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保虎:为两条没修好的路再干三年
2012-11-05 10:17: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黄丹羽   点击:

  保虎的经历可谓曲折。高中时,成绩一直非常优秀的保虎因为贫困辍学,外出打工。他当过推销员、售货员、礼宾员、建筑工地农民工。直到高中毕业三年后,保虎考入云南师范大学,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毕业后,学习商务英语的保虎边工作边考公务员。2009年,他却突然放弃了难得的公务员面试机会,选择了一条旁人看来有些意外的路。“当时看到电视、报纸上常常报道大学生村官,好多北大、清华的名校毕业生都放弃高薪工作去当村官,我也动心了。”

  也许是双鱼座的浪漫性格作祟,保虎选择了风景秀丽的西双版纳。“我觉得那里风景很美,又能锻炼自己。”保虎说,“而且不管将来怎么发展,基层经验都是很重要的。”

  2009年9月,保虎走进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易武乡纳么田村,开始了他的村官生涯。

  差点被吓跑的“橡胶专家”

  纳么田村位于易武乡西部中国与老挝边境,秀美的风景背后是让保虎触目惊心的落后与贫穷。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当地的实际情况还是让保虎有些愕然。

  在2009年9月16日的“民情日记”里,保虎这样写道:“今天易武乡副乡长黄晓明同志送我到村里,村委给予我的第一观感是破败不堪,村委办公楼一片狼藉,没有正规的办公室、没有电视,没有电话,连厕所都没有。”

  那一晚,保虎独自住在村政府。深夜,窗外怪异的鸟兽叫声让他胆战心惊。“当时我就想,明天早上我就买票回昆明。”保虎笑道,“可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是你自己作的选择,你就得坚持。”

  第二天,保虎没有走。他请村支书带他去“串门”。在这片13.2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散布着8个村民小组,包括傣族、瑶族、彝族、佤族等多个民族。“依稀可见的古文明里透着强烈的剽悍的民风”是留给保虎的第一印象。而淳朴的老百姓看这个山外来的大学生同样“新鲜”,就像看到了“外星人”。

  几天下来,保虎基本了解了村里的情况:“地处边境,交通不便,信息不灵,没有主导产业,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人才,甚至没有文化。”保虎得知,村小学建校50年才出了一名高中生,许多孩子初中没毕业就回家结婚生子。有些村组干部甚至连在文件上盖公章都不会。

  “文化落后,就想办法帮他们提高素质吧!”于是,保虎向村里建议,办一个“农家书屋”。然而书屋办起来,保虎却发现,根本没有人来看。“后来才了解,老百姓看不懂汉字。所以我们就自己看,看过之后再由每个寨子里的组长翻译给老百姓听。”

  西双版纳地区气候条件适合种植橡胶,国家也对当地橡胶产业出台了许多扶持政策。可是,最早种下的橡胶树苗竟然会被村民放牛吃掉。在保虎上任之前,村里的橡胶产业一直萎靡不振。刚到村里,就有老百姓找到保虎,反映橡胶树得病快死了。“我也不懂怎么治,就觉得橡胶管理是个相当大的问题。”为了实现橡胶产业经济化管理,保虎一边读书自学,一边联系技术人员。慢慢地,村里的橡胶产业越来越规范。

  橡胶树一般生长8年左右可以开割。有些村民见先种树的人赚了钱,也急着开割自家才种5年的树。为说服老百姓科学种植,保虎就耐心地一遍一遍给他们讲道理,“像给小学生说话那样”。有时遇到问题百姓听不懂,保虎还要“现场表演”,自己动手做示范。3年下来,他俨然成了橡胶种植专家。

  再干三年,为两条没修好的路

  “农村工作无小事,事事关系到民生。只有抓好每一项工作,老百姓才会拥护我们,才会把我们当亲人。”保虎说,“老百姓的要求也很低,只要我们时刻挂着他们,时刻与他们的心连在一起,我们的工作就会在农村生根发芽。”

  村民王琴生活十分困难。丈夫离世,自己患病,加上孩子的学费,给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家庭雪上加霜。201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王琴家的房屋成了“水帘洞”,接到求助电话,保虎冒着大雨冲到王琴家。看着一家人无助的表情,保虎不禁落泪。事后,保虎为王琴家争取到低保,还想办法四处借钱,终于帮王琴家盖起了新房子。

  因为地处边境,村里有许多举家从老挝搬迁而来的“编外”村民。因为没有土地,也没有身份,这些村民的生活举步维艰。2011年人口普查时,保虎向上级反映了情况,为他们争取到了合法身份。

  每逢各种节日、红白喜事,保虎就会组织老百姓聚会庆祝,促进各个民族间相互交流。民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少,村里的气氛变得“其乐融融”。

  “村民都说我是雷锋,是好人。”保虎笑着说,“我听了心里暖暖的,但我知道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

