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兰溪村官使巧劲出妙招,乡村建设见实效
2018-05-11 13:31:24   来源:大学生村官报   作者:周 妍    点击:

\
章碧瑶(右)与联村干部清理占道物件。
 

        黄店镇黄店村支部委员 章碧瑶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宜居乡村,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任务。2017年,浙江兰溪开始实施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大学生村官成了环境卫士,在提升村容村貌,助推乡风文明中,既有巧思,又善作为,展现了基层青年人的活力与风采。
 
  善于出招巩固整治成果
 
  黄店村是镇政府所在地,也是黄店小城镇综合整治的主战场。2017年,在镇党委、政府及全村上下的共同努力下,村容村貌有了极大的提升。
 
  但是,如何巩固小城镇建设取得的成果成了我们的最大难题。通过走访,我们了解到老百姓的环保意识还没有跟上,总认为农村不可能弄得跟城里一样干净,以前生活上的一些陋习不经意间还会出现。
 
  为了转变村民的观念,我主动承担起了宣传工作。年轻党员就是我宣传的第一批对象。我发动他们开展“随手拍”活动,拍下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和房前屋后脏乱差现象;不定期分享环境卫生整治先进村经验;在集中党日活动中,组织他们开展义务宣传。
 
  一份倡议书、一本村规民约是我们上门宣传的“两大件”。我们组织党员志愿者挨家挨户发放倡议书1000多份,村规民约850余册。
 
  通过宣传和村干部的督促,村民们基本上能够将自家门前的“一亩三分地”打理干净了。但是,村里的主干道和各条弄堂却成了脏乱差的重灾区。我无意中想起上学那会,每个班除了搞好教室的日常卫生外,还要负责一块包干区。我立马将建立包干区的想法向书记作了汇报,村书记觉得可行,就立即着手实施。现在,黄店村每个村干部都有一块自己的责任区,此外还设立了弄堂长、沟渠长,具体负责日常环境卫生工作。
 
  管好家门口的意识提高了,村干部也划分了责任区,党员、村民代表等骨干也都当上弄堂长、沟渠长了,村老年协会也担负起了日常监督任务。在大家的努力下,黄店村小城镇整治的成果得到了巩固,如今前来我们村“取经”的也络绎不绝。

\

赵迪(左)请老人讲述老街故事。

       香溪镇洲上村支部委员 赵 迪

 
  请村里老人讲述“活”村史
 
  今年1月份开始,我们村开展环境整治行动。“硬件”过关了,“软件”可不能掉链子,要让游人留得住,还得在提升内涵上做文章。
 
  刚到洲上村担任大学生村官时,我就被拥有厚重历史的老街所吸引。此次环境整治,村干部一致赞成将老街作为亮点来打造。然而,在老街上住的人已经很少,对老街的文化也是不甚了解,加之没有什么资料保存下来,这对挖掘乡村文化非常不利。但我转念一想,老人是老街历史的亲历者,他们的记忆就是活资料啊。于是,我向村里提议,邀请村里的老人讲述老街故事,打造老街文化特色。
 
  接下来,我和其他村两委分工,带着录音笔走访全村70周岁以上的老人,搜集历史故事。“洲上原先是个洲,很荒凉,只有一些打渔的渔民蜗居在船上,人烟稀少。到清朝的时候,洪水肆虐,冲刷了淤泥,香头与洲上才慢慢连为一体。”李大婶回忆洲上发展。“洲上是重要的水运中转站,往来商旅,多为徽商,10个商人,5个徽商。清末民初,徽州人在洲上建房开店。洲上徽式建筑的街道,一直延伸到江边码头。你看那套老房子就是徽派的。”王大伯指着洲上的一套老房子说。
 
  老人们的口述历史都很有意思,带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但是走访多位老人后,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老人的口述都比较零碎、浅显,不同老人对同一事件的描述不尽相同。我们在边记录边整理的同时,还微调了工作方案:努力从古文献中寻找老街的历史痕迹,用古文献的厚重感、权威性来调和口述的碎片化和个性化;碰到老人表述有差异的,我们尽量不提谁讲得对讲得错,因为有的老人自尊心比较强,我们多采用提示的方法让他再一次回忆,并且多方求证,逐渐还原真相。令人高兴的是,很多老人非常乐意接受我们的“采访”。“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把洲上的故事好好地传承下去,现在看到洲上老街慢慢落寞我们也很不舒服。” “以前这些老故事只有讲给家里的后辈听,如今有机会当一次‘嘉宾’,真的很激动,希望洲上老街的文化不要在我们这一辈消失。”老人们的支持,让我们既感动又动力十足。
 
  讲述老街故事的活动还没有结束,资料还在继续整理中。哦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通过联系文化局、建设局等部门,乡村影院项目很有可能在我们村落户,这将大大有利于洲上村历史文化的传承以及乡风文明建设。



