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黎锦林:秀水河畔的时代足音
2009-06-17 09:09:45   来源: 湖北日报   作者:熊家余 谢慧敏   点击:

\ 

罗清泉等领导考察宝塔村。

    湖北日报消息 一股清泉跃出幕阜山,推坡走岭,一路激越。流入通城,忽然间婉约起来,一如处子。

    这条清流,人称秀水。

    秀水河边,通城县隽水镇宝塔村,走来一双矫健的脚步。它带着青春的气息,踩着时代的鼓点,快捷如风,坚实如地。

    老父亲摆下“鸿门宴”,县委书记“三顾茅庐”;他思量再三,终于认定:新农村的宏图美景比商海里的几滴浪花更精彩

    2006年开春,黎锦林平静而多彩的都市生活被打破了。

    一个戏剧性的场面,让他猝不及防。

    时任通城县委书记陈树林来到上海,黎锦林和在沪通城老乡聚集一堂,为县委书记接风。不想,举杯之前,陈树林掏出一个红本本,当众宣布,聘任黎锦林为宝塔村村委会主任、宝塔砂布厂厂长。随后,一阵掌声响起。

    他记得,这是县委书记第三次出面请他回乡。

    他还记得,不久前,老父亲带着村委会一班人,风尘仆仆赶到上海,说是专程请他吃饭,席间,也给了他同样的一纸聘书。

    老父亲摆的“鸿门宴”,县委书记“三顾茅庐”,让他心潮难平。

    山乡的贫瘠伴着他童年的记忆。一间四处透风的土屋,脚一动就有泥土翻起的地面,呛得人泪流满面的炊烟,还有冬夜里走向茅厕的那种莫名的恐惧……

    他发奋读书,就是为了跳出“农门”。

    198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武汉大学管理学院。当他第一次登上黄鹤楼,俯看长江水,不禁惊叹: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精彩的世界造就了他精彩的人生。大学毕业,他南下广州,从政府职员到企业主管,然后辞职经商。一路走来,尽是春风得意。眼下,他在上海创办的安而雅科技有限公司,年销售收入过亿元,利税过千万元。

    他走进自己的衣帽间,这里摆放着100多套款式新颖的西服。每做成一桩生意,他就奖励自己一套西服。杰尼亚、乔治·阿玛尼、LV(路易威登)……这些男装极品的拥有,在他看来,是生活品质的象征,更是自己成功的标志。

    回乡,意味着告别杰尼亚,告别如鱼得水的生意场,告别令他心醉的歌剧院。看着大上海满街的灯火,他心有不舍。

    然而,总有一种情愫牵引着他。

    他忘不了家乡的父老。年幼体弱的黎锦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全村几百户人家,哪一家的碗他没端过,哪一家的茶他没喝过?

    这些年,他几乎走遍世界。看到欧洲的牧场,看到美国的农场,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家乡的那一片山水,会在心里一遍一遍地为它勾画蓝图。

    他想起年迈的父亲。这位任职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带领乡亲们艰苦奋斗,把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困村变成远近闻名的“小康建设明星村”。然而,父亲老了,上楼梯一步一喘,他看着心疼。

    连续三年,他参加了村办企业“宝塔砂布厂”的营销工作会。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到村企的难以为继,他暗自心焦。

    连续三年,他参加了通城县外出人员联欢会。看到一个个回乡创业的典型,他自惭形秽。“锦林,乡亲们需要你,新农村建设会放大你的人生价值。”县委书记平实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

    的确,对一个有抱负的大学生来说,新农村的宏图美景比商海里的几滴浪花更精彩。一种时代的使命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以百万年薪聘请职业经理人,帮助打理上海的公司。5月11日,黎锦林回到家乡,成了一名大学生村官。

