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大学生村官风采录:追梦山间
2012-02-28 09:23:45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佚名   点击:

  自称“剩男”有点苦闷的夏丽光——
  我为什么没有离开
\
夏丽光(右)和老乡在一起。
 

  当村官转眼有三年了,自己有挣扎也有无奈。

  开始的时候,自我定位思考,觉得这份事业应该适合生长在农村的我。但没想到在村里,做点事情真难。目前村里人大部分外出务工,留守人口稀少。这几年,我一直想联合几个年轻人在村里发展养殖业,但是土地、资金缺乏,也没有创业指导,进展缓慢。有时候暗暗羡慕杭嘉湖那边的村官,他们不仅能成立自己的公司,还能有创业导师的支持和帮助。真希望有一种机制,能让全省的村官互相交流,像我们丽水相对落后的地方,可以到发达地区去学习学习。

  生活上面临的困难也不少。尽管我是土生土长的万阜人,但是回乡近三年,个人问题还没解决。不是我眼光太高,我无非就想找个孝顺点懂事点的女孩就好了,但是大部分年轻姑娘都在外闯荡。我今年已经27岁了,在农村,已经是“剩男”了,压力好大啊。

  和我同批考上的三个村官,有一位一直在考公务员,另一位状态和我差不多,有点迷茫。当好村官不易,我经常走在孤寂无人的羊肠小路上给乡亲们办事,有时有点苦闷,但我真的没放弃。

  我为什么没有离开?因为这是我的家乡,我喜欢这里淳朴的民风和热情的农民。

  记得来当村官前,村里一位80多岁的老人对我讲:“孩子,不管在哪,你都要把善良和乐于助人的品质带到那里。”我很感谢许多人一直在这样鼓舞着我,在万阜这片土地上,我一定好好扎根发展,为自己,为农村闯出一片天地。

  每天关注中草药价格的李碎东——
  农村好需要信息


\
黄俊娴 摄
 

  当大学生村官,压力也挺大的。我父母在温州种韭菜,算是种植大户吧,跟着他们种菜一年也有十几万的收入,比我现在的收入强多了。

  外南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中草药,村里还成立了合作社。一次,有个药材商人主动找到村里,要收购一味药材,开出的价格不低,村民们心动了。我当时留了个心眼,特意上网一查,那几天价格刚好暴涨,市面价格比商人开的每斤高出几十元。那人以为山里人不了解行情,想“忽悠”我们。

  有了上次的经验,现在,我每天都要上各大网站,查询当天各种中草药的价格和供求信息。因为价格变化太快了,一天就能差很多,不天天关注不行。平时,还要自己利用远程教育学点技术,然后为农民做技术培训。我感到,农村还是非常需要信息。

  当了快6年的村官,和农民、药材商人、政府打交道都很多,成长了很多,待人接物都稳重了一些。我以前比较单纯,在大学里算是标准的“宅男”,不擅与人交流。来到外南村后,被环境逼着学了很多东西。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能理解农民的需求和苦处,知道从农民的角度考虑问题。

  去年,县里面向大学生村官公开选拔一个副镇长,我通过了笔试和面试,最后在三选一的考察阶段被淘汰。其实,每年我们这些村官都会参加最少两场考试,一场是地方上的公务员考试,一场是事业单位考试,还有其他数不清的考试,都是面向村官的单列定向招考。考场上也都是些熟面孔,僧多粥少,竞争太激烈了。

  尽管很多人希望国家能出台一些政策,来帮助大学生村官找出路。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靠自己的努力,不等不要,也能有作为。

    当上了村主任的谢承贤——
  曾经我也有消极心态


\
谢承贤(右)在村民家走访。

   我2006年7月考入大学生村官队伍,算是最早的一批村官了。很多人不理解我的选择,包括我的父母,现实与期望的落差,让我“迷了路”。

  坦白说,一开始进入这个岗位确实是看中了它所带来的优惠政策。但我一到农村就发现,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大部分工作我都不熟悉、不内行,很难插手,最多也只是做表面工作,简单机械而重复。起初有整整半年的时间,我都是处于消极心态,感觉农村天大地大,就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改变发生在2007年12月24日,那天,我“意外”地在四明山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当选为委员。原以为自己的工作可有可无,没想到,村民给予我这个年轻人信任和支持。于是,我开始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2007年7月,鄞州区政府、集士港镇政府牵头,要在村里建一个510亩的科技农业示范基地,这是带给村民实惠的契机。但开始很多乡亲不理解,以为自己的土地没了。我每天晚上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试着去改变村民传统的思想观念和生产模式,有被骂出来的,也有被扫地出来的。但我没有放弃,一次次上门,终于历时两个月促成了项目的实施。

