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绵阳市大学生村官任期将满面临再次抉择
2011-07-18 13:54:02   来源:绵阳晚报   作者:王望 王莉   点击:

村官创业试验园成立

  肖琳坐摩托车进村

  ▇2008年9月,全市上下投入到进入紧张的灾后重建工作中。为此,新招聘的1000名大学生村官,收拾行囊,奔赴各灾区乡镇,任期三年。240名赴任北川重灾区的大学生们永远也忘不了工作的第一天——“9·24”泥石流。

  ▇今年9月底,在全市各乡镇基层工作了整整三年的大学生村官任期即满。这三年,他们从城市走进农村,在基层华丽蜕变;这三年,他们在全市灾后重建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三年后的今天,他们将再次作出人生又一次重要抉择。

  ▇记者从市委组织部了解到,截至目前,全市现有大学生村官2385名,在岗2006名。组织二科副科长杨威告诉记者,今年6月,全市共有12名大学生村官通过考试,进入乡镇干部队伍。很大一部分村官选择了跻身公务员、事业人员,自主创业,扎根基层的三部曲。

  “这是我三年村官工作的最后一年,我一定要考上公务员。”带着这个信念,陈家坝乡大学生村官杨凤莲,以报考江油公安干警笔试第一名的身份进入了面试教室。白衬衣、黑裙子、一双三厘米的高跟鞋,面对几位主考官,杨凤莲精彩的答题赢得了阵阵掌声。

  走出教室,她赶紧拉着朋友的手边跳边说:“哪门办嘛,好紧张哦,走路都不会走了。”在杨凤莲的心中,暗藏着这样一层意思:如果这次面试分数不合格,考不上公务员,三年村官任期到点,“9月一到,面临失业”。

  穿着三厘米的高跟鞋不会走路,其实不完全是出于紧张。平时在陈家坝工作,每天穿着政府分发的迷彩服、硬胶鞋,下村入户,来回几十里山路对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已经不算啥。“这次面试,是我三年中穿得最漂亮的一次。”杨凤莲说。

  地震前,杨凤莲在北京从事旅游方面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当得知家乡北川遭受大地震时,她毅然回到家乡考上了村官。

  一开始工作就被分到板房安置办,这并不是一个美差,安置办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就是将板房合理安排给受灾群众。由于灾后板房紧张,板房分配存在极大的难度,协调协调再协调是她每天的工作,“经常为板房分配问题纠结得睡不着觉。”

  灾后板房区没有水没有电,一件衣服可以穿半个月,信号中断不能用手机,作为80后的年轻人,甚至没有一点娱乐活动,枯燥乏味的生活没能赶走这个坚强的女孩。

  现在已经成为江油市中坝派出所一名警花的杨凤莲说:“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三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对现在的工作有很多帮助,现在我很充实。”

  2008年9月24日,北川县擂鼓镇因连日大雨,突发泥石流,擂鼓镇的板房区受到泥石流冲击,损失惨重。来自广元的罗成岗、来自重庆的钟晓考上大学生村官后,在泥石流暴发的第二天赶到擂鼓镇报到。“到达擂鼓镇,我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罗成岗说,刚到的27名村官马上被分成几个小组,拿起铁锹就往泥石流的板房区奔去,挽起裤腿开始清淤。

  雨仍下个不停,这时,十几辆卡车运来的救灾物资由于人手不够无法卸下,其余小组的马上帮忙搭手,男生搬运笨重的床架,女生也忙着搬运食物和其他物资。“我很佩服当时留下的那些同事,那么艰苦的工作从来不抱怨一声”,罗成岗说,经过持续三个多小时的奋战,大家协同部队官兵终于将所有物资卸下,所有人也无一例外地躺在卸下的物资上睡着了。

  三年中,擂鼓镇27名村官献出了自己一份年轻的力量,他们对当地的灾后重建功不可没。截至目前,2008年9月进入擂鼓镇的27位村官,有12名考入公务员,5名考入市县事业人员,10名村官依然坚守在重建工作岗位上。

