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新知青下乡” 大学生村官“闹”温州
2009-06-21 00:00:00   来源:温州晚报   作者:佚名   点击:

\
  徐奋(右)把刚办好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卡送交给村民。本人提供
\
  富金标(中戴眼镜者)率村民代表赴永嘉岭上人家取经。本人提供
\
  周荣伟(左三)五天工作日里有三天要下到田头指导农户科学栽种。白锐/摄

  □本报记者 白锐

  创建特色旅游村

  当好“助产婆”

  讲述人:富金标

  毕业于浙江广播电视大学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

  现任文成县西坑镇梧溪村村主任助理

  梧溪村位于文成县旅游线的中心地带,是中国新闻泰斗赵超构的故乡,著名的龙麒源景区也在这里。这样一股风水宝地,对我这个新上任的大学生“村官”来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做好旅游文章,创建特色旅游村。自从村里成立了创建特色旅游村领导小组后,我就受命担任了办公室主任一职,创建资料的搜集整理、制作及工作任务的分配,都落在了我这个“80后”身上。

  为了调动村民的创建积极性,村里面不但召开了动员会,而且还积极组织人员到永嘉县的岭上人家、林坑古村落等地方学习取经,并启动了“四个一批”工程:保护一批,修一批,拆一批,建一批。在对梧溪村进行古村落式保护性开发的同时,创建小组积极完善旅游标志牌、医疗救助中心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在村口道路两旁悬挂灯笼,鼓励少数民族村民穿民族服装,同时集资建起了两个古色古香的汽车停靠站。此外,村里还争取到30万元资金,对赵超构出生地南阳旧家进行翻修,准备设立赵超构纪念馆,我积极联系赵老的女儿,她欣然允诺将捐赠赵老遗物,预计明年该馆可以对外开外。

  由于创建特色旅游村的工作有声有色,2008年梧溪村接连摘得了“浙江省首批特色旅游村”、“温州市农家乐特色旅游村”等称号,我也因此入选首届文成优秀大学生“村官”。

  当“村官”期间,我还利用专业之长,在村里设立了计算机技术服务中心,教村民上网。镇政府还让我挂职到镇党政办,由我负责全镇计算机的维护工作以及远程教育,去年拿到了两个一百,即西坑镇远教设备完好率100%,远程教育点击播放完成率100%。

  当了一年多的“村官”,感触还真不少。作为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我第一次发现农村这潭水其实挺深,宗族、派系矛盾不少。大学生“村官”现在基本上还是配角,脑子里的想法太多,能付诸实施的太少;参与的事务太多,能做决定的太少。另外,眼下大学生“村官”待遇普遍不高,我这“80后”,对结婚这档事也挺发愁啊!

 

  事无巨细都要管

  好比“万金油”

  讲述人:徐奋

  毕业于浙江林学院林学专业

  现任乐清市大荆镇肖包周村文书

  2007年5月,我考上乐清第一批大学生“村官”,按户籍就近分配到大荆镇肖包周村担任文书工作。

  我到村里做的第一件事是整理文件资料。当时村里几十年的有用的、没用的文件一股脑儿堆放在一块儿,我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按年代和内容把这些文件进行归档、保存。这样,村里谁要找个文件,问我一下,就能立马找到。村里起草报告,开会做记录也由我执笔。“这姑娘管用。”我给了村委干部不错的第一印象。

  肖包周村这几年在搞“文明百村”、“卫生示范村”等创建活动,这些创建项目需要硬件和软件配套,硬件是村里的村容村貌和基础设施,软件是台账工作,现在硬件基本完备了,重心在软件方面。作为村里的文书和懂电脑的人,记录活动内容,搜集村里资料,把材料进行汇总,这些都是我要做的工作。

  说出来你别笑,我这个女“村官”做事挺杂的,甚至还成了村里的“流动摄影师”。肖包周村是个工业村,外来人口多,他们中很多人不去派出所办暂住证,甚至连照片都懒得提供。我和村里的外来人口协管员就主动上门服务,每次外出,都带着相机和背景布,遇到没照片的就马上拍下来,然后用电脑photoshop处理成一寸照,拿到街上冲印,最后送去派出所里办证。上门服务烦是烦了点,但却使外来人口管理工作一步步到位了。