  这一次,让我体会到农村工作的价值。在我看来,这几年,越来越多大学生投身到村官事业,很多是被这种成就感吸引过来的,那么,什么才是大学生村官的最大挑战呢?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我的答案是,农村工作的复杂性,这些东西不是书本上能学到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有每天身处其中,才能慢慢感受体会。

  2010年11月26日,在第九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我以超过80%的得票率当选村委会主任。我很高兴,我被乡亲们真正接受了。

  为保存畲族文化出过力的钟海敏——
  “三无青年”想创业

\
钟海敏参加畲族民俗活动

 

  去年有条新省道开工,就在我们培头村附近。村里决定借这个契机,全力打造畲族风情的旅游农家乐。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们村是名符其实的“老少边穷”村,距离县城虽然只有23公里,但都是山路,开车要近1个小时。60%以上的村民是畲族,400多户人家中有181户是低收入农户,人均年收入4500元左右,大大低于全县的平均水平。

  我想,如果能打响旅游牌,村里将会大变样。

  那时候,村里基本没有什么资料,也没有特别懂电脑的人,于是就把发掘历史的任务都交给了我。我挨家挨户地收集相关的畲族物件,包括民歌、饰品等。畲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一些传说、歌谣都是靠口口相传,我要把这些东西整理并保存下来,还要翻译成汉语。每周,我还要去村里的民族小学为孩子们上语文课。

  大学毕业后,我在温州市区工作了两年。回到农村,一开始也只是做一些接待、上情下达的工作。现在,我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村里的发展上来。

  培头村这几年建了一个基地,一直在发掘一种植物的药用价值,它对糖尿病的治疗效果比较明显。我申请了青年创业贷款,和村干部们一起凑了30万元钱,在山里种了200亩这种植物,有大概40户农户参与其中。

  一转眼当了5年村官,我现在还是标准的“无房、无车、无老婆”的“三无青年”。2011年,每月工资拿到手是927元。村里和我的同龄人都已经有了孩子,而且大多在外面打工。现在村官满6年不再续聘,很多人都问我出路问题。我觉得,经过这几年的锻炼,已经不再那么茫然了。以后就打算自己创业了,从村里的基地开始。

  做到了“下村狗不叫”的王绩——
  我的人生因它不同


\

王绩(左)为残疾人进行康复训练指导。 陈培华 摄
 

  我是一个在基层摸爬滚打了4年多的大学生村官。4年来,有苦,也有乐;有喜,也有忧。

  如何当好村官?我觉得只有“下村狗不叫”,才能把工作干好。我很幸运,在自己的家乡当村官,原以为从小在村里长大,什么都熟悉,开展工作很容易。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工作不久就栽了跟头。

  那一次,我下村动员村民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我将红头文件摊在桌上,苦口婆心一遍遍解释,村民却还是将信将疑。最后我无奈地说:“你不相信政策,总要相信我吧?”没想到乡亲们说:“我凭什么相信你啊?”

  我有点“很受伤”,但回来一想,不能责怪他们。从那开始,我经常骑着电瓶车走村串户,利用把合作医疗报销金发放到户的机会,与村民拉家常。如今,每户村民家的情况我都很了解,甚至与一些村民养的狗都成了朋友,工作自然就顺手了许多。

  说实话,我从小就有深厚的农村情结,大学一毕业便毅然选择回乡工作。村民的一声道谢、一杯热茶,都让我倍感温暖。但4年中,一些困惑也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有时我一度也会情绪低落。

  比如大学生村官的待遇普遍偏低。我大学学的是中药贸易,同学中从事医药销售的较多。每到年底,大家聚在一起晒工资、年终奖,强烈的落差有时像一个气球,愈吹愈大,把我的五脏六腑挤压得难受。想想如果有些人因待遇低,而放弃了为农村服务,真的挺可惜的。

  我觉得对大学生村官的激励机制不够完善。现在几乎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年终时按15%的比例评选优秀大学生村官,获奖的也就奖金多了几百块钱而已。我更想要的是学习和培训的机会,平时“沉”在村里,工作基础而繁琐。如果能参加一些针对创业的培训课程,那我们在服务基层百姓的同时,也能掌握一技之长。