  “农村需要的是真正愿意扎根的干部,农民渴望的是真心带领他们致富的领头人。”记者在北川采访时有村民说,对于“见多识广”的农村干部和村民们来说,早已对驻村、驻队、挂职等概念司空见惯。

  “而大学生村官非官非农的模糊身份,使得这些涉世不深,经验不足的大学生村官们,因法律或当地的规定,始终难以进入村里的决策层,只能干些辅助工作,没有决策权,大事干不成。”

  “另有一部分人更是将大学生村官作为目前严峻就业形势下等待考录公务员、进入事业单位工作的一个职业跳板,很难安下心来,扎根基层服务三农。”

  在陈家坝乡海拔最高的平沟村,记者却看到这样一个身影,行走在泥巴路上、屈身于魔芋田间,他就是平沟村大学生村官肖琳,“肖记(者)”是当地村民对他的尊称。肖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义不容辞地说:“三年期满,我还要继续留在平沟村,继续带领村民发展魔芋种植业,让这里的村民走上致富路。”

  2008年5月12号那天,在得知北川陈家坝乡损失惨重之时,肖琳借了一台摄像机奔赴北川,准备全程记录下救灾情况,作为志愿者的他就这样与陈家坝结下不解之缘。之后,北川开始招聘大学生村官,每天忙于志愿者工作的肖琳未得知报名考试时间。但由于肖琳工作出色,被评为全市100名优秀志愿者之一,乡党委政府向上级请示,“希望让‘肖记’留在陈家坝乡,记录灾后重建。”

  受到免试成为陈家坝乡大学生村官的肖琳,选择了到陈家坝乡海拔最高的平沟村驻村。白天,他带着DV到各村记录重建情况,晚上,他回到村后,与村干部商讨第二天的工作,凌晨,他还要整理拍摄的DV素材。

  平沟村海拔高、交通不便等等都是阻碍村里经济发展的障碍,肖琳扛起摄像机,将村里贫困家庭孩子的生活现状拍摄下来,在一次机缘下,受到了成都某公司老总的关注,由他牵线搭桥,村里的每一位贫困生都受到了这位老总的帮助。

  为实现村里的自主造血,肖琳结合村里的实际,来回于县乡之间寻找项目。北川新县城30余家企业的入驻,让肖琳看到了希望,平沟村山高路险,可以种植魔芋来发展经济,而新县城一食品企业就有生产北川高山魔芋挂面的。然而,促成村里成为魔芋种植基地面临多方面困难,资金问题首当其冲。今年3月,肖琳用一双腿,终于跑出了希望,他用DV说服了食品企业老总。今年5月6日,该公司老总与肖琳在平沟村签订200亩的魔芋种植收购合同。对于肖琳来说,这无疑是三年中最快乐的时刻。

  另外,肖琳为了村里建立魔芋种植基地,现在又申请创业贷款,准备建立一个大型村官创业园。三年以来,肖琳一直在这片土地上浇灌着自己辛勤的汗水,想方设法地要让村里“走出去”。

  记者从市委组织部组织二科了解到,我市从2007年起,一批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按照公开招募、自愿报名、组织选拔、统一派遣的方式,被选聘到我省各行政村、社区任职,工作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工作期满后自主择业,择业期间享受一定的政策优惠。截至目前,全市现有大学生村官2385名,在岗2006名。

  “他们的出现,对完善基层组织形式,储备年轻干部,带领农民致富,推动新农村建设起到积极作用。”市委组织部组织二科副科长杨威告诉记者,今年6月,全市共有12名大学生村官通过考试,进入乡镇领导干部队伍,所有的大学村官今年9月工作期满,可以续签两年。7月份,全市还将有250名大学生、全省25名大学生也将通过选拔,进入大学生村官队伍。

  更多的大学生村官将会在9月期满后选择自己的道路。

  地震后,山东小伙儿王月利,跟随“西部计划志愿者”大军来到了北川。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语言问题,“当时来到北川时,几乎听不懂一句四川话。”

