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4113名大学生村官进入村“两委”班子
2014-01-13 07:54:38   来源:大学生村官报   作者:聂伟 刘世领   点击:

\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孔雀飞去回忆悠长……”在祖国南疆云南乡村,到处都能听到《彩云之南》的天籁旋律,到处都能看到能歌善舞、生气勃勃的大学生村官。
 
  全省7620名在岗大学生村官中,有4113人进入村“两委”班子,是云南省2013年村级换届选举工作的最大亮点。年终岁末,记者翻山越岭横跨11县19乡,寻访了一批被誉为“乡村孔雀”的大学生村官,聆听他们在云岭大地演奏的一曲曲激情澎湃的青春之歌。
 
  三大通道,让逾半村官“挑大梁”
 
  2013年12月4日傍晚,在国家级贫困县双柏县妥甸镇和平村的小会议室里,该县“直选”产生的13名村书记动情地讲述着各自的“施政故事”:
 
  全票当选爱尼山乡把租村书记的黄朝坤,为动员一位村民缴纳100元的参保费,前后往他家跑了三次。得知村民的儿子过生日,还自掏腰包买了蛋糕、烟酒去祝寿,最终感动了这位村民:“为我办事他破费,这些礼物都不止100块!”
 
  同样被感动的还有法婊镇法甸村的村民齐家勇,他与邻居斗殴,打伤了对方,当选书记才3天的大学生村官谢云梅上门调解,陪他喝酒,边喝边做工作,一直到凌晨3点。“我打了人,书记还这么耐心地来陪我,我认了!”齐家勇天一亮就赔付了对方医药费,双方握手言和。 
 
  安龙堡乡安龙堡村地处大山深处,370户彝族村民喝水难成为多年“村干部挠头、乡镇干部摇头”的死结,大学生村官尹彪不畏难,硬是吃尽千辛万苦为村民铺成了一条供水管道,这个汉族小伙从此也在彝族群众心中扎下了根,去年他高票当选为村支书。“一些村民为留我吃饭,到饭点就把家里大门反锁起来不让我走。我来开会,还是翻院墙溜出来的。”
 
  ……
 
  去年是大学生村官计划实施的第6个年头。为充分发挥这支队伍的作用,年初,云南省在村“两委”换届前专门开辟三个通道推动优秀村官进班子,这就是:直接选举村“两委”、专职专选村副书记、组织任命村书记或村常务书记等。
 
  云南省规定,到村工作满1年以上的优秀大学生村官可以直接竞选村党组织书记、副书记、村委会主任、副主任、“两委”委员,特别优秀的村官,任职未满1年也可报名参选。这次换届通过直选当上村(社区)书记、主任的全省一共有93位,其中6人是书记、主任“一肩挑”。
 
  更多的大学生村官,则是通过专职专选实现了“晋升”梦想。数据显示,全省专职专选村党组织副书记2079人。“直选是差额选举,而专职副书记是不占村级职数、另设职位的等额选举。如果平时表现不好,党员照样不选你。这让很多村官压力山大。”大理州委组织部副处级组织员李志尧介绍说,去年大理就有367人成功当选村专职副书记。
 
  “换届3年才一次,其他年份如何吸纳优秀村官进入村‘两委’班子?”云南省的做法是,在非换届选举年度,对任职满1年以上、考核称职以上的党员大学生村官,通过一系列严格程序,任命为村书记或不占职数的副书记;或者每年由县委组织部统筹,在尚未配备常务书记的村,将表现优秀、担任村“两委”副职的党员大学生村官任命为村常务书记。截至2013年底,已有45人获得任命。 
 
  三大支撑,让“少帅”撑起一片天
 
  入选村级班子,不少大学生村官除了保持激情,更多的是责任担当的理性思考。会泽县马路乡旁官地村主任潘志艳坦言:“过去当助理,是帮忙扶梯子,干的都是点上的事;现在是自己爬梯子,忙的都是面上的活。头衔变了,感觉差距更大了。”
 
  同样,不少组工干部思考得最多的是,如何让鼓励村官进入“两委”这项制度设计更趋完善?云南省通过政策激励、培训提升、贴身帮带三大支撑,拉长培养链,让“少帅”们的工作状态得到“二次激活”。
 
  该省明文规定,直选担任村“两委”副职及以上职务的,享受“双薪制”,除继续保留大学生村官工作生活补贴外,同时享受同级村干部工作生活补贴待遇。此外,去年底还出台了全国首个大学生村官省级绩效考核办法,绩效奖励、定向考录、选拔任用等全部向优秀村官倾斜。
 