  这几年农村开展合作医疗保险,帮村民办理医保也是我的工作内容。宣传禁毒知识也是我的份内事,我们村有四个在册的吸毒人员,我们经常找他们谈话,通知他们去镇里禁毒办按时尿检。此外,我也协助计生专管员分发孕检通知单,遇上外出妇女,就打电话通知她们。

  两年下来,我感觉自己这个“村官”当得真有点像“万金油”,做的事虽锁碎,但村民们欢迎,我也打心眼里高兴。记得上班第一个月,我去村出纳家领工资,一位大叔在旁边嘀咕说:“现在国家都说给农民减负,怎么来个大学生,干不了什么活却还能领工资,这不是增加了我们的负担嘛?”听了这话,我当时十分心酸。日后工作中,我就反复用这句话提醒自己。现在,当我想起帮村民办事后他们真诚的感谢,当我拿着村里专门发给我的奖金,我感到,我这“万金油”还是有点价值的。

  下得了田头

  守得住案头

  讲述人:周荣伟

  毕业于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园艺专业

  现任泰顺县筱村镇长垟村村主任助理

  长垟村是泰顺远近闻名的农业大村,我的专业和“农”直接挂钩。有人说我这“村官”是给当地农业添了一名新“奶爸”,哈哈,这说法挺受用。

  长垟村建有山地蔬菜标准化生产基地,标准化基地育苗很关键。之前一些农户采用传统方式育种,我到任后,用所学专业知识帮助他们开展器皿育苗,同时配以精细施肥,这样育出来的苗更均匀、更茁壮,当我把这些苗分发给农户时,他们高兴得合不拢嘴。

  种菜其实也是门技术活,但很多菜农并不得法。比如就拿我们村最重要经济作物之一茄子来说吧,茄子进入花期时,要用毛笔尖给植株蘸催花剂以增加产量,这个操作很讲究,不仅部位要选对,而且要严格控制剂量,蘸多了会烂,蘸少了效果不明显。不少村民掌握不好,我就到田头反复示范,手把手教他们,现在他们基本上都成了“点”花能手了。一些农民施肥、打药规律、时机把握不好,比如黄瓜,雨后刚放晴是对软腐病施药效果最好的时候,但一些村民往往错过了这些好时机。我一边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一边请教镇农技站的“百事通”站长吴震我,给村民们解决了不少难题,“奶爸”的别称渐渐开始出现。不久前,镇里还特意聘我作农技站长助理,协助吴站长开展工作。

  我们村还是我省高产水稻的实验地,种有“中浙优8号”、“永优15号”等十多个高新品种,温州市农业局对此非常重视,派专人指导。这些天,我跟着专家们大搞实验田,实验田细到每株水稻的间距都是相等的,我测间距、插秧、杀虫、作田间管理笔记,什么都干。专家说实验田最高亩产有望突破750公斤,如果真那样,全省的稻农都有福了。

  也许田头下惯了,我成了闲不住的“村官”。2008年年底,在筱村镇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成立了泰顺首个大学生“村官”蔬菜专业合作社,带动40户农户发展了大棚蔬菜500多亩,接下来我还想给农产品注册商标,争取带动更多农民兄弟致富。现在我五天工作日三天下地,一天在村里整理信息,一天到镇里参加会议,周末还要打理我的合作社,一周七天排得满满当当。

  说老实话,我读的院校不算好,毕业后第一年筹了2万元养鸡,销路不好,全亏了,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还曾挺灰心的。但现在这个小小“村官”让我重新找到了自信,我给自己新的定位是:下得了田头,守得住案头,以一技之长,争取让“奶爸”之名叫得更响。

  ■思考篇

  黄丽慧

  毕业于湖州师范学院

  现任瑞安市陶山镇棠梨埭村村党支部副书记

  1985年出生的黄丽慧,人如其名,秀外慧中,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难让人把她这样一位如邻家女孩儿般亲切的“80后”跟“村党支部副书记”、瑞安市首届“十佳大学生村官”画上等号,但黄丽慧用自己的那股子韧劲儿做到了。