  王月利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到北川工作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有一种强大的推动力引领我到北川,我可以为北川出一份力。”王月利在来到北川之后,被分到县政府重建办,重建办的工作任务艰巨,王月利每天和同事协调拆迁纠纷。

  “国家每个月给我们补贴800元钱。”王月利说,在北川做志愿者工作非常开心,几年来结识了许多北川朋友,“开始一个人工作,过得还算凑和”,但现在不同了,王月利耿直的性格和可爱的形象给不少北川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家都喜欢跟他一起工作、玩。他还结识了一位北川姑娘,两人恋爱了。

  “我与北川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这里的同事,这里的女友,让我已经成为了一名北川人,我要留在这里。”王月利说,但现实不是这么简单,志愿期满,国家的补贴没有了,要么考公务员,要么留下自主创业,必须肩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但这一切对置身异地的他来说,目前还遥遥无期。“期满之后,我该回老家,还是继续留下?走,怎么走?留,怎样留?”王月利和女友的爱情正在鼓励着他们,继续走下去。

  记者采访发现,在全市还有不少像王月利一样的“西部计划志愿者”和“大学生村官”,他们更多的是对期满后的茫然。

  一位政策研究员说,从目前各地出台的倾斜政策来看,“大学生村官”计划无疑扮演着一个应急或缓冲的政策角色。《四川省大学生村(社区)干部管理办法》规定从2010起事业单位、行政机关公开招考工作人员应向服务期满村官倾斜;符合选调条件的村官可按程序纳入选调生选拔范围。“就大学生自身而言,首先必须提高自身的服务农村的能力,在到农村工作后,树立村民意识,把自己作为农村的一员,融入农村生活;其次,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服务‘三农’,不让农村失望;再次,还需摆正心态,转变择业观念,敢于挑战世俗的眼光,认识到工作是没有高低之分的,关键是要适合自己。作为当代的大学生,特别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深知民间现状,更应当响应‘大学生村官’政策的号召,回到农村,运用自己的所学,投身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大潮中去。”

 

相关热词搜索:绵阳市大学生村官 四川省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深化大学生村官创先争优
下一篇:四川威远县33名大学生村官考进事业单位工作

动态详情

四川绵阳市大学生村官任期将满面临再次抉择

时间:2011-07-18 13:54:02

村官创业试验园成立

  肖琳坐摩托车进村

  ▇2008年9月,全市上下投入到进入紧张的灾后重建工作中。为此,新招聘的1000名大学生村官,收拾行囊,奔赴各灾区乡镇,任期三年。240名赴任北川重灾区的大学生们永远也忘不了工作的第一天——“9·24”泥石流。

  ▇今年9月底,在全市各乡镇基层工作了整整三年的大学生村官任期即满。这三年,他们从城市走进农村,在基层华丽蜕变;这三年,他们在全市灾后重建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三年后的今天,他们将再次作出人生又一次重要抉择。

  ▇记者从市委组织部了解到,截至目前,全市现有大学生村官2385名,在岗2006名。组织二科副科长杨威告诉记者,今年6月,全市共有12名大学生村官通过考试,进入乡镇干部队伍。很大一部分村官选择了跻身公务员、事业人员,自主创业,扎根基层的三部曲。

  “这是我三年村官工作的最后一年,我一定要考上公务员。”带着这个信念,陈家坝乡大学生村官杨凤莲,以报考江油公安干警笔试第一名的身份进入了面试教室。白衬衣、黑裙子、一双三厘米的高跟鞋,面对几位主考官,杨凤莲精彩的答题赢得了阵阵掌声。

  走出教室,她赶紧拉着朋友的手边跳边说:“哪门办嘛,好紧张哦,走路都不会走了。”在杨凤莲的心中,暗藏着这样一层意思:如果这次面试分数不合格,考不上公务员,三年村官任期到点,“9月一到,面临失业”。

  穿着三厘米的高跟鞋不会走路,其实不完全是出于紧张。平时在陈家坝工作,每天穿着政府分发的迷彩服、硬胶鞋,下村入户,来回几十里山路对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已经不算啥。“这次面试,是我三年中穿得最漂亮的一次。”杨凤莲说。