  培训方面,一套科学的体系正在建立。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省级重点培训村书记、村主任。除了菜单式培训外,该省2013年11月还别具一格地举办了一期“管村官的人”培训班,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董和春为百余名州、县(市、区)委组织部部长、400多位乡镇组织委员开讲“第一课”,“如何培养使用村官”成为核心话题。楚雄州委组织部文成用“生动有趣、深入浅出、耳目一新、收获很大”16个字概况了这堂辅导课的收获。
 
  采访中,不少新上任的少帅“当家人”还向记者讲述了各级领导“贴身帮带”的故事。
 
  鹤庆县金墩乡新庄村书记杨锐锋说,尽管村庄离县城只有23公里,但有17公里是土路,很不好走。可县委组织部长李庚昌去年前前后后下村跟他交流了5次,最近的一次是9月23日,李庚昌徒步进村专门向他传授当好村书记的秘诀:一要静下心来,不能当上书记就沾沾自喜,要像鹤庆草海边上的柳树,低着头长高;二是尽快了解村情,多走访,列出工作重点、难点一一解剖麻雀;三是从穿衣打扮到风俗习惯,帮他一起分析,寻找不足,提出改进意见。这些话,杨锐锋都记在了心里,落在了脚上,“为了不负领导的嘱托,最近两个月我已经磨破了两双运动鞋。”
 
  而令大理市海东镇文武村专职副书记侯乔感动的是,村书记杨培武把她当闺女待。到村民家走访,老支书会先侧身帮她把狂吠的狗挡住,掩护她进门,“现在,村里最凶的流浪狗看到我都不咬了。”村里开会常有村民因故缺席,老支书带着她一家家上门去“补开”。有些党员在外地打工,就一个个打电话传达。一个个情感交融的瞬间,让侯乔热泪盈眶:“我们村很穷,但我仍很爱她,来了就不想走了,下一步打算就在村里找个阿哥嫁掉!”朴实的话语,闪烁着这位村官的赤诚情怀。
 
  三大巨变,让乡村见证青春风采
 
  群山环绕间,车子顺着盘山公路驶进了牟定县戌街乡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铁厂村,迎面走来的是“一肩挑”村官李向荣,一副黑色方框眼镜、不大的眼睛里透着精明。
 
  去年4月李向荣从左家村调入铁厂村,一个月后当选村书记,两个月后又选上村主任。半年多时间,李向荣都干了啥?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他有脑子,依靠他琢磨出来的管理技术,我们种出了全州品质第一的烤烟”;“他特擅长把坏事变好事,8月份遇上冰雹灾害,他借机说服大家铲掉烤烟改种起了无筋豆,收益翻番”。
 
  除了发展产业,李向荣最惦记的还是村里的路。“无路不兴、无路不富。你们刚进来的这条路,很快就要修成4米宽的水泥路。”村民接话道:“就为修这条路,他前后争取资金200多万元。还有打井、修水窖,件件都是紧要的事。” 
 
  李向荣的故事,是云南4000多刚进村“两委”班子大学生村官的一个缩影。在云南,很多百姓已切身感受到,这支有理想、有知识、有朝气的新生力量,给古老的村落带来的三大巨变:致富路子变宽了、村容村貌变美了、干群关系变好了。
 
  永仁县莲池乡班别村,斑驳的砖房、旧瓦刻着岁月的年轮,最醒目的“现代化标识”是一条新建的水泥路。乡党委书记李厚禹向我们推介起村书记孟守辉:“这个不修边幅,头发蓬松的小伙子,就是孟守辉。他现在跟农村小伙没两样。对了,这条路就是他修的。”
 
  孟守辉治村很有一套。在调解一起狗咬羊的纠纷中,他原先跟狗主人关系很好,却积极为羊主人维权,很公正,村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一起多年未解决的老人赡养纠纷,也被孟守辉巧妙化解。如今,班别村由过去的后进村,成为县里最好的示范村。
 
  大理市郊喜洲镇桃源村最近被正式确定为全国34个村庄规划试点之一,云南省仅此一村。一排排白墙青瓦的白族民居,古朴又不失洒脱;街旁到处流淌着清洁活水,不少村民在家门口淘米洗菜。村书记王丕正向记者介绍说“这眼前的美景,小杨功不可没。”
 
  这小杨就是专职副书记杨奇武,他在村里负责新农村建设。杨奇武从制定村庄规划入手,道路硬化、污水集中处理、河塘清淤……一件件干得得心应手,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桃源村的村庄规划竟成为云南乡村规划的“省标”,到大理旅游的客人也常常要到村里绕上一圈,桃源村因此声名远播。
 
  本报特聘记者 徐向良
 
  本报记者 聂 伟 刘世领

相关热词搜索:云南省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云南朋普大学生村官充分发挥“六大员”作用
下一篇:云南七千名大学生村官学习习总书记复信精神