  2006年毕业于湖州师范学院的她,毅然放下小学教师的教鞭,报考了大学生“村官”。2007年12月,黄丽慧怀揣理想走马上任,成为瑞安市陶山镇棠梨埭村的团支部书记。

  黄丽慧没想到,自己到村里后的第一项工作是和计生员一起完成对本村孕龄妇女2008年度的孕环检查。对于刚走出校园未婚的她来说,提到孕环检、放环等计生词汇,自己都会脸红,怎么去做那些孕龄妇女的工作呢?万事开头难,黄丽慧鼓起勇气拿着一份20多页的名单挨家挨户地登门拜访,从村头走到村尾,忙到天黑才回家。对于那些外出经商的本村孕龄妇女,她要反复在电话里叮嘱督促她们就地做好孕检工作。经过不懈努力,全村环透率达到了98%,摘掉了原先全镇计生工作“落后村”的帽子。

  工作上出了一点成绩,黄丽慧的干劲越来越足,她打报告向市妇联、爱卫办等部门要资金,于是,村里的“妇女儿童文化园”建起来了,500多米的后岸路和崭新的公共厕所也顺利竣工了……年轻的大学生“女村官”给村里带来了许多新气象。慢慢地,村民见到黄丽慧也热情起来了。“她是个好村官、好助手。”村长竖起大拇指肯定地说。

  2009年3月,黄丽慧被陶山镇党委任命为棠梨埭村党支部副书记;2009年5月,黄丽慧获得瑞安市首届“十佳大学生村官”的荣誉,收获了村里和镇上的双重肯定,黄丽慧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叶卉 文/摄

 

  高海忠

  毕业于江西宜春学院

  现任瓯海区郭溪镇梅屿村任村主任助理

  高海忠2008年考上大学生“村官”,到瓯海区郭溪镇梅屿村任村主任助理。梅屿村是个工业大村,外来人口超万人,高海忠平时除做台账、搞远程教育等工作以外,还要发挥自学法律的专业特长,协助村两委做好纠纷化解、综治维稳等工作。最近,他正忙着筹备镇里的村民运动会,忙完运动会,他也许就要告别他的“村官”生涯了,因为他已经顺利通过了公务员考试。高海忠觉得当“村官”很能锻炼人,学到了不少东西,他甚至曾和几个大学生“村官”设想过办一张《村官报》。□白锐/文 余日迁/摄

  胡明快

  毕业于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电子信息专业

  现任永嘉县岩头镇苍坡村村主任助理

  因为村委会办公室正在修缮,胡明快的办公桌临时放在苍坡村村长家的客厅里,电脑则放置在二楼。这个毕业于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电子信息专业的大学生“村官”,目前的工作范围是村里的党建和计生工作,业余还读着函授,与所学专业唯一的联系就是,他和几个大学生村官朋友一起创办了“温州大学生村官网”。网站除了各村镇新闻外,还有考试信息、休闲论坛等内容,而且更新频率很高,在大学生“村官”中已有不小的名气。

  午后,胡明快在村子里古老的街巷中穿行,和遇到的村民打招呼,顺便聊聊家长里短。小朋友骑着三轮车载着几个西瓜路过一个小门槛,胡明快上前推了一把,小三轮稳稳地过了槛,一个下坡,幸好胡明快没松手,紧接着拽了一下。李家阿婆在晒杨梅干,她拉着胡明快说,村后山上新修的公路阻断了她上山的路,而山上还有自家的几棵杨梅树和桃树。胡明快说,这件事镇上已经知道了,会很快帮助解决的。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胡明快也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在安静的古村里找个角落看看书,或者就是简单地散散步。晚上,他会回到岩头镇上的宿舍,镇上比较热闹,还可以有一些年轻人的夜生活。而周五下班后,他就回到中塘的家里过周末。

  胡明快说,自己太年轻,没有经验,很多时候只能做个“小跟班”。不过因为出身农村,适应起来还挺快。跟他同批考上村官的大学生中,已有大半通过公务员考试等途径转行。大学生村官没有编制,收入也不高,胡明快对今后的职业生涯,也有着自己的努力和期待。

  □清水/文 魏一晓/摄

 

  ■延伸阅读

  新时期

  “知青下乡”

