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半余大学生村官 三年后想考公务员
2009-06-04 00:00:00   来源:生活新报   作者:毛翠 武艺…   点击:

25 岁的村官毕文来一直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考取公务员是他的目标 本报记者金林 摄

 

半余村官 三年后想考公务员

首批大学生村官的聘用期是3年,3年以后这些人走向何方?虽然到目前,时间只过去了半年,但每个人也都会细想自己的未来。从村官到公务员,是多数选择报考村官的大学生的曲线就业之路,而三年时间的打磨,基层工作的经验、考公务员的加分都成为他们最终挤进公务员队伍的重要筹码。

在村子里像是修身养性

毕文来所在的款庄乡多宜甲村委会是新农村建设的重点村,毕文来觉得自己村子的条件还算不错。刚开始到村子里,毕文来还是维持在学校的作息时间:早上9点多才起床。几天下来,村支书私下表示这样不行,毕文来才意识到无论如何,现在自己做的是一份正式的工作。多宜甲村委会的上班制度非常严格,每周一早上规定村委会的几个人都必须到场。平时没有事,村委会也严格执行8点上班、14点下班的作息。现在,毕文来在村子里像是修身养性一样,也习惯了早上六七点就起床的生活。

多宜甲村的主任考上公务员调走,让毕文来跟着书记出门处理事情的机会多了些。农村工作邻里、家庭矛盾最多,毕文来说,由于不是昆明人,语言成了他最大的障碍。村委会调解矛盾,按规定要记笔录,轮到毕文来的时候就把他难住了:在昆明读书3年,他虽然能听懂正常语速的昆明话,但村民吵架的时候声音大、语速快,毕文来只觉得两眼一抹黑,不知从何入手。

调解纠纷 “好歹有事做”

就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11点多了,村上的两口子吵架吵到了村委会。这时候村支书已经关机休息了,毕文来只好自己劝说,他学着平时村支书调解纠纷时的说法:“不吵不闹不热闹”、“孩子还小呢,这样吵闹对孩子不好,都是一家人了还是好好过吧”……毕文来听见这样的话从自己嘴里出来感觉怪怪的,自己一个毛头小伙子,来劝年长一辈的夫妻,根本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在吵到12点多,夫妻俩也都累了,毕文来这才得以回到村委会休息。

这件事尽管毕文来尽力了,村支书却告诉他,他的方法还是欠妥。村支书说,调解可以在村委会里进行,但是单独一个人还是尽量不要到村民家里去。村里人两口子吵架可能会动起手来,万一误伤了毕文来,反而不好解决。

像这种给两口子劝架的工作就是毕文来目前最常做的事,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村委会面对吵架的两口子也没有权力判定谁对谁错。但,“好歹有点事做。”毕文来说。

   

刘朝华希望在农村实现理想 本报记者 刘凯达 摄

 

聘期满了 肯定考公务员

毕文来是河北人,孤身一人在云南,最需要的是稳定。“即使3年后可以继续做村官,我也不能一直只做基层干部。”毕文来说,将来哪怕是有5万块钱做点小生意也好。只是他家是农村人家,现在给大学生创业的小额贷款又难落实,想从每月1000元的工资里存下钱,对于每月要上两次昆明见女友的他来说几乎不可能。

其实毕文来也有些想法,他建议随时录下村子里的项目、精神文明建设情况等,做成资料,以后可以利用远程教育当作教材,这建议也得到了村支书的认同。但对毕文来来说,做好现在的工作,一来是既然当了村官至少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二来仅是为了这3年过得不那么空虚。今年他所就读大学的公务员招考马上又要开始了,毕文来非考不可。“考上了肯定要走。”毕文来说,他甚至还过早地担心起村里会不会放人的问题。但不管怎么样,对毕文来来说,他的目标只有公务员一个。

■也有人不这么想

一年时间里 要做出点什么来

首批大学生村官的聘期是3年,3年聘期满后,他们报考公务员和报考省内高校的研究生,可以享受一定的加分政策,但刘朝华对此似乎不感冒:“考公务员竞争非常激烈,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就算给我加了5分,也不一定能考得上。落榜的话怎么办?”
在努力想做点什么的同时,刘朝华也开始在为自己的以后打算。他给自己的时间是一年,如果在这一年里,实实在在在农村做了点事,给村民带来一定的经济收益,让拖木泥村有点改变,他也愿意在农村接着干下去。“毕竟我自己是禄劝人,对这片土地还是很有感情的。我想修个鱼塘,想建个景观树苗圃基地,还想把红豆杉的种植面积推广大点,但现在都没资金支持。看能不能在明年前把这些搞起来。”但他还说,如果自己空有一腔想做事的热情,现实又总是限制,明年,他就会选择离开。在农村虚度三年,他认为这是对自己青春的浪费,也是对政府资源的浪费。他打算自己回家,利用所学的知识在禄劝九龙乡的老家自己弄些种植或养殖的事情干干。 本报记者 毛翠 武艺漩

