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吴秋秋讲述六年基层工作酸甜苦辣
2012-02-14 08:27:33   来源:嘉兴日报   作者:顾亦来 施振兴   点击:

【村庄档案】

  联庄村位于桐乡市凤鸣街道,东距320国道1公里,北靠长三河,南依六里港,桐洲公路横贯而过。联庄村村域面积5.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3962亩,辖28个村民小组,有1000多户农户,4300多人。

  2006年,23岁的吴秋秋通过公开招聘到联庄村开始了她的“村官”生涯。一来就挑起了村委会主任助理、村团支部书记、村级计生联系员等诸多工作。“大学生村官,能干出点什么业绩?”“认准的事就要坚持做下去。”两种矛盾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交织、回荡。

  六年过去了,曾经的大学生村官“战友”都陆续离开,去谋求更好的发展,吴秋秋仍在农村基层,默默地坚守。面对未来,她又有怎样的打算?

  本期《村官有话说》邀请联庄村党总支委员、大学生村官吴秋秋讲述六年基层工作的酸甜苦辣。

  用心激励自己

  吴秋秋:2006年,我从宁波大红鹰学院现代物流专业毕业后,在宁波一家印务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干了一段时间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我就跟公司中止了聘用合同。工作没着落了,爸妈都很着急。我妈在第一时间得知市里在招大学生村官,就建议我去考,爸妈都很支持。然后我就去报了名,后来没想到考上了。我记得面试的那一天,遇到了很多熟悉的人,在得知自己面试成绩是第一名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小骄傲的。

  我本身就出生在农村,17岁之前都生活在农村。可对村里村干部的印象,不是很深。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对农村比较了解,尤其是农民的生活习性什么的,觉得自己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

  但是,刚一开始踏上这个岗位的时候,有点手足无措,很迷茫,根本理不出头绪来。我做的是计生工作,对村里的情况又不熟悉,尤其是村民,我都不认识。很多事情,都是村民主动来找我。当时,我还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处理。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就在想,待在办公室里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去村里多走走,至少要把村民都认识了,才能规划自己怎么去做。后来,我就一个组一个组去走,找到每个组的计生联系员,再一户一户地去了解情况。在走了一遍以后,我好像稍微有点概念了。村民也认识我了,到村里去,也会主动说:“噢,吴秋秋是吧。”

  计生工作这一块,让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有一个小姑娘怀孕了,但是还没到生育年龄。我上门去做工作,建议她去人流时,她不理不睬。所幸其父母通情达理,把她叫到了我跟前,我正要跟她讲政策、讲法律,没想到她一句话把我说蒙了。她说:“你知道一个做母亲的人的心情吗?”我觉得是啊,我还没有做母亲,我根本不知道肚子里有一个小宝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她说:“如果我把这个孩子打掉了,以后不能生育了,是不是你给我负责任?”要是真的如她所讲,我会压力很大,一辈子内疚的。但是,后来通过我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她还是去做了人流。

  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做计生工作要讲究方法,很多时候,你得将对方当姐妹,用真心、真情感化她们。

  安心做好工作

  吴秋秋:计生工作做了四年多,我的感受是,这跟条条框框、规规矩矩的台账、报表不一样,是有很多人性化的东西在牵绊的,而且防不胜防,没有阶段性。我很佩服那些老计生员,她们几十年做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我是第一批大学生村官,很多人都先后选择离开了,我就会担心,旁人会不会对我有异议:“这个人是不是能力很差,怎么到现在还没走。”

  很多大学生村官都离开了原来的岗位,我觉得待遇问题是导致他们不安定的关键因素。有些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可能就没有这种想法。但如果是家庭条件差一点的,特别是男的,在家庭方面要承担很多,对他们来说,压力更大。如果待遇问题能够提高,我相信,很多大学生村官是愿意留在村里工作的。

  就像我在村里,其实感觉很踏实也很温暖。2008年换届选举的时候,需要一名女党员,村里就推荐了我,后来我全票通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要哭出来了,很激动。大家为什么这样信任我呢?当时就一直在这样问自己。为此发誓要好好安心工作,决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相关热词搜索:大学生村官吴秋秋 桐乡市大学生村官

