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女博士“死都不下基层”心态要不得
2012-08-09 08:45:07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陈庆璞   点击:

  女博士到原国家级贫困县考察调研,最后却总结出这样的收获:1.毕业后不下基层!2.毕业后坚决不下基层!!3.毕业后死都不下基层!!!语气措辞之强烈,令公众震惊。原来,这位女博士来自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近日随校方组织的博士团到闽北山区政和县调研有关生态与经济发展的课题,但是调研地的各方面条件却使这位女博士大受刺激并吐槽连连。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女博士抱怨的主要有两个方面:1.物质条件,比如“吃得一点都不好,破地方,过得太憋屈了!每天的饭都是那几个菜……县宾馆的厨师该换了。”2.接待规格,比如“哎,小地方,做事不行,他们显然不把我们学生放在眼里!”“求统战部配个好车送我们。”

  应该说,习惯了便利、丰富、优越的城市生活的女博士,来到调研地后生活各方面出现落差,有点情绪乃至发几句牢骚,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纵然我们对此不必上纲上线,她的吐槽抱怨中所包含的额外信息,却不能忽视。因为,这位受教育20多年的女博士,至少在以下几个问题上还没有搞明白:

  考察调研不是度假旅游。这位女博士抱怨吃得不好、接待不好,显然是把调研活动当成了外出游玩或休闲度假,而学术调研需要的是扎扎实实地走到厂矿企业、田间地头、百姓家中,拿出翔实准确的数据,采集广泛真实的声音,最终形成有理有力的观点和见解,为国计民生建言献策。可以说,到一个原国家级贫困县考察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但这位女博士,不仅没有珍惜学校提供的机会,反而对各种物质条件挑挑拣拣,令人不解。

  高学历不意味着高价值。这位女博士说当地“不把学生放在眼里”,显然是对自身的博士头衔自视甚高,只有高标准、高规格地接待才能显示自己的价值和地位。我们认为,博士团当然是高学历的知识群体,但拥有高学历的同时,还必须具有将知识转化为生产力的才能,还必须具有服务社会、造福群众的情怀,才能真正赢得百姓尊重、凸显自身价值。否则,如果只是几十年啃书本掉书袋,不顾当地干部群众抗台风工作的紧迫,反而抱怨自己不受重视——有这样的想法,难怪自己不受重视!

  基层是社会的基石,是最大、最根本的社会现实。公开表示对基层的藐视,不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我们不能忘记远赴西北任职的清华毕业生焦三牛,不能忘记那些扎根农村、默默奉献的“三支一扶”人员和“大学生村官”们。但这位女博士动辄称政和县为“小地方”“破地方”,甚至“死也不下基层”,毫无疑问伤害了当地干部群众的感情。而且,这位女博士来自湖北农村,即便对基层没有更多的认同,但至少不能以嫌贫爱富的姿态示人。

  基层工作不仅是新知的来源,更是沟通各个群体、达成社会和谐的有效途径。基层经历无论对于官员、学者还是其他行业,都举足轻重。基层经历既是一个人难得的人生回忆,也可能成为一个人走向更高人生阶段的基础和阶梯,甚至基层本身就是很多人的归属和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政府官员需要下基层,不下基层不足以听到群众真实的呼声,不足以为科学施政提供一手的支撑和依据。学者们需要下基层,不下基层不足以获取最真实的数据和最有力的论据,闭门造车式的研究成果便是空中楼阁。媒体需要下基层,不下基层不足以采访到最鲜活最生动最接地气的民生百态,不足以形成有影响有价值的舆论导向。

  这位女博士,无论将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死都不下基层”的言论都是于情不合于理不通。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但愿她能从自己的道歉开始,重新理解基层,重新感受基层。和这位女博士抱有同样认识的高校毕业生不在少数,而宁可啃老也不愿意做基层、基础性工作的“骨气”一族也不乏其人,或许,他们对人生的价值和基层的意义,都应该重新认识了。

