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村官贪污腐败行为如何才能做到标本兼治
2012-05-21 09:46:05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霍海澎 韩承伯 钟建强   点击:

 \

  从招待费里“抠”,返还款中“分”,土地征用及补偿费里“淘”,变卖财产中“削”,下拨资金中“吞”……近年来,随着陕北能源资源的开采和区域经济的发展,掌握有村组经济大权的村支书和村主任,贪污腐败的案例屡有发生。如何事先防范村官贪腐?各方正在探索更好的办法。

   村干部成贪腐“多发区”

   村支书、村主任,作为我国最小的一级基层权力执掌者,凭借着自己与群众最了解、最贴近的优势,往往成为造福一方百姓的重要角色。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国家各种扶农、惠农政策的实施,如今,在陕北的一些资源开发村和城郊村,村干部往往成为“肥缺”,当村官竟成为不少人发财致富的新门路。挪用、侵占道路建设补偿款,侵吞矿区植被破坏和土地占用补偿款……在榆林的资源开发县份,村干部利用手中职权贪污挪用村组集体资金案例时有发生。

  据神木县法院提供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原神木县永兴办事处韩家沟村党支部书记郭某,从2008年10月当选该村党支部书记以来,利用手中职权,将村上神府高速公路征收土地补偿款,通过擅自放贷等形式谋取利益。经查实,郭某共挪用村内款项达28.08万元。2011年12月20日,神木县法院以郭某挪用公款罪及挪用资金罪,判处郭某有期徒刑5年又6个月。

  在榆林煤矿较多的榆阳、神木、横山等县区,村干部私自侵吞村集体征地款、矿区植被破坏补偿款的案例都不少,记者从榆林市检察院反贪局了解到,经反贪部门2011年10月14日侦查,榆阳区某村原小组长、小组会计以及若干小组委员利用手中职权私自贪污侵吞矿区植被破坏补偿款达10万元。而2011年全年,经反贪部门侦查的村干部贪腐案件,榆阳区为4件12人,神木县为5件6人,横山县为6件7人,从查处案件人数、件数和金额上均高出榆林市的其他县份。

  而在榆林市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南六县,村干部贪腐的发案率也并不低,利用新农村建设、农村扶贫、退耕还林、饮水改水工程等项目进行贪污犯罪的案例屡见不鲜。子洲县某村支书胡某,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退耕还林款34456.5元,2011年10月30日,胡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4年执行,并挽回经济损失3.44万元。

  “作案手法多样,多是利用骗取、套取等手段,而且发案率较高。从作案特点上看,窝案、串案较多,一般是村干部相互之间,村干部和乡镇、县一级的林业、水利等职能部门人员相互勾结作案。”榆林市人民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周利说。

  据统计,2010年,榆林市涉农案件立案43件76人,涉农案件占到全市立案人数达50-51%。2011年,立案38件58人,涉农案件占全市立案人数的40.4%。

  “尽管从整体上来说,榆林有5000多个村子,村干部贪腐所占比例较小,但涉农案件几乎每年都有,村官贪腐可以说是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因此,村官贪腐的治理不容忽视。”一位检察系统资深人士说。

   财务、信息不公开是主因

   缺少透明的村务信息公开制度,没有健全完整的财务制度,缺少法律知识的宣传教育,村民法律意识淡薄,导致少数村干部贪腐。

  “以榆阳区为例,好多村由于村级账务混乱,村务信息公开透明度低,好多举报和案子,是村民感觉到村干部在贪污,但是真正要查的时候,却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无法立案。”榆阳区检察院一位工作人员说。“在我们查处的不少村官贪腐案例中,造假账、白条入账是村官进行贪污的一个重要手段。”周利说。

  与账务的混乱相类似,在不少村干部贪腐案例中,村支书、村主任往往伙同村会计合伙分赃,村级财务制度很难形成约束力。

  村级财务混乱、不公开,是村务信息公开的一个盲点,而更多的国家扶贫项目、农村低保、粮农补贴等项目,在信息公开程度上,都大打折扣。

  与村务信息公开透明度较低相比,村民寻求了解村务信息的渠道少,寻求了解的意愿也不是很强烈,有时候甚至是相当淡薄。年轻人外出务工,老年人留守乡村,是目前陕北较多村子的现状。

  “就一个村子来说,国家一年能给你一个人补贴多少钱?与其守在村子还不如出去打工。”在榆林打工的佳县西山乡高起家村村民贺某说。与“官”不争,与人不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成为大多村民的普遍心态。村民对于村务的不关心、不重视,也客观上为村官贪腐提供了一个平台。

  村干部贪腐现象多发,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农村村干部普遍文化素质低,法制观念淡薄,学法守法意识不强。因此,农村两委人员通过手中权力进行职务犯罪的自由度较高。

  “法院对于村干部贪污在判决上量刑较轻,这样就使好多人抱有侥幸心理,从惩罚和防治的角度来讲,也较为不利。”周利说。

  如何标本兼治?

