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党代表高进如:要畅言大学生村官心声
2011-11-28 08:18:19   来源:生活新报   作者:黄少乐 张永强   评论:0 点击:

高进如:文山代表团党代表,27岁,汉族,文山人,文山市古木镇纸厂村大学生村官,村委会主任。
代表语录:“文山州有600多名大学生村官,这一次,作为党代表出席省党代会的我,要畅言大学生村官的心声。”

文山代表团的高进如即便是坐在沙发上,也坐得直直的,脸上带着羞涩的微笑。这是高进如第一次参加党代会,用她自己的话讲,就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作为一名年轻的党员、一名大学生村官,高进如代表的是全州大学生村官这一特殊群体。倍感荣幸之外,在这个年轻的文山姑娘的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

五星级收费员当村官

“一直到现在,我还沉浸在激动中!”即便是在酒店“热烈欢迎参会党代表的到来”的横幅下,高进如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被选为省党代会代表这个事实。

2006年,从江西一所大学毕业的高进如回到故乡,到砚山县稼依镇收费站工作。一年多过后,由于工作表现出色,她被评为五星级收费员,任站团支部书记。“在收费站里,收入和星级是成正比的,我那会的工资比当村官高很多。”高进如说,就在站领导将要提高她的福利待遇时,她决意辞职去当村官。

2008年,云南省招收首批大学生村官,从小在农村长大的高进如心动了。“在收费站里工作,思想比较受禁锢。”高进如要辞职参加大学生村官考试的决定,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但高进如没被困难吓倒,最终顺利通过考试并被录用。

“那会我觉得,号召大学生服务基层,到一线去当村官,对云南省而言是一个新的尝试,对我个人也是一个新的挑战。”高进如回忆说。

就这样,打点了简单的行李,高进如来到古木镇纸厂村任村委会主任助理。“我常常问老乡,这个没有造纸厂的地方为什么要叫纸厂村呢?但是没有人知道。”高进如大笑着说。

两次被骂哭的村官

2008年冬天的一个早晨,高进如第一次来到纸厂村,面对村民们好奇的目光,这个24岁的年轻人多少有点不自在。

“大家心里不服我,当时我就有这样的感觉。在后来的工作中,这样的感觉被一而再地验证。”高进如有点扭捏地说,“工作的第一年,我被说哭了两次。”

那一年,村里实施道路硬化工程,因修路工人偷懒而把水泥铺得“很不像话”。高进如找到施工队队长,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但那个队长甩下一句‘你就一个大学生村官,这不关你的事’就走了。”高进如愣在了原地,然后走到路对面一户人家的房子后,哭了。

还有次天很晚了,累了一天的高进如正准备下班回家,常常在村里惹事的一个30多岁的无业男子将她堵在门口,满身酒气的他说是来办点事。填表的时候,高进如问他身份证号码,没想到他却发火了:“别人都不问,为什么你要问身份证号码?你是大学生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句“有什么了不起”,让高进如当场泪崩,却还是咬着牙坚持为他把相关手续办完。

从“被动”到“主动”

“学习杨善洲同志的典型事迹,我读懂了两个词——‘坚守’与‘奉献’。”对于三年在农村基层坚守的高进如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基层,高进如总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太小、做得太少,而在她看来不过举手之劳的事情,都会换来深深的感激之情。“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一声。”这句乡里人平实的承诺,常常温暖着高进如的心。

“刚开始做农村工作的时候,只是抱着‘发展自己’的心态去做事,但2008年村里发生的一件事,促使我开始换角度重新思考本分工作、‘党员带头’的意义。”高进如回忆起2008年的秋收季节,那时候路还没有修好,加之没有安装路灯,一名50多岁的老人骑着自行车在从田里回家的路上,不幸把头摔破了。“路人都劝他到县医院去把伤口处理好,但老人说家里没钱,说什么都不肯去。没想到,当晚老人就去世了。”讲起这件事,高进如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那时候,新型农村医疗保险已经落实,可以为农民分担大部分看病的经济压力,“就因为大家对政策不了解,因为我的工作做得不够,这个老人就这样走了。”

从那之后,每一项工作,高进如都不再觉得无趣和乏味,而是切切实实地意识到基层工作的真正意义。“移动服务站建起来以后,我负责替村里收话费,有时候凌晨1点了,还会有人敲门急着要交话费。”高进如并不觉得收话费是一项烦心的工作,反而借此进一步跟村民熟悉、了解村情,从而更好地开展各项工作。