    沾亲带故的轮番求情,不沾亲带故的也好心相劝;走出亲情和乡情的包围圈,他悟出一个道理:大学生村官的价值,更体现在用现代文明的精神元素改造小农经济的社会土壤

    黎锦林万万没有想到,驱使他毅然还乡的那份亲情和乡情,竟成了他工作中裹足难前的障碍。

    回乡十天,父亲猝然辞世。作为主持全面工作的村委会主任、砂布厂厂长,他来不及适应和休整,便挑起了千斤重担。

    他用现代管理学的眼光打量宝塔村的经济版图,很快得出一个结论:砂布厂是全村的经济支柱,治村先治厂。

    这家1995年靠全村集资兴建的集体小厂,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确已老态龙钟。刚一理政,黎锦林便感觉到与沿海的巨大落差:观念陈旧,技术落后,制度松弛,营销混乱。尤其令人头疼的是,几百名员工,不是叔叔伯伯,就是姑舅老表。人情世故,像一张无形的网,叫你“剪不断,理还乱”。

    外贸长期徘徊,黎锦林找到外贸科长,要求他重新制定考核方案。一个月过去,两个月过去,居然不见回音。

    他再次询问,对方支支吾吾。黎锦林正色要求,三天后拿出方案。然而,三天过后,方案仍无踪迹。

    于是,这位科长成为他第一个撤职的对象。

    消息传出,全厂哗然:这小子六亲不认了!原来,此人就是黎锦林嫡亲的堂兄。

    哥哥弟弟找他,叔叔伯伯找他,沾亲带故的轮番求情,不沾亲带故的也好心相劝,一时间,他被亲情和乡情围了个水泄不通。

    老伯母找到他,“侄呀,你和堂哥是一个爷爷的孙子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伯父走的时候,拉着你爹的手说,咱们家大房不如二房,小子们就靠你帮衬了。你爹才走几天呀,你就狠得下这条心?”

    伯母边说边哭,锦林含泪递着纸巾。一会儿,桌前的纸巾堆成小山。

    他心里充满矛盾和痛苦。痛苦中,他一遍遍自问:回农村到底为什么?

    他想起,不久前,时任省长罗清泉来厂视察,得知他是回乡的大学生村官,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好样的,建设新农村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为什么需要我这样的人才?”他反复琢磨省领导的话语,渐渐明白,大学生村官的价值,不仅体现在用现代科技知识建设新农村,更体现在用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思想理念,改变农民的落后意识,用现代文明的精神元素改造小农经济的社会土壤。

    新任县委书记胡超文,一边鼓励他坚持原则,从严治厂;一边引导他刚柔相济,掌握农村工作方法。

    黎锦林学会了“两手抓”。

    治厂,以刚克柔,雷厉风行。实行“指纹打卡”考勤制,推行ERP管理,实施生产任务量化核算制……铁腕推新政,变“亲情战略”为制度管人。

    治村,以柔克刚,春风化雨。村委会由三楼搬到一楼,方便群众来访;推行村干部“首问负责制”,着力打造服务型村级管理。

    数据为管理效能提供了有力的佐证。2006年,砂布厂销售收入打破长期徘徊在7000万元左右的局面,一举突破亿元大关。2008年,该厂销售收入达到2.5亿元,全村工农业总产值由2005年的1.5亿元提高到3亿元,人均收入由5000元提高到1万元。

    黎锦林的行为方式也逐渐得到职工和村民的认同。

    不久前,他堂嫂担任砂布厂质管科科长。伯母高兴了,对他说,“锦林呀,你还是讲人情的。”他回答:“大嫂那个科长是职工推举的,不是我给的,不过,她要干不好,照样会被撤职的。”

    伯母想通了,笑着说,“我知道,你的心大着呢!你不是光为咱老黎家,而是为大家伙儿。”

    不少人眼睛发直,村干部也在心里打鼓;他坚定地用超前意识谋划发展,把“天方夜谭”变为现实

    2007年10月,黎锦林当选村党总支书记。

    不久,村委会议室里,挂上了一件新玩艺:宝塔村新农村建设总体规划图。

    图上有些什么呢?黎锦林向大伙介绍,主要是一条大道,一座农民花园,一座生态公园和一座农民科技园,简称“一路三园”。

    得花多少钱呢?黎锦林概算,大约要5个亿左右。

    一听这个数,不少人眼睛直了,多数村干部心里也在打鼓: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不是“天方夜谭”!黎锦林认为,在世界科技日新月异、中国沿海飞速发展的背景下,不超前谋划,怎能迎头赶上。

    多少个夜晚,他学习党中央关于新农村建设的文件,目光久久停留在20个字上: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他时时思考着:怎么把这20个字融入宝塔村的未来?