\

雷可瀚在清理农房外立面。

 
  马涧镇汇溪村书记助理 雷可瀚 
 
  拆违户由抵触到配合
 
  在环境综合整治中,马涧镇开展整治蓝色屋顶行动,创建“无违建村”,将辖区内各村干部编入工作组,负责拆除全镇违规搭建的钢棚。
 
  4月8日,我所在的整治一组来到下杜村。该村共有4户人家违规搭建钢棚,按照分工,我与联村干部老陈一起到老徐家做工作。
 
  老徐家的院子建在一个小缓坡上,坡边建了一个小车库,上方搭了钢棚遮挡风雨。
 
  女主人看我们一进门,笑嘻嘻地从洗衣台边走过来,“老陈来了,赶紧进屋喝杯茶。”老陈一脸郑重地说:“茶不喝了,我们来有正事的。前几天,镇里的拆违通知书已经送到你家了,今天是最后期限,钢棚一定要拆掉。”
 
  女主人马上脸色一变,话像机关枪似的从嘴巴里冒出来:“房子没有超平方,车库也是我家自己盖的,凭什么要拆?”
 
  看到女主人怒气冲冲的样子,我马上把政策的要求给她理清楚:“车库是不碍事的,关键是车库顶上的钢棚违规,全村的违规钢棚都要拆掉。”
 
  女主人愤愤不平:“钢棚要是拆了,我这车库没顶就没用了。”
 
  老陈抽了一根烟,态度很坚决:“拆是一定要拆的。”他继续说,“全村就只有4户钢棚。一路走过来,别人家的房子干干净净、舒舒服服,一看你家,那边蓝色,这边红色,五颜六色的,很乱。”
 
  女主人不理会,看得出来,她也没有让步的意思。
 
  “钢棚存在安全隐患,你家的钢棚搭建在路边,被大风吹了掉下来,万一砸到路人,可要倒大霉了。”老陈把危害性摆出来,女主人慢慢地低下了头。
 
  我立马抓住时机搭腔:“下杜村不是正在创建美丽乡村吗?只靠村干部是干不成的,大家一起努力才行。”对于女主人担心的车库顶问题,我也不忘给她想个法子,“车库顶可以用瓦片盖上去,比钢棚强多了。”
 
  好说歹说,女主人终于同意了,我们顺利拆除了蓝色屋顶。农村工作就是这样,把道理讲通,让村民心服口服,工作才能顺畅。(策划:周 妍 组稿/供图:姜惠荣) 
 
  
 
  

相关热词搜索:浙江兰溪 村官

上一篇:浙大美女放弃美国五所名校,选择当“村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动态详情

浙江兰溪村官使巧劲出妙招,乡村建设见实效

时间:2018-05-11 13:31:24

\
章碧瑶(右)与联村干部清理占道物件。
 

        黄店镇黄店村支部委员 章碧瑶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宜居乡村,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任务。2017年,浙江兰溪开始实施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大学生村官成了环境卫士,在提升村容村貌,助推乡风文明中,既有巧思,又善作为,展现了基层青年人的活力与风采。
 
  善于出招巩固整治成果
 
  黄店村是镇政府所在地,也是黄店小城镇综合整治的主战场。2017年,在镇党委、政府及全村上下的共同努力下,村容村貌有了极大的提升。
 
  但是,如何巩固小城镇建设取得的成果成了我们的最大难题。通过走访,我们了解到老百姓的环保意识还没有跟上,总认为农村不可能弄得跟城里一样干净,以前生活上的一些陋习不经意间还会出现。
 
  为了转变村民的观念,我主动承担起了宣传工作。年轻党员就是我宣传的第一批对象。我发动他们开展“随手拍”活动,拍下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和房前屋后脏乱差现象;不定期分享环境卫生整治先进村经验;在集中党日活动中,组织他们开展义务宣传。
 
  一份倡议书、一本村规民约是我们上门宣传的“两大件”。我们组织党员志愿者挨家挨户发放倡议书1000多份,村规民约850余册。
 
  通过宣传和村干部的督促,村民们基本上能够将自家门前的“一亩三分地”打理干净了。但是,村里的主干道和各条弄堂却成了脏乱差的重灾区。我无意中想起上学那会,每个班除了搞好教室的日常卫生外,还要负责一块包干区。我立马将建立包干区的想法向书记作了汇报,村书记觉得可行,就立即着手实施。现在,黄店村每个村干部都有一块自己的责任区,此外还设立了弄堂长、沟渠长,具体负责日常环境卫生工作。
 
  管好家门口的意识提高了,村干部也划分了责任区,党员、村民代表等骨干也都当上弄堂长、沟渠长了,村老年协会也担负起了日常监督任务。在大家的努力下,黄店村小城镇整治的成果得到了巩固,如今前来我们村“取经”的也络绎不绝。