  针对目前涉农领域职务犯罪的较高发案率,2012年2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召开了全国检察机关查办和预防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专项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将从今年起启动为期两年的重点查办农田水利工程、新农村建设、卫生文化设施建设、广播电视“村村通”、电网改造、饮水工程等八类涉农惠农领域职务犯罪专项行动。

  如何更好地履行好检察机关的对于涉农案件的查处督办工作,不少基层检察院根据各自实际,制定了适宜的政策和范例。

  “要仔细分析村官职务犯罪的特点,从制度上、体制上加强建设,更有必要加强村干部职务犯罪打击力度,真正达到农村干部对于职务犯罪的三不敢,即不敢想、不敢碰、不敢动。”榆林市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处处长钟建强说。

  以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检察院为例,根据农村普法工作的特殊性,榆阳区检察院通过建立流动检察工作站、设立党组成员走访检察工作联系点、开展预防职务犯罪乡村行专项活动、举办检察开放日、完善各类便民利民投诉举报措施等方式,进一步加强与基层群众联系,让法律观念深入人心。

  延安市黄陵县人民检察院,以警示教育为主线,通过为村干部开现场警示会、为村干部举办法制讲座等方式,取得了较好的教育警示效果。

  防止和惩治村级腐败,不止是检察部门一个部门就能解决得了的事情,恰恰相反,检察部门还要与乡镇、基层组织、纪检等多个部门形成合力,握成一个拳头。

  如何更好地在村务公开上下工夫,我省自2011年起即开始推行农村基层村组“四议两公开”工作法,即村内重大事项决策要通过村党组织会提议、村“两委”会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决议的程序,最后要将决议公开、实施结果公开的一整套工作方法。

  “虽然存在个别村干部对‘四议两公开’工作法热情不高,工作法推行程序不严格、广泛召集村民代表难等问题,但是这一工作法大大调动了大学生村官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少村组信息公开也逐步走向透明。”榆林市市委组织部组织一科科长郝正军说。

  相信随着信息公开、财务公开的真正实现,对村级腐败的预防会越来越主动、有效。

  (本报记者 霍海澎 韩承伯 通讯员 钟建强)

相关热词搜索:村官贪污 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的历史可追溯到八百年前南宋时期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不能倒在下乡最后一公里路上

动态详情

预防村官贪污腐败行为如何才能做到标本兼治

时间:2012-05-21 09:46:05

 \

  从招待费里“抠”,返还款中“分”,土地征用及补偿费里“淘”,变卖财产中“削”,下拨资金中“吞”……近年来,随着陕北能源资源的开采和区域经济的发展,掌握有村组经济大权的村支书和村主任,贪污腐败的案例屡有发生。如何事先防范村官贪腐?各方正在探索更好的办法。

   村干部成贪腐“多发区”

   村支书、村主任,作为我国最小的一级基层权力执掌者,凭借着自己与群众最了解、最贴近的优势,往往成为造福一方百姓的重要角色。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国家各种扶农、惠农政策的实施,如今,在陕北的一些资源开发村和城郊村,村干部往往成为“肥缺”,当村官竟成为不少人发财致富的新门路。挪用、侵占道路建设补偿款,侵吞矿区植被破坏和土地占用补偿款……在榆林的资源开发县份,村干部利用手中职权贪污挪用村组集体资金案例时有发生。

  据神木县法院提供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原神木县永兴办事处韩家沟村党支部书记郭某,从2008年10月当选该村党支部书记以来,利用手中职权,将村上神府高速公路征收土地补偿款,通过擅自放贷等形式谋取利益。经查实,郭某共挪用村内款项达28.08万元。2011年12月20日,神木县法院以郭某挪用公款罪及挪用资金罪,判处郭某有期徒刑5年又6个月。

  在榆林煤矿较多的榆阳、神木、横山等县区,村干部私自侵吞村集体征地款、矿区植被破坏补偿款的案例都不少,记者从榆林市检察院反贪局了解到,经反贪部门2011年10月14日侦查,榆阳区某村原小组长、小组会计以及若干小组委员利用手中职权私自贪污侵吞矿区植被破坏补偿款达10万元。而2011年全年,经反贪部门侦查的村干部贪腐案件,榆阳区为4件12人,神木县为5件6人,横山县为6件7人,从查处案件人数、件数和金额上均高出榆林市的其他县份。

  而在榆林市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南六县,村干部贪腐的发案率也并不低,利用新农村建设、农村扶贫、退耕还林、饮水改水工程等项目进行贪污犯罪的案例屡见不鲜。子洲县某村支书胡某,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退耕还林款34456.5元,2011年10月30日,胡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4年执行,并挽回经济损失3.44万元。

