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大学生村官 “扶上马”还需再“送一程”
2009-03-15 00:00:00   来源:红网   作者:徐云鹏   点击:

    农民种庄稼需要经历浇水、锄草、培土、施肥等精细的田间管理过程,而决不是春天把种子撒到地里,秋天便能获得丰硕果实。大学生“村官”的培养,同样需要一个过程和大量的投入,像农民伺弄禾苗那样精心细致。毕竟把大学生们派下去,图的是他们更好地成长起来。
  
  自2008年以来,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开展了选聘优秀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并对每一名大学生村官实行由县委组织部机关各组室负责人、乡镇党委负责人、县直涉农部门负责人、村党组织负责人等4人联合结对帮扶的“4+1”培养模式,给他们配备学习、生活、技术、工作“导师”,为他们干事、创业搭建平台(据2009年3月13日《新华每日电讯》)。
  
  一名大学生分别由四位不同层级不同人员联合结对帮扶,这是将那些满腔热忱地投身于农村热土的大学生村官们“扶上马”后再“送一程”的具体举措。对于大学生村官来说,可谓是帮人所难、济人所需、雪中送炭。
  
  2008年,中共中组部曾宣布,从当年起,连续5年,每年选聘2万名大学毕业生到村任职,定职为“村级组织特设岗位”人员。同年12月22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了大学生村官代表座谈会并作了重要讲话。习近平传达了胡锦涛同志关于大学生村官的重要批示,转达了党中央对大学生村官的亲切关怀和诚挚慰问。
  
  当前,“大学生村官”已成为一个热门的话题。可以这么说,选聘大学生担任村官,向落后农村输送高素质的人才,对于缓解就业压力,实现人才的合理流动利用;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干部队伍建设,改善和优化村级干部队伍结构;推进新农村建设步伐,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升大学生素质,储备年轻干部等方面,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可谓一举多得,是件好事。
  
  但是必须认清,村是社会最基层的组织,也是各种矛盾的焦着点和聚散地,“村官难当”是不争的事实。砺炼的重荷对初来乍到的二十多岁年轻人可想而知,堪称是一次大的人生挑战。因为大学校园给他们的是精英教育,时间和精力几乎全部用在了啃书本上,动手的机会非常有限,难免出现将理论知识转变为实际操作能力中的尴尬。加上知识信息闭塞、生活条件艰苦、社会关系复杂、人际环境生疏、生活习惯迥异、心理落差不断显现等诸多制约因素,无疑将会给他们带来一揽子压力。
  
  大学生村官心理困惑的警报已经拉响。1月3日晚,北京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的大学生村官叶波在宿舍内上吊身亡,其电脑中存有一封遗书。叶波此前曾两次割腕自杀未遂,怀疑其有抑郁症倾向。在新年到来的时刻,23岁的年轻生命竟如此戛然而止,它敦促社会对大学生村官内心成长的困惑更加看重,以便更多地提供扎实有效的帮扶,而不是坐视围观。
  
  本溪满族自治县专门为大学生村官配备“学习导师”、“生活导师”、“技术导师”、“工作导师”,实施“4+1”结对帮带培养模式,及时为他们提供政策咨询、心理疏导、困难帮扶等服务,向他们传授种植、养殖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农村工作方法,这种心贴心地帮,面对面地带,手把手地教,脚跟脚地扶,必将促进大学生村官们降低成长进步成本,少走弯路,尽快上路,顺畅走路,早日成才,回报父母,贡献社会。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时评

上一篇:话题讨论:靠什么 留住大学生村官
下一篇:让大学生村官成为农村的一员

动态详情

培养大学生村官 “扶上马”还需再“送一程”

时间:2009-03-15 00:00:00

    农民种庄稼需要经历浇水、锄草、培土、施肥等精细的田间管理过程,而决不是春天把种子撒到地里,秋天便能获得丰硕果实。大学生“村官”的培养,同样需要一个过程和大量的投入,像农民伺弄禾苗那样精心细致。毕竟把大学生们派下去,图的是他们更好地成长起来。
  
  自2008年以来,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开展了选聘优秀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并对每一名大学生村官实行由县委组织部机关各组室负责人、乡镇党委负责人、县直涉农部门负责人、村党组织负责人等4人联合结对帮扶的“4+1”培养模式,给他们配备学习、生活、技术、工作“导师”,为他们干事、创业搭建平台(据2009年3月13日《新华每日电讯》)。
  
  一名大学生分别由四位不同层级不同人员联合结对帮扶,这是将那些满腔热忱地投身于农村热土的大学生村官们“扶上马”后再“送一程”的具体举措。对于大学生村官来说,可谓是帮人所难、济人所需、雪中送炭。
  
  2008年,中共中组部曾宣布,从当年起,连续5年,每年选聘2万名大学毕业生到村任职,定职为“村级组织特设岗位”人员。同年12月22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了大学生村官代表座谈会并作了重要讲话。习近平传达了胡锦涛同志关于大学生村官的重要批示,转达了党中央对大学生村官的亲切关怀和诚挚慰问。
  
  当前,“大学生村官”已成为一个热门的话题。可以这么说,选聘大学生担任村官,向落后农村输送高素质的人才,对于缓解就业压力,实现人才的合理流动利用;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干部队伍建设,改善和优化村级干部队伍结构;推进新农村建设步伐,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升大学生素质,储备年轻干部等方面,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可谓一举多得,是件好事。
  
  但是必须认清,村是社会最基层的组织,也是各种矛盾的焦着点和聚散地,“村官难当”是不争的事实。砺炼的重荷对初来乍到的二十多岁年轻人可想而知,堪称是一次大的人生挑战。因为大学校园给他们的是精英教育,时间和精力几乎全部用在了啃书本上,动手的机会非常有限,难免出现将理论知识转变为实际操作能力中的尴尬。加上知识信息闭塞、生活条件艰苦、社会关系复杂、人际环境生疏、生活习惯迥异、心理落差不断显现等诸多制约因素,无疑将会给他们带来一揽子压力。
  
  大学生村官心理困惑的警报已经拉响。1月3日晚,北京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的大学生村官叶波在宿舍内上吊身亡,其电脑中存有一封遗书。叶波此前曾两次割腕自杀未遂,怀疑其有抑郁症倾向。在新年到来的时刻,23岁的年轻生命竟如此戛然而止,它敦促社会对大学生村官内心成长的困惑更加看重,以便更多地提供扎实有效的帮扶,而不是坐视围观。
  
  本溪满族自治县专门为大学生村官配备“学习导师”、“生活导师”、“技术导师”、“工作导师”,实施“4+1”结对帮带培养模式,及时为他们提供政策咨询、心理疏导、困难帮扶等服务,向他们传授种植、养殖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农村工作方法,这种心贴心地帮,面对面地带,手把手地教,脚跟脚地扶,必将促进大学生村官们降低成长进步成本,少走弯路,尽快上路,顺畅走路,早日成才,回报父母,贡献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