  地震前,杨凤莲在北京从事旅游方面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当得知家乡北川遭受大地震时,她毅然回到家乡考上了村官。

  一开始工作就被分到板房安置办,这并不是一个美差,安置办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就是将板房合理安排给受灾群众。由于灾后板房紧张,板房分配存在极大的难度,协调协调再协调是她每天的工作,“经常为板房分配问题纠结得睡不着觉。”

  灾后板房区没有水没有电,一件衣服可以穿半个月,信号中断不能用手机,作为80后的年轻人,甚至没有一点娱乐活动,枯燥乏味的生活没能赶走这个坚强的女孩。

  现在已经成为江油市中坝派出所一名警花的杨凤莲说:“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三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对现在的工作有很多帮助,现在我很充实。”

  2008年9月24日,北川县擂鼓镇因连日大雨,突发泥石流,擂鼓镇的板房区受到泥石流冲击,损失惨重。来自广元的罗成岗、来自重庆的钟晓考上大学生村官后,在泥石流暴发的第二天赶到擂鼓镇报到。“到达擂鼓镇,我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罗成岗说,刚到的27名村官马上被分成几个小组,拿起铁锹就往泥石流的板房区奔去,挽起裤腿开始清淤。

  雨仍下个不停,这时,十几辆卡车运来的救灾物资由于人手不够无法卸下,其余小组的马上帮忙搭手,男生搬运笨重的床架,女生也忙着搬运食物和其他物资。“我很佩服当时留下的那些同事,那么艰苦的工作从来不抱怨一声”,罗成岗说,经过持续三个多小时的奋战,大家协同部队官兵终于将所有物资卸下,所有人也无一例外地躺在卸下的物资上睡着了。

  三年中,擂鼓镇27名村官献出了自己一份年轻的力量,他们对当地的灾后重建功不可没。截至目前,2008年9月进入擂鼓镇的27位村官,有12名考入公务员,5名考入市县事业人员,10名村官依然坚守在重建工作岗位上。

  “农村需要的是真正愿意扎根的干部,农民渴望的是真心带领他们致富的领头人。”记者在北川采访时有村民说,对于“见多识广”的农村干部和村民们来说,早已对驻村、驻队、挂职等概念司空见惯。

  “而大学生村官非官非农的模糊身份,使得这些涉世不深,经验不足的大学生村官们,因法律或当地的规定,始终难以进入村里的决策层,只能干些辅助工作,没有决策权,大事干不成。”

  “另有一部分人更是将大学生村官作为目前严峻就业形势下等待考录公务员、进入事业单位工作的一个职业跳板,很难安下心来,扎根基层服务三农。”

  在陈家坝乡海拔最高的平沟村,记者却看到这样一个身影,行走在泥巴路上、屈身于魔芋田间,他就是平沟村大学生村官肖琳,“肖记(者)”是当地村民对他的尊称。肖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义不容辞地说:“三年期满,我还要继续留在平沟村,继续带领村民发展魔芋种植业,让这里的村民走上致富路。”

  2008年5月12号那天,在得知北川陈家坝乡损失惨重之时,肖琳借了一台摄像机奔赴北川,准备全程记录下救灾情况,作为志愿者的他就这样与陈家坝结下不解之缘。之后,北川开始招聘大学生村官,每天忙于志愿者工作的肖琳未得知报名考试时间。但由于肖琳工作出色,被评为全市100名优秀志愿者之一,乡党委政府向上级请示,“希望让‘肖记’留在陈家坝乡,记录灾后重建。”

  受到免试成为陈家坝乡大学生村官的肖琳,选择了到陈家坝乡海拔最高的平沟村驻村。白天,他带着DV到各村记录重建情况,晚上,他回到村后,与村干部商讨第二天的工作,凌晨,他还要整理拍摄的DV素材。