    于是,便有了“一路三园”的规划。

    规划重要,更重要的是让规划从墙上走下来。多年商海打拼,恰恰给了他把设想变为现实的能力。

    当年,在县政府支持下,投资2000万元的宝塔大道工程启动。一条长2000米、宽50米,功能齐全,风光优美的新路贯穿全村。千株榆柳,万枝丹桂,为农家添香捧翠。

    投资5000万元的农民花园随之开工。如今,6栋公寓并排而立,几十幢别墅鳞次栉比。村里一度盛行的乱建滥葬之风从此绝迹。

    宝塔村临秀水,靠银山,木鱼湖镶嵌其间。村里先后投入1500万元,硬化通向山边的公路,修建通向山顶的石阶,建成香樟、翠竹、红枫等休闲园区,使之成为通城百姓踏春出游的上佳处所,最近还通过了湖北旅游名村的初选。

    有路有房有风景,关键还得有实力。黎锦林深知,建设新农村,最重要的是发展生产。作为田地无几的城中村,发展生产主要靠工业项目。砂布厂通过管理革命,生产能力大增,但毕竟设备老化,产品低端,而且没有发展空间。思前想后,他决定另起炉灶。

    要做就做最好的。经过反复考察和比较,一幅蓝图浮出水面:由他在上海经营的安而雅公司和美国阿里工业公司投资4亿元,引进德国高档涂附磨具生产线,配套建设废水废气达标处理及循环再利用系统,建成国内领先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磨具生产基地。

    他的想法得到省、市、县三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去年8月,项目引资签约仪式在上海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省长李鸿忠亲临会场,鼓励各方精诚合作,早日实现规划蓝图。

    目前,项目可行性报告已经省发改委批准,前期投资1亿元已经到账,省政府特批300亩项目用地进入“三通一平”阶段。一座新型的农民科技园呼之欲出。

    把更多人才引进农村,让更多人才留在农村,是新农村建设的希望工程;为此,他从自己的公司拿出3000多万元,倡导设立大学生村官创业基金

    三年村官实践,黎锦林对农村人才匮乏感触尤深。

    他也曾尝试为村里引进人才。在北京、上海、郑州,遇到合适的人才,他不遗余力地鼓动,不惜高薪聘请。但人家一听是到偏远农村,大都没有下文。有的被他热情所感,只身来到通城,几天之后,熬不住寂寞,还是走了。

    把更多人才引进农村,让更多人才留在农村,这才是新农村建设的希望工程。黎锦林思考着、期盼着。

    去年,党中央作出部署,5年选调10万名优秀大学生任村官。消息传来,黎锦林备受鼓舞。

    走进大学,他向将任村官的大学生倾吐心得;打开大学生村官网,他和志在农村的同学们在线交流。对于即将进入同一战壕的战友,他觉得有一种神圣的责任。

    他深知,大学生村官创业,第一桶金最是艰难。他在想,怎样给同路人一些扶持。

    今年3月,他郑重地向省委组织部和团省委提交一份报告。

    报告中说,支持大学生村官运用所学的知识,在任职的地方带头创业,能促使他们成长为优秀企业家和致富带头人,帮助他们实现当代大学生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从而为农村留下更多的高素质人才。

    为此,他决定从自己的公司拿出3000万元本金,配合省委组织部和团省委设立大学生村官创业基金;每年还另外拿出200万元,无偿用于这类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和前期启动;对于好的项目,按照风险投资的原则使用基金的本金部分。

    他的建议,得到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潘立刚的大力支持。目前,280多个大学生村官创业项目已进入评审筛选。

    秀水河畔的时代足音,在华夏大地引来阵阵回响。(记者 熊家余 谢慧敏 通讯员 刘健)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事迹 湖北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山东沂南县大学生村官王学原 锤炼青春在基层
下一篇:李爱玲:时刻不忘群众福祉 青春奉献农村热土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黎锦林:秀水河畔的时代足音