  零零碎碎说了许多,总而言之,我还是喜欢大学生村官这个称呼的。你想,我已当了4年大学生村官,如果我活到80岁,那么一生的1/20时间在农村度过,我的人生肯定会因它而不同。

  每年都报考公务员的周利敏——
  有点看不清未来

\
以后的路怎么走,周利敏心里有点没底。
 

  大学里,我学的是设计专业,之后到企业做了两年鞋样设计,后来就来了汤岙村做村官。毕业后,我每年都报考公务员,至今没有放弃过。

  说实在,当初对大学生村官这个行业并不了解。在我们这里,考村官跟考公务员一样,竞争也非常激烈。

  但进入农村后,我发现做的事情比较杂,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吧,尽量能为村里多做点事情,也积累一些农村的社会经验。但说实话,成效并不明显,虽然呆了三年时间,想真正地融入农村还是很难。

  在农村,如果不是土生土长的本村人,做村民的思想工作很难,而且参与村级事务也非常局限。比如说,上次让我联系一个基础设施项目,牵涉到征地这一块工作,跑去村民家里宣传政策,有的人家根本连门都不让我进。

  我还参与农村的计划生育工作,每年两次的透环通知单,我都陪计生员或驻村干部一起去分发。感受很深的是,计划生育在农村还是挺难的工作,连村干部也觉得很棘手。

  今年考公务员我还是没有考上,与村里续签了一届。但随着年龄增长,心理负担也越来越大,看到周边的大学生村官陆续考出去了,自己还是呆在这里,有点看不清未来。有一部分大学生村官进入了村两委,但毕竟那是少数。能考上公务员的,那就更幸运了。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心里真没有底。

  现在,我们这批大学生村官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我一年收入扣去一些社保之外,到手只有两万多元。我去年刚结婚,小孩刚刚5个月,这样的微薄收入,感觉还是迷茫困惑。

  明年的公务员考试,我一定还会报名,毕竟作为村官还有“定向招考”的优势。如果现在让我重新回去做设计,又得一切从零开始,毕竟那么多年的空档,重拾专业也很困难,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周利敏

  寄自永嘉县枫林镇汤岙村

 

相关热词搜索:浙江省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风采录

上一篇:浙江大学生村官胡荣伟:青春走在乡间小路上
下一篇:浙江省永康市“回炉”大学生村官过得怎样?

动态详情

浙江省大学生村官风采录:追梦山间

时间:2012-02-28 09:23:45

  自称“剩男”有点苦闷的夏丽光——
  我为什么没有离开
\
夏丽光(右)和老乡在一起。
 

  当村官转眼有三年了,自己有挣扎也有无奈。

  开始的时候,自我定位思考,觉得这份事业应该适合生长在农村的我。但没想到在村里,做点事情真难。目前村里人大部分外出务工,留守人口稀少。这几年,我一直想联合几个年轻人在村里发展养殖业,但是土地、资金缺乏,也没有创业指导,进展缓慢。有时候暗暗羡慕杭嘉湖那边的村官,他们不仅能成立自己的公司,还能有创业导师的支持和帮助。真希望有一种机制,能让全省的村官互相交流,像我们丽水相对落后的地方,可以到发达地区去学习学习。

  生活上面临的困难也不少。尽管我是土生土长的万阜人,但是回乡近三年,个人问题还没解决。不是我眼光太高,我无非就想找个孝顺点懂事点的女孩就好了,但是大部分年轻姑娘都在外闯荡。我今年已经27岁了,在农村,已经是“剩男”了,压力好大啊。

  和我同批考上的三个村官,有一位一直在考公务员,另一位状态和我差不多,有点迷茫。当好村官不易,我经常走在孤寂无人的羊肠小路上给乡亲们办事,有时有点苦闷,但我真的没放弃。

  我为什么没有离开?因为这是我的家乡,我喜欢这里淳朴的民风和热情的农民。

  记得来当村官前,村里一位80多岁的老人对我讲:“孩子,不管在哪,你都要把善良和乐于助人的品质带到那里。”我很感谢许多人一直在这样鼓舞着我,在万阜这片土地上,我一定好好扎根发展,为自己,为农村闯出一片天地。

  每天关注中草药价格的李碎东——
  农村好需要信息


\
黄俊娴 摄
 

  当大学生村官,压力也挺大的。我父母在温州种韭菜,算是种植大户吧,跟着他们种菜一年也有十几万的收入,比我现在的收入强多了。

  外南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中草药,村里还成立了合作社。一次,有个药材商人主动找到村里,要收购一味药材,开出的价格不低,村民们心动了。我当时留了个心眼,特意上网一查,那几天价格刚好暴涨,市面价格比商人开的每斤高出几十元。那人以为山里人不了解行情,想“忽悠”我们。