上一篇:浙江省嘉善干窑镇大学生村官组成送“福”队
下一篇:浙江省嘉兴市最年轻党代表大学生村官吴秋秋

动态详情

大学生村官吴秋秋讲述六年基层工作酸甜苦辣

时间:2012-02-14 08:27:33

【村庄档案】

  联庄村位于桐乡市凤鸣街道,东距320国道1公里,北靠长三河,南依六里港,桐洲公路横贯而过。联庄村村域面积5.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3962亩,辖28个村民小组,有1000多户农户,4300多人。

  2006年,23岁的吴秋秋通过公开招聘到联庄村开始了她的“村官”生涯。一来就挑起了村委会主任助理、村团支部书记、村级计生联系员等诸多工作。“大学生村官,能干出点什么业绩?”“认准的事就要坚持做下去。”两种矛盾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交织、回荡。

  六年过去了,曾经的大学生村官“战友”都陆续离开,去谋求更好的发展,吴秋秋仍在农村基层,默默地坚守。面对未来,她又有怎样的打算?

  本期《村官有话说》邀请联庄村党总支委员、大学生村官吴秋秋讲述六年基层工作的酸甜苦辣。

  用心激励自己

  吴秋秋:2006年,我从宁波大红鹰学院现代物流专业毕业后,在宁波一家印务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干了一段时间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我就跟公司中止了聘用合同。工作没着落了,爸妈都很着急。我妈在第一时间得知市里在招大学生村官,就建议我去考,爸妈都很支持。然后我就去报了名,后来没想到考上了。我记得面试的那一天,遇到了很多熟悉的人,在得知自己面试成绩是第一名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小骄傲的。

  我本身就出生在农村,17岁之前都生活在农村。可对村里村干部的印象,不是很深。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对农村比较了解,尤其是农民的生活习性什么的,觉得自己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

  但是,刚一开始踏上这个岗位的时候,有点手足无措,很迷茫,根本理不出头绪来。我做的是计生工作,对村里的情况又不熟悉,尤其是村民,我都不认识。很多事情,都是村民主动来找我。当时,我还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处理。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就在想,待在办公室里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去村里多走走,至少要把村民都认识了,才能规划自己怎么去做。后来,我就一个组一个组去走,找到每个组的计生联系员,再一户一户地去了解情况。在走了一遍以后,我好像稍微有点概念了。村民也认识我了,到村里去,也会主动说:“噢,吴秋秋是吧。”

  计生工作这一块,让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有一个小姑娘怀孕了,但是还没到生育年龄。我上门去做工作,建议她去人流时,她不理不睬。所幸其父母通情达理,把她叫到了我跟前,我正要跟她讲政策、讲法律,没想到她一句话把我说蒙了。她说:“你知道一个做母亲的人的心情吗?”我觉得是啊,我还没有做母亲,我根本不知道肚子里有一个小宝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她说:“如果我把这个孩子打掉了,以后不能生育了,是不是你给我负责任?”要是真的如她所讲,我会压力很大,一辈子内疚的。但是,后来通过我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她还是去做了人流。

  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做计生工作要讲究方法,很多时候,你得将对方当姐妹,用真心、真情感化她们。

  安心做好工作

  吴秋秋:计生工作做了四年多,我的感受是,这跟条条框框、规规矩矩的台账、报表不一样,是有很多人性化的东西在牵绊的,而且防不胜防,没有阶段性。我很佩服那些老计生员,她们几十年做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我是第一批大学生村官,很多人都先后选择离开了,我就会担心,旁人会不会对我有异议:“这个人是不是能力很差,怎么到现在还没走。”

  很多大学生村官都离开了原来的岗位,我觉得待遇问题是导致他们不安定的关键因素。有些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可能就没有这种想法。但如果是家庭条件差一点的,特别是男的,在家庭方面要承担很多,对他们来说,压力更大。如果待遇问题能够提高,我相信,很多大学生村官是愿意留在村里工作的。

  就像我在村里,其实感觉很踏实也很温暖。2008年换届选举的时候,需要一名女党员,村里就推荐了我,后来我全票通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要哭出来了,很激动。大家为什么这样信任我呢?当时就一直在这样问自己。为此发誓要好好安心工作,决不辜负大家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