  平沟村海拔高、交通不便等等都是阻碍村里经济发展的障碍,肖琳扛起摄像机,将村里贫困家庭孩子的生活现状拍摄下来,在一次机缘下,受到了成都某公司老总的关注,由他牵线搭桥,村里的每一位贫困生都受到了这位老总的帮助。

  为实现村里的自主造血,肖琳结合村里的实际,来回于县乡之间寻找项目。北川新县城30余家企业的入驻,让肖琳看到了希望,平沟村山高路险,可以种植魔芋来发展经济,而新县城一食品企业就有生产北川高山魔芋挂面的。然而,促成村里成为魔芋种植基地面临多方面困难,资金问题首当其冲。今年3月,肖琳用一双腿,终于跑出了希望,他用DV说服了食品企业老总。今年5月6日,该公司老总与肖琳在平沟村签订200亩的魔芋种植收购合同。对于肖琳来说,这无疑是三年中最快乐的时刻。

  另外,肖琳为了村里建立魔芋种植基地,现在又申请创业贷款,准备建立一个大型村官创业园。三年以来,肖琳一直在这片土地上浇灌着自己辛勤的汗水,想方设法地要让村里“走出去”。

  记者从市委组织部组织二科了解到,我市从2007年起,一批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按照公开招募、自愿报名、组织选拔、统一派遣的方式,被选聘到我省各行政村、社区任职,工作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工作期满后自主择业,择业期间享受一定的政策优惠。截至目前,全市现有大学生村官2385名,在岗2006名。

  “他们的出现,对完善基层组织形式,储备年轻干部,带领农民致富,推动新农村建设起到积极作用。”市委组织部组织二科副科长杨威告诉记者,今年6月,全市共有12名大学生村官通过考试,进入乡镇领导干部队伍,所有的大学村官今年9月工作期满,可以续签两年。7月份,全市还将有250名大学生、全省25名大学生也将通过选拔,进入大学生村官队伍。

  更多的大学生村官将会在9月期满后选择自己的道路。

  地震后,山东小伙儿王月利,跟随“西部计划志愿者”大军来到了北川。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语言问题,“当时来到北川时,几乎听不懂一句四川话。”

  王月利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到北川工作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有一种强大的推动力引领我到北川,我可以为北川出一份力。”王月利在来到北川之后,被分到县政府重建办,重建办的工作任务艰巨,王月利每天和同事协调拆迁纠纷。

  “国家每个月给我们补贴800元钱。”王月利说,在北川做志愿者工作非常开心,几年来结识了许多北川朋友,“开始一个人工作,过得还算凑和”,但现在不同了,王月利耿直的性格和可爱的形象给不少北川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家都喜欢跟他一起工作、玩。他还结识了一位北川姑娘,两人恋爱了。

  “我与北川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这里的同事,这里的女友,让我已经成为了一名北川人,我要留在这里。”王月利说,但现实不是这么简单,志愿期满,国家的补贴没有了,要么考公务员,要么留下自主创业,必须肩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但这一切对置身异地的他来说,目前还遥遥无期。“期满之后,我该回老家,还是继续留下?走,怎么走?留,怎样留?”王月利和女友的爱情正在鼓励着他们,继续走下去。

  记者采访发现,在全市还有不少像王月利一样的“西部计划志愿者”和“大学生村官”,他们更多的是对期满后的茫然。

  一位政策研究员说,从目前各地出台的倾斜政策来看,“大学生村官”计划无疑扮演着一个应急或缓冲的政策角色。《四川省大学生村(社区)干部管理办法》规定从2010起事业单位、行政机关公开招考工作人员应向服务期满村官倾斜;符合选调条件的村官可按程序纳入选调生选拔范围。“就大学生自身而言,首先必须提高自身的服务农村的能力,在到农村工作后,树立村民意识,把自己作为农村的一员,融入农村生活;其次,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服务‘三农’,不让农村失望;再次,还需摆正心态,转变择业观念,敢于挑战世俗的眼光,认识到工作是没有高低之分的,关键是要适合自己。作为当代的大学生,特别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深知民间现状,更应当响应‘大学生村官’政策的号召,回到农村,运用自己的所学,投身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大潮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