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法学博士当村官是人尽其才还是人才浪费
2012-08-13 08:16:07   来源:大学生村官网   作者:周晓明   点击:

\

    8日,是北京大学博士穆雪静作为村官的第一天。上午,她刚刚向仪征市真州镇人民政府报到,在等待安排工作期间,就已经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下基层,参加抗击台风“海葵”的工作。她也成为扬州历史上第一个博士村干部。(摘自人民网江苏视窗)。“这几天,我们江苏省仪征市真州镇来了一名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大学生村官”,叫穆雪静,27岁,名校才女呀!我认为“博士村官”是人才浪费,可是扬州市委党校的教授不这样认为,看来大学本科毕业冲洗厕所也是人逢其时、才尽其用哟。现在我才知道,中国最不缺的是人才,人才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物尽其用”。摘自8月10日仪征登月村人新浪微博。

  “博士进村当村官”这一新闻刚发生,就在试点和推行“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村官”工作策源地的江苏省仪征市掀起轩然大波。支持和反对者争执不休,观望和漠视者众说纷纭。各级传媒的记者,仿佛找到了新闻兴奋点和暴发点,不仅长篇通讯给予关切,还请来了教授评点“博士村官”这一伟大创举。

  翻开“大学生村官”工作的前世今生,我们就知道了为什么要推进这项工作。改革开放30年,“三农”问题成了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事业的瓶颈。农业发展不进反退,农村建设缺乏动力,农民生活止步不前。导致这一现象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村级基层政权,缺乏强有力领导人、引领者。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当时的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提出了“大学生村官”发展战略,为党和政府的基层组织,补充新鲜血液、增添创新活力。事实证明,让一大批年轻有为的大学生,在当前就业形势十分严峻的情况下,离开喧嚣、纷杂的城市,投身到广阔天地的农村,与亿万农民打成一遍,特别是“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的模式是成功的,也收到了极大的示范和促进作用。在“大学生村官”的带动下,如今基层村级两委班子的年龄结构、文化程度、行政能力、法治水平,较实行“大学生村官”制度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村两委班子坚强了,村集体经济富裕了,以法治村得以实现了。江苏省仪征市铜山办事处野山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周宏江说,这些变化得益于“大学生村官”制度的推行。大学生村官首先年龄,他们二十一、二岁就当了副书记、副主任,村里的其他支部委员和村委会委员,如果都五六十岁了,怎么和他们相处?其次是他们文化程度高,都掌握有专业知识,其他支委、委员配备时,组织上就会考量其文化水平和办事能力,无形中提高了村两委其他人员的素质要求,彻底地改变了以往农村落后面貌。

  “大学生村官”功不可没,是不是学历越高越有作为?结合这几天扬州市委党校吴建华教授在报章上的讲话,汇总草根网友仪征登月村人的微博,我在这里将他们的观点,拿出来进行碰撞,上演一下教授与草根PK“博士村官”。

  吴建华教授:“博士当村官,比博士进机关好。博士进农村绝不是大材小用。相反,很多知识分子正是在农村实践中获得灵感,才在事业上取得成就的。不管是不是博士,只有工作在第一线,才会取得大成就”。

  仪征登月村人:“博士未必都能进机关!”中国5000年文化就是崇尚“官为本”,也就是吴教授口中的“进机关。”如今机关的“博士”,有多少是真博士,不用我说,大家心中都明白,事实也是人人都知道,90%以上“博士”是混来的,是假“博士”。但真博士来到了农村,当起了“大学生村官”,我认为“名份”上来说,就是自掉身价了。在中国,村民自治法规定,村里的事,村民自己说了算。即便产生一些法律上的纠纷,高中毕业生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获取律师资格证书的司法调解员,照样可以依法处理好这些村民村事,而法学博士不一定能圆满处理得好这类纠纷。不懂社情民意的法学博士,到了基层农村一线,再能也是“睁眼瞎”。法学博士选择村官岗位,算是选错了地方!

  吴建华教授:如今,村民对民主法治的政治诉求、对产业发展的迫切期待、对联合致富的强烈愿望、对生活环境的美好愿景等等,都对农村“领头人”的素质提出了很高要求。可以说,每个农村都是一个小社会,每位博士都能从自己所长中找到开创工作局面的“切入口”,将自己掌握的渊博知识转化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从而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