  “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城乡强烈反差是“中国之痛”。温州城镇化水平达到60%,但仍是一个农业人口大市,城乡农村发展不平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大学生下乡当“村官”,有着多重现实意义。

  “由于长期的人才外流,农村基层组织人才匮乏,素质亟待提高。”市委组织部人才办工作人员郑祥滩告诉记者,现在我市不少村级组织,干部队伍文化水平不高,老化现象严重,严重制约了农村的发展。而大学生们知识丰富、思维活跃、有创新精神,能起到很好的弥补与带动作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学生“村官”上任,农村信息化工程就有了保障。

  近年高校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就业成了沉重的话题。2008年温州高校毕业生超2万人,今年预计更多,而全球金融危机又令温州企业招工能力持续减弱。“在此情况下,高校毕业生当‘村官’是不错的出路。”温州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一力认为,大学生下农村、进社区,不仅可锻炼能力,还有创业与升迁机会,这对整个职业规划都有好处。

  大学生“村官”的另一层意义是打造基层行政人才储备。温州社科联副主席洪振宁认为:“高校毕业生社会经验太缺乏,到农村去,有助于了解国情、市情,从人才的成长角度来讲,这对日后走上更高一级领导岗位有莫大的帮助。”

  为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到大学生“村官”队伍中来,政府部门推出不少优惠政策。我市规定,从2009年开始,工作3年以上、年度考核称职的“村官”,在市、县两级机关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招考中,笔试成绩加5分,同等情况优先录取。“村官”待遇不低于当地在岗职工平均工资,除享有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女职工生育等“五险”外,还享有意外伤害商业保险。财政相对富足的县(市、区)发放岗位补贴,一些经济强村还享有村级奖励。

  大学生“村官”还享有自主创业的政策扶持,工商、税务将给予优惠待遇。目前,我市大学生“村官”创业已出现好苗头,泰顺的周荣伟创办蔬菜合作社就是一例。更值得一提的是龙湾的“村官创业扶持基金”,由该区农村合作银行每年提供1000万元的创业贷款,区科技局每年提供100万元创业项目资助,指导和帮助高校毕业生基层创业,不仅留住大学生“村官”,更带动了村民共同发展致富。

  早在1919年,李大钊便在《青年与农村》一文中呼吁青年“到农村去”。广袤农村的确需要更多有胆识的年轻人去开拓。有人把21世纪的大学生“村官热”与上世纪60年代末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相提并论,虽然时代背景不同,但让知识服务乡村、让乡村得到更大发展的用心却是一致的。□白税

 

  ■采访手记

  莫把“村官”真当官

  自2007年首批亮相后,温州大学生“村官”总体情况不错,基层时有好评,然而,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

  一部分大学生“村官”自身定位不准确,“官”字当头,摆在驻村干部、农村指导员的位置,抱着督导的心态,不能很好融入村两委工作。有的“村官”的知识结构、成长经历与农村工作大相径庭,不能很好地和农民交流沟通。有的刚到任时满怀激情,到农村后发现实际情况不如想象的好,情绪就从“高涨”滑向“低落”。

  也有相当一部分高校生是冲着公务员、事业单位招考优惠政策去当“村官”的,他们中有人甚至放弃原来待遇不错的工作。这部分人没有服务农村、扎根农村的思想准备,只是把村官当跳板、当镀金程序。

  在如何使用大学生“村官”上,也有一些乱象。有的乡镇把高校毕业生截留在机关部门,或当驻村干部,没有真正落实到村里去。有的乡镇没有明确岗位职责,对到任大学生“村官”放任自流,大学生“村官”神龙见首不见尾,有的竟跑到企业、学校兼职去了。

  “大学生‘村官’是新事物,目前有一些问题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将加强引导和管理。”市委组织部有关人士表示,大学生不宜把“村官”当跳板,更不宜带着官本位思想走马上任。其实,“村官”不是官,而是一个带着泥土气息、接着地气儿的服务岗位,一个农村创业的绝佳平台。我市接下来将加强大学生“村官”培训,定期开展专项督导,力争把他们打造成温州新农村建设的生力军。□白税