仅仅1年的时间,高进如通过自己的行动,彻底打消了群众的顾虑,在接下来的村两委换届中,她以高票当选为纸厂村委会主任,成为纸厂村委会第一任女村主任,也是文山县第一位当选为村委会主任的女大学生村官。

“有幸见证向前迈进的五年”

在高进如看来,她在农村工作中的每一个步伐,都深深烙着云南五年变化的痕迹。

无论是利用本科所学的法律专业知识认真落实“依法治村”、建立健全社会矛盾纠纷调解机制,还是在纸厂村实施完成的6个自然村道路硬化工程,在高进如看来,这些工作得以完成都是因为党和政府的带领。

同时,在推进社会保障、民生工作中,高进如协助上级党委政府将全村贫困人口中的残疾人员纳入到农村低保中,并足额兑现计生“独生子女户”、“双女户”享受优惠政策经费。“组织和发动群众自觉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算是一项比较艰巨的任务。”高进如在这方面工作的成绩,连她自己都有些自豪,“五保户、低保户、独生子女、孤儿等弱势群体的医疗保险免交工作也差不多同步完成了。”

谈到纸厂村今后的发展,高进如表示,今后将注重招商引资,积极发展特色产业,抓住建设布都河水库的机遇,加快农田水利设施的建设步伐,努力实现“山上绿帽子、山腰金果子、山下菜篮子”的目标。

代表愿望

扶持大学生村官

政策尽早能出台

“能代表全州大学生村官这一群体来参加省党代会,我感到非常荣幸。”高进如说,她不会忘记,在今年的乡镇党委换届上,是领导的一再鼓励,才使得她有勇气参选党委委员,以90%以上票数的绝对优势被选举进入乡镇党委班子,当选为镇党委副书记。

高进如说,这一次作为党代表来参加省党代会,她有一个心愿。“文山州有600多个大学生村官,参加今年乡镇党委换届并当选委员的有101个,今天,我是代表他们来到这里的。”

按照最初的说法,大学生村官当选委员、并在岗一年后即可直接过渡为公务员,但让高进如在内的大学生村官心中稍感忐忑的是,直到现在,相关政策仍没有出台;而公务员报考条件中已将此纳入,规定委员不得报考公务员。

高进如打算在省党代会上提出相关的建议,让大家更加关注大学生村官这个群体,“这几年以来,省里对大学生村官的扶持政策很好,我们心里都很感激,但希望这个政策能够及早出台,让致力于农村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可以因此安定下来。”

下个月,高进如“大学生村官”生涯即将期满,她面临着新一轮的抉择,但这一次,答案早已在她的心中。“我要继续留在纸厂村。”这名“80后”女子坚定地说,“那会,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村官了。”

记者手记

她的泪光深深吸引我们

单眼皮、圆脸蛋,这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云南姑娘的脸庞。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当高进如那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泪光时,她的性格中那种坚定、善良的品质就会在她的脸上闪现。这时,你就会被这个年轻的党员姑娘在基层工作的那些喜怒哀乐深深吸引进去。

这样的泪光,并非出现在她回忆起当年遭到父母强烈反对的情景时,甚至当年两次被气哭时。当那位摔伤头没有钱医治的老爷爷的面孔再次浮上她的心头,她的眼眶中充盈着泪花;当她坚决地说出“我会继续留在纸厂村”时,她微笑中含着幸福的眼泪;当她说“我带着全州的大学生村官的期待而来,也带着他们对党和政府深深的感激而来”时,眼中闪烁的,不仅是泪光。

来自基层、党员、村官,她一直强调她的“平凡”和“普通”。但作为一名党代表,在这样一个时刻里,她所闪现的泪光时刻提醒着我们,她是多么有力量,平凡而深刻。

高进如:文山代表团党代表,27岁,汉族,文山人,文山市古木镇纸厂村大学生村官,村委会主任。

代表语录:“文山州有600多名大学生村官,这一次,作为党代表出席省党代会的我,要畅言大学生村官的心声。”

本报记者 黄少乐/文 张永强/图 

相关热词搜索:云南省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党代表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微博售卖农产品:开启穷村致富路
下一篇:大学生村官易丽婷担当为民服务代办员的一天

对本文感兴趣可以分享到你的微博或其他网站收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