  有了上次的经验,现在,我每天都要上各大网站,查询当天各种中草药的价格和供求信息。因为价格变化太快了,一天就能差很多,不天天关注不行。平时,还要自己利用远程教育学点技术,然后为农民做技术培训。我感到,农村还是非常需要信息。

  当了快6年的村官,和农民、药材商人、政府打交道都很多,成长了很多,待人接物都稳重了一些。我以前比较单纯,在大学里算是标准的“宅男”,不擅与人交流。来到外南村后,被环境逼着学了很多东西。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能理解农民的需求和苦处,知道从农民的角度考虑问题。

  去年,县里面向大学生村官公开选拔一个副镇长,我通过了笔试和面试,最后在三选一的考察阶段被淘汰。其实,每年我们这些村官都会参加最少两场考试,一场是地方上的公务员考试,一场是事业单位考试,还有其他数不清的考试,都是面向村官的单列定向招考。考场上也都是些熟面孔,僧多粥少,竞争太激烈了。

  尽管很多人希望国家能出台一些政策,来帮助大学生村官找出路。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靠自己的努力,不等不要,也能有作为。

    当上了村主任的谢承贤——
  曾经我也有消极心态


\
谢承贤(右)在村民家走访。

   我2006年7月考入大学生村官队伍,算是最早的一批村官了。很多人不理解我的选择,包括我的父母,现实与期望的落差,让我“迷了路”。

  坦白说,一开始进入这个岗位确实是看中了它所带来的优惠政策。但我一到农村就发现,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大部分工作我都不熟悉、不内行,很难插手,最多也只是做表面工作,简单机械而重复。起初有整整半年的时间,我都是处于消极心态,感觉农村天大地大,就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改变发生在2007年12月24日,那天,我“意外”地在四明山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当选为委员。原以为自己的工作可有可无,没想到,村民给予我这个年轻人信任和支持。于是,我开始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2007年7月,鄞州区政府、集士港镇政府牵头,要在村里建一个510亩的科技农业示范基地,这是带给村民实惠的契机。但开始很多乡亲不理解,以为自己的土地没了。我每天晚上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试着去改变村民传统的思想观念和生产模式,有被骂出来的,也有被扫地出来的。但我没有放弃,一次次上门,终于历时两个月促成了项目的实施。

  这一次,让我体会到农村工作的价值。在我看来,这几年,越来越多大学生投身到村官事业,很多是被这种成就感吸引过来的,那么,什么才是大学生村官的最大挑战呢?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我的答案是,农村工作的复杂性,这些东西不是书本上能学到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有每天身处其中,才能慢慢感受体会。

  2010年11月26日,在第九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我以超过80%的得票率当选村委会主任。我很高兴,我被乡亲们真正接受了。

  为保存畲族文化出过力的钟海敏——
  “三无青年”想创业

\
钟海敏参加畲族民俗活动

 

  去年有条新省道开工,就在我们培头村附近。村里决定借这个契机,全力打造畲族风情的旅游农家乐。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们村是名符其实的“老少边穷”村,距离县城虽然只有23公里,但都是山路,开车要近1个小时。60%以上的村民是畲族,400多户人家中有181户是低收入农户,人均年收入4500元左右,大大低于全县的平均水平。

  我想,如果能打响旅游牌,村里将会大变样。

  那时候,村里基本没有什么资料,也没有特别懂电脑的人,于是就把发掘历史的任务都交给了我。我挨家挨户地收集相关的畲族物件,包括民歌、饰品等。畲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一些传说、歌谣都是靠口口相传,我要把这些东西整理并保存下来,还要翻译成汉语。每周,我还要去村里的民族小学为孩子们上语文课。

  大学毕业后,我在温州市区工作了两年。回到农村,一开始也只是做一些接待、上情下达的工作。现在,我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村里的发展上来。

  培头村这几年建了一个基地,一直在发掘一种植物的药用价值,它对糖尿病的治疗效果比较明显。我申请了青年创业贷款,和村干部们一起凑了30万元钱,在山里种了200亩这种植物,有大概40户农户参与其中。