  “作案手法多样,多是利用骗取、套取等手段,而且发案率较高。从作案特点上看,窝案、串案较多,一般是村干部相互之间,村干部和乡镇、县一级的林业、水利等职能部门人员相互勾结作案。”榆林市人民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周利说。

  据统计,2010年,榆林市涉农案件立案43件76人,涉农案件占到全市立案人数达50-51%。2011年,立案38件58人,涉农案件占全市立案人数的40.4%。

  “尽管从整体上来说,榆林有5000多个村子,村干部贪腐所占比例较小,但涉农案件几乎每年都有,村官贪腐可以说是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因此,村官贪腐的治理不容忽视。”一位检察系统资深人士说。

   财务、信息不公开是主因

   缺少透明的村务信息公开制度,没有健全完整的财务制度,缺少法律知识的宣传教育,村民法律意识淡薄,导致少数村干部贪腐。

  “以榆阳区为例,好多村由于村级账务混乱,村务信息公开透明度低,好多举报和案子,是村民感觉到村干部在贪污,但是真正要查的时候,却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无法立案。”榆阳区检察院一位工作人员说。“在我们查处的不少村官贪腐案例中,造假账、白条入账是村官进行贪污的一个重要手段。”周利说。

  与账务的混乱相类似,在不少村干部贪腐案例中,村支书、村主任往往伙同村会计合伙分赃,村级财务制度很难形成约束力。

  村级财务混乱、不公开,是村务信息公开的一个盲点,而更多的国家扶贫项目、农村低保、粮农补贴等项目,在信息公开程度上,都大打折扣。

  与村务信息公开透明度较低相比,村民寻求了解村务信息的渠道少,寻求了解的意愿也不是很强烈,有时候甚至是相当淡薄。年轻人外出务工,老年人留守乡村,是目前陕北较多村子的现状。

  “就一个村子来说,国家一年能给你一个人补贴多少钱?与其守在村子还不如出去打工。”在榆林打工的佳县西山乡高起家村村民贺某说。与“官”不争,与人不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成为大多村民的普遍心态。村民对于村务的不关心、不重视,也客观上为村官贪腐提供了一个平台。

  村干部贪腐现象多发,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农村村干部普遍文化素质低,法制观念淡薄,学法守法意识不强。因此,农村两委人员通过手中权力进行职务犯罪的自由度较高。

  “法院对于村干部贪污在判决上量刑较轻,这样就使好多人抱有侥幸心理,从惩罚和防治的角度来讲,也较为不利。”周利说。

  如何标本兼治?

  针对目前涉农领域职务犯罪的较高发案率,2012年2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召开了全国检察机关查办和预防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专项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将从今年起启动为期两年的重点查办农田水利工程、新农村建设、卫生文化设施建设、广播电视“村村通”、电网改造、饮水工程等八类涉农惠农领域职务犯罪专项行动。

  如何更好地履行好检察机关的对于涉农案件的查处督办工作,不少基层检察院根据各自实际,制定了适宜的政策和范例。

  “要仔细分析村官职务犯罪的特点,从制度上、体制上加强建设,更有必要加强村干部职务犯罪打击力度,真正达到农村干部对于职务犯罪的三不敢,即不敢想、不敢碰、不敢动。”榆林市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处处长钟建强说。

  以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检察院为例,根据农村普法工作的特殊性,榆阳区检察院通过建立流动检察工作站、设立党组成员走访检察工作联系点、开展预防职务犯罪乡村行专项活动、举办检察开放日、完善各类便民利民投诉举报措施等方式,进一步加强与基层群众联系,让法律观念深入人心。

  延安市黄陵县人民检察院,以警示教育为主线,通过为村干部开现场警示会、为村干部举办法制讲座等方式,取得了较好的教育警示效果。

  防止和惩治村级腐败,不止是检察部门一个部门就能解决得了的事情,恰恰相反,检察部门还要与乡镇、基层组织、纪检等多个部门形成合力,握成一个拳头。

  如何更好地在村务公开上下工夫,我省自2011年起即开始推行农村基层村组“四议两公开”工作法,即村内重大事项决策要通过村党组织会提议、村“两委”会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决议的程序,最后要将决议公开、实施结果公开的一整套工作方法。

  “虽然存在个别村干部对‘四议两公开’工作法热情不高,工作法推行程序不严格、广泛召集村民代表难等问题,但是这一工作法大大调动了大学生村官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少村组信息公开也逐步走向透明。”榆林市市委组织部组织一科科长郝正军说。

  相信随着信息公开、财务公开的真正实现,对村级腐败的预防会越来越主动、有效。

  (本报记者 霍海澎 韩承伯 通讯员 钟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