  仪征登月村人:我不反对村级组织吸纳高素质人才,关键是村级组织要有让高在云端的人才,降落在村地的跑道载体,要有金凤凰栖息的场所,更要有让博士展示才华的平台。吴建华教授从事党务研究的,对我国当前的政体和农村事务比我了解透彻,对中国国情和农村社情也了如指掌,如果没有强力支撑,不要说一个大学生村官、硕士村官、博士村官,即便是博士生导师,落到了一个山村,你再能也蹦不出“山旮旯”。仪征大学生村官队伍中有个郑福源,27岁当选为扬州西门第一镇——新集镇的镇长,他的成长经历是不可复制的!他之所以能在仪征市数百名大学生村官中脱颖而出,一靠组织部门重点培养;二靠周围干群的配合支持;三靠自身勤奋努力干实事。郑福源是这样,新集镇大学生村官李娟是这样,刘集镇大学生村官惠林也是这样。和郑福源、惠林、李娟等大学生村官们相比,法学博士穆雪静除了学位高之外,没有了郑福源、李娟、惠林等成功大学生村官的“天时、地利、人和”的三要素支撑。因此,我个人认为法学博士穆雪静的前景不会有多华丽,除非……

  吴建华教授:大学生村官成为农村吸引人才的重要载体,他欣喜地表示,从开始的本科生、专科生,到后来的硕士生,以及今天的博士生,说明大学生更加踏实务实,新农村建设也将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仪征登月村人:对试点单位来说,适量招录一些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才,到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锻炼,确实很有必要。作为草根一族,一个小小的高中毕业生,我对家乡能吸纳北大法学博士为村民调解纠纷,办理事务很满足,也很享受她的服务。沉思一下,又觉得我很自私,很狭隘了。北京大学是全国人民的大学,北大的法学博士是全国人民的博士,我和我家乡的村民,怎么能独享北大法学博士的服务呢?8月10日10时08分,仪征登月村人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招揽人才要有用人的定位标准。上汽仪征大众公司在仪征广招技师学院毕业的汽车修配专业中专技工为正式工,月薪高达七八千元。而其他大学本科毕业生基本不招,即便招录也是劳务代理,进上汽大众临时劳务工序列,月薪只有二三千元。适合才是用人的标准,再高的文凭,不适合用人单位需求,这样的人才只能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专家吴建华教授和草根网民仪征登月村人就北大法学博士穆雪静人生选择的PK,是在两人没有见面的情况下,笔者利用媒体所载文章以及微博所发言论,进行整理加工而成,他们的观点只代表他们本人,笔者未掺入任何个人观点于其中,北大法学博士当村官,究竟是才尽其用还是人才浪费,相信会引起全社会各阶层的反思,结论如何,这己不是我所能操心的事了。(江苏仪征  周晓明)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时评

上一篇:另行择业是部分大学生村官实现梦想最好选择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已遍布全国各地四种类型最受欢迎

动态详情

北大法学博士当村官是人尽其才还是人才浪费

时间:2012-08-13 08:16:07

\

    8日,是北京大学博士穆雪静作为村官的第一天。上午,她刚刚向仪征市真州镇人民政府报到,在等待安排工作期间,就已经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下基层,参加抗击台风“海葵”的工作。她也成为扬州历史上第一个博士村干部。(摘自人民网江苏视窗)。“这几天,我们江苏省仪征市真州镇来了一名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大学生村官”,叫穆雪静,27岁,名校才女呀!我认为“博士村官”是人才浪费,可是扬州市委党校的教授不这样认为,看来大学本科毕业冲洗厕所也是人逢其时、才尽其用哟。现在我才知道,中国最不缺的是人才,人才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物尽其用”。摘自8月10日仪征登月村人新浪微博。

  “博士进村当村官”这一新闻刚发生,就在试点和推行“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村官”工作策源地的江苏省仪征市掀起轩然大波。支持和反对者争执不休,观望和漠视者众说纷纭。各级传媒的记者,仿佛找到了新闻兴奋点和暴发点,不仅长篇通讯给予关切,还请来了教授评点“博士村官”这一伟大创举。

  翻开“大学生村官”工作的前世今生,我们就知道了为什么要推进这项工作。改革开放30年,“三农”问题成了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事业的瓶颈。农业发展不进反退,农村建设缺乏动力,农民生活止步不前。导致这一现象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村级基层政权,缺乏强有力领导人、引领者。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当时的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提出了“大学生村官”发展战略,为党和政府的基层组织,补充新鲜血液、增添创新活力。事实证明,让一大批年轻有为的大学生,在当前就业形势十分严峻的情况下,离开喧嚣、纷杂的城市,投身到广阔天地的农村,与亿万农民打成一遍,特别是“一村一社区一名大学生”的模式是成功的,也收到了极大的示范和促进作用。在“大学生村官”的带动下,如今基层村级两委班子的年龄结构、文化程度、行政能力、法治水平,较实行“大学生村官”制度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村两委班子坚强了,村集体经济富裕了,以法治村得以实现了。江苏省仪征市铜山办事处野山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周宏江说,这些变化得益于“大学生村官”制度的推行。大学生村官首先年龄,他们二十一、二岁就当了副书记、副主任,村里的其他支部委员和村委会委员,如果都五六十岁了,怎么和他们相处?其次是他们文化程度高,都掌握有专业知识,其他支委、委员配备时,组织上就会考量其文化水平和办事能力,无形中提高了村两委其他人员的素质要求,彻底地改变了以往农村落后面貌。

