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赏村官当公务员是塞给大学生的“奶嘴”
2009-04-16 00:00:00   来源:   作者:胡安东   点击:

    “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这句流行了几十年的寄语,似乎不那么符合近年来大学生的前景路线图。一句网上留言更是这样调侃大学的四年生活:“眼睛一闭,锁进温箱;眼睛一睁,工作没了”。

  然而,在大学生毕业生严峻的就业形势下,仍有一座独木桥可供这些年轻人争相拥挤,且政府似也将其作为大学毕业生实现“第二就业”的强力补充。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责人日前透露,首都三年来已招聘大学生村官8000余人。从今年起,政府还将拿出一定数量的公务员岗位,面向合同期满大学生村官的定向招录(4月15日《京华时报》。这就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本来是乡镇事业编制的村官,将华丽转身为公务员,甚至有可能脱离村官岗位赴更高层级的政府部门工作。

  先别说搭建这块“跳板”,是不是构成了对公务员考试和录用的不公平?能不能完成农村基层组织向城市行政管理专业转换的无缝对接?而是这些刚刚熟悉村官事务的年轻人在很短时间里就被调离岗位,会不会又成为一种新的行政资源浪费?

  当下,不怕当中国的九品芝麻官,已然成了大学毕业生的追捧。一些大学生在大二、大三时就设置了从村官到机关的从政路线。于是,在校入党,担任班干部的所有经历,莫不为趟平这条道路而服务。在这样的人生规划和指导思想下,大学毕业生非但没有学到建设新农村所需的专业知识,反倒沾染了不少官场的游戏习气。可以说,这些潜意识的影响,不仅消融和稀释了大学毕业生的创业热情,也培养滋长了在校大学生的投机心理。

  更值得商榷的是,政府为那些年轻村官搭建出的这条公务员通道,并非是一条人力和行政资源节约的捷径。由于大学毕业生对农村基层组织的适应了解,要比土生土长的基层干部花更多精力和成本。因此只是让他们在农村“蜻蜓点水”一下,不仅耽误了他所在村,在现实中的经济发展,也可能使整个村在今后的定位、发展上出现裂痕。这一点,我们已经从许多大学生村官的急功近利中看到了端倪。

  大学生村官的前途在哪里?从眼下看,应该有另外三条相对稳定且能避免“镀金”的出路:一是在五到十年的村庄中长期规划中,为农场基层组织的改革创新及民主自治管理趟出一条新路,探索出一些经验;二是在参与创办农民专业合作社和现代农庄中有所收获;三是在新农村建设公共服务体系中,如自来水改善、农舍排污、建筑节能、社区服务方面发挥作用,而非把热情投入到村官日常应付检查,招商引资的噱头上。

  选拔村官到农村服务不是权愈之计,不是一种变相激赏。要让村官真正发挥其所长,必须在培养模式上加以改变。也就是说,送往农村的大学毕业生不应是“帅”和“仕”,而应是“士”和“卒”;不应是农村的匆匆过客,而应是在农村长期扎根的主人。

  如果村官只是通过这块“跳板”,丰富了从政的经历,填写了“候补官员”的简历。那么塞给这些年轻人的,无非是又一只嗷嗷待哺的“奶嘴”。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时评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不应成为特殊公民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工作半年当选代表为何遭质疑

动态详情

激赏村官当公务员是塞给大学生的“奶嘴”

时间:2009-04-16 00:00:00

    “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这句流行了几十年的寄语,似乎不那么符合近年来大学生的前景路线图。一句网上留言更是这样调侃大学的四年生活:“眼睛一闭,锁进温箱;眼睛一睁,工作没了”。

  然而,在大学生毕业生严峻的就业形势下,仍有一座独木桥可供这些年轻人争相拥挤,且政府似也将其作为大学毕业生实现“第二就业”的强力补充。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责人日前透露,首都三年来已招聘大学生村官8000余人。从今年起,政府还将拿出一定数量的公务员岗位,面向合同期满大学生村官的定向招录(4月15日《京华时报》。这就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本来是乡镇事业编制的村官,将华丽转身为公务员,甚至有可能脱离村官岗位赴更高层级的政府部门工作。

  先别说搭建这块“跳板”,是不是构成了对公务员考试和录用的不公平?能不能完成农村基层组织向城市行政管理专业转换的无缝对接?而是这些刚刚熟悉村官事务的年轻人在很短时间里就被调离岗位,会不会又成为一种新的行政资源浪费?

  当下,不怕当中国的九品芝麻官,已然成了大学毕业生的追捧。一些大学生在大二、大三时就设置了从村官到机关的从政路线。于是,在校入党,担任班干部的所有经历,莫不为趟平这条道路而服务。在这样的人生规划和指导思想下,大学毕业生非但没有学到建设新农村所需的专业知识,反倒沾染了不少官场的游戏习气。可以说,这些潜意识的影响,不仅消融和稀释了大学毕业生的创业热情,也培养滋长了在校大学生的投机心理。

  更值得商榷的是,政府为那些年轻村官搭建出的这条公务员通道,并非是一条人力和行政资源节约的捷径。由于大学毕业生对农村基层组织的适应了解,要比土生土长的基层干部花更多精力和成本。因此只是让他们在农村“蜻蜓点水”一下,不仅耽误了他所在村,在现实中的经济发展,也可能使整个村在今后的定位、发展上出现裂痕。这一点,我们已经从许多大学生村官的急功近利中看到了端倪。

  大学生村官的前途在哪里?从眼下看,应该有另外三条相对稳定且能避免“镀金”的出路:一是在五到十年的村庄中长期规划中,为农场基层组织的改革创新及民主自治管理趟出一条新路,探索出一些经验;二是在参与创办农民专业合作社和现代农庄中有所收获;三是在新农村建设公共服务体系中,如自来水改善、农舍排污、建筑节能、社区服务方面发挥作用,而非把热情投入到村官日常应付检查,招商引资的噱头上。

  选拔村官到农村服务不是权愈之计,不是一种变相激赏。要让村官真正发挥其所长,必须在培养模式上加以改变。也就是说,送往农村的大学毕业生不应是“帅”和“仕”,而应是“士”和“卒”;不应是农村的匆匆过客,而应是在农村长期扎根的主人。

  如果村官只是通过这块“跳板”,丰富了从政的经历,填写了“候补官员”的简历。那么塞给这些年轻人的,无非是又一只嗷嗷待哺的“奶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