时间:2009-06-17 09:09:45

\ 

罗清泉等领导考察宝塔村。

    湖北日报消息 一股清泉跃出幕阜山,推坡走岭,一路激越。流入通城,忽然间婉约起来,一如处子。

    这条清流,人称秀水。

    秀水河边,通城县隽水镇宝塔村,走来一双矫健的脚步。它带着青春的气息,踩着时代的鼓点,快捷如风,坚实如地。

    老父亲摆下“鸿门宴”,县委书记“三顾茅庐”;他思量再三,终于认定:新农村的宏图美景比商海里的几滴浪花更精彩

    2006年开春,黎锦林平静而多彩的都市生活被打破了。

    一个戏剧性的场面,让他猝不及防。

    时任通城县委书记陈树林来到上海,黎锦林和在沪通城老乡聚集一堂,为县委书记接风。不想,举杯之前,陈树林掏出一个红本本,当众宣布,聘任黎锦林为宝塔村村委会主任、宝塔砂布厂厂长。随后,一阵掌声响起。

    他记得,这是县委书记第三次出面请他回乡。

    他还记得,不久前,老父亲带着村委会一班人,风尘仆仆赶到上海,说是专程请他吃饭,席间,也给了他同样的一纸聘书。

    老父亲摆的“鸿门宴”,县委书记“三顾茅庐”,让他心潮难平。

    山乡的贫瘠伴着他童年的记忆。一间四处透风的土屋,脚一动就有泥土翻起的地面,呛得人泪流满面的炊烟,还有冬夜里走向茅厕的那种莫名的恐惧……

    他发奋读书,就是为了跳出“农门”。

    198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武汉大学管理学院。当他第一次登上黄鹤楼,俯看长江水,不禁惊叹: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精彩的世界造就了他精彩的人生。大学毕业,他南下广州,从政府职员到企业主管,然后辞职经商。一路走来,尽是春风得意。眼下,他在上海创办的安而雅科技有限公司,年销售收入过亿元,利税过千万元。

    他走进自己的衣帽间,这里摆放着100多套款式新颖的西服。每做成一桩生意,他就奖励自己一套西服。杰尼亚、乔治·阿玛尼、LV(路易威登)……这些男装极品的拥有,在他看来,是生活品质的象征,更是自己成功的标志。

    回乡,意味着告别杰尼亚,告别如鱼得水的生意场,告别令他心醉的歌剧院。看着大上海满街的灯火,他心有不舍。

    然而,总有一种情愫牵引着他。

    他忘不了家乡的父老。年幼体弱的黎锦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全村几百户人家,哪一家的碗他没端过,哪一家的茶他没喝过?

    这些年,他几乎走遍世界。看到欧洲的牧场,看到美国的农场,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家乡的那一片山水,会在心里一遍一遍地为它勾画蓝图。

    他想起年迈的父亲。这位任职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带领乡亲们艰苦奋斗,把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困村变成远近闻名的“小康建设明星村”。然而,父亲老了,上楼梯一步一喘,他看着心疼。

    连续三年,他参加了村办企业“宝塔砂布厂”的营销工作会。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到村企的难以为继,他暗自心焦。

    连续三年,他参加了通城县外出人员联欢会。看到一个个回乡创业的典型,他自惭形秽。“锦林,乡亲们需要你,新农村建设会放大你的人生价值。”县委书记平实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

    的确,对一个有抱负的大学生来说,新农村的宏图美景比商海里的几滴浪花更精彩。一种时代的使命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以百万年薪聘请职业经理人,帮助打理上海的公司。5月11日,黎锦林回到家乡,成了一名大学生村官。

