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工作半年当选代表为何遭质疑
2009-04-20 00:00:00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佚名   点击:

    23岁的女大学生村官闫小心,到任一个月后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半年后又高票当选为河南省安阳市十二届人大代表,成为当地首位当选为市人大代表的大学生村官,这在很多人看来非常不可思议,因此引来不少质疑,有人甚至怀疑闫小心有政治背景(据4月13日《河南商报》)。

  一个大学生从校园走向社会仅仅半年,既谈不上有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也没有干出特殊的工作成绩,竟然高票当选通过间接选举的市人大代表,顺利地跨越了许多人经过长期奋斗还不一定能跨过的门槛,着实令人惊讶。我们并不否认人们质疑的背后存在着一定的醋意和嫉妒成分,但质疑中也包含着可以理解的合理成分,如当选人大代表特别是通过非直选程序当选人大代表的标准和条件有哪些?普通人进行阶层流动的上升通道是什么?

  对闫小心当选市人大代表,安阳市委组织部有关人士解释为,偶然中有必然,必然中有偶然,与她当选村委会主任有关,并说很少人有这么好的机遇。而坊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与当地想推出典型有关。这样的解释无疑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疑问———是不是在选人用人上存在随意性?这恐怕是人们质疑23岁女大学生村官当选市人大代表的真正原因。

  在此,我们必须先明确一个基本道理,就是按照民主的本质内涵,当选人大代表是不需要业务水平条件和工作成绩要求的。根据我国宪法,当选人大代表只需具备三个最基本的条件:一是中国公民;二是年满18周岁;三是没有被法律剥夺政治权利。除此之外,其他任何附加条件都是不被允许的,也是背离宪法和法律的。因为人大代表就是民意代表,不管其是否做出突出成绩,也不管其个人知识水平和业务能力有多高,只要得到选民信任和拥护,赞成票达到法定数量,即可当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似乎没有理由质疑23岁女大学生村官当选人大代表一事。

  然而,现实与理论往往有一定差距,特别是间接选举中人大代表候选人一般被层层考察推荐而不是选民直接提名。在这个过程中民意因素多少被淡化了,闫小心也是如此,她虽然顺利当选,但在一定程度上缺乏最直接的民意基础,也正因为如此,市民才追问,23岁大学生刚工作半年凭什么被推荐为市人大代表候选人?何德何能谈何代表性?设想一下,如果闫小心是由选民直接推荐而当选县乡人大代表,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质疑了。看来如何进一步扩大间接选举中的民意基础,需要我们认真思考。

  其实,近年来出现过的许多类似事件,如“28岁厅官”、“本溪公选团委书记”等事件,都无一例外地在社会各界引起巨大反响,招来强烈质疑。这种现象集中反映了公众对没有资历者被任用是否具有偶然性、随意性的焦虑。就像近几年的公务员招考,虽已经面向全国,打破了地域和户籍限制,但仍然无法消除公众对“量身定做”的质疑。再回到对23岁女大学生当选市人大代表的质疑上来,归根结底,人们希望闫小心的“幸运”没有相应政治背景,也不是出自纯偶然性,而是期待闫小心这则实例具有可复制性,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有这样的机遇。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时评

上一篇:激赏村官当公务员是塞给大学生的“奶嘴”
下一篇:学有所用融入农村 大学生当村官不是当官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工作半年当选代表为何遭质疑

时间:2009-04-20 00:00:00

    23岁的女大学生村官闫小心,到任一个月后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半年后又高票当选为河南省安阳市十二届人大代表,成为当地首位当选为市人大代表的大学生村官,这在很多人看来非常不可思议,因此引来不少质疑,有人甚至怀疑闫小心有政治背景(据4月13日《河南商报》)。

  一个大学生从校园走向社会仅仅半年,既谈不上有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也没有干出特殊的工作成绩,竟然高票当选通过间接选举的市人大代表,顺利地跨越了许多人经过长期奋斗还不一定能跨过的门槛,着实令人惊讶。我们并不否认人们质疑的背后存在着一定的醋意和嫉妒成分,但质疑中也包含着可以理解的合理成分,如当选人大代表特别是通过非直选程序当选人大代表的标准和条件有哪些?普通人进行阶层流动的上升通道是什么?

  对闫小心当选市人大代表,安阳市委组织部有关人士解释为,偶然中有必然,必然中有偶然,与她当选村委会主任有关,并说很少人有这么好的机遇。而坊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与当地想推出典型有关。这样的解释无疑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疑问———是不是在选人用人上存在随意性?这恐怕是人们质疑23岁女大学生村官当选市人大代表的真正原因。

  在此,我们必须先明确一个基本道理,就是按照民主的本质内涵,当选人大代表是不需要业务水平条件和工作成绩要求的。根据我国宪法,当选人大代表只需具备三个最基本的条件:一是中国公民;二是年满18周岁;三是没有被法律剥夺政治权利。除此之外,其他任何附加条件都是不被允许的,也是背离宪法和法律的。因为人大代表就是民意代表,不管其是否做出突出成绩,也不管其个人知识水平和业务能力有多高,只要得到选民信任和拥护,赞成票达到法定数量,即可当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似乎没有理由质疑23岁女大学生村官当选人大代表一事。

  然而,现实与理论往往有一定差距,特别是间接选举中人大代表候选人一般被层层考察推荐而不是选民直接提名。在这个过程中民意因素多少被淡化了,闫小心也是如此,她虽然顺利当选,但在一定程度上缺乏最直接的民意基础,也正因为如此,市民才追问,23岁大学生刚工作半年凭什么被推荐为市人大代表候选人?何德何能谈何代表性?设想一下,如果闫小心是由选民直接推荐而当选县乡人大代表,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质疑了。看来如何进一步扩大间接选举中的民意基础,需要我们认真思考。

  其实,近年来出现过的许多类似事件,如“28岁厅官”、“本溪公选团委书记”等事件,都无一例外地在社会各界引起巨大反响,招来强烈质疑。这种现象集中反映了公众对没有资历者被任用是否具有偶然性、随意性的焦虑。就像近几年的公务员招考,虽已经面向全国,打破了地域和户籍限制,但仍然无法消除公众对“量身定做”的质疑。再回到对23岁女大学生当选市人大代表的质疑上来,归根结底,人们希望闫小心的“幸运”没有相应政治背景,也不是出自纯偶然性,而是期待闫小心这则实例具有可复制性,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有这样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