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把手的非典型村官样本
2009-10-23 09:24:17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崔玉娟   点击:

    村官高旭彬毕业于江西井冈山大学,他放弃了去上海同济大学工作的机会,到山西农村当村官。副书记当了一年多,被邻村的村民全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这个村原来的两个正职主动让贤,一个30多,一个40多,心甘情愿给他这个20多岁的后生当副手。他们说,村里实在太落后了,靠天吃饭、“土革命”的办法行不通了,希望能有个外面的能人带着村民发展致富。

    高旭彬现在所在的村叫圪垛儿村,位于山西省清徐县。这个村地处山区,人口325人,村民以种植葡果和外出打工为生。高旭彬上任时,村里的账本上只有25元钱。

    这个村的村民之所以“看中”高旭彬,是因为他在邻村干出了点名气。2007年8月,高旭彬以综合考试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山西省大学生村官计划的考试,到清徐县东马峪村当村官助理。他把村民组织起来跑运输,一年下来,每辆车增收了1000多元。

    去年12月28日,圪垛儿村“两委”换届,村民把高旭彬“挖”了过来。

    刚上任时,急村民求发展之所急,高旭彬住在老支书家,每天挨家挨户去吃派饭。他很快摸清了村情——圪垛儿村是历史文化和红色之村,是传统葡果种植和生态之村,也是偏僻和经济落后之村。

    为了让葡萄能卖个好价钱,高旭彬找到了当地葡果综合厂厂长耐平:“假若将葡萄包装上市,提高知名度,增加附加值,农民收入会不会提高?”耐平却告诉他,“这个不行,一方面搞包装要花钱,另一方面包装后葡萄价格贵了,卖不出去”。

    高旭彬不气馁。他连夜写出成立合作社和葡萄销售的计划书,还在网上收集了许多合作社促进农民增收的事迹材料。第二天,高旭彬拿着这些材料找耐平和村里几个年轻人谈创办合作社事宜,耐平和6户人勉强加入合作社。

    3天后,他们制作出了第一批包装盒1000个,还给合作社起了个名字,叫“金龙”。葡萄收回来了,销售成了大问题,因为金龙葡萄没产品认证,超市不让进,保质期较短,价格又贵,他们只能提着包装好的葡萄到企业和县级机关推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卖出了3000盒葡萄,加上销售散装葡萄,合作社实现产值28万元,受益群众人均增加收入1253元。

    截至现在,合作社已经吸引80多户农户加入,受益群众3000多人,业务扩展到马峪乡24个村,项目涉及葡果种植、包装、销售、养殖、荒山绿化。今年,结合打造“集观光采摘体验为一体的农家乐旅游村”的发展目标,社员们一起建设了葡萄示范园240亩,预计2010年合作社产值将达到50余万元。

    过去,圪垛儿村的耕地因为浇不上水荒废多年,村民们要挑着水桶跑出四里地去挑水吃。圪垛儿村的村民为此很羡慕邻村。乡党委书记多次带着高旭彬去跑财政、电业、水利等部门,水泵、电机、输水管陆续到位。可是变压器、修空心坝的钱还没着落,工程迟迟不能开工。

    高旭彬敲开了县长办公室的门。县长张强了解情况后,当场表示大力支持,扶持资金很快到位。村里的男女老少肩扛人挑,硬是把几百斤重的设备从山梁运到了山沟,把2000多米的钢管铺在了满是荆棘的山腰上,建成了长30米、宽20米的空心坝。半个月的时间,农田水利灌溉工程建成。

    在一次县委书记和大学生村干部的座谈会上,高旭彬向县委书记车建华汇报了村民吃水难的问题,车建华当即拿起电话安排有关事宜。在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今年8月,村民们渴盼的自来水流进了村里。

    从执行者到思考者

     2007年,当高旭彬考上山西省村官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真正执掌一个村。

    2008年,当高旭彬从一个村的副书记被选为另一个村的一把手的时候,他从一个执行者变成一个思考者。高旭彬意识到,责任更大了。

    高旭彬上任之后,先把一个村干部的小炼铁作坊拉下了马,原因是小炼铁作坊污染环境、怨声载道、有爆炸隐患,必须取缔。有人担心:高旭彬能在这个村站得住脚吗?

    他做到了。他把一片荒山承包给这个村干部,退耕还林,这个村干部用林权证拿到了贷款,养殖业也干起来了,还没有了舆论压力。

    高旭彬将怎样继续走好思考者的路?因为一个思考者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取缔一个小炼铁作坊。

    圪垛儿村的农民是朴实的,他们愿意让一个大学生村官来试一试,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

    高旭彬上任后,配齐了会计、计生妇女委员、治安委员和团支部书记,选出了村民代表和理财小组,形成了“重大事情村两委主要干部事先酝酿——村两委定调子——村民代表会和党员议事会表决通过——村务公开村民认可”的民主议事机制。

    老支书不讳言,高旭彬也有短板,实际工作经验还不够。不过,至少在这一年里,高旭彬出的思路、做的事,还没让圪垛儿村的村民失望。

    也许高旭彬的经历不能被克隆,但是,老支书对他的希望道出了一个最普通的村民对所有大学生村官的期盼:好好地、扎扎实实地为老百姓干点儿实事。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朔州大学生“村官”群体调查: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
下一篇:109人进入村“两委”五寨县大学生村官干得好赢口碑

