生村官把下村当成是临时过渡的跳板,发现农村和想象差距太大,便产生心理落差,甚至是心理问题。

  现实中,部分大学生村官的工作表现上也与最初的预想有很大差距,有的没有融进农村,不合村,也有的被乡镇或县直部门违规借调,长期不在农村。

  也就是说,当大学生村官将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门槛将大大提高。

  大学生村官的“二次就业”问题凸显

  而大学生村官在服务期满了后,这一庞大群体的“二次就业”问题开始凸显,成为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

  按照目前的操作,大学生村官如果未能进入“村委”会,在一个村的服务期限一般为2年。在2年后,这一群体面临“二次就业”。

  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张希贤认为,正是大学生村官“2年之后的出路问题,逼得我们不得不考虑控制规模。”

  根据政策,大学生村官在期满后,若选择考研深造、考公务员或者定向求职都有优先或加分。但实际情况是,毕业生越来越多,大学生村官考公务员很难考上,加分优势不明显。下村工作几年又使他们脱离了专业,考研和求职也会更难。

  2012年中组部等部门出台的《意见》规定,任满2个聘期,未当选村“两委”副职以上干部的,原则上不再续聘。

  中国农业大学承担的2013年度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指出,将近3/4的大学生村官最主要的顾虑是:期满后去处在哪儿。

  长期关注这一人群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跃高也发现,大学生村官的待遇很低,出路也很窄。很多人在期满后,都挤着去考公务员,这导致招考的压力颇大。江门鹤山市古劳镇连北村村支书侯锦强说,现在针对大学生村官的公务员招考范围变得比以前小了。

  曾受到习近平接见的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大学生村官杨代显表示,一些人因为顾虑出路,在任期里一直都“心里不踏实”,整天抱着复习资料准备国考,没法好好为村里干事儿。

  “大学生村官选聘是组织行为,若解决不了他们的二次就业,将来搞不好就是很大的社会问题”,张希贤说,现在就业问题已经成为大学生村官工作的很大负担,继续扩大规模,相当于是在人为地制造矛盾和增加问题。

  察时局认为,宽松的入口和持续扩大的规模,将让负担已经很重的大学生村官二次就业问题,更加艰巨。

  并非大学生村官政策原则性调整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跃高希望,中央在控制大学生村官数量的同时,能够给予大学生村官更高更好的服务,各地在落实政策上也应提高水平,保证好的制度施行能有好的效果,让大学村官更安心地在农村扎下根来。

  赵乐际也在座谈会也提出,将拓宽期满流动的渠道,认真落实定向招考公务员、选调生、事业单位人员等政策,完善通过考核招聘解决事业单位编制身份等措施,选调生的规模将“适度扩大”,和大学生村官制度更好衔接。另外,他还强调,“特别要做好‘老村官’的分流工作”。

  胡跃高解释,这次在岗大学生村官规模减少7万人,更多是一次技术性的微调,并不是原则性的调整。

  他认为,目前大学生占农村总人口的比重还非常低。大学生村官政策的最新调整,是“先把细节做好,质量提高”。随着各地政策进一步完善,未来“一村一个大学生村官”,甚至“一村十个个大学生村官”仍是中国大学生到村任职工作的目标。

  他认为,一个趋势是,“农村和农业现代化的建设,需要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来参与”。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浙江长兴大学生村官做"泥腿子"劲头越来越足
下一篇:北京平谷女大学生村官就业拓展训练项目启动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总数将减 门槛提高

时间:2014-08-19 07:30:13

大学生村官 漫画资料图
大学生村官 漫画资料图
 
   研究发现,大学生村官政策正在进行微调,在岗大学生村官规模总量,2-3年内将由现在的22万降至15万左右,由原先“一村一名”目标改为覆盖1/4的行政村。

  这是中组部首提大学生村官要“适度规模”。是什么原因促使官方出手减员?