相关热词搜索:云南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云南大学生村官:和你想的不一样 就是这样的生活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我们的爱情谁来做主

动态详情

云南半余大学生村官 三年后想考公务员

时间:2009-06-04 00:00:00

25 岁的村官毕文来一直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考取公务员是他的目标 本报记者金林 摄

 

半余村官 三年后想考公务员

首批大学生村官的聘用期是3年,3年以后这些人走向何方?虽然到目前,时间只过去了半年,但每个人也都会细想自己的未来。从村官到公务员,是多数选择报考村官的大学生的曲线就业之路,而三年时间的打磨,基层工作的经验、考公务员的加分都成为他们最终挤进公务员队伍的重要筹码。

在村子里像是修身养性

毕文来所在的款庄乡多宜甲村委会是新农村建设的重点村,毕文来觉得自己村子的条件还算不错。刚开始到村子里,毕文来还是维持在学校的作息时间:早上9点多才起床。几天下来,村支书私下表示这样不行,毕文来才意识到无论如何,现在自己做的是一份正式的工作。多宜甲村委会的上班制度非常严格,每周一早上规定村委会的几个人都必须到场。平时没有事,村委会也严格执行8点上班、14点下班的作息。现在,毕文来在村子里像是修身养性一样,也习惯了早上六七点就起床的生活。

多宜甲村的主任考上公务员调走,让毕文来跟着书记出门处理事情的机会多了些。农村工作邻里、家庭矛盾最多,毕文来说,由于不是昆明人,语言成了他最大的障碍。村委会调解矛盾,按规定要记笔录,轮到毕文来的时候就把他难住了:在昆明读书3年,他虽然能听懂正常语速的昆明话,但村民吵架的时候声音大、语速快,毕文来只觉得两眼一抹黑,不知从何入手。

调解纠纷 “好歹有事做”

就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11点多了,村上的两口子吵架吵到了村委会。这时候村支书已经关机休息了,毕文来只好自己劝说,他学着平时村支书调解纠纷时的说法:“不吵不闹不热闹”、“孩子还小呢,这样吵闹对孩子不好,都是一家人了还是好好过吧”……毕文来听见这样的话从自己嘴里出来感觉怪怪的,自己一个毛头小伙子,来劝年长一辈的夫妻,根本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在吵到12点多,夫妻俩也都累了,毕文来这才得以回到村委会休息。

这件事尽管毕文来尽力了,村支书却告诉他,他的方法还是欠妥。村支书说,调解可以在村委会里进行,但是单独一个人还是尽量不要到村民家里去。村里人两口子吵架可能会动起手来,万一误伤了毕文来,反而不好解决。

像这种给两口子劝架的工作就是毕文来目前最常做的事,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村委会面对吵架的两口子也没有权力判定谁对谁错。但,“好歹有点事做。”毕文来说。

   

刘朝华希望在农村实现理想 本报记者 刘凯达 摄

 

聘期满了 肯定考公务员

毕文来是河北人,孤身一人在云南,最需要的是稳定。“即使3年后可以继续做村官,我也不能一直只做基层干部。”毕文来说,将来哪怕是有5万块钱做点小生意也好。只是他家是农村人家,现在给大学生创业的小额贷款又难落实,想从每月1000元的工资里存下钱,对于每月要上两次昆明见女友的他来说几乎不可能。

其实毕文来也有些想法,他建议随时录下村子里的项目、精神文明建设情况等,做成资料,以后可以利用远程教育当作教材,这建议也得到了村支书的认同。但对毕文来来说,做好现在的工作,一来是既然当了村官至少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二来仅是为了这3年过得不那么空虚。今年他所就读大学的公务员招考马上又要开始了,毕文来非考不可。“考上了肯定要走。”毕文来说,他甚至还过早地担心起村里会不会放人的问题。但不管怎么样,对毕文来来说,他的目标只有公务员一个。

■也有人不这么想

一年时间里 要做出点什么来

首批大学生村官的聘期是3年,3年聘期满后,他们报考公务员和报考省内高校的研究生,可以享受一定的加分政策,但刘朝华对此似乎不感冒:“考公务员竞争非常激烈,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就算给我加了5分,也不一定能考得上。落榜的话怎么办?”
在努力想做点什么的同时,刘朝华也开始在为自己的以后打算。他给自己的时间是一年,如果在这一年里,实实在在在农村做了点事,给村民带来一定的经济收益,让拖木泥村有点改变,他也愿意在农村接着干下去。“毕竟我自己是禄劝人,对这片土地还是很有感情的。我想修个鱼塘,想建个景观树苗圃基地,还想把红豆杉的种植面积推广大点,但现在都没资金支持。看能不能在明年前把这些搞起来。”但他还说,如果自己空有一腔想做事的热情,现实又总是限制,明年,他就会选择离开。在农村虚度三年,他认为这是对自己青春的浪费,也是对政府资源的浪费。他打算自己回家,利用所学的知识在禄劝九龙乡的老家自己弄些种植或养殖的事情干干。 本报记者 毛翠 武艺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