  村里道路条件一直不好,保虎便向村委会建议修路。从写申请报告开始一路顺利,筹资时却遇到了困难。为了带动老百姓,保虎做了村里第一个捐款修路的人。“百姓一看我一个外地人都来捐钱,觉得很感动,也被我带动了。”保虎说,“修路队一来,老百姓都跑出来看。现在路修好了,摩托车都跟着多了起来。”

  由于资金原因,通往瑶族村落和彝族、佤族村落的路还没有修,这也成了保虎的一个心病。今年9月,村官任职已经期满的保虎决定续聘,再干三年村官。“这两条没修好的路就是让我留下来的理由。”

  金钱无法衡量人生价值

  在保虎的努力下,纳么田村的生活越过越好,农民人均总收入由2009年的2379元增加到2012年的4980元,全村8个村小组全部通水、通电、通邮,广播、电视、电话覆盖率达100%。“我来的时候,老百姓腰里挎的都是刀。现在他们腰里挂的都是手机了,而且可能比你用的还好。”保虎笑道。

  其实,当保虎发现当年的同学都开上了奥迪、住上了楼房,而自己连“花七块钱买四五棵白菜”都心疼,他不是没想过放弃。当村官收入本来就不高,维持一个人的生活都捉襟见肘。现在,连读书时勤工俭学攒下的“老本”都被他拿出来贴补村里的贫困户。“单单从经济这方面讲,我肯定是吃亏了,但从人生价值这方面来讲还是值得的。”保虎说,“每次这样想,就觉得还是留下来吧。”

  白天,保虎在村里工作,晚上就住在村委会,因为要“守着村里的财产”。看月亮、数星星虽然浪漫,时间一长未免寂寞。为了“找点事做”,保虎从写农村地区调研报告开始,在理论研究方面也开辟了一条“路”。

  三年里,保虎的多篇作品在《人民日报》等权威报刊上刊登、获奖。2012年,他还作为大学生村官代表,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90周年大会”。

  对于保虎来说,这一系列的荣誉是一种鼓励,更是一种责任。“我只是认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尽好一名共产党员和大学生村官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保虎坦言,自己不会一直留在农村。但是,不管将来在哪里发展,他都会尽己所能为村子的发展作一点贡献。因为在保虎心里,纳么田村就是他的第二个家乡。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保虎 云南省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云南东川区党代表联系大学生村官制度显成效
下一篇:云南省5位大学生村官走上讲台 讲述履职故事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保虎:为两条没修好的路再干三年

时间:2012-11-05 10:17:40

  保虎的经历可谓曲折。高中时,成绩一直非常优秀的保虎因为贫困辍学,外出打工。他当过推销员、售货员、礼宾员、建筑工地农民工。直到高中毕业三年后,保虎考入云南师范大学,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毕业后,学习商务英语的保虎边工作边考公务员。2009年,他却突然放弃了难得的公务员面试机会,选择了一条旁人看来有些意外的路。“当时看到电视、报纸上常常报道大学生村官,好多北大、清华的名校毕业生都放弃高薪工作去当村官,我也动心了。”

  也许是双鱼座的浪漫性格作祟,保虎选择了风景秀丽的西双版纳。“我觉得那里风景很美,又能锻炼自己。”保虎说,“而且不管将来怎么发展,基层经验都是很重要的。”

  2009年9月,保虎走进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易武乡纳么田村,开始了他的村官生涯。

  差点被吓跑的“橡胶专家”

  纳么田村位于易武乡西部中国与老挝边境,秀美的风景背后是让保虎触目惊心的落后与贫穷。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当地的实际情况还是让保虎有些愕然。

  在2009年9月16日的“民情日记”里,保虎这样写道:“今天易武乡副乡长黄晓明同志送我到村里,村委给予我的第一观感是破败不堪,村委办公楼一片狼藉,没有正规的办公室、没有电视,没有电话,连厕所都没有。”

  那一晚,保虎独自住在村政府。深夜,窗外怪异的鸟兽叫声让他胆战心惊。“当时我就想,明天早上我就买票回昆明。”保虎笑道,“可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是你自己作的选择,你就得坚持。”

  第二天,保虎没有走。他请村支书带他去“串门”。在这片13.2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散布着8个村民小组,包括傣族、瑶族、彝族、佤族等多个民族。“依稀可见的古文明里透着强烈的剽悍的民风”是留给保虎的第一印象。而淳朴的老百姓看这个山外来的大学生同样“新鲜”,就像看到了“外星人”。

  几天下来,保虎基本了解了村里的情况:“地处边境,交通不便,信息不灵,没有主导产业,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人才,甚至没有文化。”保虎得知,村小学建校50年才出了一名高中生,许多孩子初中没毕业就回家结婚生子。有些村组干部甚至连在文件上盖公章都不会。