相关热词搜索:浙江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于胜敏:做好小村官,开创大事业
下一篇:浙江嘉兴凤桥镇大学生村官走访慰问孤寡老人

动态详情

被誉“新知青下乡” 大学生村官“闹”温州

时间:2009-06-21 00:00:00

\
  徐奋(右)把刚办好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卡送交给村民。本人提供
\
  富金标(中戴眼镜者)率村民代表赴永嘉岭上人家取经。本人提供
\
  周荣伟(左三)五天工作日里有三天要下到田头指导农户科学栽种。白锐/摄

  □本报记者 白锐

  创建特色旅游村

  当好“助产婆”

  讲述人:富金标

  毕业于浙江广播电视大学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

  现任文成县西坑镇梧溪村村主任助理

  梧溪村位于文成县旅游线的中心地带,是中国新闻泰斗赵超构的故乡,著名的龙麒源景区也在这里。这样一股风水宝地,对我这个新上任的大学生“村官”来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做好旅游文章,创建特色旅游村。自从村里成立了创建特色旅游村领导小组后,我就受命担任了办公室主任一职,创建资料的搜集整理、制作及工作任务的分配,都落在了我这个“80后”身上。

  为了调动村民的创建积极性,村里面不但召开了动员会,而且还积极组织人员到永嘉县的岭上人家、林坑古村落等地方学习取经,并启动了“四个一批”工程:保护一批,修一批,拆一批,建一批。在对梧溪村进行古村落式保护性开发的同时,创建小组积极完善旅游标志牌、医疗救助中心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在村口道路两旁悬挂灯笼,鼓励少数民族村民穿民族服装,同时集资建起了两个古色古香的汽车停靠站。此外,村里还争取到30万元资金,对赵超构出生地南阳旧家进行翻修,准备设立赵超构纪念馆,我积极联系赵老的女儿,她欣然允诺将捐赠赵老遗物,预计明年该馆可以对外开外。

  由于创建特色旅游村的工作有声有色,2008年梧溪村接连摘得了“浙江省首批特色旅游村”、“温州市农家乐特色旅游村”等称号,我也因此入选首届文成优秀大学生“村官”。

  当“村官”期间,我还利用专业之长,在村里设立了计算机技术服务中心,教村民上网。镇政府还让我挂职到镇党政办,由我负责全镇计算机的维护工作以及远程教育,去年拿到了两个一百,即西坑镇远教设备完好率100%,远程教育点击播放完成率100%。

  当了一年多的“村官”,感触还真不少。作为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我第一次发现农村这潭水其实挺深,宗族、派系矛盾不少。大学生“村官”现在基本上还是配角,脑子里的想法太多,能付诸实施的太少;参与的事务太多,能做决定的太少。另外,眼下大学生“村官”待遇普遍不高,我这“80后”,对结婚这档事也挺发愁啊!

 

  事无巨细都要管

  好比“万金油”

  讲述人:徐奋

  毕业于浙江林学院林学专业

  现任乐清市大荆镇肖包周村文书

  2007年5月,我考上乐清第一批大学生“村官”,按户籍就近分配到大荆镇肖包周村担任文书工作。

  我到村里做的第一件事是整理文件资料。当时村里几十年的有用的、没用的文件一股脑儿堆放在一块儿,我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按年代和内容把这些文件进行归档、保存。这样,村里谁要找个文件,问我一下,就能立马找到。村里起草报告,开会做记录也由我执笔。“这姑娘管用。”我给了村委干部不错的第一印象。

  肖包周村这几年在搞“文明百村”、“卫生示范村”等创建活动,这些创建项目需要硬件和软件配套,硬件是村里的村容村貌和基础设施,软件是台账工作,现在硬件基本完备了,重心在软件方面。作为村里的文书和懂电脑的人,记录活动内容,搜集村里资料,把材料进行汇总,这些都是我要做的工作。

  说出来你别笑,我这个女“村官”做事挺杂的,甚至还成了村里的“流动摄影师”。肖包周村是个工业村,外来人口多,他们中很多人不去派出所办暂住证,甚至连照片都懒得提供。我和村里的外来人口协管员就主动上门服务,每次外出,都带着相机和背景布,遇到没照片的就马上拍下来,然后用电脑photoshop处理成一寸照,拿到街上冲印,最后送去派出所里办证。上门服务烦是烦了点,但却使外来人口管理工作一步步到位了。