动态详情

云南省4113名大学生村官进入村“两委”班子

时间:2014-01-13 07:54:38

\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孔雀飞去回忆悠长……”在祖国南疆云南乡村,到处都能听到《彩云之南》的天籁旋律,到处都能看到能歌善舞、生气勃勃的大学生村官。
 
  全省7620名在岗大学生村官中,有4113人进入村“两委”班子,是云南省2013年村级换届选举工作的最大亮点。年终岁末,记者翻山越岭横跨11县19乡,寻访了一批被誉为“乡村孔雀”的大学生村官,聆听他们在云岭大地演奏的一曲曲激情澎湃的青春之歌。
 
  三大通道,让逾半村官“挑大梁”
 
  2013年12月4日傍晚,在国家级贫困县双柏县妥甸镇和平村的小会议室里,该县“直选”产生的13名村书记动情地讲述着各自的“施政故事”:
 
  全票当选爱尼山乡把租村书记的黄朝坤,为动员一位村民缴纳100元的参保费,前后往他家跑了三次。得知村民的儿子过生日,还自掏腰包买了蛋糕、烟酒去祝寿,最终感动了这位村民:“为我办事他破费,这些礼物都不止100块!”
 
  同样被感动的还有法婊镇法甸村的村民齐家勇,他与邻居斗殴,打伤了对方,当选书记才3天的大学生村官谢云梅上门调解,陪他喝酒,边喝边做工作,一直到凌晨3点。“我打了人,书记还这么耐心地来陪我,我认了!”齐家勇天一亮就赔付了对方医药费,双方握手言和。 
 
  安龙堡乡安龙堡村地处大山深处,370户彝族村民喝水难成为多年“村干部挠头、乡镇干部摇头”的死结,大学生村官尹彪不畏难,硬是吃尽千辛万苦为村民铺成了一条供水管道,这个汉族小伙从此也在彝族群众心中扎下了根,去年他高票当选为村支书。“一些村民为留我吃饭,到饭点就把家里大门反锁起来不让我走。我来开会,还是翻院墙溜出来的。”
 
  ……
 
  去年是大学生村官计划实施的第6个年头。为充分发挥这支队伍的作用,年初,云南省在村“两委”换届前专门开辟三个通道推动优秀村官进班子,这就是:直接选举村“两委”、专职专选村副书记、组织任命村书记或村常务书记等。
 
  云南省规定,到村工作满1年以上的优秀大学生村官可以直接竞选村党组织书记、副书记、村委会主任、副主任、“两委”委员,特别优秀的村官,任职未满1年也可报名参选。这次换届通过直选当上村(社区)书记、主任的全省一共有93位,其中6人是书记、主任“一肩挑”。
 
  更多的大学生村官,则是通过专职专选实现了“晋升”梦想。数据显示,全省专职专选村党组织副书记2079人。“直选是差额选举,而专职副书记是不占村级职数、另设职位的等额选举。如果平时表现不好,党员照样不选你。这让很多村官压力山大。”大理州委组织部副处级组织员李志尧介绍说,去年大理就有367人成功当选村专职副书记。
 
  “换届3年才一次,其他年份如何吸纳优秀村官进入村‘两委’班子?”云南省的做法是,在非换届选举年度,对任职满1年以上、考核称职以上的党员大学生村官,通过一系列严格程序,任命为村书记或不占职数的副书记;或者每年由县委组织部统筹,在尚未配备常务书记的村,将表现优秀、担任村“两委”副职的党员大学生村官任命为村常务书记。截至2013年底,已有45人获得任命。 
 
  三大支撑,让“少帅”撑起一片天
 
  入选村级班子,不少大学生村官除了保持激情,更多的是责任担当的理性思考。会泽县马路乡旁官地村主任潘志艳坦言:“过去当助理,是帮忙扶梯子,干的都是点上的事;现在是自己爬梯子,忙的都是面上的活。头衔变了,感觉差距更大了。”
 
  同样,不少组工干部思考得最多的是,如何让鼓励村官进入“两委”这项制度设计更趋完善?云南省通过政策激励、培训提升、贴身帮带三大支撑,拉长培养链,让“少帅”们的工作状态得到“二次激活”。
 
  该省明文规定,直选担任村“两委”副职及以上职务的,享受“双薪制”,除继续保留大学生村官工作生活补贴外,同时享受同级村干部工作生活补贴待遇。此外,去年底还出台了全国首个大学生村官省级绩效考核办法,绩效奖励、定向考录、选拔任用等全部向优秀村官倾斜。
 
