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大学生:当村官,从学种地起步
2007-08-18 00:00:00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点击:

 

       张弛,男,22岁,徐州市人;徐州师范大学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现任徐州市贾汪区贾汪镇崮岘村村委会主任助理。

  “我首先要学会种地,然后才能平等地和农民交流,才有资格带领农民致富。”这是大学生“村官”张弛第一天来到他任职的崮岘村,对村支书朱服文说的话。

  不懂农业,不了解农村,没接触过农民,自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张弛笑称,自己这个“大学生村官”是个“三无产品”。为此,上任前他专程回老家请教当过镇长的爷爷。爷爷告诉他,在农村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和农民处关系。

  带着爷爷的叮嘱,7月23日一大早,张弛登上自行车,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从贾汪镇来到了崮岘村。

  上午8时许,在崮岘村村部,张弛见到了村支部书记朱服文。朱书记向他介绍了崮岘村的基本情况:崮岘是个大村,又是贾汪镇最穷的村,全村5400多人,耕地7700亩,村里以传统农业种植为主,没有工业,经济作物也很少,人均收入仅2000多元。

  接下来的两天里,张弛开始一家一户地走访农民。从村民口中,张弛进一步了解到,崮岘村由三个村合并而成。由于太穷,村里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外出打工去了,就连村主任也辞职走了(目前村主任职位还空缺着呢),这使得村里涌现出大量留守儿童。

  这些情况让张弛感到“头大”,也是他预先没有想到的。“农村的实际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复杂得多。”张弛说,他心里不禁“害怕”起来。

  24日晚,在电话里,他把这些情况一一向爷爷诉说了一遍。爷爷告诉他:实际一些,先挑你能做的做。

  25日一早,冒着大雨,张弛向朱服文书记提出:想要一块属于自己的试验田,他要在这块田里学习种地,不远的将来,他还要展示自己的种植成果。

  朱服文想不到,眼前这个怯生生的小伙子动起了真格。他当即表示,百分之百地支持!

  当日下午,记者在崮岘村找到张弛时,他正在村里种田老把式郭述方家里“拜师”呢。“郭大爷,等朱书记给我批了试验田,我学种地的事就全靠您了,您老可不要保留哦……”

  这话让65岁的郭大爷乐得合不拢嘴:“咱穷山村最需要的就是你这样有文化的大学生。只要你能在村里呆得住,我就全教给你。等你学会了,可要给咱村老少爷们指路哟。”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事迹

上一篇:两位大学生的村官生活
下一篇:襄垣县侯堡镇西周村村官付双燕

动态详情

徐州大学生:当村官,从学种地起步

时间:2007-08-18 00:00:00

 

       张弛,男,22岁,徐州市人;徐州师范大学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现任徐州市贾汪区贾汪镇崮岘村村委会主任助理。

  “我首先要学会种地,然后才能平等地和农民交流,才有资格带领农民致富。”这是大学生“村官”张弛第一天来到他任职的崮岘村,对村支书朱服文说的话。

  不懂农业,不了解农村,没接触过农民,自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张弛笑称,自己这个“大学生村官”是个“三无产品”。为此,上任前他专程回老家请教当过镇长的爷爷。爷爷告诉他,在农村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和农民处关系。

  带着爷爷的叮嘱,7月23日一大早,张弛登上自行车,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从贾汪镇来到了崮岘村。

  上午8时许,在崮岘村村部,张弛见到了村支部书记朱服文。朱书记向他介绍了崮岘村的基本情况:崮岘是个大村,又是贾汪镇最穷的村,全村5400多人,耕地7700亩,村里以传统农业种植为主,没有工业,经济作物也很少,人均收入仅2000多元。

  接下来的两天里,张弛开始一家一户地走访农民。从村民口中,张弛进一步了解到,崮岘村由三个村合并而成。由于太穷,村里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外出打工去了,就连村主任也辞职走了(目前村主任职位还空缺着呢),这使得村里涌现出大量留守儿童。

  这些情况让张弛感到“头大”,也是他预先没有想到的。“农村的实际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复杂得多。”张弛说,他心里不禁“害怕”起来。

  24日晚,在电话里,他把这些情况一一向爷爷诉说了一遍。爷爷告诉他:实际一些,先挑你能做的做。

  25日一早,冒着大雨,张弛向朱服文书记提出:想要一块属于自己的试验田,他要在这块田里学习种地,不远的将来,他还要展示自己的种植成果。

  朱服文想不到,眼前这个怯生生的小伙子动起了真格。他当即表示,百分之百地支持!

  当日下午,记者在崮岘村找到张弛时,他正在村里种田老把式郭述方家里“拜师”呢。“郭大爷,等朱书记给我批了试验田,我学种地的事就全靠您了,您老可不要保留哦……”

  这话让65岁的郭大爷乐得合不拢嘴:“咱穷山村最需要的就是你这样有文化的大学生。只要你能在村里呆得住,我就全教给你。等你学会了,可要给咱村老少爷们指路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