  这几年农村开展合作医疗保险,帮村民办理医保也是我的工作内容。宣传禁毒知识也是我的份内事,我们村有四个在册的吸毒人员,我们经常找他们谈话,通知他们去镇里禁毒办按时尿检。此外,我也协助计生专管员分发孕检通知单,遇上外出妇女,就打电话通知她们。

  两年下来,我感觉自己这个“村官”当得真有点像“万金油”,做的事虽锁碎,但村民们欢迎,我也打心眼里高兴。记得上班第一个月,我去村出纳家领工资,一位大叔在旁边嘀咕说:“现在国家都说给农民减负,怎么来个大学生,干不了什么活却还能领工资,这不是增加了我们的负担嘛?”听了这话,我当时十分心酸。日后工作中,我就反复用这句话提醒自己。现在,当我想起帮村民办事后他们真诚的感谢,当我拿着村里专门发给我的奖金,我感到,我这“万金油”还是有点价值的。

  下得了田头

  守得住案头

  讲述人:周荣伟

  毕业于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园艺专业

  现任泰顺县筱村镇长垟村村主任助理

  长垟村是泰顺远近闻名的农业大村,我的专业和“农”直接挂钩。有人说我这“村官”是给当地农业添了一名新“奶爸”,哈哈,这说法挺受用。

  长垟村建有山地蔬菜标准化生产基地,标准化基地育苗很关键。之前一些农户采用传统方式育种,我到任后,用所学专业知识帮助他们开展器皿育苗,同时配以精细施肥,这样育出来的苗更均匀、更茁壮,当我把这些苗分发给农户时,他们高兴得合不拢嘴。

  种菜其实也是门技术活,但很多菜农并不得法。比如就拿我们村最重要经济作物之一茄子来说吧,茄子进入花期时,要用毛笔尖给植株蘸催花剂以增加产量,这个操作很讲究,不仅部位要选对,而且要严格控制剂量,蘸多了会烂,蘸少了效果不明显。不少村民掌握不好,我就到田头反复示范,手把手教他们,现在他们基本上都成了“点”花能手了。一些农民施肥、打药规律、时机把握不好,比如黄瓜,雨后刚放晴是对软腐病施药效果最好的时候,但一些村民往往错过了这些好时机。我一边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一边请教镇农技站的“百事通”站长吴震我,给村民们解决了不少难题,“奶爸”的别称渐渐开始出现。不久前,镇里还特意聘我作农技站长助理,协助吴站长开展工作。

  我们村还是我省高产水稻的实验地,种有“中浙优8号”、“永优15号”等十多个高新品种,温州市农业局对此非常重视,派专人指导。这些天,我跟着专家们大搞实验田,实验田细到每株水稻的间距都是相等的,我测间距、插秧、杀虫、作田间管理笔记,什么都干。专家说实验田最高亩产有望突破750公斤,如果真那样,全省的稻农都有福了。

  也许田头下惯了,我成了闲不住的“村官”。2008年年底,在筱村镇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成立了泰顺首个大学生“村官”蔬菜专业合作社,带动40户农户发展了大棚蔬菜500多亩,接下来我还想给农产品注册商标,争取带动更多农民兄弟致富。现在我五天工作日三天下地,一天在村里整理信息,一天到镇里参加会议,周末还要打理我的合作社,一周七天排得满满当当。

  说老实话,我读的院校不算好,毕业后第一年筹了2万元养鸡,销路不好,全亏了,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还曾挺灰心的。但现在这个小小“村官”让我重新找到了自信,我给自己新的定位是:下得了田头,守得住案头,以一技之长,争取让“奶爸”之名叫得更响。

  ■思考篇

  黄丽慧

  毕业于湖州师范学院

  现任瑞安市陶山镇棠梨埭村村党支部副书记

  1985年出生的黄丽慧,人如其名,秀外慧中,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难让人把她这样一位如邻家女孩儿般亲切的“80后”跟“村党支部副书记”、瑞安市首届“十佳大学生村官”画上等号,但黄丽慧用自己的那股子韧劲儿做到了。

