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永康女大学生村官 "互联网+"蜂业尝甜头
2017-05-12 11:03:55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叶骏   点击:

 

 
yj7593
 

 

朱凤在蜂场。

记者 叶 骏 文并摄

1989年生的妹子朱凤,哈尔滨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家乡永康市龙山镇当大学生村官。工作之余,她选择了跟小蜜蜂们亲密接触,做起了父辈蜂农们没有涉足的互联网+蜂业,并尝到了甜头。

朱凤的父亲朱文福,是永康市龙山镇下贵村的普通蜂农。朱文福养蜂30多年,每年有半年时间往返安徽、山东、内蒙古等地,甚至跑到俄罗斯边境追花酿蜜。他深知蜜蜂习性,养蜂150箱,每箱蜂群达1.2万只,并保留刀割蜂蜜、手动摇蜜的传统制蜜方法,年产20多吨天然蜂蜜,但大多都是低价出售,很多都是在采蜜当地卖给批发商。朱凤认为父辈传统销售过于廉价,作为蜂农的后代,她觉得可以巧搭“互联网+”顺风车进行自主创业,让蜜香跟着网络信号飘出村庄。

朱凤是2015年回乡当村官的,在此之前就已经“触电”,在网上卖起了蜂蜜等。这源于她从小对养蜂的独特情结。父母养蜂这么多年,常年奔波在外,风餐露宿,非常辛苦,而且还要受天气、蜂源等影响。2014年,在她读研究生二年级那年,家里养蜂亏损,她不想加重父母负担,就在淘宝上开始卖自家的蜂蜜。虽然卖得不是很好,但也还可以,慢慢地就坚持下来了。

2015年回乡工作后,朱凤觉得自己电商叫卖蜂蜜这个事可以做得更大。2016年初,她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发布了一段众筹纯天然蜂蜜的广告,没想到很快火了,仅1天时间,5000元的众筹目标已完成2178元。朱凤的微信账号上的朋友数量猛增,留言中有直接下单的,也有想做代理的。事实上,这是朱凤的第二次众筹,早在1个月前,首期众筹就筹资近3万元,大大超出预期。

与上辈人不同,朱凤熟悉互联网操作与运营,她认为,网销食品最大的难题是如何提升产品的信任度,消费者的购买力不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蜂蜜的特性、制作过程,不知如何辨别真伪。

为此,朱凤干脆在众筹帖上上传毕业证书、大学生村官证书,表明自己的身份。同时,她还将父亲养蜂和采蜜的一些过程,用文字、照片记录下来,再用微信发布出去,让客户更好地了解蜂蜜,提高自家产品知名度。这使得作为蜂农后代的她收获了很多网友的尊重与支持。短短1个月时间,她就卖了8万多元的蜂蜜。

短时间内的成功给了朱凤不少信心,但她还想有更大的发展与空间。没错,就是新产品的研发,在众筹过程中,朱凤大力推销自家的蜂巢蜜。

蜂巢蜜俗称“蜂窝”,是经蜜蜂酿造成熟并封盖上蜂蜡的蜜脾,由蜂巢和蜂蜜两部分组成,制作蜂巢蜜需花费不少时间和人力成本,但因其集蜂蜜、花粉、蜂王浆、蜂胶为一体,营养价值更高,每公斤198元还供不应求。“几次众筹,仅蜂巢蜜就筹到了5万多元。”

朱凤的家乡下贵村是有名的专业养蜂村,目前村里还有专业养蜂人10多户,年产蜂蜜近300吨。“互联网+”蜂业做得风生水起,朱凤又带头组织成立了养蜂专业合作社,并注册了一个属于自己商标“福大叔”。“以后的发展方向应是互联网+蜂业,但前提必须先打响品牌。”

相关热词搜索:浙江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嵊州大学生“村官”用炉膛灶灰除去池塘油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浙江永康女大学生村官 "互联网+"蜂业尝甜头

时间:2017-05-12 11:03:55

 

 
yj7593
 

 

朱凤在蜂场。

记者 叶 骏 文并摄

1989年生的妹子朱凤,哈尔滨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到家乡永康市龙山镇当大学生村官。工作之余,她选择了跟小蜜蜂们亲密接触,做起了父辈蜂农们没有涉足的互联网+蜂业,并尝到了甜头。

朱凤的父亲朱文福,是永康市龙山镇下贵村的普通蜂农。朱文福养蜂30多年,每年有半年时间往返安徽、山东、内蒙古等地,甚至跑到俄罗斯边境追花酿蜜。他深知蜜蜂习性,养蜂150箱,每箱蜂群达1.2万只,并保留刀割蜂蜜、手动摇蜜的传统制蜜方法,年产20多吨天然蜂蜜,但大多都是低价出售,很多都是在采蜜当地卖给批发商。朱凤认为父辈传统销售过于廉价,作为蜂农的后代,她觉得可以巧搭“互联网+”顺风车进行自主创业,让蜜香跟着网络信号飘出村庄。

朱凤是2015年回乡当村官的,在此之前就已经“触电”,在网上卖起了蜂蜜等。这源于她从小对养蜂的独特情结。父母养蜂这么多年,常年奔波在外,风餐露宿,非常辛苦,而且还要受天气、蜂源等影响。2014年,在她读研究生二年级那年,家里养蜂亏损,她不想加重父母负担,就在淘宝上开始卖自家的蜂蜜。虽然卖得不是很好,但也还可以,慢慢地就坚持下来了。

2015年回乡工作后,朱凤觉得自己电商叫卖蜂蜜这个事可以做得更大。2016年初,她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发布了一段众筹纯天然蜂蜜的广告,没想到很快火了,仅1天时间,5000元的众筹目标已完成2178元。朱凤的微信账号上的朋友数量猛增,留言中有直接下单的,也有想做代理的。事实上,这是朱凤的第二次众筹,早在1个月前,首期众筹就筹资近3万元,大大超出预期。

与上辈人不同,朱凤熟悉互联网操作与运营,她认为,网销食品最大的难题是如何提升产品的信任度,消费者的购买力不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蜂蜜的特性、制作过程,不知如何辨别真伪。

为此,朱凤干脆在众筹帖上上传毕业证书、大学生村官证书,表明自己的身份。同时,她还将父亲养蜂和采蜜的一些过程,用文字、照片记录下来,再用微信发布出去,让客户更好地了解蜂蜜,提高自家产品知名度。这使得作为蜂农后代的她收获了很多网友的尊重与支持。短短1个月时间,她就卖了8万多元的蜂蜜。

短时间内的成功给了朱凤不少信心,但她还想有更大的发展与空间。没错,就是新产品的研发,在众筹过程中,朱凤大力推销自家的蜂巢蜜。

蜂巢蜜俗称“蜂窝”,是经蜜蜂酿造成熟并封盖上蜂蜡的蜜脾,由蜂巢和蜂蜜两部分组成,制作蜂巢蜜需花费不少时间和人力成本,但因其集蜂蜜、花粉、蜂王浆、蜂胶为一体,营养价值更高,每公斤198元还供不应求。“几次众筹,仅蜂巢蜜就筹到了5万多元。”

朱凤的家乡下贵村是有名的专业养蜂村,目前村里还有专业养蜂人10多户,年产蜂蜜近300吨。“互联网+”蜂业做得风生水起,朱凤又带头组织成立了养蜂专业合作社,并注册了一个属于自己商标“福大叔”。“以后的发展方向应是互联网+蜂业,但前提必须先打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