  “文化落后,就想办法帮他们提高素质吧!”于是,保虎向村里建议,办一个“农家书屋”。然而书屋办起来,保虎却发现,根本没有人来看。“后来才了解,老百姓看不懂汉字。所以我们就自己看,看过之后再由每个寨子里的组长翻译给老百姓听。”

  西双版纳地区气候条件适合种植橡胶,国家也对当地橡胶产业出台了许多扶持政策。可是,最早种下的橡胶树苗竟然会被村民放牛吃掉。在保虎上任之前,村里的橡胶产业一直萎靡不振。刚到村里,就有老百姓找到保虎,反映橡胶树得病快死了。“我也不懂怎么治,就觉得橡胶管理是个相当大的问题。”为了实现橡胶产业经济化管理,保虎一边读书自学,一边联系技术人员。慢慢地,村里的橡胶产业越来越规范。

  橡胶树一般生长8年左右可以开割。有些村民见先种树的人赚了钱,也急着开割自家才种5年的树。为说服老百姓科学种植,保虎就耐心地一遍一遍给他们讲道理,“像给小学生说话那样”。有时遇到问题百姓听不懂,保虎还要“现场表演”,自己动手做示范。3年下来,他俨然成了橡胶种植专家。

  再干三年,为两条没修好的路

  “农村工作无小事,事事关系到民生。只有抓好每一项工作,老百姓才会拥护我们,才会把我们当亲人。”保虎说,“老百姓的要求也很低,只要我们时刻挂着他们,时刻与他们的心连在一起,我们的工作就会在农村生根发芽。”

  村民王琴生活十分困难。丈夫离世,自己患病,加上孩子的学费,给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家庭雪上加霜。201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王琴家的房屋成了“水帘洞”,接到求助电话,保虎冒着大雨冲到王琴家。看着一家人无助的表情,保虎不禁落泪。事后,保虎为王琴家争取到低保,还想办法四处借钱,终于帮王琴家盖起了新房子。

  因为地处边境,村里有许多举家从老挝搬迁而来的“编外”村民。因为没有土地,也没有身份,这些村民的生活举步维艰。2011年人口普查时,保虎向上级反映了情况,为他们争取到了合法身份。

  每逢各种节日、红白喜事,保虎就会组织老百姓聚会庆祝,促进各个民族间相互交流。民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少,村里的气氛变得“其乐融融”。

  “村民都说我是雷锋,是好人。”保虎笑着说,“我听了心里暖暖的,但我知道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

  村里道路条件一直不好,保虎便向村委会建议修路。从写申请报告开始一路顺利,筹资时却遇到了困难。为了带动老百姓,保虎做了村里第一个捐款修路的人。“百姓一看我一个外地人都来捐钱,觉得很感动,也被我带动了。”保虎说,“修路队一来,老百姓都跑出来看。现在路修好了,摩托车都跟着多了起来。”

  由于资金原因,通往瑶族村落和彝族、佤族村落的路还没有修,这也成了保虎的一个心病。今年9月,村官任职已经期满的保虎决定续聘,再干三年村官。“这两条没修好的路就是让我留下来的理由。”

  金钱无法衡量人生价值

  在保虎的努力下,纳么田村的生活越过越好,农民人均总收入由2009年的2379元增加到2012年的4980元,全村8个村小组全部通水、通电、通邮,广播、电视、电话覆盖率达100%。“我来的时候,老百姓腰里挎的都是刀。现在他们腰里挂的都是手机了,而且可能比你用的还好。”保虎笑道。

  其实,当保虎发现当年的同学都开上了奥迪、住上了楼房,而自己连“花七块钱买四五棵白菜”都心疼,他不是没想过放弃。当村官收入本来就不高,维持一个人的生活都捉襟见肘。现在,连读书时勤工俭学攒下的“老本”都被他拿出来贴补村里的贫困户。“单单从经济这方面讲,我肯定是吃亏了,但从人生价值这方面来讲还是值得的。”保虎说,“每次这样想,就觉得还是留下来吧。”

  白天,保虎在村里工作,晚上就住在村委会,因为要“守着村里的财产”。看月亮、数星星虽然浪漫,时间一长未免寂寞。为了“找点事做”,保虎从写农村地区调研报告开始,在理论研究方面也开辟了一条“路”。

  三年里,保虎的多篇作品在《人民日报》等权威报刊上刊登、获奖。2012年,他还作为大学生村官代表,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90周年大会”。

  对于保虎来说,这一系列的荣誉是一种鼓励,更是一种责任。“我只是认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尽好一名共产党员和大学生村官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保虎坦言,自己不会一直留在农村。但是,不管将来在哪里发展,他都会尽己所能为村子的发展作一点贡献。因为在保虎心里,纳么田村就是他的第二个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