相关热词搜索:女博士不去基层 村官时评

上一篇:厦门大学女博士毕业后坚决不去基层令人心寒
下一篇:警惕截留现象不能让大学生村官制度变为空壳

动态详情

厦门大学女博士“死都不下基层”心态要不得

时间:2012-08-09 08:45:07

  女博士到原国家级贫困县考察调研,最后却总结出这样的收获:1.毕业后不下基层!2.毕业后坚决不下基层!!3.毕业后死都不下基层!!!语气措辞之强烈,令公众震惊。原来,这位女博士来自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近日随校方组织的博士团到闽北山区政和县调研有关生态与经济发展的课题,但是调研地的各方面条件却使这位女博士大受刺激并吐槽连连。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女博士抱怨的主要有两个方面:1.物质条件,比如“吃得一点都不好,破地方,过得太憋屈了!每天的饭都是那几个菜……县宾馆的厨师该换了。”2.接待规格,比如“哎,小地方,做事不行,他们显然不把我们学生放在眼里!”“求统战部配个好车送我们。”

  应该说,习惯了便利、丰富、优越的城市生活的女博士,来到调研地后生活各方面出现落差,有点情绪乃至发几句牢骚,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纵然我们对此不必上纲上线,她的吐槽抱怨中所包含的额外信息,却不能忽视。因为,这位受教育20多年的女博士,至少在以下几个问题上还没有搞明白:

  考察调研不是度假旅游。这位女博士抱怨吃得不好、接待不好,显然是把调研活动当成了外出游玩或休闲度假,而学术调研需要的是扎扎实实地走到厂矿企业、田间地头、百姓家中,拿出翔实准确的数据,采集广泛真实的声音,最终形成有理有力的观点和见解,为国计民生建言献策。可以说,到一个原国家级贫困县考察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但这位女博士,不仅没有珍惜学校提供的机会,反而对各种物质条件挑挑拣拣,令人不解。

  高学历不意味着高价值。这位女博士说当地“不把学生放在眼里”,显然是对自身的博士头衔自视甚高,只有高标准、高规格地接待才能显示自己的价值和地位。我们认为,博士团当然是高学历的知识群体,但拥有高学历的同时,还必须具有将知识转化为生产力的才能,还必须具有服务社会、造福群众的情怀,才能真正赢得百姓尊重、凸显自身价值。否则,如果只是几十年啃书本掉书袋,不顾当地干部群众抗台风工作的紧迫,反而抱怨自己不受重视——有这样的想法,难怪自己不受重视!

  基层是社会的基石,是最大、最根本的社会现实。公开表示对基层的藐视,不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我们不能忘记远赴西北任职的清华毕业生焦三牛,不能忘记那些扎根农村、默默奉献的“三支一扶”人员和“大学生村官”们。但这位女博士动辄称政和县为“小地方”“破地方”,甚至“死也不下基层”,毫无疑问伤害了当地干部群众的感情。而且,这位女博士来自湖北农村,即便对基层没有更多的认同,但至少不能以嫌贫爱富的姿态示人。

  基层工作不仅是新知的来源,更是沟通各个群体、达成社会和谐的有效途径。基层经历无论对于官员、学者还是其他行业,都举足轻重。基层经历既是一个人难得的人生回忆,也可能成为一个人走向更高人生阶段的基础和阶梯,甚至基层本身就是很多人的归属和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政府官员需要下基层,不下基层不足以听到群众真实的呼声,不足以为科学施政提供一手的支撑和依据。学者们需要下基层,不下基层不足以获取最真实的数据和最有力的论据,闭门造车式的研究成果便是空中楼阁。媒体需要下基层,不下基层不足以采访到最鲜活最生动最接地气的民生百态,不足以形成有影响有价值的舆论导向。

  这位女博士,无论将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死都不下基层”的言论都是于情不合于理不通。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但愿她能从自己的道歉开始,重新理解基层,重新感受基层。和这位女博士抱有同样认识的高校毕业生不在少数,而宁可啃老也不愿意做基层、基础性工作的“骨气”一族也不乏其人,或许,他们对人生的价值和基层的意义,都应该重新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