    沾亲带故的轮番求情,不沾亲带故的也好心相劝;走出亲情和乡情的包围圈,他悟出一个道理:大学生村官的价值,更体现在用现代文明的精神元素改造小农经济的社会土壤

    黎锦林万万没有想到,驱使他毅然还乡的那份亲情和乡情,竟成了他工作中裹足难前的障碍。

    回乡十天,父亲猝然辞世。作为主持全面工作的村委会主任、砂布厂厂长,他来不及适应和休整,便挑起了千斤重担。

    他用现代管理学的眼光打量宝塔村的经济版图,很快得出一个结论:砂布厂是全村的经济支柱,治村先治厂。

    这家1995年靠全村集资兴建的集体小厂,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确已老态龙钟。刚一理政,黎锦林便感觉到与沿海的巨大落差:观念陈旧,技术落后,制度松弛,营销混乱。尤其令人头疼的是,几百名员工,不是叔叔伯伯,就是姑舅老表。人情世故,像一张无形的网,叫你“剪不断,理还乱”。

    外贸长期徘徊,黎锦林找到外贸科长,要求他重新制定考核方案。一个月过去,两个月过去,居然不见回音。

    他再次询问,对方支支吾吾。黎锦林正色要求,三天后拿出方案。然而,三天过后,方案仍无踪迹。

    于是,这位科长成为他第一个撤职的对象。

    消息传出,全厂哗然:这小子六亲不认了!原来,此人就是黎锦林嫡亲的堂兄。

    哥哥弟弟找他,叔叔伯伯找他,沾亲带故的轮番求情,不沾亲带故的也好心相劝,一时间,他被亲情和乡情围了个水泄不通。

    老伯母找到他,“侄呀,你和堂哥是一个爷爷的孙子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伯父走的时候,拉着你爹的手说,咱们家大房不如二房,小子们就靠你帮衬了。你爹才走几天呀,你就狠得下这条心?”

    伯母边说边哭,锦林含泪递着纸巾。一会儿,桌前的纸巾堆成小山。

    他心里充满矛盾和痛苦。痛苦中,他一遍遍自问:回农村到底为什么?

    他想起,不久前,时任省长罗清泉来厂视察,得知他是回乡的大学生村官,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好样的,建设新农村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为什么需要我这样的人才?”他反复琢磨省领导的话语,渐渐明白,大学生村官的价值,不仅体现在用现代科技知识建设新农村,更体现在用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思想理念,改变农民的落后意识,用现代文明的精神元素改造小农经济的社会土壤。

    新任县委书记胡超文,一边鼓励他坚持原则,从严治厂;一边引导他刚柔相济,掌握农村工作方法。

    黎锦林学会了“两手抓”。

    治厂,以刚克柔,雷厉风行。实行“指纹打卡”考勤制,推行ERP管理,实施生产任务量化核算制……铁腕推新政,变“亲情战略”为制度管人。

    治村,以柔克刚,春风化雨。村委会由三楼搬到一楼,方便群众来访;推行村干部“首问负责制”,着力打造服务型村级管理。

    数据为管理效能提供了有力的佐证。2006年,砂布厂销售收入打破长期徘徊在7000万元左右的局面,一举突破亿元大关。2008年,该厂销售收入达到2.5亿元,全村工农业总产值由2005年的1.5亿元提高到3亿元,人均收入由5000元提高到1万元。

    黎锦林的行为方式也逐渐得到职工和村民的认同。

    不久前,他堂嫂担任砂布厂质管科科长。伯母高兴了,对他说,“锦林呀,你还是讲人情的。”他回答:“大嫂那个科长是职工推举的,不是我给的,不过,她要干不好,照样会被撤职的。”

    伯母想通了,笑着说,“我知道,你的心大着呢!你不是光为咱老黎家,而是为大家伙儿。”

    不少人眼睛发直,村干部也在心里打鼓;他坚定地用超前意识谋划发展,把“天方夜谭”变为现实

    2007年10月,黎锦林当选村党总支书记。

    不久,村委会议室里,挂上了一件新玩艺:宝塔村新农村建设总体规划图。

    图上有些什么呢?黎锦林向大伙介绍,主要是一条大道,一座农民花园,一座生态公园和一座农民科技园,简称“一路三园”。

    得花多少钱呢?黎锦林概算,大约要5个亿左右。

    一听这个数,不少人眼睛直了,多数村干部心里也在打鼓: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不是“天方夜谭”!黎锦林认为,在世界科技日新月异、中国沿海飞速发展的背景下,不超前谋划,怎能迎头赶上。

    多少个夜晚,他学习党中央关于新农村建设的文件,目光久久停留在20个字上: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他时时思考着:怎么把这20个字融入宝塔村的未来?