\

赵迪(左)请老人讲述老街故事。

       香溪镇洲上村支部委员 赵 迪

 
  请村里老人讲述“活”村史
 
  今年1月份开始,我们村开展环境整治行动。“硬件”过关了,“软件”可不能掉链子,要让游人留得住,还得在提升内涵上做文章。
 
  刚到洲上村担任大学生村官时,我就被拥有厚重历史的老街所吸引。此次环境整治,村干部一致赞成将老街作为亮点来打造。然而,在老街上住的人已经很少,对老街的文化也是不甚了解,加之没有什么资料保存下来,这对挖掘乡村文化非常不利。但我转念一想,老人是老街历史的亲历者,他们的记忆就是活资料啊。于是,我向村里提议,邀请村里的老人讲述老街故事,打造老街文化特色。
 
  接下来,我和其他村两委分工,带着录音笔走访全村70周岁以上的老人,搜集历史故事。“洲上原先是个洲,很荒凉,只有一些打渔的渔民蜗居在船上,人烟稀少。到清朝的时候,洪水肆虐,冲刷了淤泥,香头与洲上才慢慢连为一体。”李大婶回忆洲上发展。“洲上是重要的水运中转站,往来商旅,多为徽商,10个商人,5个徽商。清末民初,徽州人在洲上建房开店。洲上徽式建筑的街道,一直延伸到江边码头。你看那套老房子就是徽派的。”王大伯指着洲上的一套老房子说。
 
  老人们的口述历史都很有意思,带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但是走访多位老人后,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老人的口述都比较零碎、浅显,不同老人对同一事件的描述不尽相同。我们在边记录边整理的同时,还微调了工作方案:努力从古文献中寻找老街的历史痕迹,用古文献的厚重感、权威性来调和口述的碎片化和个性化;碰到老人表述有差异的,我们尽量不提谁讲得对讲得错,因为有的老人自尊心比较强,我们多采用提示的方法让他再一次回忆,并且多方求证,逐渐还原真相。令人高兴的是,很多老人非常乐意接受我们的“采访”。“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把洲上的故事好好地传承下去,现在看到洲上老街慢慢落寞我们也很不舒服。” “以前这些老故事只有讲给家里的后辈听,如今有机会当一次‘嘉宾’,真的很激动,希望洲上老街的文化不要在我们这一辈消失。”老人们的支持,让我们既感动又动力十足。
 
  讲述老街故事的活动还没有结束,资料还在继续整理中。哦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通过联系文化局、建设局等部门,乡村影院项目很有可能在我们村落户,这将大大有利于洲上村历史文化的传承以及乡风文明建设。



\

雷可瀚在清理农房外立面。

 
  马涧镇汇溪村书记助理 雷可瀚 
 
  拆违户由抵触到配合
 
  在环境综合整治中,马涧镇开展整治蓝色屋顶行动,创建“无违建村”,将辖区内各村干部编入工作组,负责拆除全镇违规搭建的钢棚。
 
  4月8日,我所在的整治一组来到下杜村。该村共有4户人家违规搭建钢棚,按照分工,我与联村干部老陈一起到老徐家做工作。
 
  老徐家的院子建在一个小缓坡上,坡边建了一个小车库,上方搭了钢棚遮挡风雨。
 
  女主人看我们一进门,笑嘻嘻地从洗衣台边走过来,“老陈来了,赶紧进屋喝杯茶。”老陈一脸郑重地说:“茶不喝了,我们来有正事的。前几天,镇里的拆违通知书已经送到你家了,今天是最后期限,钢棚一定要拆掉。”
 
  女主人马上脸色一变,话像机关枪似的从嘴巴里冒出来:“房子没有超平方,车库也是我家自己盖的,凭什么要拆?”
 
  看到女主人怒气冲冲的样子,我马上把政策的要求给她理清楚:“车库是不碍事的,关键是车库顶上的钢棚违规,全村的违规钢棚都要拆掉。”
 
  女主人愤愤不平:“钢棚要是拆了,我这车库没顶就没用了。”
 
  老陈抽了一根烟,态度很坚决:“拆是一定要拆的。”他继续说,“全村就只有4户钢棚。一路走过来,别人家的房子干干净净、舒舒服服,一看你家,那边蓝色,这边红色,五颜六色的,很乱。”
 
  女主人不理会,看得出来,她也没有让步的意思。
 
  “钢棚存在安全隐患,你家的钢棚搭建在路边,被大风吹了掉下来,万一砸到路人,可要倒大霉了。”老陈把危害性摆出来,女主人慢慢地低下了头。
 
  我立马抓住时机搭腔:“下杜村不是正在创建美丽乡村吗?只靠村干部是干不成的,大家一起努力才行。”对于女主人担心的车库顶问题,我也不忘给她想个法子,“车库顶可以用瓦片盖上去,比钢棚强多了。”
 
  好说歹说,女主人终于同意了,我们顺利拆除了蓝色屋顶。农村工作就是这样,把道理讲通,让村民心服口服,工作才能顺畅。(策划:周 妍 组稿/供图:姜惠荣)