  一转眼当了5年村官,我现在还是标准的“无房、无车、无老婆”的“三无青年”。2011年,每月工资拿到手是927元。村里和我的同龄人都已经有了孩子,而且大多在外面打工。现在村官满6年不再续聘,很多人都问我出路问题。我觉得,经过这几年的锻炼,已经不再那么茫然了。以后就打算自己创业了,从村里的基地开始。

  做到了“下村狗不叫”的王绩——
  我的人生因它不同


\

王绩(左)为残疾人进行康复训练指导。 陈培华 摄
 

  我是一个在基层摸爬滚打了4年多的大学生村官。4年来,有苦,也有乐;有喜,也有忧。

  如何当好村官?我觉得只有“下村狗不叫”,才能把工作干好。我很幸运,在自己的家乡当村官,原以为从小在村里长大,什么都熟悉,开展工作很容易。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工作不久就栽了跟头。

  那一次,我下村动员村民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我将红头文件摊在桌上,苦口婆心一遍遍解释,村民却还是将信将疑。最后我无奈地说:“你不相信政策,总要相信我吧?”没想到乡亲们说:“我凭什么相信你啊?”

  我有点“很受伤”,但回来一想,不能责怪他们。从那开始,我经常骑着电瓶车走村串户,利用把合作医疗报销金发放到户的机会,与村民拉家常。如今,每户村民家的情况我都很了解,甚至与一些村民养的狗都成了朋友,工作自然就顺手了许多。

  说实话,我从小就有深厚的农村情结,大学一毕业便毅然选择回乡工作。村民的一声道谢、一杯热茶,都让我倍感温暖。但4年中,一些困惑也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有时我一度也会情绪低落。

  比如大学生村官的待遇普遍偏低。我大学学的是中药贸易,同学中从事医药销售的较多。每到年底,大家聚在一起晒工资、年终奖,强烈的落差有时像一个气球,愈吹愈大,把我的五脏六腑挤压得难受。想想如果有些人因待遇低,而放弃了为农村服务,真的挺可惜的。

  我觉得对大学生村官的激励机制不够完善。现在几乎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年终时按15%的比例评选优秀大学生村官,获奖的也就奖金多了几百块钱而已。我更想要的是学习和培训的机会,平时“沉”在村里,工作基础而繁琐。如果能参加一些针对创业的培训课程,那我们在服务基层百姓的同时,也能掌握一技之长。

  零零碎碎说了许多,总而言之,我还是喜欢大学生村官这个称呼的。你想,我已当了4年大学生村官,如果我活到80岁,那么一生的1/20时间在农村度过,我的人生肯定会因它而不同。

  每年都报考公务员的周利敏——
  有点看不清未来

\
以后的路怎么走,周利敏心里有点没底。
 

  大学里,我学的是设计专业,之后到企业做了两年鞋样设计,后来就来了汤岙村做村官。毕业后,我每年都报考公务员,至今没有放弃过。

  说实在,当初对大学生村官这个行业并不了解。在我们这里,考村官跟考公务员一样,竞争也非常激烈。

  但进入农村后,我发现做的事情比较杂,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吧,尽量能为村里多做点事情,也积累一些农村的社会经验。但说实话,成效并不明显,虽然呆了三年时间,想真正地融入农村还是很难。

  在农村,如果不是土生土长的本村人,做村民的思想工作很难,而且参与村级事务也非常局限。比如说,上次让我联系一个基础设施项目,牵涉到征地这一块工作,跑去村民家里宣传政策,有的人家根本连门都不让我进。

  我还参与农村的计划生育工作,每年两次的透环通知单,我都陪计生员或驻村干部一起去分发。感受很深的是,计划生育在农村还是挺难的工作,连村干部也觉得很棘手。

  今年考公务员我还是没有考上,与村里续签了一届。但随着年龄增长,心理负担也越来越大,看到周边的大学生村官陆续考出去了,自己还是呆在这里,有点看不清未来。有一部分大学生村官进入了村两委,但毕竟那是少数。能考上公务员的,那就更幸运了。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心里真没有底。

  现在,我们这批大学生村官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我一年收入扣去一些社保之外,到手只有两万多元。我去年刚结婚,小孩刚刚5个月,这样的微薄收入,感觉还是迷茫困惑。

  明年的公务员考试,我一定还会报名,毕竟作为村官还有“定向招考”的优势。如果现在让我重新回去做设计,又得一切从零开始,毕竟那么多年的空档,重拾专业也很困难,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周利敏

  寄自永嘉县枫林镇汤岙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