动态详情

一个一把手的非典型村官样本

时间:2009-10-23 09:24:17

    村官高旭彬毕业于江西井冈山大学,他放弃了去上海同济大学工作的机会,到山西农村当村官。副书记当了一年多,被邻村的村民全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这个村原来的两个正职主动让贤,一个30多,一个40多,心甘情愿给他这个20多岁的后生当副手。他们说,村里实在太落后了,靠天吃饭、“土革命”的办法行不通了,希望能有个外面的能人带着村民发展致富。

    高旭彬现在所在的村叫圪垛儿村,位于山西省清徐县。这个村地处山区,人口325人,村民以种植葡果和外出打工为生。高旭彬上任时,村里的账本上只有25元钱。

    这个村的村民之所以“看中”高旭彬,是因为他在邻村干出了点名气。2007年8月,高旭彬以综合考试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山西省大学生村官计划的考试,到清徐县东马峪村当村官助理。他把村民组织起来跑运输,一年下来,每辆车增收了1000多元。

    去年12月28日,圪垛儿村“两委”换届,村民把高旭彬“挖”了过来。

    刚上任时,急村民求发展之所急,高旭彬住在老支书家,每天挨家挨户去吃派饭。他很快摸清了村情——圪垛儿村是历史文化和红色之村,是传统葡果种植和生态之村,也是偏僻和经济落后之村。

    为了让葡萄能卖个好价钱,高旭彬找到了当地葡果综合厂厂长耐平:“假若将葡萄包装上市,提高知名度,增加附加值,农民收入会不会提高?”耐平却告诉他,“这个不行,一方面搞包装要花钱,另一方面包装后葡萄价格贵了,卖不出去”。

    高旭彬不气馁。他连夜写出成立合作社和葡萄销售的计划书,还在网上收集了许多合作社促进农民增收的事迹材料。第二天,高旭彬拿着这些材料找耐平和村里几个年轻人谈创办合作社事宜,耐平和6户人勉强加入合作社。

    3天后,他们制作出了第一批包装盒1000个,还给合作社起了个名字,叫“金龙”。葡萄收回来了,销售成了大问题,因为金龙葡萄没产品认证,超市不让进,保质期较短,价格又贵,他们只能提着包装好的葡萄到企业和县级机关推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卖出了3000盒葡萄,加上销售散装葡萄,合作社实现产值28万元,受益群众人均增加收入1253元。

    截至现在,合作社已经吸引80多户农户加入,受益群众3000多人,业务扩展到马峪乡24个村,项目涉及葡果种植、包装、销售、养殖、荒山绿化。今年,结合打造“集观光采摘体验为一体的农家乐旅游村”的发展目标,社员们一起建设了葡萄示范园240亩,预计2010年合作社产值将达到50余万元。

    过去,圪垛儿村的耕地因为浇不上水荒废多年,村民们要挑着水桶跑出四里地去挑水吃。圪垛儿村的村民为此很羡慕邻村。乡党委书记多次带着高旭彬去跑财政、电业、水利等部门,水泵、电机、输水管陆续到位。可是变压器、修空心坝的钱还没着落,工程迟迟不能开工。

    高旭彬敲开了县长办公室的门。县长张强了解情况后,当场表示大力支持,扶持资金很快到位。村里的男女老少肩扛人挑,硬是把几百斤重的设备从山梁运到了山沟,把2000多米的钢管铺在了满是荆棘的山腰上,建成了长30米、宽20米的空心坝。半个月的时间,农田水利灌溉工程建成。

    在一次县委书记和大学生村干部的座谈会上,高旭彬向县委书记车建华汇报了村民吃水难的问题,车建华当即拿起电话安排有关事宜。在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今年8月,村民们渴盼的自来水流进了村里。

    从执行者到思考者

     2007年,当高旭彬考上山西省村官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真正执掌一个村。

    2008年,当高旭彬从一个村的副书记被选为另一个村的一把手的时候,他从一个执行者变成一个思考者。高旭彬意识到,责任更大了。

    高旭彬上任之后,先把一个村干部的小炼铁作坊拉下了马,原因是小炼铁作坊污染环境、怨声载道、有爆炸隐患,必须取缔。有人担心:高旭彬能在这个村站得住脚吗?

    他做到了。他把一片荒山承包给这个村干部,退耕还林,这个村干部用林权证拿到了贷款,养殖业也干起来了,还没有了舆论压力。

    高旭彬将怎样继续走好思考者的路?因为一个思考者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取缔一个小炼铁作坊。

    圪垛儿村的农民是朴实的,他们愿意让一个大学生村官来试一试,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

    高旭彬上任后,配齐了会计、计生妇女委员、治安委员和团支部书记,选出了村民代表和理财小组,形成了“重大事情村两委主要干部事先酝酿——村两委定调子——村民代表会和党员议事会表决通过——村务公开村民认可”的民主议事机制。

    老支书不讳言,高旭彬也有短板,实际工作经验还不够。不过,至少在这一年里,高旭彬出的思路、做的事,还没让圪垛儿村的村民失望。

    也许高旭彬的经历不能被克隆,但是,老支书对他的希望道出了一个最普通的村民对所有大学生村官的期盼:好好地、扎扎实实地为老百姓干点儿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