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腐败是制度问题与大学生村官的身份无关
2012-04-09 08:16:05   来源:江苏网   作者:梁江涛   点击:

    “总以为大学生村官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没想到……”一周前,四川省简阳市一名25岁女大学生村官的经历给小冯上了一堂“印象最深、最贴近”的课。据报道,女大学生村官辜某在征地拆迁工作中,利用职权帮助亲戚、朋友多丈量房屋和地面附着物,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80余万元,并从中获取“回扣”,最终被判入狱5年。刚刚跨出校门的大学生村官如何“自保”?此事引起了大学生村官的关注。(4月6日新华网)
    
      诚然,农村拆迁工作涉及复杂的补偿问题,是基层工作的风口浪尖,大学生刚步入社会,其见识与阅历难以掌控其中的政策界限与人际关系,容易迷失方向。但是,农村拆迁是锻炼村官的“好平台”,不能因为个别地方出现大学生村官的腐败现象而因噎废食,就将村官岗位以及拆迁工作视作“大学生莫入”的高危领域。从深层次分析,村官腐败关乎制度,而与大学生村官的身份无关。

      在近年来曝光的腐败案件中,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脱颖而出”见怪不怪,其中不乏村官,而且腐败高发大都在征地拆迁领域。如沈阳市东陵区前进乡望花村原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徐宝文非法占有国家和集体财物1000多万元,还骗取国家土地出让金,非法转让国有土地从中获利,其违纪违法金额共计3000余万元。重庆市政法机关曾做过一项调查显示,村干部违法犯罪呈上升趋势,村官腐败已成为破坏农村社会稳定的一大根源。在规范和制约村官的制度不完备,甚至是牛栏关猫、后门洞开的现实背景之下,对腐败的潜规则,包括大学生村官在内的任何人都不具有天然的免疫力。

     诚然,提醒大学生村官遇事“多算亲情账、经济账和政治账”、“一旦犯错误,就什么都没有了”等,从思想道德层面构建防堤很有必要。而重庆市渝北区龙兴镇对刚跨出校门的大学生村官“格外关照”,所有参与拆迁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均被安排在文职岗位上,负责测量、补偿等工作的重要岗位几乎没有安排一名大学生村官。显然,这是“眼不见为净”的回避之策,不因为大学生村官远离“是非之地”,拆迁的制度环境就此改变。只要他们还在村官的岗位上干下去,总要接触到有“廉政风险”的经济问题。

     由权力衍生的利益诱惑是使人疯狂的兴奋剂,盯住大学生村官这一身份因素是打错了靶子,从制度源头上为村官腐败设防才是王道。规范和制约公权力,实行权力阳光运作,盯牢每一个岗位,是制度反腐的关键所在。作为农村拆迁这一涉及到公正、公平与利益博弈的复杂问题,尤其需要规范权力,监督紧紧跟进。既要在创新社会管理与建立基层公共服务体系中全面推行村务公开与民主监督,管住“大撒把”村官,又要未雨绸缪,防微杜渐,遏制肥亲厚友,权力寻租,更需亡羊补牢,堵塞制度漏洞。否则,制度先天性“安全缺失”,村官岗位什么人干都是“风险岗位”。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时评 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任职期未满选择考公务员原因何在
下一篇:对大学生村官队伍的监管和廉政教育不容忽视

动态详情

村官腐败是制度问题与大学生村官的身份无关

时间:2012-04-09 08:16:05

    “总以为大学生村官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没想到……”一周前,四川省简阳市一名25岁女大学生村官的经历给小冯上了一堂“印象最深、最贴近”的课。据报道,女大学生村官辜某在征地拆迁工作中,利用职权帮助亲戚、朋友多丈量房屋和地面附着物,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80余万元,并从中获取“回扣”,最终被判入狱5年。刚刚跨出校门的大学生村官如何“自保”?此事引起了大学生村官的关注。(4月6日新华网)

    
      诚然,农村拆迁工作涉及复杂的补偿问题,是基层工作的风口浪尖,大学生刚步入社会,其见识与阅历难以掌控其中的政策界限与人际关系,容易迷失方向。但是,农村拆迁是锻炼村官的“好平台”,不能因为个别地方出现大学生村官的腐败现象而因噎废食,就将村官岗位以及拆迁工作视作“大学生莫入”的高危领域。从深层次分析,村官腐败关乎制度,而与大学生村官的身份无关。

      在近年来曝光的腐败案件中,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脱颖而出”见怪不怪,其中不乏村官,而且腐败高发大都在征地拆迁领域。如沈阳市东陵区前进乡望花村原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徐宝文非法占有国家和集体财物1000多万元,还骗取国家土地出让金,非法转让国有土地从中获利,其违纪违法金额共计3000余万元。重庆市政法机关曾做过一项调查显示,村干部违法犯罪呈上升趋势,村官腐败已成为破坏农村社会稳定的一大根源。在规范和制约村官的制度不完备,甚至是牛栏关猫、后门洞开的现实背景之下,对腐败的潜规则,包括大学生村官在内的任何人都不具有天然的免疫力。

     诚然,提醒大学生村官遇事“多算亲情账、经济账和政治账”、“一旦犯错误,就什么都没有了”等,从思想道德层面构建防堤很有必要。而重庆市渝北区龙兴镇对刚跨出校门的大学生村官“格外关照”,所有参与拆迁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均被安排在文职岗位上,负责测量、补偿等工作的重要岗位几乎没有安排一名大学生村官。显然,这是“眼不见为净”的回避之策,不因为大学生村官远离“是非之地”,拆迁的制度环境就此改变。只要他们还在村官的岗位上干下去,总要接触到有“廉政风险”的经济问题。

     由权力衍生的利益诱惑是使人疯狂的兴奋剂,盯住大学生村官这一身份因素是打错了靶子,从制度源头上为村官腐败设防才是王道。规范和制约公权力,实行权力阳光运作,盯牢每一个岗位,是制度反腐的关键所在。作为农村拆迁这一涉及到公正、公平与利益博弈的复杂问题,尤其需要规范权力,监督紧紧跟进。既要在创新社会管理与建立基层公共服务体系中全面推行村务公开与民主监督,管住“大撒把”村官,又要未雨绸缪,防微杜渐,遏制肥亲厚友,权力寻租,更需亡羊补牢,堵塞制度漏洞。否则,制度先天性“安全缺失”,村官岗位什么人干都是“风险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