  2006年毕业于湖州师范学院的她,毅然放下小学教师的教鞭,报考了大学生“村官”。2007年12月,黄丽慧怀揣理想走马上任,成为瑞安市陶山镇棠梨埭村的团支部书记。

  黄丽慧没想到,自己到村里后的第一项工作是和计生员一起完成对本村孕龄妇女2008年度的孕环检查。对于刚走出校园未婚的她来说,提到孕环检、放环等计生词汇,自己都会脸红,怎么去做那些孕龄妇女的工作呢?万事开头难,黄丽慧鼓起勇气拿着一份20多页的名单挨家挨户地登门拜访,从村头走到村尾,忙到天黑才回家。对于那些外出经商的本村孕龄妇女,她要反复在电话里叮嘱督促她们就地做好孕检工作。经过不懈努力,全村环透率达到了98%,摘掉了原先全镇计生工作“落后村”的帽子。

  工作上出了一点成绩,黄丽慧的干劲越来越足,她打报告向市妇联、爱卫办等部门要资金,于是,村里的“妇女儿童文化园”建起来了,500多米的后岸路和崭新的公共厕所也顺利竣工了……年轻的大学生“女村官”给村里带来了许多新气象。慢慢地,村民见到黄丽慧也热情起来了。“她是个好村官、好助手。”村长竖起大拇指肯定地说。

  2009年3月,黄丽慧被陶山镇党委任命为棠梨埭村党支部副书记;2009年5月,黄丽慧获得瑞安市首届“十佳大学生村官”的荣誉,收获了村里和镇上的双重肯定,黄丽慧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叶卉 文/摄

 

  高海忠

  毕业于江西宜春学院

  现任瓯海区郭溪镇梅屿村任村主任助理

  高海忠2008年考上大学生“村官”,到瓯海区郭溪镇梅屿村任村主任助理。梅屿村是个工业大村,外来人口超万人,高海忠平时除做台账、搞远程教育等工作以外,还要发挥自学法律的专业特长,协助村两委做好纠纷化解、综治维稳等工作。最近,他正忙着筹备镇里的村民运动会,忙完运动会,他也许就要告别他的“村官”生涯了,因为他已经顺利通过了公务员考试。高海忠觉得当“村官”很能锻炼人,学到了不少东西,他甚至曾和几个大学生“村官”设想过办一张《村官报》。□白锐/文 余日迁/摄

  胡明快

  毕业于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电子信息专业

  现任永嘉县岩头镇苍坡村村主任助理

  因为村委会办公室正在修缮,胡明快的办公桌临时放在苍坡村村长家的客厅里,电脑则放置在二楼。这个毕业于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电子信息专业的大学生“村官”,目前的工作范围是村里的党建和计生工作,业余还读着函授,与所学专业唯一的联系就是,他和几个大学生村官朋友一起创办了“温州大学生村官网”。网站除了各村镇新闻外,还有考试信息、休闲论坛等内容,而且更新频率很高,在大学生“村官”中已有不小的名气。

  午后,胡明快在村子里古老的街巷中穿行,和遇到的村民打招呼,顺便聊聊家长里短。小朋友骑着三轮车载着几个西瓜路过一个小门槛,胡明快上前推了一把,小三轮稳稳地过了槛,一个下坡,幸好胡明快没松手,紧接着拽了一下。李家阿婆在晒杨梅干,她拉着胡明快说,村后山上新修的公路阻断了她上山的路,而山上还有自家的几棵杨梅树和桃树。胡明快说,这件事镇上已经知道了,会很快帮助解决的。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胡明快也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在安静的古村里找个角落看看书,或者就是简单地散散步。晚上,他会回到岩头镇上的宿舍,镇上比较热闹,还可以有一些年轻人的夜生活。而周五下班后,他就回到中塘的家里过周末。

  胡明快说,自己太年轻,没有经验,很多时候只能做个“小跟班”。不过因为出身农村,适应起来还挺快。跟他同批考上村官的大学生中,已有大半通过公务员考试等途径转行。大学生村官没有编制,收入也不高,胡明快对今后的职业生涯,也有着自己的努力和期待。

  □清水/文 魏一晓/摄

 