    于是,便有了“一路三园”的规划。

    规划重要,更重要的是让规划从墙上走下来。多年商海打拼,恰恰给了他把设想变为现实的能力。

    当年,在县政府支持下,投资2000万元的宝塔大道工程启动。一条长2000米、宽50米,功能齐全,风光优美的新路贯穿全村。千株榆柳,万枝丹桂,为农家添香捧翠。

    投资5000万元的农民花园随之开工。如今,6栋公寓并排而立,几十幢别墅鳞次栉比。村里一度盛行的乱建滥葬之风从此绝迹。

    宝塔村临秀水,靠银山,木鱼湖镶嵌其间。村里先后投入1500万元,硬化通向山边的公路,修建通向山顶的石阶,建成香樟、翠竹、红枫等休闲园区,使之成为通城百姓踏春出游的上佳处所,最近还通过了湖北旅游名村的初选。

    有路有房有风景,关键还得有实力。黎锦林深知,建设新农村,最重要的是发展生产。作为田地无几的城中村,发展生产主要靠工业项目。砂布厂通过管理革命,生产能力大增,但毕竟设备老化,产品低端,而且没有发展空间。思前想后,他决定另起炉灶。

    要做就做最好的。经过反复考察和比较,一幅蓝图浮出水面:由他在上海经营的安而雅公司和美国阿里工业公司投资4亿元,引进德国高档涂附磨具生产线,配套建设废水废气达标处理及循环再利用系统,建成国内领先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磨具生产基地。

    他的想法得到省、市、县三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去年8月,项目引资签约仪式在上海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省长李鸿忠亲临会场,鼓励各方精诚合作,早日实现规划蓝图。

    目前,项目可行性报告已经省发改委批准,前期投资1亿元已经到账,省政府特批300亩项目用地进入“三通一平”阶段。一座新型的农民科技园呼之欲出。

    把更多人才引进农村,让更多人才留在农村,是新农村建设的希望工程;为此,他从自己的公司拿出3000多万元,倡导设立大学生村官创业基金

    三年村官实践,黎锦林对农村人才匮乏感触尤深。

    他也曾尝试为村里引进人才。在北京、上海、郑州,遇到合适的人才,他不遗余力地鼓动,不惜高薪聘请。但人家一听是到偏远农村,大都没有下文。有的被他热情所感,只身来到通城,几天之后,熬不住寂寞,还是走了。

    把更多人才引进农村,让更多人才留在农村,这才是新农村建设的希望工程。黎锦林思考着、期盼着。

    去年,党中央作出部署,5年选调10万名优秀大学生任村官。消息传来,黎锦林备受鼓舞。

    走进大学,他向将任村官的大学生倾吐心得;打开大学生村官网,他和志在农村的同学们在线交流。对于即将进入同一战壕的战友,他觉得有一种神圣的责任。

    他深知,大学生村官创业,第一桶金最是艰难。他在想,怎样给同路人一些扶持。

    今年3月,他郑重地向省委组织部和团省委提交一份报告。

    报告中说,支持大学生村官运用所学的知识,在任职的地方带头创业,能促使他们成长为优秀企业家和致富带头人,帮助他们实现当代大学生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从而为农村留下更多的高素质人才。

    为此,他决定从自己的公司拿出3000万元本金,配合省委组织部和团省委设立大学生村官创业基金;每年还另外拿出200万元,无偿用于这类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和前期启动;对于好的项目,按照风险投资的原则使用基金的本金部分。

    他的建议,得到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潘立刚的大力支持。目前,280多个大学生村官创业项目已进入评审筛选。

    秀水河畔的时代足音,在华夏大地引来阵阵回响。(记者 熊家余 谢慧敏 通讯员 刘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