  大学生村官规模遭遇急刹车

  中央对大学生村官工作的部署始于6年前的2008年。当年,中组部等有关部门决定,用5年时间选聘10万名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此后,大学生村官的计划和实际规模都迅速扩大。

  2010年,中央对大学生村官的扶持力度翻了一倍,提出到2012年,要增加到20万名。

  在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这一政策也得到高校毕业生响应。据中组部的数据,到2011年,全国累计有200万名高校毕业生报名应聘大学生村官。

  2012年7月,大学生村官“五年计划”到期之际,中组部等部门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大学生村官工作的意见》,要求到2015年,全国有一半左右的行政村要配备大学生村官,也就是要达到30万左右。

  但最近,这一扩大大学生村官规模的计划遭遇急刹车。官方首次提出大学生村官规模要适度,被更新并定为“覆盖1/4的行政村”。

  2014年5月30日,中组部召开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提出:“规模适度”。要合理规划总量,科学控制流量,注重分布的合理性。用2到3年时间,逐步将大学生村官总量保持在15万人左右,覆盖四分之一的行政村。

  而按照官方数据,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41万名大学生村官,在岗22万人,覆盖了超过1/3的行政村。

  也就是说,在未来2—3年内,大学生村官要减少7万人。

  大学生村官门槛将提高

  为何要将在岗大学生村官规模减少7万名?

  此次控制大学生村官总量,意在严把大学生村官的门口关,提升大学生村官的质量。

  赵乐际在全国大学生村官工作座谈会上提出,要“严把入口,好中选优”,要“进一步优化大学生村官的队伍结构,切实提高大学生村官整体素质”。

  据了解,目前,大学生村官的队伍,确实存在人员结构不太合理,表现在女多男少;非中共党员干部多,党员和学生干部少;普通院校多,重点院校少的问题。另外,大学生村官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一些大学生村官把下村当成是临时过渡的跳板,发现农村和想象差距太大,便产生心理落差,甚至是心理问题。

  现实中,部分大学生村官的工作表现上也与最初的预想有很大差距,有的没有融进农村,不合村,也有的被乡镇或县直部门违规借调,长期不在农村。

  也就是说,当大学生村官将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门槛将大大提高。

  大学生村官的“二次就业”问题凸显

  而大学生村官在服务期满了后,这一庞大群体的“二次就业”问题开始凸显,成为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

  按照目前的操作,大学生村官如果未能进入“村委”会,在一个村的服务期限一般为2年。在2年后,这一群体面临“二次就业”。

  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张希贤认为,正是大学生村官“2年之后的出路问题,逼得我们不得不考虑控制规模。”

  根据政策,大学生村官在期满后,若选择考研深造、考公务员或者定向求职都有优先或加分。但实际情况是,毕业生越来越多,大学生村官考公务员很难考上,加分优势不明显。下村工作几年又使他们脱离了专业,考研和求职也会更难。

  2012年中组部等部门出台的《意见》规定,任满2个聘期,未当选村“两委”副职以上干部的,原则上不再续聘。

  中国农业大学承担的2013年度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指出,将近3/4的大学生村官最主要的顾虑是:期满后去处在哪儿。

  长期关注这一人群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跃高也发现,大学生村官的待遇很低,出路也很窄。很多人在期满后,都挤着去考公务员,这导致招考的压力颇大。江门鹤山市古劳镇连北村村支书侯锦强说,现在针对大学生村官的公务员招考范围变得比以前小了。

  曾受到习近平接见的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大学生村官杨代显表示,一些人因为顾虑出路,在任期里一直都“心里不踏实”,整天抱着复习资料准备国考,没法好好为村里干事儿。

  “大学生村官选聘是组织行为,若解决不了他们的二次就业,将来搞不好就是很大的社会问题”,张希贤说,现在就业问题已经成为大学生村官工作的很大负担,继续扩大规模,相当于是在人为地制造矛盾和增加问题。

  察时局认为,宽松的入口和持续扩大的规模,将让负担已经很重的大学生村官二次就业问题,更加艰巨。

  并非大学生村官政策原则性调整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跃高希望,中央在控制大学生村官数量的同时,能够给予大学生村官更高更好的服务,各地在落实政策上也应提高水平,保证好的制度施行能有好的效果,让大学村官更安心地在农村扎下根来。

  赵乐际也在座谈会也提出,将拓宽期满流动的渠道,认真落实定向招考公务员、选调生、事业单位人员等政策,完善通过考核招聘解决事业单位编制身份等措施,选调生的规模将“适度扩大”,和大学生村官制度更好衔接。另外,他还强调,“特别要做好‘老村官’的分流工作”。

  胡跃高解释,这次在岗大学生村官规模减少7万人,更多是一次技术性的微调,并不是原则性的调整。

  他认为,目前大学生占农村总人口的比重还非常低。大学生村官政策的最新调整,是“先把细节做好,质量提高”。随着各地政策进一步完善,未来“一村一个大学生村官”,甚至“一村十个个大学生村官”仍是中国大学生到村任职工作的目标。

  他认为,一个趋势是,“农村和农业现代化的建设,需要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来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