  ■延伸阅读

  新时期

  “知青下乡”

  “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城乡强烈反差是“中国之痛”。温州城镇化水平达到60%,但仍是一个农业人口大市,城乡农村发展不平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大学生下乡当“村官”,有着多重现实意义。

  “由于长期的人才外流,农村基层组织人才匮乏,素质亟待提高。”市委组织部人才办工作人员郑祥滩告诉记者,现在我市不少村级组织,干部队伍文化水平不高,老化现象严重,严重制约了农村的发展。而大学生们知识丰富、思维活跃、有创新精神,能起到很好的弥补与带动作用。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学生“村官”上任,农村信息化工程就有了保障。

  近年高校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就业成了沉重的话题。2008年温州高校毕业生超2万人,今年预计更多,而全球金融危机又令温州企业招工能力持续减弱。“在此情况下,高校毕业生当‘村官’是不错的出路。”温州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一力认为,大学生下农村、进社区,不仅可锻炼能力,还有创业与升迁机会,这对整个职业规划都有好处。

  大学生“村官”的另一层意义是打造基层行政人才储备。温州社科联副主席洪振宁认为:“高校毕业生社会经验太缺乏,到农村去,有助于了解国情、市情,从人才的成长角度来讲,这对日后走上更高一级领导岗位有莫大的帮助。”

  为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到大学生“村官”队伍中来,政府部门推出不少优惠政策。我市规定,从2009年开始,工作3年以上、年度考核称职的“村官”,在市、县两级机关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招考中,笔试成绩加5分,同等情况优先录取。“村官”待遇不低于当地在岗职工平均工资,除享有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女职工生育等“五险”外,还享有意外伤害商业保险。财政相对富足的县(市、区)发放岗位补贴,一些经济强村还享有村级奖励。

  大学生“村官”还享有自主创业的政策扶持,工商、税务将给予优惠待遇。目前,我市大学生“村官”创业已出现好苗头,泰顺的周荣伟创办蔬菜合作社就是一例。更值得一提的是龙湾的“村官创业扶持基金”,由该区农村合作银行每年提供1000万元的创业贷款,区科技局每年提供100万元创业项目资助,指导和帮助高校毕业生基层创业,不仅留住大学生“村官”,更带动了村民共同发展致富。

  早在1919年,李大钊便在《青年与农村》一文中呼吁青年“到农村去”。广袤农村的确需要更多有胆识的年轻人去开拓。有人把21世纪的大学生“村官热”与上世纪60年代末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相提并论,虽然时代背景不同,但让知识服务乡村、让乡村得到更大发展的用心却是一致的。□白税

 

  ■采访手记

  莫把“村官”真当官

  自2007年首批亮相后,温州大学生“村官”总体情况不错,基层时有好评,然而,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

  一部分大学生“村官”自身定位不准确,“官”字当头,摆在驻村干部、农村指导员的位置,抱着督导的心态,不能很好融入村两委工作。有的“村官”的知识结构、成长经历与农村工作大相径庭,不能很好地和农民交流沟通。有的刚到任时满怀激情,到农村后发现实际情况不如想象的好,情绪就从“高涨”滑向“低落”。

  也有相当一部分高校生是冲着公务员、事业单位招考优惠政策去当“村官”的,他们中有人甚至放弃原来待遇不错的工作。这部分人没有服务农村、扎根农村的思想准备,只是把村官当跳板、当镀金程序。

  在如何使用大学生“村官”上,也有一些乱象。有的乡镇把高校毕业生截留在机关部门,或当驻村干部,没有真正落实到村里去。有的乡镇没有明确岗位职责,对到任大学生“村官”放任自流,大学生“村官”神龙见首不见尾,有的竟跑到企业、学校兼职去了。

  “大学生‘村官’是新事物,目前有一些问题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将加强引导和管理。”市委组织部有关人士表示,大学生不宜把“村官”当跳板,更不宜带着官本位思想走马上任。其实,“村官”不是官,而是一个带着泥土气息、接着地气儿的服务岗位,一个农村创业的绝佳平台。我市接下来将加强大学生“村官”培训,定期开展专项督导,力争把他们打造成温州新农村建设的生力军。□白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