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党委书记:以匠人般耐心呵护村官好苗子
2017-03-24 10:08:27   来源:大学生村官报   作者:   点击:

  乡镇党委书记帮带手记

  2015年选聘到我乡塔尔梁村任村主任助理的高瑛霞,经过两年的历练,已跟当地百姓打成一片,俨然成为塔尔梁村的“大拿”(当地俗语,意为群众心中的百事通、贴心人)。

  回想起这两年来小高的变化我感触颇多。她是我乡同届村官中年龄最小的。大概因为清水河县是她的家乡,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村支书、村主任都特别喜欢这个孩子。刚到村那会儿,村两委没有给她安排具体工作,而是让她先调研熟悉情况。在全乡召开的大学生村官培训班上,她的语言和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失落,私下里我听到她跟村支书念叨:“我是来干工作的,现在每天让我调研,能调出个啥嘛。”

  为了让她尽快成长,我安排民政助理员杨元占与她结成帮带对子。杨元占首先带她走遍塔尔梁村的所有村民小组。一个多月后,她来到我办公室抱怨:“走家串户征求意见,村民向我提出了很多要求,要么是修路供水,要么是低保救助,还说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征求意见就是空对空。我又不是民政干部,跟我说这些干嘛?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我意识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让她有些烦躁了。于是,我特意安排小高随我一同进村,亲眼看看应该如何与群众打交道。

  在生态移民搬迁工作中,我乡旦桥也村村民迟迟不肯搬,乡村干部动员了几次都不见效。那天,我和小高刚进村,就看到许多村民聚在村主任家的院子里,你一言我一语,一个比一个声音大。我先不提那茬话儿,给他们每人递了一根烟,最后一根递给了村主任并给他点上。抽到一半的时候,村主任耐不住了,开口道:“书记呀,我们村就不能不搬嘛,我们在这生活得好好的,搬啥嘛。”“就是!就是!”“我们不能搬,要搬就搬到乡政府!”……

  “好吧,大家不想搬,可以呀,但我想呀,就咱们村的这个现状,需要乡政府为咱做点啥呢?”我说道。

  “修路、打水窖、加固房屋。”有村民随口说着。

  “我们改善要一步到位,路要修,新房要住,还要打井吃自来水。”我话语响亮。

  “这些,我们倒不敢想,就这个村,根本不可能打出水来。”一位村民插话说。

  “不,乡亲们,这些要求,其实完全可以满足,就在我们的新村——新盖的房屋、新通的自来水、新修的柏油路……”我继续说道,“我知道,大家离开这儿担心会失去土地。可大家想一想,我们户籍不变,土地承包合同白纸黑字,还有红头大印,那土地怎么会失去呢?唯一改变的是咱们的生活条件变好了。再说了,大家搬到新村后旧村的路我们还要修,方便大家下地劳作,到时候每家每户弄辆三轮车下田,比现在的骡、马车省事多了。”

  听了这些,村民们放心多了,有的还当场要签搬迁协议。在返回的路上,小高主动跟我交流:“只要诚心帮助解决问题,其实老百姓还是很配合的。都怪我以前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想问题,老感觉他们是在无理取闹、跟我过不去。”

  此后,小高的工作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总是粘着村里的老支书带她串门儿,她也主动跟村里的大妈、大婶聊起了家常。一段时间后,她又找到我:“焦书记,我现在已经知道怎样跟村民打交道、处理村内事务了,他们需要帮助解决的问题确实很多,可有些政策我不太清楚,如办理低保、申请贫困扶持等,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经乡党委商量,我们安排她到乡民政办、综合办等锻炼三个月,并明确要求有关负责人给她交任务压担子。从而为她更好地开展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去年11月份,我陪同相关领导到塔尔梁村调研。进了村委会办公室,看见小高正在埋头处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核算表,她用计算器一遍遍地核对每一户的补贴金额,很是仔细。我问她:“今年的低保情况怎么样啊?”她迅速答道:“本季度新增低保4户,停保23户……”这说明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

  我问小高,为什么核算低保的时候要一遍遍地核对,就连一块钱的出入都不允许。她说,“村里的人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多少钱,十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对于老乡来说,也许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用,我不认真就是失职。”听了她的回答,我很欣慰。

  在帮带实践中,我常常思考,大学生村官有干事创业的激情、有开阔的视野,是新农村建设的“好苗子”,必须以匠人般的耐心和扎实的技能悉心呵护,让他们成为基层工作的顶梁柱。