  培训方面,一套科学的体系正在建立。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省级重点培训村书记、村主任。除了菜单式培训外,该省2013年11月还别具一格地举办了一期“管村官的人”培训班,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董和春为百余名州、县(市、区)委组织部部长、400多位乡镇组织委员开讲“第一课”,“如何培养使用村官”成为核心话题。楚雄州委组织部文成用“生动有趣、深入浅出、耳目一新、收获很大”16个字概况了这堂辅导课的收获。
 
  采访中,不少新上任的少帅“当家人”还向记者讲述了各级领导“贴身帮带”的故事。
 
  鹤庆县金墩乡新庄村书记杨锐锋说,尽管村庄离县城只有23公里,但有17公里是土路,很不好走。可县委组织部长李庚昌去年前前后后下村跟他交流了5次,最近的一次是9月23日,李庚昌徒步进村专门向他传授当好村书记的秘诀:一要静下心来,不能当上书记就沾沾自喜,要像鹤庆草海边上的柳树,低着头长高;二是尽快了解村情,多走访,列出工作重点、难点一一解剖麻雀;三是从穿衣打扮到风俗习惯,帮他一起分析,寻找不足,提出改进意见。这些话,杨锐锋都记在了心里,落在了脚上,“为了不负领导的嘱托,最近两个月我已经磨破了两双运动鞋。”
 
  而令大理市海东镇文武村专职副书记侯乔感动的是,村书记杨培武把她当闺女待。到村民家走访,老支书会先侧身帮她把狂吠的狗挡住,掩护她进门,“现在,村里最凶的流浪狗看到我都不咬了。”村里开会常有村民因故缺席,老支书带着她一家家上门去“补开”。有些党员在外地打工,就一个个打电话传达。一个个情感交融的瞬间,让侯乔热泪盈眶:“我们村很穷,但我仍很爱她,来了就不想走了,下一步打算就在村里找个阿哥嫁掉!”朴实的话语,闪烁着这位村官的赤诚情怀。
 
  三大巨变,让乡村见证青春风采
 
  群山环绕间,车子顺着盘山公路驶进了牟定县戌街乡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铁厂村,迎面走来的是“一肩挑”村官李向荣,一副黑色方框眼镜、不大的眼睛里透着精明。
 
  去年4月李向荣从左家村调入铁厂村,一个月后当选村书记,两个月后又选上村主任。半年多时间,李向荣都干了啥?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他有脑子,依靠他琢磨出来的管理技术,我们种出了全州品质第一的烤烟”;“他特擅长把坏事变好事,8月份遇上冰雹灾害,他借机说服大家铲掉烤烟改种起了无筋豆,收益翻番”。
 
  除了发展产业,李向荣最惦记的还是村里的路。“无路不兴、无路不富。你们刚进来的这条路,很快就要修成4米宽的水泥路。”村民接话道:“就为修这条路,他前后争取资金200多万元。还有打井、修水窖,件件都是紧要的事。” 
 
  李向荣的故事,是云南4000多刚进村“两委”班子大学生村官的一个缩影。在云南,很多百姓已切身感受到,这支有理想、有知识、有朝气的新生力量,给古老的村落带来的三大巨变:致富路子变宽了、村容村貌变美了、干群关系变好了。
 
  永仁县莲池乡班别村,斑驳的砖房、旧瓦刻着岁月的年轮,最醒目的“现代化标识”是一条新建的水泥路。乡党委书记李厚禹向我们推介起村书记孟守辉:“这个不修边幅,头发蓬松的小伙子,就是孟守辉。他现在跟农村小伙没两样。对了,这条路就是他修的。”
 
  孟守辉治村很有一套。在调解一起狗咬羊的纠纷中,他原先跟狗主人关系很好,却积极为羊主人维权,很公正,村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一起多年未解决的老人赡养纠纷,也被孟守辉巧妙化解。如今,班别村由过去的后进村,成为县里最好的示范村。
 
  大理市郊喜洲镇桃源村最近被正式确定为全国34个村庄规划试点之一,云南省仅此一村。一排排白墙青瓦的白族民居,古朴又不失洒脱;街旁到处流淌着清洁活水,不少村民在家门口淘米洗菜。村书记王丕正向记者介绍说“这眼前的美景,小杨功不可没。”
 
  这小杨就是专职副书记杨奇武,他在村里负责新农村建设。杨奇武从制定村庄规划入手,道路硬化、污水集中处理、河塘清淤……一件件干得得心应手,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桃源村的村庄规划竟成为云南乡村规划的“省标”,到大理旅游的客人也常常要到村里绕上一圈,桃源村因此声名远播。
 
  本报特聘记者 徐向良
 
  本报记者 聂 伟 刘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