  “大学生村官”功不可没,是不是学历越高越有作为?结合这几天扬州市委党校吴建华教授在报章上的讲话,汇总草根网友仪征登月村人的微博,我在这里将他们的观点,拿出来进行碰撞,上演一下教授与草根PK“博士村官”。

  吴建华教授:“博士当村官,比博士进机关好。博士进农村绝不是大材小用。相反,很多知识分子正是在农村实践中获得灵感,才在事业上取得成就的。不管是不是博士,只有工作在第一线,才会取得大成就”。

  仪征登月村人:“博士未必都能进机关!”中国5000年文化就是崇尚“官为本”,也就是吴教授口中的“进机关。”如今机关的“博士”,有多少是真博士,不用我说,大家心中都明白,事实也是人人都知道,90%以上“博士”是混来的,是假“博士”。但真博士来到了农村,当起了“大学生村官”,我认为“名份”上来说,就是自掉身价了。在中国,村民自治法规定,村里的事,村民自己说了算。即便产生一些法律上的纠纷,高中毕业生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获取律师资格证书的司法调解员,照样可以依法处理好这些村民村事,而法学博士不一定能圆满处理得好这类纠纷。不懂社情民意的法学博士,到了基层农村一线,再能也是“睁眼瞎”。法学博士选择村官岗位,算是选错了地方!

  吴建华教授:如今,村民对民主法治的政治诉求、对产业发展的迫切期待、对联合致富的强烈愿望、对生活环境的美好愿景等等,都对农村“领头人”的素质提出了很高要求。可以说,每个农村都是一个小社会,每位博士都能从自己所长中找到开创工作局面的“切入口”,将自己掌握的渊博知识转化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从而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

  仪征登月村人:我不反对村级组织吸纳高素质人才,关键是村级组织要有让高在云端的人才,降落在村地的跑道载体,要有金凤凰栖息的场所,更要有让博士展示才华的平台。吴建华教授从事党务研究的,对我国当前的政体和农村事务比我了解透彻,对中国国情和农村社情也了如指掌,如果没有强力支撑,不要说一个大学生村官、硕士村官、博士村官,即便是博士生导师,落到了一个山村,你再能也蹦不出“山旮旯”。仪征大学生村官队伍中有个郑福源,27岁当选为扬州西门第一镇——新集镇的镇长,他的成长经历是不可复制的!他之所以能在仪征市数百名大学生村官中脱颖而出,一靠组织部门重点培养;二靠周围干群的配合支持;三靠自身勤奋努力干实事。郑福源是这样,新集镇大学生村官李娟是这样,刘集镇大学生村官惠林也是这样。和郑福源、惠林、李娟等大学生村官们相比,法学博士穆雪静除了学位高之外,没有了郑福源、李娟、惠林等成功大学生村官的“天时、地利、人和”的三要素支撑。因此,我个人认为法学博士穆雪静的前景不会有多华丽,除非……

  吴建华教授:大学生村官成为农村吸引人才的重要载体,他欣喜地表示,从开始的本科生、专科生,到后来的硕士生,以及今天的博士生,说明大学生更加踏实务实,新农村建设也将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仪征登月村人:对试点单位来说,适量招录一些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才,到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锻炼,确实很有必要。作为草根一族,一个小小的高中毕业生,我对家乡能吸纳北大法学博士为村民调解纠纷,办理事务很满足,也很享受她的服务。沉思一下,又觉得我很自私,很狭隘了。北京大学是全国人民的大学,北大的法学博士是全国人民的博士,我和我家乡的村民,怎么能独享北大法学博士的服务呢?8月10日10时08分,仪征登月村人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招揽人才要有用人的定位标准。上汽仪征大众公司在仪征广招技师学院毕业的汽车修配专业中专技工为正式工,月薪高达七八千元。而其他大学本科毕业生基本不招,即便招录也是劳务代理,进上汽大众临时劳务工序列,月薪只有二三千元。适合才是用人的标准,再高的文凭,不适合用人单位需求,这样的人才只能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专家吴建华教授和草根网民仪征登月村人就北大法学博士穆雪静人生选择的PK,是在两人没有见面的情况下,笔者利用媒体所载文章以及微博所发言论,进行整理加工而成,他们的观点只代表他们本人,笔者未掺入任何个人观点于其中,北大法学博士当村官,究竟是才尽其用还是人才浪费,相信会引起全社会各阶层的反思,结论如何,这己不是我所能操心的事了。(江苏仪征  周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