相关热词搜索:内蒙古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网十周年征文】 我爱我的村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乡镇党委书记:以匠人般耐心呵护村官好苗子

时间:2017-03-24 10:08:27

  乡镇党委书记帮带手记

  2015年选聘到我乡塔尔梁村任村主任助理的高瑛霞,经过两年的历练,已跟当地百姓打成一片,俨然成为塔尔梁村的“大拿”(当地俗语,意为群众心中的百事通、贴心人)。

  回想起这两年来小高的变化我感触颇多。她是我乡同届村官中年龄最小的。大概因为清水河县是她的家乡,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村支书、村主任都特别喜欢这个孩子。刚到村那会儿,村两委没有给她安排具体工作,而是让她先调研熟悉情况。在全乡召开的大学生村官培训班上,她的语言和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失落,私下里我听到她跟村支书念叨:“我是来干工作的,现在每天让我调研,能调出个啥嘛。”

  为了让她尽快成长,我安排民政助理员杨元占与她结成帮带对子。杨元占首先带她走遍塔尔梁村的所有村民小组。一个多月后,她来到我办公室抱怨:“走家串户征求意见,村民向我提出了很多要求,要么是修路供水,要么是低保救助,还说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征求意见就是空对空。我又不是民政干部,跟我说这些干嘛?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我意识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让她有些烦躁了。于是,我特意安排小高随我一同进村,亲眼看看应该如何与群众打交道。

  在生态移民搬迁工作中,我乡旦桥也村村民迟迟不肯搬,乡村干部动员了几次都不见效。那天,我和小高刚进村,就看到许多村民聚在村主任家的院子里,你一言我一语,一个比一个声音大。我先不提那茬话儿,给他们每人递了一根烟,最后一根递给了村主任并给他点上。抽到一半的时候,村主任耐不住了,开口道:“书记呀,我们村就不能不搬嘛,我们在这生活得好好的,搬啥嘛。”“就是!就是!”“我们不能搬,要搬就搬到乡政府!”……

  “好吧,大家不想搬,可以呀,但我想呀,就咱们村的这个现状,需要乡政府为咱做点啥呢?”我说道。

  “修路、打水窖、加固房屋。”有村民随口说着。

  “我们改善要一步到位,路要修,新房要住,还要打井吃自来水。”我话语响亮。

  “这些,我们倒不敢想,就这个村,根本不可能打出水来。”一位村民插话说。

  “不,乡亲们,这些要求,其实完全可以满足,就在我们的新村——新盖的房屋、新通的自来水、新修的柏油路……”我继续说道,“我知道,大家离开这儿担心会失去土地。可大家想一想,我们户籍不变,土地承包合同白纸黑字,还有红头大印,那土地怎么会失去呢?唯一改变的是咱们的生活条件变好了。再说了,大家搬到新村后旧村的路我们还要修,方便大家下地劳作,到时候每家每户弄辆三轮车下田,比现在的骡、马车省事多了。”

  听了这些,村民们放心多了,有的还当场要签搬迁协议。在返回的路上,小高主动跟我交流:“只要诚心帮助解决问题,其实老百姓还是很配合的。都怪我以前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想问题,老感觉他们是在无理取闹、跟我过不去。”

  此后,小高的工作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总是粘着村里的老支书带她串门儿,她也主动跟村里的大妈、大婶聊起了家常。一段时间后,她又找到我:“焦书记,我现在已经知道怎样跟村民打交道、处理村内事务了,他们需要帮助解决的问题确实很多,可有些政策我不太清楚,如办理低保、申请贫困扶持等,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经乡党委商量,我们安排她到乡民政办、综合办等锻炼三个月,并明确要求有关负责人给她交任务压担子。从而为她更好地开展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去年11月份,我陪同相关领导到塔尔梁村调研。进了村委会办公室,看见小高正在埋头处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核算表,她用计算器一遍遍地核对每一户的补贴金额,很是仔细。我问她:“今年的低保情况怎么样啊?”她迅速答道:“本季度新增低保4户,停保23户……”这说明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

  我问小高,为什么核算低保的时候要一遍遍地核对,就连一块钱的出入都不允许。她说,“村里的人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多少钱,十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对于老乡来说,也许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用,我不认真就是失职。”听了她的回答,我很欣慰。

  在帮带实践中,我常常思考,大学生村官有干事创业的激情、有开阔的视野,是新农村建设的“好苗子”,必须以匠人般的耐心和扎实的技能悉心呵护,让他们成为基层工作的顶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